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意外的相遇/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艾山,我的朋友,咱们又见面了。”下了车的拉巴一副热情的样子走向了那几个西域人,用生硬的英语说道。

为首的那个西域人同样一副热情的样子迎向了拉巴,伸手跟拉巴握了握,两人又抱了抱然后,声音粗狂的用生硬的英语说道:“是啊,拉巴,我的好朋友吗,好久不见……这都这么久了,你为什么就不听从我那宝贵的建议好好学习西域语呢,这样一来咱们交流的时候就不用说这该死的英语了。”

“为什么不是你听从我的建议学好卫藏语呢?”拉巴笑眯眯的说道,“我也已经厌烦了说这如此不优雅的语言了。”

“哈哈,拉巴,在怎么看,我们东tu的势力也比你身后的那个势力大吧?”艾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所以应该是你学习西域语,最好受我们的管理才对啊。”

“哈哈,艾山,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拉巴笑得很是虚伪的说道,“不可否认的,你们东tu的势力的确比我们的大,但是那又如何?你可别忘记了,前不久,不仅仅是华夏,前不仅鹰国可也将你们纳入了恐怖组织名单当中,而我身后的那组织,在国际上在怎么说也是合法的,并且受到了其他势力的拥戴,要不,你跟你身后的那东tu也归顺我们得了?”

“我就知道,跟你讲道理是不行的。”艾山眼睛眯了眯,语气有些森然的说道。

“怎么,你是想把留在这里?”拉巴表情有些不屑的反问。虽然他跟艾山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在华夏尽可能的制造混乱,但是暗中却又有吞掉对方的心思。

当然了,他也不相信艾山会愚蠢到那种程度在这种地方对他下手的,毕竟他带来的那些保镖身手都不赖,真动起手来谁吃亏还不知道呢?再说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一起对抗华夏,艾山是不想失去他这样的盟友的。

“拉巴,我亲爱的朋友,你误会了。”艾山脸上又堆满了笑容了,“我是想把你留在这里,当然了,是留在这里好好的招待!请,我可是准备了烤全羊了,以及我们西域最好的酒……当然了,也准备了你喜欢的酥油茶。”

“哈哈,艾山,你准备得太周到了。”拉巴笑道,然后跟艾山两人肩并肩的往里头走去。

然后露西,巴桑,李泽道以及坂田韦德这几个保镖,还有艾山的那几个长相凶狠的保镖,紧随其后。

进去之后是一个大厅,摆放着几张桌子,每张桌子的正中间是一只烤得香喷喷的烤全羊,另外就是一道又一道李泽道叫不出名字但是却是觉得香气浓郁的美食。

当下,拉巴被艾山邀请到正中间的那一桌坐下,坐在那一桌的还有露西跟巴桑,自然而然的还有艾山以及他的几个东tu的首脑。

至于李泽道他们几个保镖则分散在其他几桌上,由几个东tu成员陪着。

虽然心里极度痛恨这些人,但是李泽道不得不承认这烤全羊实在太好吃了,肉质肌美鲜嫩而无膻味,那种叫不出名的酒味道也不错。

当然了,学着他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同时,李泽道也暗暗的注意着拉巴那一桌的动静,拉巴跟艾山皆一副很是友好的交谈着,当然了,说的都是一些没有什么营养的话题。

“毛利君,不用紧张没事的。”一旁的坂田见李泽道不时的注意拉巴那桌的动静的,当下用岛国语小声的对李泽道说道。

“呃……”李泽道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太明显了,幸亏这个坂田好像误会了,当下小声说道“刚刚在门口的时候,不是快争吵起来了吗?我怕那个艾山对拉巴先生不利。”

“毛利君,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坂田解释道,“这是我第三次陪拉巴先生过来见艾山了,他们两个每次见面都要争一番的,所以我已经习惯了。再说了,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在那种情况下是不会对对方动手的。”

“那我就放心了。”李泽道松了一口气之后说道。

酒足饭饱之后,拉巴一行人被请到了二楼的一个会议室里,拉巴跟艾山面对面坐着,巴桑跟露西一左一右的坐在了拉巴的两侧,至于李泽道还有坂田这几个保镖,则排成一排站在拉巴的身后。

李泽道眼神很隐晦的看了露西一眼,心里却是微微苦笑了下,他已然知道这个性感的女人非但是拉巴床上的玩物,更是他的贴身保镖,二十四小时都不离开拉巴身旁的,其身手更是不在坂田这样的保镖之下,这样一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抹杀掉拉巴,更是困难重重了。

艾山的左右两边同样坐着一个东tu的首脑,他的身后也站着几个荷枪实弹的保镖,这样的一副场景落入李泽道的眼里,觉得这跟两个帮派在谈判没有好像没有什么区别。

“艾山,我的好朋友,你应该比我清楚,这段时间华夏的动作越来越大,如果在不给那个该死的国家一点颜色瞧瞧,还真以为咱们怕他了。”拉巴首先开口说道。

“的确如此,是该给该死的华夏一点颜色瞧瞧了。”艾山一脸阴狠的说道,“正是因为华夏的施压,所以鹰国那个该死的国家才会把我们东tu列入恐怖主义黑名单的,这次一定要让华夏付出沉重的代价!只是,拉巴,听说你被华夏给盯上了?”

“谁说不是呢?”拉巴阴森森的笑了起来说道,“华夏派出特工到阿姆斯特丹来想刺杀我,可惜的是,已经被我干掉了。”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艾山伸手鼓起掌来了。

鼓完掌之后说道:“几个小时前,我这刚从华夏过来的弟弟热依木在飞机上的时候被一个华夏女人给侮辱了。”

说着,艾山指了指坐在他左手边的热依木笑道,而见大伙的目光落在他脸上后,热依木笑了笑微微点了下头示意。

“而到阿姆斯特丹的时候,我弟弟很是干脆的让人那个无理的华夏女人给绑过来了。”艾山继续说道,“虽然,为了迎接拉巴你的到来,所以没来得及去理会她的,但是看她的那打扮,以及她身边的那两个保镖的实力,可以看出她应该出身高贵才对,我想,咱们这次要发动的圣战,可以让她来当人体炸弹。”

“哦?”拉巴的眼睛微微一亮的。

李泽道的眼睛则很是隐晦的眯了下,心想哪个倒霉的女人竟然被这些****给抓来了,要不要见机救她?但是救了她就很有可能就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到时生死恐怕就由不得自己了,更别说还想抹杀掉拉巴了。

这一刻,李泽道的心微微的有些乱了,有了一种不知道该怎办才好的感觉,虽然正如自己所预测的那样,已经成功的打进了敌人的内部了,但是对于一些突发状况,他仍旧了有着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如果她的确是来自华夏国的富贵人家的话,那么让她来当人体炸弹,的确再好不过了。”拉巴阴森森的笑道,“到时引发的混乱,肯定比死几个平民来得大多了,说不定,愚蠢的华夏政-府还会认为那个富贵的家族也是咱们的同盟呢,到时肯定会有一番动作吧?这也算是对华夏国这断时间那过分动作的最有力回应吧。”

“谁说不是呢?”艾山笑道,“就算不拿她当人体炸弹,问清楚她的来历之后,狠狠的向华夏政-府敲诈一笔,那也是可以的。”

“为什么不是先敲诈一笔,然后让咱们这些战士好好招待她,最后在拿她当人体炸弹呢?”拉巴阴森森的笑道。

“哈哈,我亲爱的朋友,你比我还阴险。”艾山说道,然后伸手有节奏的拍了两下,说道,“那么,让咱们欢迎来自华夏那个邪恶的国家的客人……带上来!”

很快的,脚步声响起,两个看起来壮硕凶狠的西域人一左一右抬着一张木头椅子,椅子上则坐着一个身穿一条一字肩黑色连衣裙的女人,露出了那白皙性感的锁骨。

此时她的双手跟双脚都被胶带牢牢的捆绑绑在那椅子上,嘴上同样紧紧的粘着一块胶布,此时她那张白皙的脸已然满满的都是泪痕,大大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惶恐跟无助。

而李泽道在看到那个女孩子之后,瞳孔微微一缩的,心里更是已然掀起滔天巨浪了,这个在他看来很是倒霉并且还在纠结要不要伺机解救的女孩子不就是前段时间跟他发生冲突之后被他抽了一巴掌,最后还被他扔下海的,苏萱的那个堂姐苏珊吗?

她怎么会在阿姆斯特丹,而且还被这些****给绑架了?

下一秒,李泽道心里一咯噔的,他看到苏珊那满是惶恐无助的眼珠子在乱转了一番之后最后落跟他相对了,然后在也没移开了,先是愣了愣,然后那原本灰色的眼神里已然有着几分色彩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