第二百八十六章 事后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平浪静,暴雨初歇。

李泽道全身舒服的趴在任天堂的身体杀死那个,这个体态丰腴像个熟透水蜜桃似的的尤物是一个很好的毯子。

“黄瓜果然没有你的好用。”任天堂咯咯笑着说道,那白皙的脸泛着平时少用的那种红晕,毕竟她不是一个容易脸红的女人。

“……可不可以别提黄瓜了?”李泽道有些无奈的笑道

“好吧,茄子也没有你的好用。”说着任天堂轻笑出声的,笑的清朗明媚,笑的肆无忌惮。

“……”然后李泽道也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你跟秦家是怎么回事?”想了想李泽道问道。

“怎么?怕自己这次出去回不来了所以打算先把麻烦给解决了?”任天堂问道。

李泽道苦笑,他的确有这样的顾虑,万一他真的回不来了,然后秦家却是对任天堂下手了,那怎么办?倒不如趁他还在的时候,想些对策的,避嫌这种事情的发生,只是没想到任天堂如此聪明的,竟然一下子就猜透他心里的想法了。

“就是……很是单纯的有些好奇的想知道。”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了,你要是不愿意说,我是不会勉强你的。”

“小男人,你心跳又加快了,你心虚了。”任天堂说道。

“……”

一阵沉默之后,任天堂问道:“小男人,你真的想知道?”

“如果你愿意让我知道的话。”李泽道说道。其实他算是一个比较怕麻烦的却又心地善良的人,如果可以的话,他是不愿意去知道别人的生活或者困难的,因为一旦知道的话,这会激发起他的同情心的,而激发起他的同情心之后他会忍不住去做一些事情,但是这些事情却又很可能会给他带来诸多的麻烦。

但是任天堂现在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她不允许别人试图去伤害她,哪怕是秦家那种庞然大物,那也不行。

如果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结,那么解开也就是了,如果是不死不休的仇恨的,那么李泽道也会义无反顾的对秦家动手。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知道,那请来杀手的人并非高胜寒或者是魏小宝又或者是花树林,而是秦少峰,更甚者,这不单单是秦少峰的意思,更是他背后那个秦家的意思。

只是,花树林的儿子花无缺也是秦家动的手,其目的就是往自己的身上泼脏水的?若真如此的话,那么这回真要动手的话,秦家将得面对诸多的敌人,换句话说,把整个秦氏集团给灭了,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小男人,起来,我想先抽口烟。”任天堂说道。

“……以前没见过你抽烟啊。”李泽道疑惑的问道,然后很是不舍的从任天堂的身上爬了起来。

“所以说你不解风情啊,电视里不都这样演的吗?女主角要跟男主角说出她的悲惨的过去的时候,都会点燃一支香烟的,烘托一下那种悲惨凄凉的气氛。”任天堂笑咯咯的说道,“再说了,干完那种事之后,都会抽一支烟的,那叫事后烟。”

“……”李泽道差点被任天堂这话给噎死。

说着任天堂从床头柜上取来了一包女士香烟,抽出了一根叼在嘴上,又用打火机点燃,然后身体舒服的靠在李泽道的怀里,大大口的抽着烟。

直到整根香烟燃尽之后,任天堂把烟头随手扔进床头柜上的一个杯子里,然后开口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姓任吗?”

“因为……你母亲姓任?”李泽道沉吟了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任天堂的父亲是秦明这事情他是知道的,现在还在华夏特别局接受治疗呢,只不过他中的那种所谓的毒是新型的,根本就没有解毒剂,所以华夏特别局的那些专家还在那边进行解毒剂的研制呢。

至于任天堂不姓“秦”而是姓“任”的,想必是因为跟她母亲姓的缘故吧,只是李泽道却是从来都没有听任天堂提起任何有关她母亲的事情,难道……已经不在人世了?

“不,我妈姓秦。”任天堂说道。

“那……”李泽道也糊涂了,她父亲姓秦,她母亲也姓秦,但是她却姓任……难道是因为后来她被送养了,跟养父姓?但是她养父又在哪里?

“秦明原本不姓秦的,他姓任。”任天堂紧接着说道。

“什么?”李泽道已然一脸愕然之色的,秦明竟然姓任的,他不是秦家人?

李泽道还清楚的记得,前几天跟秦少玫一同吃饭的时候,秦少玫还说有关任天堂的事情,就是家主力的纷争,没有对错,换做是她亲秦一平败了,那么她的下场也不会比任天堂好上多少……这话的意思不就是秦明跟秦一平在争夺家产的,最后以秦明失败然后离开家族而告终?

“我妈叫秦媛媛,是秦一平的妹妹,曾经秦家的公主。”任天堂说道,又抽出一支烟,点燃,然后轻轻的吸了口。

可想而知,说出这些事情的时候,无疑就是再次对她曾经心里的那些创伤捅刀子。

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之后,任天堂看了默不作声的李泽道一眼,继续说道:“而秦明,则是我那所谓的外公的司机,后来我那外公见他精明能干的,而且在一次危险中奋不顾身的帮我那外公挡了子弹,所以我那外公便收他做养子,并且改了姓。”

“之后,他跟你母亲好上了?”李泽道问道。

“是啊,他们好上了,而且我外公也不反对他们俩在一起,便让他们结婚了,很快的便有了我。”任天堂的嘴角扯了扯,却是没有笑出声来,“之后我在秦家,便有了一个很是美好的同年。”

说着任天堂再次吸了一口烟的,缓缓的吐出烟雾,这才继续说道:“小的时候,我跟秦少枚以及秦少峰的关系是很好的,我们三人总是一起玩,一起做出那些让大人头疼的事来……”

任天堂轻声叹息的:“可惜了,那样的快乐的无忧无虑的日子再也没有了。”

“会有的。”李泽道下巴轻轻的靠在任天堂那秀发上,保证似的说道。

任天堂轻笑出声的说道:“小男人,别打断我的话,你这样一句话的就让我那很压抑的心情消失得无形无踪了,我好不容易才把情绪给酝酿出来呢。”

“这不好吗?”李泽道哭笑不得的说道。

“不好。”任天堂摇了摇头说道,“因为那是深仇大恨,怎么可以用愉悦的心情说出那种恨呢?”

“……”李泽道再一次觉得,这个妖精的某些想法还真的很是特别。

“十二年前吧,也就是我十三岁的时候……呃,不小心暴露自己的真实年龄了,你当作没听到就行了。”任天堂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的,眼睛已然红了,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杀气,声音里更是有着一股冷冰冰的气息,“那一年,很疼我的外公死了,我妈也死了……秦明,活着跟死了没啥区别。”

李泽道的心微微一震的,异常的心疼。他感受到她的那种情绪变化,心里酸酸的,体内更是莫名的有这一股暴戾的气息想发泄出来,却又不知道使用什么样的途径。

于是他只能紧紧的搂抱住任天堂那娇躯的,想给她自己所拥有的那所以的热量,只是,任天堂的身体依旧冰冷异常的,那种寒冷就如同从骨子里出来的一样。

“小男人,轻一点,在用力的话,咪-咪都让你给捏爆了。”任天堂笑道,“那可是你的,捏坏了就没得玩了。”

“……”李泽道稍微松了下他那手臂,“我在也不允许有人欺负你了。”

“肉麻的话一会儿再说,先听我把故事讲完。”

“……”

说着,任天堂再次吸了一口烟的,挑逗般的把烟雾缓缓的往李泽道的脸上吹的,然后说道:“那一年,外公病重,弥留之际,他把留下了遗嘱说,把蒸蒸日上的秦氏集团平均分成三份,一份跟秦明,一份跟我妈,另外一份则给秦一平……从未有过的矛盾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秦一平很是反对外公的做法,他觉得秦明不过是个倒插门的养子罢了,凭什么能得到三分之一的财产的?这公司应该是一人一半才对啊。我外公不同意秦一平的说法,他说他的那条命是秦明救的,理应得到三分之一的财产……之后秦一平跟外公大吵了一番的,不过最后还是无法改变外公的想法。”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十三岁的生日。早上他们两个告诉我说,要出去给我买生日礼物还有一个大大的蛋糕的,然后他们就开车出去了……可是一直等到中午了,他们仍旧没有回来……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出车祸了,他们开车的时候撞上了一辆土方车,坐在副驾驶上的我妈当场死亡,而开车的秦明却是腿折了,不过却是留了一条命……”

“我外公听到这消息之后,立即昏厥过去了,而那时的我就知道哭……不停的哭……嘿,简直弱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