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不服/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小虎负责是香居的安全,更准且的说,一旦有人敢在香居里头对这里的服务员动手动脚的,那么无论是谁,无一例外的要对方的一条胳膊。

这是幕后老板定下的规矩,也是香居的规矩!

这几年来,也不是没发生过那些到香居喝茶的人对这里的服务员动手动脚的,但是还真没发生过,竟然有人敢当着他孙小虎的面抽这里的服务员的,这已然不仅仅是在抽他孙小虎的脸了,更是在抽香居,在抽幕后老板的脸!

而且孙小虎也万万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小子竟然有着如此的速度能实力的,看他那架势,完全不在自己之下啊。

“你这是在找死!”孙小虎眼神冰冷的看着李泽道说道,然后把已然昏迷过去的美女服务员交给他身后的一个黑衣男子,示意他先把她带下去。

“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跟你们走的理由罢了。”李泽道冷眼看着他,针锋相对的说道。他不知道这香居的来头有多大,更不知道这香居有什么样的规矩,同样的也不知道他这一巴掌抽下去的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

他只知道,他被欺负了,而他被欺负,就等于师父被欺负了,等于师叔被欺负了,等于自己的母亲被欺负了……他怎么可以让他们被欺负呢?

而且李泽道也讨厌死那个女人了,明明长得如此好看的,为什么要对同样长得很好看的他动那样的恶毒心思呢?

孙小虎眼神冰冷的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目光落在还在悠哉喝着茶的高胜寒说道:“尊贵的客人,实在抱歉,这里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您可以换个包厢继续品茗。”

“这当然可以。”高胜寒微微一笑,很是理解的说道,然后将手里的空杯子放回茶盘上之后看着李泽道说道,“李少,咱们改天聊,保重。”

说着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的,往包厢的门走了过去,在经过以孙小虎为首的那几个黑衣人跟前的时候,他们微微颔首,然后让开了一条路。

这里是香居,提供的是最好的服务……前提是,你好好喝你的茶,调你的侃,别对这里姑娘动手动脚的。

等高胜寒离开之后,孙小虎看着李泽道说道:“看来你也不会乖乖的跟我们走,那就让我们把你拖走吧。”

“的确如此,虽然我已经给了自己一个跟你们走的理由了,但是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李泽道冷冷的说道,“更不会让你们把我给拖走。”

“恐怕……由不得你。”孙小虎语气冷冰冰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李泽道说话的时候,身体突然间窜了出去,速度更是完全启动开来,一个跳跃的,右脚前踢,仿若一根石条一般的攻向孙小虎的脑袋。

先偷袭把这个不明事理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混蛋踢一个措手不及的,最好踢他一个脑震荡,然后剩下的那几个小虾米压根就拦不住他的,然后就可以开溜了,日后在带师父回来找场子,找出幕后那个黑手也不迟啊!

孙小虎的眼睛微微一凜的,甚至,他的脸颊都已经能够感受到对方那种凌厉的劲风了,然后,他猛地举手朝着李泽道的脚腕刺了过去……他的手不知道什么已然多出了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

李泽道知道,在自己的脚踹在对方那张大饼脸上之前,对方手里的匕首会先刺穿他的脚的,毕竟真打起来,即便能赢,他也讨不到太多的好处,要知道,这个家伙的身手不会比他弱太多。

当下李泽道人在半空中的,做出了一个诡异的摇摆动作,他的那只脚下滑的,改踢向孙小虎的胸口。

孙小虎却是没有变招,仍旧手持匕首的狠狠的扎像李泽道的脚,他有信心,不管对方是踢他的脑袋或是踢他的胸口,在对方得逞之前,他都能扎透对方的那脚的。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李泽道再次变招的,他原本那改踢他胸口的脚突然间猛地往上踹的,直取他那手腕。

下一秒,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的,李泽道的脚尖已然踢在了孙小虎的手腕上了。

孙小虎的手腕吃痛的,手一松的,那把匕首便脱手而出的,掉落在地方上了。

一脚得逞之后,李泽道稳稳落地,更是乘胜追击的,狠狠的一拳头朝着孙小虎的脑袋猛轰了过去。

“找死!”孙小虎低声怒吼,也顾不上手腕的那疼痛了,手握成了拳头,迎向了对方的那拳头了。

“轰!”一声闷响的,两只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一起。

孙小虎身体向后倒退的,最后被他的那几个手下给扶住了。

李泽道的身体同样在向后倒退,最后却是重重的砸在了那实木做成的极为厚重的茶几上,撞得他后背一阵生疼的,于是看着孙小虎,眼神已然有着一丝羡慕之色了,早知道把变态带过来好了,这样他被打飞出去之后也能由他接着不是,而不是硬生生的撞在这茶几上了。

孙小虎扭了扭脖子,示意他的那个手下别担心,也别冲动,毕竟差距摆在那里,他们上去也只是虐菜的份,还不如自己先跟他斗一斗的消耗掉他的大部分体力,然后才让他们上。

当下冷眼看着李泽道说道:“不错,我在香居这么多年以来,你是第一个值得我出手的人。”

“你比我还不要脸。”李泽道冷冷一笑讥讽道,“夸我的时候竟然还把自己给带上了。”

“你的实力我清楚,我的能力你也大概知道。”孙小虎冷冷的说道,“咱们两个打到最后,结果只能是把这里的东西都给砸烂了,然后你没力气了被我的这几个手下给制服了,到时你要承担的责任就不仅仅是对我香居的女服务员动手动脚的这么简单了,还得承担砸我香居包厢的责任,换句话说,到时断一只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还要继续?”

李泽道苦笑了下说道:“看来,你们香居不讲道理惯了。”

“我们不讲道理的,我们只讲规则。”孙小虎语气冷漠的说道,“你破坏了规则,就得接受惩罚,那么……你还要继续?”

“为什么不呢?”李泽道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拳头冷笑道,“既然你们香居不讲道理,我就打到你们讲道理为止!”

“既然这样,那就把你的命留下吧。”孙小虎的声音变得阴冷起来,这个家伙竟然不听自己劝告的仍旧想继续抽香居的脸,那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话音刚落,孙小虎只觉得身形一闪的,那个长相稚嫩却拥有跟他不相上下的以至于他都起爱才之心的小子便已到他跟前的,拳头更是狠狠的砸向他的胸口,速度快得惊人的,让人感觉到如梦如幻的。

当下孙小虎那早就那种提劲的拳头等到李泽道的拳头袭来后,也闪电般的出拳。

“砰!”的一声闷响的,两人的拳头哦在空中相撞,然后李泽道向后倒退,孙小虎也向后倒退,而跟之前一样的是,李泽道的后背再次重重的砸在那张茶几上,又是一阵生疼的,而孙小虎则再次被他的那几个手下给接住了。

于是……李泽道更是后悔了,为什么不把变态带出来见见世面呢?

“再来!”李泽道大声喊道,再次朝孙小虎猛冲了过去……

十分钟之后,这原本装修得古色古香的包厢已然一片狼藉了,地上随处可见那被打碎的茶具或是用来当作摆件的价格不菲的瓷器的碎片。

实木做成的椅子被打烂了,实木做成的桌子也被砸烂了。

李泽道躺在那碎片上,一身的血迹的,更是鼻青脸肿的,就如同被烤熟的猪头似的,下一秒,嘴巴一张的,已然吐出一口闷血出来了。

孙小虎的情况却是比李泽道好太多了,因为他他有几个身手同样不凡的小弟,所以在他用尽全力消耗了李泽道大部分体力之后,他们果断全上了,集体围殴李泽道,于是李泽道在抵挡了几下,就被打倒在地上了,更是被猛踹了一顿,在也爬不起来了。

“带走!”孙小虎擦拭了下嘴角流出的一丝血迹,恶狠狠的说道。

李泽道努力的睁开那已然红肿得难以视物的眼,看着他们就如同在拖着一条死狗似的拉起自己的脚,心里猛然涌起了一阵暴戾之气。

“我明明是被陷害的,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殴打跟羞辱的?就因为我的拳头不够硬?是啊,他们的拳头比你硬,所以是不会跟你讲道理的。”

李泽道突然间更是明白一个道理了,母亲来头极大并非是最重要的,师父强大到让人窒息的地步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得强大啊,而且要很强的那种才行,只要你成为像师父那样的强者,有母亲那样的势力,别人才会反过来跟你讲道理的。

“我不服!”李泽道在心里怒吼,然后那被一个黑衣男子抓着的脚突然间使劲,猛地挣脱了,更是重重朝那黑衣男子的胸口踹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