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香居的老板/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触不及防的,那个黑衣男子被突然发力的李泽道一脚重重的踹倒在地上,嘴“哇”的一声张开的,已然喷出了一口鲜血了,那张脸更是瞬间惨白如纸的。

“找死!”孙小虎怒了,他压根就没想到这小子在受到这么重的伤的情况下,竟然还能伤人的,当下猛地过去的,重重的一脚朝着李泽道的脑袋猛踹了过去。

李泽道头晕眼花的,已然没多少力气了,当下见对方这是要踢爆他那脑袋的架势,下意识的那酸软无力的双手抬起,护住了自己的脑袋。

下一秒,只听到“咔嚓!”的一声脆响的,李泽道的手臂已然被孙小虎那大力一脚给踹断了,整个人更是往前滑行了一小段距离的,嘴巴一张的,再次呕吐出了一口鲜血。

“你的行为已经足以判你死刑了。”孙小虎声音冰冷的说道,然后大步走到跟前,脚猛地高高的抬起,朝着身体轻轻的抽搐着的李泽道的脖子猛地踩了上去。

下一秒,只听到“砰!”的一声脆响的,孙小虎整个人已然倒飞出去了,重重的砸在了了一面墙上,这才落地,而且那刚刚高举起来的脚更是以一种十分诡异的角度扭曲着,显然已然被折断了。

“啊……”孙小虎的嘴猛地一张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他的嘴里喷发了出来,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到从断腿处传来的那仿佛疼如骨髓的那种苦楚。

“你的行为,也足以判你死刑了。”一道十分冷漠的声音响起,很是干脆的把孙小虎的那惨叫声给压下去了。

“师……师父……”李泽道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站在他跟前这个犹如杀神一般的男子,喉咙很是艰难的蠕动着,“以后……早点出现……行不?”

王梓低头看了被打得估计连他老妈都不认得的李泽道一眼,嘴角扯了扯说道:“早点出现的话,你怎么能更深刻的理解那道理呢?”

“什……什么道理?”

“师父牛逼,不算牛逼,只有自己牛逼才叫真的牛逼!”王梓微微一笑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对于出去历练这件事情,你其实还是有点排斥的,所以只好让你多受点委屈的,你才能知道,原来你有多弱。”

“师……师父……我会……变强的……跟……跟你一样强……不……比……比你还强……”

“嗯,有梦想是好的。”王梓微微一笑,一脸认真的说道。

“……”李泽道很是干脆的晕过去了。

王梓手一甩的,几根银针直直的插入了李泽道身体的各个穴位上

孙小虎在他的那几个手下的帮助下,很是艰难的站了起来,当然了,是单脚站立起来,他的右脚向前九十度弯着,已然断掉了,疼得他的那张脸极度的扭曲着,汗水更像是不要钱似的,拼命的往下流淌。

而他的那几个手下更是不敢贸然向前去攻击王梓了,因为王梓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死亡的气息给他们带来的那种压力太大了,再者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个男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给他们老大带来如此严重的伤害的。

“你……是谁?”孙小虎眼神流露出一丝惶恐看着王梓说道,“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不就一个茶楼吗?”王梓笑眯眯的说道,“就算它取了一个貌似很牛逼的名字,但是仍旧只是一个茶楼罢了。”

“你……你当真要跟香居过不去?”孙小虎很是艰难的说道,腿给他带来的那种痛楚太大了,他现在能说话就已经不错了,“这可不是一座简单的茶楼那么简单。”

“我倒想知道,这茶楼怎么个不简单。”王梓反问。

话音刚落,包厢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容貌精致,打扮华丽,举手之间媚态恒生的少妇缓缓的走了进来,笑眯眯的看着王梓说道:“这茶楼之所以不简单,那是因为这茶楼的主人不简单。”

“老板娘……”孙小虎一见到少妇的,就犹如猫见到老鼠似的,脑袋赶紧低了下去轻声说道,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其他几个黑衣男子同样如此。

王梓看着少妇,笑而不语。

少妇看了孙小虎一眼,然后眼神柔和的看着王梓,盈盈一笑说道:“知道为什么要你称呼我为老板娘吗?因为……老板是他。”说着少妇指了指王梓。

孙小虎抬头看着王梓,脸色剧变的,其他几个黑衣男子也被吓得不轻的,甚至,那张脸都有些发绿了。

“但是……你们干的都是什么蠢事?”就如同变戏法似的,少妇那张极为好看的原本还笑吟吟的脸已然满满的都是严霜了,那秀场嫩白的手更是猛地挥出的,一巴掌抽在了孙小虎那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的,孙小虎的脑袋很是干脆的歪到一边去,然后嘴巴一张的,一口鲜血喷出,随着喷出的还有几枚牙齿。

“啪!”少妇又是一巴掌过去,抽在他的另一边脸上。

“好了,晴晴。”王梓微微一笑说道,“打他会脏了你的手的。”

“好,听你的。”萧晴对王梓柔柔一笑说道,更是百媚横生的,足以勾走大多数男人的魂魄,然后从手里拿的那包包里拿出一包纸巾,抽出了一张,擦拭起自己的手来了。

她是萧晴,王梓的其中一个女人,而且你很难想像,看起来最多也才三十岁的她其实已经是花甲的年龄了。

而自始自终,孙小虎连吭都不敢吭一声的,脑袋微微低怂的,就好像犯了多大的错误似的,其他几个黑衣男子同样如此,脑袋都恨不得绑在自己的裤腰上了,连大声呼吸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了。

王梓朝着孙小虎走了过去,来到他跟前微微一笑说道:“香居的确有那样的规矩,任何人敢在香居里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的,都要被断掉一只手的……哦,对了,那规矩其实是我定的。”

孙小虎的身体剧烈一颤的。

“不过,我还定下什么规矩了?”王梓一副思索的样子想了想说道,“哦,我想起来了,我还定了一条规矩,那就是不得做出任何抹黑香居的事情出来了……但是,今天,你却是将香居给抹黑了。”

“老……老板……我没有……”孙小虎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对方的那种气势死死的压着他,使得他逗哦快喘不过气来了。

“不,你有。”王梓一脸耐心的解释道,“你明明知道他是被泼脏水的,为什么要借香居的规则去惩罚他呢?就因为对方给你……五百万?”

“……”孙小虎的那张脸更是一脸血色都没有了。

“我的徒弟的一只手,就只值区区的五百万?”王梓笑眯眯的说道。

“老……老板……”孙小虎的声音惶恐到了极点。

“你已经不是香居的人了,所以你也不用在叫我老板了。”王梓摆了摆手说道,“不过看在你为香居忠心耿耿多年的份上,我可以给你留下一个全尸。”

孙小虎的眼神流露出无限的惶恐,喉咙蠕动着:“老……”

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脑袋已然怂到一旁去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

李泽道睁开了眼睛,眼睛上下左右前后转了下的,最后目光跟一双漂亮的却很是陌生的大眼睛相对的,一个激灵的,已然坐起身来了。

“醒了?”陌生女子笑道,声音脆脆的,却很响亮,像是一口咬断的新鲜黄瓜似的,嚼在嘴里喀嚓喀嚓作响。

“你……你是?”李泽道有些疑惑的问道。他只记得自己在差一点点被杀死的之后,师父又牛逼轰轰的出现了,更是一句话的把他给气晕了,只是怎么醒来的时候,见到的人却不是师父,而是这个陌生女人呢?

而且这个女人是如此漂亮的,穿着一条淡绿色的旗袍,把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她的体态风流,眼神妩媚如三十妇女,可是肌肤白嫩,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就像是双十少女一般。

最后李泽道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个比秦少玫那种成熟味道更有杀伤力的女人。

在李泽道注视着她的时候,她的大眼睛也饶有兴致的盯着李泽道看,两人凝神专注,像是一见钟情的年轻男女似的。

“我是你师娘。”萧晴微微一笑说道。

“师……师娘?”李泽道一愣的。他隐约的知道他有很多师娘的,但是却是从来都没见过的,没想到现在却是能见到其中一个呢,只是,她……几岁了?跟师父一样,四十多岁了?看来保养得挺好的啊。

还是师父老牛吃嫩草的?

好吧,要是让李泽道知道萧晴其实已经六十多岁了,说不定会吓死的。

“怎么?不像?”萧晴问道。

“不是的不是的。”李泽道表情有些尴尬的赶紧说道,“师娘好……”说着却是发现自己的手好像没事了,身体的其他地方好像也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了,想必是自己昏迷的时候,师父把自己的给医治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