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生日礼物/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警局之后,李泽道给了孟静一个电话。

“小少爷,有事?”孟静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即便李泽道已经肖蔷薇相认了,但是仍旧无法改变她对李泽道的那种莫名的反感,当然了,该给的尊重还是得给的,这不,开口就称呼李泽道为小少爷的。

李泽道苦笑了下说道:“师姐,叫我名字就行了。”

“好的,小少爷。”

“……师姐,帮我调查一个人。”李泽道笑道。他还真没想到一向如此冷酷的孟静竟然还有讲冷笑话的天赋的。

电话那头孟静保持沉默,在等李泽道继续说下去。

“许猛,外号狗剩,是个穷凶极恶仍旧处于潜逃状态的杀人犯。”李泽道很是简单的说道。

“我知道了。”说完之后,孟静很是干脆的把电话给挂了。

李泽道一脸哭笑不得的将手机放入兜里,启动了车子,往前驶去,最后车子稳稳的在一家沙县小吃店的门口停了下来。

李泽道推开车门下了车,走进那小店里环顾了一圈的,最后目光落在正在那边动作很是好看的吃着沙茶面的女孩子走了过去,来到跟前后指了指她对面的那空位置然后笑道:“请问一下,这里有人吗?”

“这是你惯用的跟女孩子搭讪手法吗?”女孩子头也不抬的说道,很是细心的吃这她面前的那碗沙茶面说道,就好像那是天下间最美味可口的食物似的。

“我可不会跟女孩子搭讪。”李泽道笑笑,在那空位置坐了下来说道:“苏同学,什么时候到凤凰市的?我还以为只有到填写志愿的时候,你才对到凤凰市来呢。”

“昨天下午过来的。”苏萱抬起头来看着李泽道说道。

一段时间不见的,李泽道仍旧惊艳于她的那种美,就好像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似的。

这是第一次不用那种鄙夷的就如同看土鳖一样的眼光眼光看待他的女孩子,所以对于苏萱,李泽道有个很特殊的感觉。

“突然想闻一闻海的味道,想在吃一次凤凰市才有的这种沙茶面,想找某个人讨要一样欠我的某样东西,也想躲避某只苍蝇,所以就过来了。”苏萱说道,眼睛微微发亮的,就如同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石似的。

“还有人欠你东西?”李泽道有些好奇的问道,心想那个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欠苏家东西不给的,最神奇的是,竟然还能好好的活着,而不是去见上帝了。

“有。”苏萱说道,低头又吃了一小口面之后问道,“你吃吗?我请客,上次你请的,这次我来。”

“那就来一碗跟你一模一样的吧。”李泽道说道,见苏萱吃得如此香的,他还真觉得有点饿了。

“老板,再次一碗一模一样的沙茶面。”苏萱喊道。

“好嘞,马上送到。”胖乎乎的老板笑着回应。

很快的,面送上来了,李泽道大快朵颐了一番然后看着苏萱说道:“苍蝇还在?”

“在。”苏萱回答道,没有厌恶,没有反感,面如止水的,就如同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似的,“我爷爷仍旧很喜欢他,更是发话了,让我跟高胜寒赶紧把关系确定下来,等四年的大学毕业之后,也就可以将婚事提上行程了。”

“凭什么?”李泽道一愣,有些气愤的说道,原本觉得香气浓郁的面也如同嚼蜡似的,“你爷爷要是喜欢他,可以让你爷爷去嫁给他啊,凭啥要牺牲掉你的幸福的?”

他一听苏萱这么说的,突然间有些紧张起来,而且,还有些小小的生气。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紧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可是,这种感觉就无端的出现,没有任何预兆。

难道是因为自己太讨厌高胜寒了?

“你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苏萱嘴角微微上扬,大眼睛看着李泽道问道。

“那个……咱们不是朋友吗?但是我跟高胜寒又是仇人,虽然没证据的,但是第一医院那件事情十有八九就是他干的,而上次我又敲了他一千多万的,以他的性子,是没理由不报仇的,所以我跟他都快达到不死不休的状态了,你要是跟他确立关系了,我不就失去你这个朋友了吗?”李泽道解释道。

“这套说辞不错。”苏萱评价道。

“所以为了我这个朋友,你说什么也不能跟高胜寒确定关系不是?”李泽道说道,却是心虚得要死要活的,心想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么脑残的话呢?苏萱要嫁给什么人,好像跟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吧?

还有,凭啥人家要为了你这个所谓的朋友而放弃嫁人的。

“我说的是,‘你爷爷要是喜欢他,可以让你爷爷去嫁给他啊,凭啥要牺牲掉你的幸福的?’这套说辞不错,回头我就跟我爷爷这么说。”苏萱说道。

“……”李泽道差点被苏萱这话给噎死。

“那天在天使号上,原本我父亲就要在我生日宴会上宣布我跟高胜寒的关系的。”苏萱说道,“但是因为那个神秘的光头厨师拉风的出现,以及你一跃就变成了天使号的幕后老板,让我父亲感觉到了压力,他怕你的来头极大的,大到高家都招惹不起,而苏家一旦跟高家联姻了,到时你跟你身后的势力对高家动手的时候,会影响到苏家,所以选择不宣布那件事情。”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但是在你回燕京之后,高胜寒的动静却是更大了?”

“那样如此骄傲的人,越是得不到,就越想得到。”苏萱说道,“所以在回燕京之后,高胜寒天天腻在苏家,陪我爷爷下棋解闷的,更是深得他的欢心,在加上苏家也遭遇了一些危机,需要高家的一些支持。”

“所以就打算牺牲你来让苏家获得一些利益?”李泽道有些心痛的问道,“你为什么不反抗呢?”

苏萱微微一声叹息说道:“你觉得我反抗得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

“怎么试?”苏萱反问,“一哭二闹三上吊?以死相逼?又或者是远远的逃离苏家找一个苏家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过着野人般的生活?”

“……”李泽道哑口无言,是啊,生活在那种家族里,怎么反抗?历史上,那些试图反抗大家族的那种束缚的最后一般都是以悲剧收场的。

“那些都是很愚蠢的做法。”苏萱说道,“我哭我闹,苏家绝对会无动于衷的,我要是以死相逼,有人更是会认为我是傻逼,甚至还有人在暗中诅咒说,赶紧去死吧,赶紧去死吧……你肯定没忘记,我差点死在杀手的手里这件事吧?”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你还说过,那杀手说不定是家族里的人派过来的。”

苏萱低头继续小口的喝着面汤,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李泽道见她如此,心里还是佩服她的,都到这时候了,她却还能吃得如此香甜的,还真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做到的……还是说,她心里早就有应对之策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李泽道忍不住问道。

苏萱抬头看着李泽道说道:“如果可以的话,借你身后的那对很多人来说,仍旧是迷一般的势力一用。”

“嗯?”李泽道微微一愣的。

苏萱挑起一根面条,很是可爱的吸了进去,然后说道:“就当作是你说要送给我,但是却还没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吧。”

“……”李泽道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苏萱说的那个欠她东西的人是他,更是明白了,苏萱打算怎么做了,这是打算拉他去当挡箭牌啊,这实在是……太有眼光了。

虽然只是当挡箭牌的,但是至少在苏萱心里,他比那个高胜寒顺眼多了不是吗?

“你确定?”李泽道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我虽然没啥意见拉,但是这……不会委屈你吧?”

“的确有点委屈。”苏萱说道,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仿佛都能融化冰山的笑容似的。

“……我就是谦虚一下。”李泽道有些无语的说道。

“不过,李同学,如果你身后的那势力没有高家来得吓人的,那我的想法也就没有实施的必要了。”苏萱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泽道说道,“所以可否简单的告诉我一下你身后的那势力?”

“这个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能不能压过高家一头的,我就不知道了。”李泽道说道,心想先将母亲肖蔷薇搬出来,如果还不行,在将师父那种怪物拉出来也就是了。

“嗯,你说道。”苏萱说道,用筷子随意的搅动着面汤,犹如小孩子般的想在从里头寻找到那隐藏在里头的面条似的。

“其实,我妈的名字叫肖蔷薇,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李泽道说道。

苏萱的动作一滞的,抬头,那张脸已然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之色了,那原本就已经很大的眸子瞪得更大了。

“看来,师父不用出面了,妈的势力就已经足够大了。”李泽道见苏萱如此,在心里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