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保命的东西/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错不在对方,是堂姐先挑事的。”苏萱没有回答苏国庆的问题,而是说道。

这话就如同往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一块石头似的,那原本死气沉沉的客厅里已然沸腾起来了。

苏国庆的眼睛微微眯了下,苏萱这话让他有些不理解。

苏国庆的妻子罗秀更是沉不住气的,阴沉着脸,怒气冲冲的看着苏萱说道:“苏萱,我听你这语气怎么像是胳膊肘往外拐呢?苏珊好说歹说的也是你堂姐,她非但被扔进海里了,甚至直到现在还没醒过来的,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呢?”

罗秀很不喜欢苏萱,因为自己的女儿比她好看比她优秀的,凭什么获得的掌声跟喝彩的却是远不及苏萱呢?这个丫头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张棺材脸的,有什么好的?

“伯母,我没有那种意思。”苏萱面无表情的说道,“堂姐被扔进海里,我心里也不好受,但是,这事情的确是堂姐先引起的,是她先出言不逊的,并且试图让保镖抽他的脸,把他扔进海里,所以对方才动手的。”

“不可能,苏珊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先挑事呢?”罗秀冷冷的说道,“一定是对方见苏珊长得好看出言不逊的,苏珊才会想给他一点教训的……不管怎样,这件事情绝对没完……苏萱,如果你还是苏家的人的话,就赶紧把你包庇的那个人给我交出来,这事情如果没处理好的话,丢的将是咱们苏家的脸。”

“伯母,堂姐的确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孩子,不过这一次,的确是她错了。”苏萱说道,“而且我也已经提醒过她了,让她别挑事,但是很可惜的,我没能劝住她。”

“苏萱,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罗秀直接发飙了,“明明错在对方,为什么你要包庇他呢?难道你跟那个动手的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苏萱的眉头微微一挑的,淡淡的说道:“伯母,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吧了,如果你非得要天花乱坠的乱猜测的,我也没办法了。”

“你这孩子,怎么竟是包庇外人呢?”罗秀怒道,“难道真像我说的那样,他是那在外头养的一个小白脸?你堂姐被扔下海这件事情根本就是你指使的?”

“别乱说,萱萱不是那样的人。”苏国庆瞪了妻子一眼说道。

然后看着苏萱,正要说啥,苏国立却是走到跟前,然后把手里的手机递了过去说道:“父亲让你接电话。”

苏国庆看着苏国立眉头微微一皱的,然后接过了电话,放到耳旁开口说道:“喂,爸。”

“姗姗的情况如何?”电话里头传来一个苍老却是中气十足的声音。

“受到点惊吓,还没清醒过来。”在父亲面前,苏国庆不敢有任何的隐瞒,“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

“那就行了,等姗姗醒过来之后,让她去跟对方道一下歉。”苏老爷子说道,语气毋庸置疑。

苏国庆脸色大变:“爸,为什么?”说着看了一脸平静的苏国立一眼,心想老二跟老爷子说啥了,不然老爷子的态度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因为的确是姗姗先挑事的,还因为,对方是肖蔷薇的儿子,你觉得你有那本事去招惹那个女人?要不是老二跟萱萱跟他有点交情的,只怕咱们苏家就要被那个女人惦记上了。”苏老爷子说完之后,很是干脆的把电话给挂了。

“……”苏国庆脸上的肌肉轻微的抽啊抽,然后眼神深深的看了苏国立一眼,将他的电话递还了回去。

“萱萱,这件事的确是姗姗的错。”苏国庆用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声音看着苏萱说道,“等姗姗醒过来的时候,你把对方约出来,我让姗姗给他道个歉……”

“你说什么?你疯了吗?”罗秀愣了愣之后,瞪大眼睛看着苏国庆,更是恼怒交加了,当下大声骂道,“女儿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跟伤害的,你却是说是她的错?道歉个鬼!而且还得把对方抓起来抽一顿扔进海里,不然我们怎么向姗姗交代?”

“向她交代什么?”苏国庆看着妻子声音问道。

“她被扔下海了就这么算了?”

“姗姗是什么样的人,你这个做母亲的比我还清楚。”苏国庆冷冷的说道,“平时她就少欺负人了?怎么不见你去给那些被她欺负的人一个交代?”

“你……”

苏国庆懒得理会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了,而是看着苏萱说道:“萱萱,没问题吧?”

“我试试。”苏萱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苏国庆暗恨却又不得不一脸认真的说道。

……

“如何?”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说出这话的时候,他正位于肖蔷薇的那别墅里,三女正跟肖蔷薇很是开心的聊些啥,经过几天的接触,她们对肖蔷薇已然没了之前的那种紧张感了,而肖蔷薇也十分喜欢她的这三个儿媳妇,视如己出的。

“你早就知道结果了,不是吗?”电话那头,苏萱说道。事情的处理结果是,以苏珊不得不吞下那种委屈,并且苏家获益为告终……换句话说,到最后受到伤害的,只会是苏珊一个人。

所以想想,苏萱觉得苏珊还是很可怜的,受到那样的羞辱没人帮报仇也就算了,甚至还得道歉。

李泽道看着窗户外那花坛里头开着正旺的花朵,却是微微一声叹息的。

“怎么?欺负完美女之后心疼了?”苏萱问道。

“苏同学,你想多了。”李泽道无奈一笑说道,“我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感慨?”

“如果不是我妈来头这么大的,现在恐怕我早就死得很惨了吧?”李泽道说道。

“这世界上没有如果。”苏萱说道,“所以你感慨的这件事情毫无意义。”

“我只是在想,哪一天我才可以不用依靠我妈的名头,而是单纯的让自己的实力,让他人一听到我的名字之后,连心生反抗的念头的没有的?”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有的只会是敬畏跟服从。”

说着李泽道回头看了正在院子里泡茶的师父一眼,心想这样的人才能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强者吧?

野鬼杀手组织的人追杀他如同在追一只丧家犬似的,但是一到师父这里,那个师兄萧雨辰不得不背弃杀手那些约定俗成不得背叛的规则,只因为,师父他是规则的制造者!

“那一天不会太遥远。”苏萱说道。

“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我只是对你母亲以及师父有信心。”苏萱回答道,“他们会让你成为那种让人敬畏的强者的存在的。”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抽啊抽啊,心想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呢?

“我大伯说,等我那堂姐醒来之后,让我约你出来,然后让她向你好好道个歉。”苏萱说道。

“这个还是算了。”李泽道笑道,“我有理由相信,她一见到我,一定会一枪把我给干掉的……假如她手里有枪的话。而且我也没时间了,我这两天就要出发去历练一番了,等回来的时候也得两个月之后了。”

苏萱沉默,好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有危险……活着回来。”

李泽道苦笑了下说道:“我会的。”

挂了电话之后,李泽道见师父在那里跟他招了招手的,当下将手机揣进兜里之后,转身出了屋子来到院子里头,然后在王梓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王梓夹了一杯茶递到他跟前,然后说道:“后天就出发了?”

“是的,师父。”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师兄说,凌晨三点的时候,在东渡码头那边碰面,从那里出发。”

王梓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在凤凰市,每次你的小命要没了的时候,你师父,也就是我都会牛逼轰轰的出现的,解救你于为难之后,但是这次出去,你可就没有那种待遇了,是生是死,得看你的运气,更得看你的实力。”

“我知道了,师父。”李泽道苦笑了下说道,“我会好好保护好自己的。”

王梓点了点头说道:“送你一样在关键的时候说不定能保命的东西。”说着王梓手伸进兜里一阵摸索的,最后摸出一个大拇指粗细的玻璃瓶来。

李泽道看着那玻璃瓶,发现里头装着两颗类是药丸的东西,一颗红得刺眼,另外一颗却是黑得诡异的,眼睛已然亮了……虽然他压根就不知道这是两颗什么样的药丸。

“这颗黑的,就是传说中的鬼丸二号。”王梓解释道。

“鬼丸二号?”李泽道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当然了,已经是二十几年前的库存货了,吃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拉肚子。”

“……”

“不过那不是重点。”说着,王梓已然一脸严肃的表情了,“重点是,吃了鬼丸二号之后,你的实力能暴增两倍,但是药效时间有可能持续到十分钟,而且他的后遗症极大,一旦服用了,就等于燃烧掉你至少十五年的寿命,所以,服用之前,你得先清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