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是你干的对不对/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我不怕打雷诶。”李泽道有些好笑的小声说道,隐约的却也明白了,为什么任天堂跟何小雨还没等他回来就去睡觉了,她们这是想给李梦辰创造那种把自己这颗上等的大白菜给吃了的机会啊。

就好像是兔子被踩到了尾巴似的,李梦辰一下子从李泽道的怀里蹦跳了起来,那张原本羞涩异常的脸已然满满的都是怒容了,当下看着李泽道小声说道:“淫-贼……你明明是怕打雷的,你怎么可以不承认呢,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轰隆!”又是一声震耳的雷声响起,很是干脆的打断了李梦辰的言语。

李梦辰脸色一变的,再次扑进了李泽道的怀里。

“梦辰姐,没事的。”李泽道有些好笑的说道。

“本来就没事……”李梦辰抬起头来,小声的说道,“快承认,你怕打雷……”这个混蛋,你不承认你害怕打雷的话,我怎么好意思跟你睡在一起呢?

“呃……”李泽道的嘴角扯了下,刚刚打雷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扑进谁的怀里瑟瑟发抖的。

“在不承认的话,本小姐一枪把你给毙了。”李梦辰怒道。

“……梦辰姐,我怕打雷,我好怕……”李泽道一脸怕怕的样子说道,然后把脑袋凑在李梦辰那饱满的胸部上面,瑟瑟发抖起来了。

“别怕……姐保护你。”李梦辰见李泽道如此吃她豆腐的,身体差点软了下去,当下又是紧张又是羞涩的同时还有几分期待的说道。

“轰隆……”

李梦辰吓了一大跳的,然后紧紧的搂住李泽道的脑袋,声音发颤的小声说道:“淫-贼……抱我回房间……”

李泽道抬头,一脸深情的看着她,然后将她横抱了起来,大步的往房间走了过去……

……

对于商家而言,女人和孩子的钱永远是最好赚的,因为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抵抗不了诱惑。

当然了,这话不是绝对的,比如苏萱,她就能抵抗得了这样的诱惑,或者说,她的家境实在是太过殷实了,以至于周围商铺里头的那形形**的东西丝毫不能引起她的注意,她就这样慢慢的往前走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泽道则双手插着口袋缓缓的跟在其后,很是享受的呼吸着从苏萱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独特的香味。

只是她实在长得太过耀眼了,虽然穿的只是很是简单的看不出牌子的衬衫跟牛仔,但是那张倾城倾国的素颜,温婉孤傲,气质高雅,引得无数行人瞩目。

有些人匆匆而过的,一瞥惊艳的,又忍不住回头仔细打量,然后暗暗诅咒那个跟在这个绝色美女身后的土包子赶紧走路摔死得了,免得碍眼。

甚至,还有人远远的掏出手机,对着李泽道跟苏萱偷偷拍一张照的,然后回头用p图软件把李泽道的脑袋换成了自己的脑袋,并且将图片上传到朋友圈,名曰:今天跟我的女神去中山路逛街!

走到中山路的尽头,就是渡轮码头了,远远的还能看到“停靠”在那里豪华无比的天使号大酒店。

苏萱看了那天使号一眼,然后在码头边那供人休息的长椅上坐了下来,然后美眸落在始终跟在她身后的李泽道身上。

李泽道微微一笑的,在她旁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说道:“我还以为你约我出来是想逛街呢。”

“刚刚不是逛了吗?”苏萱说道。

“要是所有人都像你这么逛街的话,那些店铺都给关门了,商家都得喝西北风了。”李泽道笑道。

“我只是不想让你肉疼罢了。”苏萱说道,“其实我是想买的。”

“那走吧,继续逛去?”李泽道哈哈一笑,很是土豪的说道,“喜欢什么咱们就买,千八百万的我还是有的,上次从高少那里得到的那笔不义之财还没花出去呢。”

“是你干的对不对?”苏萱笑笑,问道,问的突然,问题更是让人莫名其妙。

“你觉得呢?”李泽道稍微诧异,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并且苦笑了下给了这个答案,他仍旧有些不实行苏萱这种跳跃性的思维。

“看来的确是你干的。”苏萱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语气毋庸置疑

李泽道看着这张清艳孤绝的俏脸苦笑道:“何以见得?”

“你刚刚的回答就足以证明那件事情是你干的了。”苏萱说道,嘴角微微往上翘起,形成了一个十分性感迷人的幅度,“否则的话,你的回答不是那样的。”

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我只是觉得那样的事情没必要向你隐瞒……当然了,也隐瞒不了你。”

“是啊,在你打电话询问我说,高胜寒的手里有什么什么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要坑高胜寒了,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你挖的坑竟然那么大的,一个不小心的,不但是高胜寒,就连整个高家,都会元气大伤的。”苏萱眺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海面说道。

她得到的消息是,前天晚上那雷雨天里,从某个门槛极高的会所喝完酒出来的魏小宝被人连人带车挟持了,而他随身携带的那些保镖则被打晕了。

等那些保镖清醒过来,并且几个电话出去的,很多势力都动了,开始寻找魏小宝的踪迹,最后在靠近郊区的一个破旧的土地爷的庙里,他们发现了被绑得跟粽子似的晕迷在那里的魏小宝,更是惊恐的发现,魏小宝的“三条腿”上都明晃晃的插着一把刀子,唯一庆幸的是,人并没有死,还有一口气。

而魏家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生了雷霆之怒,让人连夜彻查这件事情,他们极为迫切的想知道,到底是谁敢胆子如此大的,竟然伤害了他们纯情可爱善良诚实天上没有地上一头的心肝宝贝魏小宝,竟然敢摧毁了魏家的这个天才!

最后,魏家的人在现场发现了一块表带断裂的腕表,而在一调查的,那块腕表的主人赫然是高家的高胜寒,于是,一夜之间,高魏两家的关系变得极为紧张的,随时都有可能在官场上以及商业上甚至其他领域上互相厮杀的架势。

“那不是很好吗?”李泽道的嘴角有着一丝无比邪异的幅度,“高家要是元气大伤了,你爷爷也就看不上高家了,那时,即便没有我这块挡箭牌的,你也不用嫁给高胜寒那个傻逼了。”

苏萱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没那么简单的。”

“为什么?”李泽道一愣。

“因为我爷爷已经决定,动用苏家所有的资源,全面帮助高家对抗魏家。”苏萱声音清冷的说道。

“……你爷爷是傻逼吗?”李泽道瞪大了眼睛,然后张了张嘴,终究还是忍不住的将这话给说出来了。

苏萱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觉得呢?”

“不是。”想了想李泽道说道,“我想他老人家一定是跟高家达成什么协议了……不会是拿下魏家之后分得魏家的一半资源吧?”

“的确如你所说的那样。”苏萱点了点头说道,“苏家跟高家的确达成这样的协议了,等吞了魏家之后,魏家的所有资源两个家族共同平分。”

“也就是说,现在压力全在魏家那边?”李泽道问道。

“理论上来说是那样。”苏萱说道,“不过这也不一定,因为现在还处于对峙扯嘴皮子的状态,两个大家族的博弈还没真正的开始,谁知道到时魏家会不会也去找一个同盟过来呢?再者,他们也在等魏小宝脱离危险清醒过来,到时就更能知道那事情是不是高胜寒干的,仅仅凭那块腕表,是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的……”

“的确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李泽道笑道,“高胜寒完全可以说他的腕表被偷了……当然了,他的腕表也的确是被偷了。”

“我有些好奇,你是如此得到那块表的?”苏萱那漂亮的大眼睛很是认真的看着李泽道问道。

在属于像高胜寒这样的公子哥,像苏萱这样的公主的那个圈子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高胜寒是一个腕表爱好者,他平时佩戴的那块限量版的整个世界仅有几枚的百达翡丽腕表更是价值上千万元,而且高胜寒还让腕表工匠在表的后壳刻上了一个“高”字,使得那块表更是独一无二了。

这也是为什么魏家的人在发现那块腕表之后得出凶手是高胜寒这样的一个结论。

“真想知道?”李泽道看了她一眼问道。

“想。”苏萱点了点头说道。

“前天晚上,在得知高胜寒跟魏小宝在辉煌会所喝酒。”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于是我也过去了……你们都知道,辉煌会所的门槛极高,但是你们一定不知道,辉煌会所的幕后老板其实是我妈。”

“……”苏萱的眼睛微微一亮的。

“在我妈打了一个电话之后,我在辉煌会所里头就好像回自己的家似的。”李泽道笑道,“并且很容易的知道了他们两个在哪个包厢喝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