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活不过三天/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天不见秦明,李泽道发现他头发竟然又白了,脸上的皱纹也多了些,身体枯瘦如柴的就好像是骨架上包着一张人皮似的,整个人看起来压根就不像是年龄还不到五十岁的男子,而更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即将入土的老头。

想着李泽道又看了看王梓那张年轻充满朝气的帅气的脸,心想人比人还真的气死人啊,秦明跟他的年纪差不多的,怎么两个人长相差别如此大呢?

“比送过来的那时候苍老了?”王梓看着沈浪问道。

沈浪表情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王少,是那样的,那种药物所导致的结果?”

王梓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抓起秦明那干枯的手把起脉搏来了,然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了,一副很是认真的帮对方把脉的架势。没多大一会儿,松开了他的手臂然后说道:“左半边身体仍旧处于瘫痪的状态,现在他即便是醒了,也只能是大喊大叫了。而且身体机能在一点一点的流失,按照那流失的速度,他最多也就在活三天了。”

“三天?”李泽道的脸色微微一变的。虽然任天堂表面看起来很不待见秦明,甚至不把他当作自己的父亲看待,但是李泽道知道,她还是很在意他的,如果他就这样死了,她该多伤心?

“师父,救不活了?”李泽道问道。

王梓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你们知道他被注射的是什么吗?”

沈浪跟李泽道对视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他们只是从那些专家里头得到,那是一种新型的可以严重刺激人体神经的毒药,甚至现在那些专家还在想办法想研究出那所谓的解毒剂呢。

“鬼丸!”王梓眼睛微微眯了下说道。

“鬼丸?”沈浪惊呼出声的,一脸的动容之色,看向秦明的眼神已然变了。

李泽道的表情也微变的,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从如来师叔以及师父那里或多或少的了解到一些有关鬼丸的事情,知道鬼丸是用的魂魄制造出来的一种能瞬间提高人的潜能的十分邪恶的药丸。

而是师父还说了,当年鬼丸的研究者陈一冰应该秘密的留下有关鬼丸的资料了,并且这资料被你说的那邪恶的医生给得到了,并且加以研究。

“可是……王少,他的反应不像是服用了鬼丸啊。”沉默了下沈浪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鬼丸所特有的后遗症一下子就爆发出来了不是吗?”

王梓点了点头说道:“所以说,这并非是陈一冰当年研制出的那种鬼丸,而是另外一拨人研制出来的鬼丸,我想他们是重新研制出陈一冰当年的鬼丸,甚至还想超越,既能达到鬼丸应有的效果,又能消除鬼丸所带来的那种后遗症,哪怕是减缓也行。”

“现在看来,他们在消除鬼丸所带来的那种后遗症上,算是往前前进了一大步了,但是其效果却是比不上那原滋原味的鬼丸,因为他虽然从一个瘫痪的人变成了动作敏捷的人,但是却也疯了。”

“师父,你一定能救活他的,对……”李泽道突然想起出发之前跟王梓的那番对话,于是硬生生的把“对不对”这三个字给吞回肚子里。

“救不了。”王梓摇了摇头说道,就好像是看惯这世间的生死似的,脸上并没有太特殊的表情。

“可是……”李泽道有些着急了,“如来师叔不是说鬼丸没办法给你带来任何的后遗症吗?”

“鬼丸是没办法给我带来任何的后遗症,但是并不代表他没办法给其他人带来后遗症。”王梓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

王梓也的确有办法帮他人消除鬼丸所带来的那种后遗症,当年他就帮他的两个女人消除过,但是那法子太过诡异了,太过不实用了,那就是跟她们发生肉体上的关系。

这种法子如何在秦明这个老头身上使?爆他的菊?好吧即便这样真可以,即便秦明也愿意,但是他王梓还不愿意呢,他怎么可能去爆一个老头的菊呢?不对,任何男人都不行!

更何况,即便是爆菊也不一定好使啊。

“师父……”李泽道还在坚持。

“小子,就算撒娇卖萌跪地打滚叫师父也没用。”王梓打断了李泽道的言语说道,“有些事情没办法就是没办法,就是大罗神仙过来也没办法,你的学会妥协,学会接受。”

“我知道了,师父。”李泽道说道,看着秦明,心里一片黯然,要是让任天堂知道他现在的状况,一定会很伤心吧?

“鬼丸它不是毒药,它是一种能直接接触到那附着在你肉体上的那灵魂的神奇的东西,换句话说,它直接作用的是灵魂,而不是肉体,我有办法拯救他的肉体,却是没办法拯救他的灵魂,你可明白?”见李泽道如此,王梓多费了两句口舌的解释道。

“我明白了师父。”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不过我倒是有办法让他清醒过来,精神处于正常的状态。”王梓说道。

“真的?”李泽道大喜,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我靠,什么真的?你在怀疑你师父的能力?”对于李泽道的这回答,王梓实在太不满意了,“不过,三天后他仍然必死无疑,所以趁他短短不到三天的清醒的时间里,你想从他身上了解到什么就赶紧了解吧。”

……

车里,任天堂目光落在窗户外头,看着那匆匆而过的景致笑道:“你说,他现在已经清醒过来了?不疯了?”

“是的,任姐,师父已经让他清醒过来了。”李泽道说道,心里却是莫名的发堵,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死死的掐着他似的。

“还能活三天?哦,不对,是两天半……”任天堂再次笑道,却是笑得有些神经质。那风吹进了车里,不但吹拂了她那发丝,更是将她那眼角处出现的眼泪给吹弹了起来。

“任姐……”李泽道一声叹息的,空了一只手过去,抓住她那小手,却是觉得冰凉颤抖的,可想而知,她的心里在掀着怎样的波涛汹涌。

“放心吧,小男人,我很好。”任天堂回头看着他笑道,眼泪继续飞扬,“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以前他不管我只顾着自己醉生梦死的,那时候我就想呢,他要是就这样喝死了,我是不会流眼泪的,可是现在他真的要死了,为什么我会哭呢?”

“那就好好哭一场吧。”李泽道说道,“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一点。”他知道任天堂正拼命的压制着她心里的那种哀伤却又怨恨的情绪,如果不发泄出来的话,会伤害到她的身体的。

任天堂弹掉眼角那眼泪然后说道:“不哭了,在哭的话妆都花了。”

“……”

秦明直挺挺的躺在那里,那浑浊的眼珠子有些空洞的看着天花板,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他只记得自己好像睡了很久,久到他都不知道那是多久了。

左半天身体仍旧动不了,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似的,依稀记得医生说因为纵酒过度的导致脑出血,所以左半天身体已经瘫痪了,但是说只要坚持锻炼,仍旧有康复的希望,还说康复之后别在喝酒了,否则只怕到时右边都瘫痪了。

想着,秦明右边的手很是虚弱的抬了起来,放在自己左边那胸口上,感受着那微弱的心跳,心里却是剧烈的抽痛起来了,当年的那场车祸他早就该死了,为什么还要苟延残喘的活到现在呢?早早的去陪伴她不好吗?

房间的门被推开了,紧接着脚步声响起,一道身影来到了跟前。

“你……你是……”秦明看着这年轻的陌生人问道,“是你……带我……到这里的……”因为脑溢血的缘故,他不仅仅半边身子瘫痪了,说话也极为不利索。

“我是李泽道。”李泽道看着这个名义上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说道,“的确是我带你到这个地方来的。”

“李泽道……李泽道……”秦明那深凹的眼睛微微眯了下,他在想曾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呢?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是你的女儿天堂的男朋友。”李泽道说道。

“天……天堂的男朋友……”秦明看着李泽道那浑浊的眼珠子已然有着一丝奇异的色彩了,语气里更是有着一丝激动,“天堂的……男朋友……你……”

“是的,伯父,我是天堂的男朋友。”李泽道说道。

看着他,李泽道莫名的想起李大海来了,他在另外一个世界,应该过得很快乐吧?至少不用去工地里干着那种累死累活的活最后得到的却是一丁点工资的还受尽别人的白眼吧?至少不用承受病魔的那种折磨吧?

更是想起那个从未见面的更是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的生父来了,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天堂就在外头。”李泽道说道。

“天……天堂……”秦明很是努力的就要抬起脑袋,看向那扇门,但是无论如何,脑袋都抬不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