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车祸/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天堂就站在门口那里,看着正努力的想把脑袋抬起来的秦明,鼻子一酸的,然后迈开那极为沉重的步伐走了进去,来到床边。

“天堂……”秦明看着任天堂,那浑浊的眸子已然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了,那虚弱的右手更是一点一点的抬起,想去抚摸一下任天堂。

任天堂看着他那手,却是没有半点抓住的意思,而是语气略显平淡的说道:“躺好,别乱动。”

“好……好……我不动……”秦明说道,那只手无力的跌落下去了。

任天堂的鼻子再次一酸的,曾经这只手是多么强劲有力,多么的温暖,现在却是丝毫使不上劲的,并且冷冰冰的,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我……我以为死之前在也见不到你了……”秦明声音虚弱的说道,他的身体情况自己清楚,知道自己的时间所剩无几了。

“是吗?”任天堂说道,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为什么要见我?”

“我……放不下你啊……”

“放不下?”就好像听到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似的,任天堂笑道了,嘴角有着一丝冷冰冰的幅度,“你又什么时候想起我来了?哦,我差点忘记了,你还是有想起我的时候,那就是你的酒喝没了,你需要我去帮你买酒。”

“天……堂……”秦明的声音发颤,眼角已然滚落一滴泪珠了。

“你哭了?应该哭的是我吧?”任天堂继续冷笑,“我十三岁那年,我妈没了,那时候我对自己说,没事的,天堂,你还有爸爸,他会保护好你的,但是……呵呵,我太天真了,我怎么会奢望你的保护呢?”

秦明那无法动弹的身体轻轻的发抖着,满脸的痛苦之色:“我……我不了心里的那道坎……我心里有愧……我一看到你就想起你母亲的那惨状……所以,我不敢面对你啊……甚至我连看都不看看你……”

“心里有坎,愧疚……怎么,我妈的死跟你有关系?她是你害死的?”任天堂愣了愣之后,压低着声音怒吼,那张靓丽的脸更是满满的都是狰狞,“你说啊?”

“任姐……”李泽道见状,轻轻的抓着了任天堂那微微发颤的小手。

“放心吧,小男人,我没事的。”任天堂深深呼出一口气说道,然后目光落在老泪纵横的秦明身上冷冷的说道,“事到如今,你还不肯仔细的跟我说说当年发生的事情?”

自始自终,任天堂所了解的都是一些表面的事情,她只知道当年父母出车祸了,母亲当场死亡,父亲则断了腿逃过一劫,也知道当年秦明单独的被外公叫去了书房,但是最后出来的,只有秦明,外公却是死在里头了。

至于其他的一些细节,她压根就无从得知,自从母亲出车祸死去之后,他们父女俩个很少有交流的时候,秦明每天醉生梦死的,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的,而任天堂也打心里厌恶他,懒得理会这个她早就不当他是父亲的父亲。

至于秦家的人,比如秦一平这个所谓的舅舅,更不会跟他说起这个问题了,她跟秦家已经算作是形同陌路了。

她只是凭借自己的猜测,母亲的死,外公的突然间去世,跟秦一平有着绝对的关系,但是证据呢?

“我……我……”秦明脸上的痛苦之色更甚了。

“说!否则,你死了之后,你别指望我替你披麻戴孝的,别指望为你流一滴眼泪。”任天堂声音恶毒的低声吼道。

“天堂……我……”秦明脸上满满的都是痛苦,身体轻轻的颤抖着,可想而知,他现心里的波动有多大,

“你到底说不说?”任天堂嘶声喊道,仰起脸来,不让自己的眼泪滑落下来。

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的,紧紧的拉住任天堂那冰冷的颤抖得极为厉害的小手,在这种情况下,他唯一能给她的只有自己对他的那种关心了。

“算我求你了,还不行吗?”任天堂轻声说道,即便扬起脸来,眼泪也犹如断线的珍珠似的,一颗的滴落下来了。

秦明的身体剧烈一颤的,那张黑脸更是因为心里的那种莫名的激动的情绪的,而显得有些红润,那深凹的眼睛更是有着大颗的泪珠子在不停的滑落。

“天堂……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秦明喉咙蠕动着,声音断断续续的说道,“你别哭……别哭……你想知道什么……爸都告诉你了……”

任天堂伸手抹了一把眼泪的,然后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问道:“当年的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是一场很普通的车祸?”

接下来就是长时间的沉默,然后秦明才喉咙蠕动着,声音虚弱断续的说道:“那天……我跟母亲商量了,要出去帮你买生日蛋糕跟生日礼物……在半路上的时候,我发现有一辆车在跟踪着我们……于是我加快了车速想摆脱他的……前面却是突然间出现了一辆土方车……我想刹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刹车却是失灵了……最后车子重重的撞在了那土方车上……只是……”

说着秦明那张老脸已然满满的都是痛苦悔恨之色了,眼泪拼命的华夏滑落,喉咙很努力的蠕动着,终究没能在说出一个字出来。

“只是什么?”任天堂的声音冰冷起来了,眼里弥漫着浓郁的杀气。后面跟踪的车辆,突然出现的土方车,刹车系统失灵了……这不是谋杀是什么?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直到秦明的情绪稳定一点了,这才开口说道:“我太害怕了……于是……我死死的……把方向盘往左边打死……”

任天堂的身体猛地一颤的,脸色更是大变,看着秦明的眼神更是变了,声音颤抖得厉害的说道:“所以她死了,你只是受了点伤?”

她想嘶吼,想愤怒的发泄,想质问,更想抽这个男人几个巴掌的,可是她发现,她连做这些事情的力气都没有了。

难怪这个男人会天天醉生梦死的,他怕自己清醒过来无法面对他曾经的那种做法。

难怪刚刚会说他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会说他心里有愧,会说一看到长得母亲有几分相识的她就想起她母亲的那惨状……那是因为,她母亲很有可能是可以活下来的啊,假如在那种如此危险的关头,他的方向盘不是从左边打死而是往右边打死的话。

但是,那时候,死的很有可能会是他,会是她的父亲,这是她愿意看到的?

他错了?又有谁有那资格说他的做法是错的?只是为什么,他可以帮外公挡子弹的,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却是不能尽可能的保护好自己的母亲?

“对……对不起……对不起……”秦明那张脸除了痛苦就是悔恨,可想而知,这么多年来,当初的那选择犹如附髓之蛆似的,不停的折磨着他的那颗弱小的心。

“小男人,我累了。”任天堂声音虚弱的说道。

“没事的,没事的,有我在呢。”李泽道伸手紧紧的把身体颤抖得厉害的任天堂搂在了怀里了,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任天堂问道,眼泪已然沁润了李泽道的胸口。

李泽道看了不停道歉的秦明一眼然后说道语气毋庸置疑的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就算不要命了,也不会让你有事的。”

秦明的做法无可厚非,李泽道没办法说他是错的,却也不会干出那跟他一样的事情出来,自己的小命固然重要,但是有一些东西,比自己的小命重要多了。

“我相信你,因为我的眼光比她强太多了。”任天堂抬起头来,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泽道说道。

“你不用道歉了,因为,我没办法说你的做法是错的。”任天堂看着秦明说道,“而且我妈她也一定希望你能活着,但是她一定不想看到你这么糟蹋自己,也不想看到你这么任凭她的女儿被欺负,所以,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对……对不起……”秦明的声音更是断续了,而且沙哑,就好像喉咙里堵了一口浓痰似的。

任天堂无视他这一声声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出来的“对不起”,而是问道:“这三个字你还是留着到了那个地方之后,在去说给她听吧。”

“对……对不起……”秦明仍旧坚持,那颤抖得极为厉害的手更是一点一点的网上抬起,似乎像是抚摸任天堂一下的。

“对……对不……起……”

下一秒,声音戛然而止,那只好不容抬起来的手臂更是无力的垂落。

秦明死了,死得一点都不突然,反而很是理所当然了。

他的身体技能本来少之又少了,最多也就只能活三天了,但是刚刚这一无以伦比的激动的,提前消耗掉他那仅剩无几的身体机能。

“帮我火化了他,找个地方埋了吧。”任天堂看着那尸体,面无表情的说道。

李泽道轻轻的帮她拍了拍肩膀点了点头说道:“交给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