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师娘/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娘,我师父呢?”李泽道问道,扭了扭自己的手腕的,的确没有疼痛的感觉了,于是心里对师父的医术有了一种更为深刻的认识。

“找我干么?诉苦?”王梓的磁性的声音已然响起,紧接着他的身影已然出现在门口那里了,然后缓缓的手了进来。

让李泽道有些无语的是,他的手里竟然还拿着一根冰棒,不时的舔两下呢。

“吃不?”王梓走到他面前,笑眯眯的问道。

“呃……师父,我不是很喜欢吃冰棒。”李泽道谢绝,这要是吃了那冰棒了,那不是把师父的口水也给进去了……好吧,李泽道已然有了一种很恶心的感觉了。

“我又没问你。”王梓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李泽道说道。这小子,竟然想吃我的口水……门口没有!

“……”

说着,王梓把冰棒递给了一旁的眉目含情的看着他的萧晴,萧晴接了过去,张开小嘴轻轻的含了一口,眼里更是流露出了让李泽道觉得有些脸红的情绪出来……他曾经从任天堂那里见到过这样的眼神,而任天堂对他流露出这种眼神之后,就开始干“坏事”了。

王梓给了萧晴一个又暧昧又意味深长的眼神之后,这才目光落在李泽道说道:“因为师父亲自配置的药实在太牛逼了,加上师父的医术太牛逼了,加上你小子身体也因为被药物改造后发生了点变异,自愈能力大大的加强,所以恭喜你,短短的三个小时不到的,你的那张猪头脸已经消失了……虽然还有些淤青……”

“……”李泽道被师父的这种不要脸给打败了。

“那断掉的手也愈合得差不多了,身上那七七八八的伤痕也差不多消失不见了,所以……你现在可以出去见人了。”王梓笑眯眯的说道,“假如你还有那个脸的话。”

“师父……”李泽道一脸的无奈,师父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挖苦他了,若非受他的影响以至于脸皮变厚了,否则他都要无地自容死了。

“别对我卖萌,我不吃那一套。”王梓撇了撇嘴说道。

“真的?”一旁的肖晴看着王梓笑吟吟的接过他的话,而且在冰棒那冷气的刺激下,她那原本就红润的嘴唇显得更加红润了。

“你例外。”王梓陪着一张笑脸说道。

“原来师父是妻管严啊。”李泽道见他那张脸笑得都快开出一朵狗尾巴花来了,暗暗的在心里诽谤道,“太丢男人面子了啊。”

王梓目光重新回到李泽道的身上,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么简单的一个局,你竟然还能傻乎乎的掉进去的?还是说你小子一见到美女就手痒痒的?”

“师父,那个服务员脚一拐的快摔倒了……我才去扶住她的。”李泽道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的又是尴尬又是委屈的说道,“谁知道她那是故意的想咬我一口呢?”

“那是因为你太笨了,太缺少历练了。”王梓大手一挥说道,“如果你聪明一点的话她是真崴脚还是故意崴脚做做样子你会看不出来?我就能很好的看得出来。”

“……”

“当然了,即便你聪明一点,即便你看出来她是故意的,你也会那么干的。”想了想王梓说道,“看你那种色样的就知道了,没出息!”

“……”李泽道很委屈,他什么时候色了?

“师父……那个香居幕后老板的来头真的很大?”想了想李泽道问道。

王梓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很大,大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

萧晴美眸扫了王梓一眼,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这个家伙现在都一大把年纪了,竟然玩心还如此重的,这么欺负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的,真的好吗?

“呃……连师父都招惹不起?”李泽道有些不甘心的问道。虽然不明白是谁故意要害他的,但是很明显的,这件事情跟香居茶楼肯定脱不了干系的,毕竟那服务员可是香居茶楼的人啊,那些很是无耻的围殴他的家伙也是香居的人。

而且他也有些好奇师父是如此处理这件事情的。

王梓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说道:“我为什么要去招惹他?”

“可是……我不是在香居被揍了吗?”李泽道有些委屈的小声说道。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王梓笑眯眯的问道。

“师父,香居的人那么不讲道理的,可想而知,幕后那个老板也是不讲道理的混蛋。”李泽道义愤填膺的说道,“这样的人渣难道不应该给他点教训?”

王梓那张脸已然黑得跟他穿的那双黑色休闲皮鞋一样黑了。

萧晴则指着王梓,肆无忌惮的咯咯笑了起来了。

“师娘,您怎么了?”李泽道有些不理解的问道,自己说的那话有这么好笑?而且师父的脸色不太对啊。

“哦,没事,不过你说得那对,香居幕后的那个老板的确是个混蛋,小混蛋……哦,不,现在应该说是不小不老的混蛋!”萧晴笑吟吟的说道,然后朝王梓抛了个媚眼。

王梓的那张脸更黑了,然后看着王梓,脸上浮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想知道香居幕后老板是谁吗?”

“想!”李泽道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现在不仅想知道是谁,更是想带着师父去砸场……假如师父在救出自己之后还没来得及砸场的话。

“是你师父……也就是……我。”王梓脸上那诡异的笑容更甚了,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李泽道心脏猛地一缩的,一副目瞪口呆的傻乎乎的表情。

……

李泽道推开门走进去这个位于香居地下室的一个放杂物的小屋子之后,顿时只觉得霉味扑鼻的,不禁禁了禁鼻子的,适应了一下之后,这才迈开步伐走了进去,而走进去的瞬间,眼神已然跟一双红肿的满满的都是惊恐的眼睛相对。

眼睛的主人是一个身材高挑,身穿红色旗袍,面容姣好的女孩子,此时她被绑在这杂物间的一张椅子上,嘴巴被用胶带粘着,那早就哭红哭肿的眼珠子满满的都是惶恐。

她叫秦香香,正是那个走进包厢故意摔倒让李泽道抱住,最后却是诬陷李泽道非礼她的那个美女服务员。

李泽道居高临下的,脸上没有什么特殊表情的看着她的,心里却是一阵感慨的,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做出那种差点把他这颗上等的大白菜给坑了的那种事情来呢?

按照师父的说法,他已经把殴打他的那个负责香居的安保工作的头子孙小虎给杀了,至于是谁收买孙小虎的,又是谁收买那个美女服务员也就是秦香香的,之后如何报仇的,那就是李泽道自己的事情了,他是不会管的。

当下李泽道的手朝秦香香的那张脸缓缓的伸了过去。

“呜呜……”秦香香以为李泽道要对她做出什么事情,当下拼命的试图挣扎,那满满的惶恐的眼睛流出的泪水更多了。

对方看起来安然无恙的,但是她醒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被捆绑在这里,足以让她知道事情发生变故了。

李泽道手轻轻的触碰在她那被他抽了一巴掌以至于红肿的半边脸上,秦香香的身体猛地一颤的,眼神里的那种惶恐的眼神更甚了。

“不用害怕,我只是想把你嘴巴上的胶带撕下来,如此而已。”李泽道语气冷漠的说道,然后手指扯住胶带的一角,缓缓的将那胶带给撕开了。

而胶带撕开的那一瞬间,秦香香“哇”一声的哭出来的,更是看着李泽道,语气惶恐的求饶道:“对……对不起……我以后在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也是被逼的……我要是不这样做……他会杀了我的……”

“他是谁?”李泽道问道。

“呜……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告诉我,他是谁?”李泽道语气冷漠的说道,“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或许我会饶过你这一回的。”

“是……孙小虎……”秦香香语气发颤的说道。

“孙小虎?”李泽道的眉头微微一皱的。他原本以为秦香香说出的应该是另外一个名字才对,没想到竟然是孙小虎,但是孙小虎却是已经被师父给杀了,线索就这样断了?

见李泽道一副皱着眉头的样子,秦香香以为李泽道不相信她的话,赶紧苦着求饶道:“真的是他让我这么干的……我没说谎……”

“你知道那个孙小虎有跟什么人接触吗?”李泽道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有看见他进过三楼的另外一个包厢里……那时候我还奇怪呢,因为安保人员是规定不能随便进入包厢的……而他从包厢出来之后,他便威胁我让我去做那事情,否则就让我失去工作……”秦香香声音发颤的说道。

“还记得他进入的是哪个包厢吧?”李泽道问道。

“记得……是龙井包厢。”秦香香赶紧说道。香居里头的每一个包厢都是用茶叶的名字来命名的,比如之前李泽道跟高胜寒进入的那个包厢就叫做太平魁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