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绑架/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巴桑看着李泽道,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用蹩脚的英语说道:“你很不错,我很喜欢你,好好工作,组织是不会亏待你的。”

心想到时再次发动圣战的时候把这个小子派去得了,毕竟按照卡特的说法,这个小子的身手比组织培养的那些死士要强点,到时肯定能多砍死几个华夏人,制造更大的混乱,再者一旦他被捕了身份曝光了,也能进一步挑起华夏跟岛国的之间的那种矛盾,简直就是一举两得啊。

“谢谢巴桑先生,我会努力的。”李泽道点了点头表态到。

“好了,让坂田带你去洗个澡,然后换身干净的衣服。”巴桑说道,“今晚在帮你安排一个漂亮的金发的婊-子,好好发泄一下,长期靠手,那肯定是不行的,哈哈。”

“谢谢巴桑先生。”李泽道眼睛一亮,很是感激的说道。

眸子深处,却是有着一丝极为冰冷的气息,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把那个拉巴给铲除掉,顺便把这个巴桑还有坂田给干掉,否则也太对不起自己这几天的表现出来的那种连他自己都很想抽自己几个巴掌的卑躬屈膝的媚态,甚至还打手枪……他什么时候打过手枪了?他用得着打手枪吗?

李泽道突然间觉得自己太伟大了,脑子里更是浮起了那诸多令人敬佩的伟人的身影,觉得自己跟他一样懂得什么叫做忍辱负重,什么叫做伟大!

比如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最后打败了吴国成为春秋的最后一个霸主!还比如司马迁……人可以太监,但是书不能太监啊!

……

燕京苏家老宅,苏家的掌舵人苏朝泽脸色阴沉,拧一把都能出两斤水。

他的妻子,儿子苏国庆一家子以及苏国立一家子,另外还有其他几个小辈几乎全员到齐,屋子里面挤得满满的,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屋子里的气氛几乎要凝固成冰块。

前两天,因为被抽脸之后还被扔进海里,最后竟然还被迫去道歉的苏珊以心情不好想出去散散心为由的,出国旅游了,但是现在却是传回了不好的消息。

苏珊,燕京豪门之一的苏家的公主,竟然在国外遭遇不明身份人的袭击,随身保护的两个保镖被打倒,更是差点被杀害,苏珊则下落不明!

老太太哭哭啼啼的,说道:“你们倒是说句话啊?姗姗到底怎么了?谁知道姗姗怎么了?怎么好好的人就这样被歹人给绑架了呢?”

“奶奶,你放心,我相信大姐一定会没事的。”苏萱坐在老太太身边,一直在做着劝慰的工作,虽然心里对那个所谓的堂姐很不喜欢,加上前段时间她跟李泽道发生了那样的冲突,心里更是不喜了。

但是骤然间听到她在国外被绑架的消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哼,苏萱,你别在那边假惺惺的了。”苏国庆的妻子罗秀抹了一把眼泪之后眼神怨恨的看着苏萱冷哼道,“是你让人在国外对姗姗动手的对不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个对我们姗姗下毒手的什么李泽道眉来眼去的,说不定连孩子都有了,你就是因为他对姗姗动手的对不对?”

“大嫂,没有的事,请不要乱说。”苏萱的母亲梁玉秀本就是大家闺秀的,说话温和有礼,这时候听罗秀说话那么难听的,当下忍不住眉头挑了挑反驳道。

“哼,我乱说?”罗秀大声喊道,“那个混蛋那天跟苏萱一起对我女儿下毒手的,甚至还把她扔进海里了,害得她接连好几个晚上做恶梦的,现在在搞一个绑架的,也算不得什么吧?苏萱,我告诉你,你最好赶紧把我的女儿还给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啪!”苏朝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地几面上的茶杯咯咯响动。

“够了!”苏朝泽语气低沉低声吼道,“萱萱不是那样的人,那个泽道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爸……”罗秀虽然被一向很少发火的公公这一巴掌给吓了一大跳的,但是听到他后面说出的那话之后,气得牙齿痒痒的,凭啥棺材脸还有那个杀千刀的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来的?当下正要说啥的时候,却见丈夫苏国庆给了她一个很严厉的眼神的,悻悻的闭嘴了。

“爸,罗秀也是因为担心姗姗,这才乱说的,您别放在心上。”苏国庆说道,他知道那个李泽道的来历,他要是想继续报复苏珊的,压根就不需要等苏珊跑到国外的时候才动手,所以那个小子不是幕后主使才对。

至于苏萱,那就更不可能了,不可否认的,姐妹之间非但感情不深的,而且还矛盾重重,但是压根就还没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苏朝泽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手指在桌面上重重的敲了几下的,这才抬头扫了大伙一眼说道:“按照我的估计,这应该是一起有预谋的绑架,对方早就盯上姗姗了,否则,昨天姗姗一到阿姆斯特丹之后,就不会立即被绑走了。”

老太太脸色一煞白的,继续摸起眼泪来了:“我可怜的姗姗啊……”

“爸,有怀疑的人?”苏国庆问道,“难道是燕京的这些竞争对手?比如……魏家?又或者是高家?”

“有可能是他们。”苏朝泽那略显浑浊的眼珠子已然迸发出一道慎人的幽光。

前段时间,魏家的魏小宝被人用匕首扎了两条腿,命根子更是被一刀子给切了,命虽说是保下来了,但是从此也变成太监一个,在也行不了人道了。

而这事一查的,竟然查到高家的高胜寒身上来了,一时间,魏家跟高家剑拔弩张,随时都可能发生大规模的明争暗斗,燕京甚至是整个华夏都风起云涌的,诸多势力都在观望这两家的动静,或是参与了争斗,或是企图来个渔翁得利。

原本苏家是全力支持高家的,但是后面因为知道李泽道的来头之后,苏朝泽立即反悔了,于是直到现在仍旧保持观望的态度。

而在这种情况下,魏家的人绑架走苏珊,那是很有可能的,他们怕苏家介入帮高家打击他们。

高家的人绑架走苏珊,同样的极有可能,毕竟苏家出尔反尔的,直到现在还保持观望的态度,他们有恨苏家的理由。

“爸,那现在怎么办?”苏国庆一脸担心的问道。

“先等等看吧。”苏朝泽一脸阴沉的说道,“如果对方是因为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绑架走姗姗的,他们一定会联系咱们的,不过……”

“不过什么?”苏国庆问道。

“我就担心,绑架走姗姗的不是魏家或者高家这样知根知底的势力,而是国外的那些势力。”苏朝泽声音低沉的说道,“他们绑走姗姗并不是在咱们苏家的脑袋上动土,而是因为姗姗好看时尚,这才被绑的,那么,事情就糟糕了。”

苏国庆的脸色剧烈一变的,是啊,这种情况可远比被高家或者魏家给绑了还糟糕啊,毕竟高家魏家知道苏家的势力的,并且有所忌惮,所以绑架归绑架的,但是还是不敢乱来的,但是国外那些势力……

罗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捂脸痛哭起来了。

“爸,那现在怎么办?”苏国庆声音沙哑的问道,一想起女儿现在所处的情况,心如刀割的,更是恨意滔天的,如果不是苏萱,如果不是肖蔷薇那个混蛋儿子,他的女儿会心情不好然后去国外旅游散心吗?

想着,苏国庆扫了一脸平静的像是没事的人一样似的的苏萱,眸子深处,有着一丝极为冰冷的气息。

要是姗姗真的有什么不测的,就让她去给姗姗陪葬吧!至于那小子……哪怕你是肖蔷薇的儿子,我也要你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感受着有一道冷冰冰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苏萱顺着那道目光看了过去,看到的却是苏国庆那张又是但是又是着急的脸,当下眼睛微微米勒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立刻派人去阿姆斯特丹,另外跟那边的大使馆联系,让他们务必好好配合寻找姗姗。”苏朝泽声音低沉的一声叹息说道,“希望,姗姗吉人自有天相吧。”

……

坂田算是完全对李泽道消除戒备之心了,再者,在他看来,李泽道在很多方面跟他很像,比如都快跟他一样帅了,还比如那玩意儿跟他一样雄伟……比那个拉巴的雄伟多了!还比如他们喜欢的女神是一样的,也喜欢对着女神打手枪。

在加上坂田每天面对的都是那些外国佬,早就腻烦了,现在来了李泽道这么一个同样来自岛国的同胞,说着那种让人感到很是亲切的岛国语,自然而然的对李泽道表现得很是亲切,对于李泽道时不时的提出的一些问题,也知无不言的。

“坂田君,你是黑鹰安保公司出来的精英?”李泽道看着坂田,很是羡慕的问道。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李泽道正被坂田拉倒位于别墅里头的一个冒着热气的小型游泳池里泡着澡呢,虽然离开岛国了,但是坂田仍有泡澡的习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