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手哆嗦/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即便她已经去世了,但是我也不能让她含冤受屈的。”李泽道说道。

“……”何小风差点被李泽道这话给噎死,更是差点掏出腰间上的配枪,一枪把这个气人的家伙给毙了。

拜托,虽然不愿意承认的,但是名义上我也是你的大舅子不是?你在大舅子面前称呼另外一个女人的老妈为丈母娘的,你让我咋想?

好吧,何小风很是悲哀的发现,李泽道才不管你咋想呢。

李泽道却是不管何小风那张脸有多黑的,而是继续说道:“另外,我得到的一些小道消息是,孙少华跟马小强说不定是他的人。”

“他?秦一平?”何小风已然一脸的动容之色了,“孙少华跟马小强是他的人,名扬大酒店的那案子是他做出来的?凤鸣山的那些杀手也是安排的?”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很有可能,不过还不确定。”

“你就是因为想调查十二年前的那场车祸才被惦记上的?”何小风问道。

李泽道想了想有些纳闷的说道:“应该不是,现在秦一平应该不知道我想重新调查当年的那个案子才对,我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我下毒手,不过曾经我拿碟子把他的儿子的脑袋给打破了就是了。”

“……”何小风觉得,换做是他的儿子的脑袋被打破了,他也一定会找对方算账的更别说重来都是只会欺负人不知道被欺负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的秦一平了。

这小子太危险了,要不要冒着生命危险劝小雨离开他?否则到时这小子两脚一翘天的,受伤的可是她呀。

“为什么开枪手会抖?”李泽道问道,“是不是曾经发生什么事了?”

“李泽道,这跟你没关系。”何小风就如同一只被踩到尾巴的兔子似的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了指着李泽道大声说道。那是他心里的一道伤疤,可恨的是这个家伙竟然拿刀子重新把那道伤疤给割开的,露出了里头的那腐烂的肉以及蛆虫。

“怎么会没关系呢?”李泽道仰起脸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何小风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跟小雨姐之间的那芥蒂很你开枪的时候手会发抖是有着很紧密的关联的吧?如果你把曾经发生的那事情说出来,我怎么帮你呢?”

何小风怒目看着李泽道,沉默了半响,最后一屁股重重的跌坐在椅子上,表情很是烦躁的拉开了抽屉,从里头掏出了一包烟香烟以及一个打火机,抽出一根叼在嘴角处,然后点燃,重重的吸了一口,这才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

“在渡轮码头的时候,小雨那被人贩子劫持了。”何小风看着李泽道缓缓的说道,“然后我拿着枪对准着那人贩子……”

“我知道,那时候你的手在抖索……”

“……李泽道,我想说的不是那个。”何小风差点喷出半斤鲜血,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哦,你想说的是,我及时出现了,然后解救小雨姐于危难之中?你想感谢我……”

“闭嘴!”何小风猛拍了一下桌子吼道。

“好,好,我闭嘴,你继续。”李泽道笑道。

何小风又重重的抽了几口烟,这才把烟头弹进桌面上的一个一次性水杯,他的桌上并没有烟灰缸,可想而知,平时他一般都是不抽烟的。

“在渡轮码头发生的那一幕,曾经在我身上出现过一次,只不过那次歹徒挟持的人质是我父亲,而不是小雨。”何小风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李泽道的眼睛微微眯了下,点了点头说道:“你开枪了?”

“我开枪了。”何小风的点了点头,声音沙哑黯然的说道,“但是……子弹射进的却是我父亲的身体里。”

说着双手更是死死的攥紧,骨节泛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可想而知,他现在心里差生的那种波动有多大。

“为什么要开枪?”李泽道一脸动容的表情看着如此痛苦的他问道,换做是他,在亲人被挟持的情况下,恐怕也没有那种勇气开枪吧?

难怪明明是亲兄妹的,但是小雨姐待他的态度如此冷漠的,也难怪现在何小风一拿起枪的,手就开始发抖,眼前也出现幻影,他这是过不了他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你觉得呢?”何小风看着李泽道反问。

“我觉得,开枪的原因无非有三。”李泽道想了想说道。

“说来听听。”何小风声音沙哑的,再次抽出一支烟,点燃,却是没有塞进嘴里,而是任凭他的手指间燃烧着。

“第一,那歹徒极其凶险,不得不将其逮捕;第二,你父亲让你开枪的……”李泽道说道。电影里不都有这样的桥段吗?男主角的将坏人逼到无路可走的时候,坏人通常会挟持男主角的亲人迫使男主角对他的那种追杀。

这时候,深明大义的男主角的亲人……当然了,这亲人通常是跟男主角有一腿的而且还是很好看的女人,她会会对男主角大喊说,别管我,别管我,杀了我,杀了我,为了社会的和谐,为了美好的明天,你不能放他走……于是最后,男主角大显神威的,一枪把坏人给杀了,最后跟那很好看的女人美好的生活在一起……

何小风很有可能也得到他父亲的那种指使然后开枪了,只不过他的枪法太差了,结果子弹进入的却是他父亲的身体。

“至于第三……”李泽道看着何小风说道,“你年少轻狂的,觉得自己能打中歹徒。”

何小风脸上的痛苦之色更甚了,然后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的低声说道:“确实如你所说的那样,那歹徒非抓住不可,我父亲也的确让我开枪,我也觉得自己能打中歹徒,但是最后中枪的却是我的父亲,歹徒更是趁我傻眼的那一瞬间,跑得无影无踪了。”

“最后呢?”李泽道暗暗一声叹息的问道。

“我父亲抢救无效,去世了。”何小风一脸惨笑的摇了摇头说道,“而那歹徒,至今仍旧没能逮捕归案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原本我是想辞职不在当警察了,但是我不甘心啊,我一定要将他逮捕归案,不然我父亲不是白死了?”

“有那个歹徒的资料吗?我想看看。”李泽道说道。

何小风看了他一眼,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这事跟你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将其逮捕归案的。”

“怎么会没关系呢?”李泽道义愤填膺的反驳道,“他害死的可是我的老丈人,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找到他的,替我那老丈人报仇雪恨。”

“……”何小风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最后说道,“你果然很不要脸,而且我爸要是还在这世上,他一定不会同意你跟小雨在一起的。”

“不,他一定会同意的。”李泽道说道,“老人家都喜欢那种既优秀又内敛又有才还帅气的的男子当他的女婿的,很巧合的是,我就是那样的人。”

“……”何小风也懒得跟这种如此无耻的人扯嘴皮子了,他觉得在继续扯下去的,他都要把早上吃的早餐给全部吐出来了。

当下冷眼看着李泽道的同时,然后拉开了办公桌最地下的抽屉,抽屉的最地下翻出了一个档案袋,然后朝李泽道扔了过去。

李泽道伸手接住那档案袋,然后打开袋子的封口。

“那边有复印机,自己去复印一份吧。”何小风指了指角落那台复印机说道,“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但是如果你能逮捕到那个人,我会感谢你一辈子的。”

李泽道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然后里头抽出了一沓文件说道:“不需要复印,我看一下就行了。”

说着李泽道的目光落在那档案上,皱着眉头快速的浏览起来了。

“你觉得你看一遍之后能记住?”何小风见他如此,冷冷的问到,“说不定的,过后你连他长啥样的都不知道吧?”

李泽道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动作很是快速一页接着一页的翻阅着。

何小风撇了撇嘴的,也不再说啥了,任凭他这样装逼下去。

三分钟不到的,李泽道已然翻到档案的最后一页了,然后将档案放回档案袋里,将档案袋递还给了何小风。

“看完了?”何小风问道,“记住多少了?”

“全记住了。”

“……”

“这是一个没有半点的人性的畜生了。”李泽道脸色很是难看的说道。

里头记录着他在全国各地犯下的一个又一个的骇然听闻的案子,惨死在他手里的竟然多达八人,而且他作案好像没有目标,充满随意性,八个受害者中有老人有孩子有男人有女人的,有企业的白领同时也有在路边游荡的乞丐。

甚至,有几个受害者在被他杀死之后,竟然还被他分尸然后吃了。

“是啊,他就是一个人性已然完全消失的杀人机器。”何小风说道。

“不过……你真的记住档案的全部内容了?”何小风很是怀疑的问道。

“我是即将成为高考状元的男人。”李泽道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