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对个屁/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天堂像是对那个年仅十三岁的小屁孩的脆弱不屑一顾似的,说着的同时,嘴角牵扯出一个冷笑的弧度。

可是,李泽道却是清晰的看到,她的眼睛眨巴了一下,然后一颗晶莹的泪珠便从湿润的眼眶里滑落。

当下手从她那胸部移开,然后轻轻的把她擦掉那滚落下来的泪珠,然后问道:“那不是寻常的车祸?”

任天堂那冰凉的小手握住这帮他拭泪的手然后摇了摇头冷笑道:“或许吧,谁知道呢?只是亲爱的马克思叔叔不是说过吗?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五十的时候,资本家就不择手段;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一百的时候,资本家就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两百的时候,资本家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尊严和道德舍身取财……三分之二的财产可不仅是百分之两百的利润。”

“秦一平就是资本家,为了那三分之二的财产,他做不出那样的事情?”任天堂说道,“还是说,我把他想得太坏了?她的死就是一场意外?”

“放心吧,我会调查清楚的。”李泽道心里一阵抽痛后说道,“之后呢?”

“之后秦明过不了他心里的那道坎,嗜酒如命的,每天做的事情就喝酒,大部分时间里都处于昏睡的状态……呵……他已经忘记他还有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女儿还得照顾。”

说着,任天堂的嘴角已然翘起了一丝极为鄙夷的幅度了,眼里却是有着一丝痛楚:“而我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抱着我妈的照片哭鼻子,而秦少玫姐弟像是受到他们的父亲秦一平的呵斥似的,在也不来找我玩了。”

李泽道心里黯然,难怪任天堂会秦明有那么大的怨气的,甚至还不肯承认他是自己的父亲,但是仔细想一想,任天堂却又很在意这个父亲,否则为什么要改姓“任”的而不是继续姓“秦”呢?

“不过虽然女儿死了,女婿更是一蹶不振的成天醉生梦死的跟活着也没什么区别,但是外公仍旧坚持要把三分之二的财产给秦明,于是那个家更是动荡不安了,天天都是秦一平跟外公的争吵的声音。”

“秦一平表示把三分之二的秦氏集团给了那样的废人,势必会让集团处于万劫不复的地步,但是外公脾气很倔,坚持要那么做,还说秦明是因为太爱他女儿了,才会如此,总有一天他会振作起来的。”

“后来有一天,外公见秦明如此糟蹋自己的,便把他叫到他书房里,想好好劝解一番,但是……死了,外公就这样在书房里,在劝导秦明的时候突然间死了。”任天堂说道,“之后,秦一平认为外公根本就是被秦明的给气死的,说不定还是被他给害死的,因为事发的时候,就他们两个人在场。”

“之后,警察来了,把秦明当作是害死我外公的嫌疑犯给抓走了,最后又以证据不足为由的,把他给放了……”

说着,任天堂把那燃尽的烟头再次扔进那喝水用的杯子里,再次抽出一支烟,再次点燃,然后大口大口的抽了起来了,就好像香烟能缓解她心里的那种伤痛似的。

缓缓吐出烟雾之后,任天堂再次打开了话匣子:“秦明被放回来之后,便被秦一平给扫地出门了,而我,则跟着秦明离开了秦家,而在离开之前,秦一平还很‘好心’的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秦明。”

“哈哈……真是我的好舅舅啊。”任天堂笑了,笑得有些神经质的,笑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说真的,直到现在,我还是有点感谢他的,正是因为他施舍的那笔钱,让秦明有那个能力去买些廉价的酒,然后继续醉生梦死,让我有钱去继续完成学业,然后等毕业之后,开了那天堂美容机构……小男人,你说,这笔钱要不要还给他?”

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的,再次搂紧了任天堂那冰冷的娇躯的然后说道:“找个时间连本带利的话给他也就是了。”

“我原本的想法是,努力的活着,然后勾引一个能灭了秦家的人,蛊惑他去对付秦家,去对付秦一平。”任天堂笑着说道,“没想到,还真让我勾引到了……小男人,我必须对你坦白,我最开始靠近你,的确是想利用你,利用你身后那股神秘的力量,就算不能打痛秦家的,但是也能让秦一平恶心恶心的不是?”

“这我早就知道了。”李泽道说道。

“是啊,你早就知道了,却是心甘情愿被我利用的,更是在我拿起碟子砸向秦少峰的脑袋的时候,你明明知道我在拉你下水的,但是你却如此自愿的自己跳下来……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其实你已经喜欢上我了。”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于我自己的魅力,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任天堂愣了愣,然后咯咯大笑了起来说道,“小男人,你真可爱。”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是啊,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是,我竟然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小屁孩……”

“不小了……”李泽道苦笑。

“好吧,的确不小。”任天堂咯咯笑着说道,那柔弱无骨芊芊细手更是一下子就握住李泽道那命根子了,然后说道,“再来一次吧,明天他就属于何大美女或者是梦辰的了。”

“什么意思?”李泽道有些听不明白厉倾城话中的含意。

“废话,你还有几天就要出门了,不用喂饱她们?”任天堂笑骂道。

“……”

“躺好,老娘好好服侍你……”

……

肖蔷薇那别墅的院子里,王梓在那边坐着,动作颇为熟练的表演着茶艺,李泽道则坐在他对面,静静的看着他在那边犹如装逼般的表演,至于肖蔷薇则在客厅里,跟着何小雨,任天堂以及李梦辰唠些家常。

担心在自己外出历练的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三女出事的,所以李泽道想让肖蔷薇在这段时间里多绑着照看一下她们三个,于是一大早的,李泽道便带着三女,到肖蔷薇这别墅来。

“喝喝看,这可是从你师父亲自中的茶树上采摘下来的,无价无市,能喝到可是你小子的福气。”王梓闻着空气中弥漫的那种茶香,一脸陶醉的表情,然后夹起一杯茶汤,递到李泽道面前。

“谢谢师父。”李泽道算是习惯的他这种时不时的就要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子的说话的方式了,当下拿起那杯茶喝了一口,却是觉得好像跟他平时喝到的那种茶,并没有什么区别啊。

不过他怎么可以说没区别呢?那不是在打师父的脸吗?那不是显得自己无知吗?

所以李泽道在喝完之后一记马屁立即送了上去:“好茶。”

“好在哪里?”王梓看着他笑眯眯的问道。

“……好……师父……”李泽道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天知道这茶到底好在哪里啊?

“没关系的,即便你不知道它是好茶,但是却也不妨碍它的确是好茶这一个事实。”王梓笑道。

“师父,我只是不知道如此表述出来……’

“那是你个人的文化涵养积累不够。”王梓大手一挥说道。

“……”李泽道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了,不懂闭嘴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找借口呢?你看到,借口这么一找的就更加暴露你的无知了。

“今天来,不仅仅是为了你的那几个女友的安全问题来的吧?”王梓看着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说吧,虽然师父不一定出手。”

“……是的,师父,我想请你出手,看看能不能救一个……疯子。”

“疯子?”

“天堂的父亲。”李泽道解释道。

王梓点了点头说道:“哦,那件事我是知道的,你那个小女友的父亲本是脑出血导致半边身体都瘫痪的患者,却是注射了某种药物突然间发疯的,还在医院里头挟持了一个小护士当人质,现在被你送去华夏特别局试图医治……没错吧?”

“是那样的,师父。”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他总觉得秦明心里或者埋藏着一些事情,如果秦明能清醒过来并且从他那里知道一些事的,或许能更好的对秦家动手。

“你想对秦一平动手?”王梓微微一笑说道。

“师父,你怎么知道?还是说你知道当年秦家发生的事情?”李泽道瞪大了眼睛问道,他觉得师父还真是神啊,他心里在想些什么的,他根本就是一清二楚的。

“秦家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哪里有那闲工夫去了解当年他秦家发生什么事情了?”王梓没好气的说道,“只不过那些跟你关系亲密的人,不用我出手,你母亲都会调查清楚对方的资料的,所以知道天堂那丫头跟秦家有关系,那也没什么奇怪的。”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师父,你的医术如此厉害的,一定能让他清醒过来的对不对?”

“对个屁啊!”王梓撇了撇嘴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