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一起玩/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拉巴跟艾山又讨论了一些双方合作一起在华夏发动几场恐怖袭击的细节,其中那些发动恐怖袭击的地点竟然大部分都选择在学校以及医院。

李泽道虽然表情有着一丝炙热的,就好像这样未来即将发生甚至是由他去执行的恐怖袭击对他来说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似的,但是心里却是满满的都是杀气,恨不得立即就掏出手枪,然后把混蛋给毙了!

而且拉巴跟艾山还决定,这两天找机会以绑匪的名义联系上人质也就是苏珊的家人,以人质的生死逼迫他们交上赎金。

直到晚上九点左右,拉巴一行人才从艾山那里出来,上了停在外头的那五辆车里,浩浩荡荡的往拉巴所居住的那个别墅驶去。

自然而然的,苏珊已经完全交给李泽道看管了,虽然她没有像之前那样被绑在椅子上了,但是身子仍旧被用绳子捆绑得跟一个粽子似的,而且李泽道也压根不知道啥叫怜香惜玉的,并没有把她放在车的座位上,而是很是粗暴的把她塞进了后备箱里。

当然了,李泽道之所以这么粗鲁,除了想保护她之外,自然而然的还有一点小小的报复心里,谁让这个女人曾经欺负他的?不得不说,咱们的李泽道同学还是很记仇的。

车子抵达拉巴的那个别墅跟前之后已然深夜了,等跟在坐在同一辆车的巴桑下车之后,李泽道跳下了车,然后打开后备箱的盖子的时候。

当打开盖子的瞬间,借着院子那略显幽暗的路灯,他看到的却是苏珊那张充满无助恐慌的难看到极致的脸。而当苏珊见到李泽道之后,眸子里更是散发出一丝带着三分哀求七分怨恨的神色。

“落入我的手里,算你倒霉。”李泽道一脸狰狞的冷笑道。

于是,苏珊眸子里那三分哀求也消失不见了,满满的都是歹毒怨恨的神色。

李泽道却是无视她的眼神的,轻轻的吹着口哨,一副心情么么哒的样子,像是拎垃圾似的把她从后备箱里拉了出来,然后抗在了肩上。

坂田走到李泽道跟前,眼里满满的都是淫-欲之色的看了被李泽道抗在肩上的那个长着一张很好看以及有着魔鬼身材的人质一眼,然后看着李泽道用商量的语气用岛国语说道:“毛利君,咱们是好朋友好兄弟对吧?”

“是的,坂田君,咱们是好朋友,好兄弟。”李泽道笑道。心里却是一咯噔的,坂田这个老色鬼这会儿过来套近乎的,能有什么好事?无非就是看上了苏珊想上她罢了。

“是啊,咱们是好朋友好兄弟。”坂田很是高兴的说道,“所以……”说着坂田指了苏珊。

“坂田君,你是想……”李泽道装作有些不理解的问道。

“这个女人是拉巴先生给你的,我自然不会跟你抢了,但是……咱们岛国的战士最喜欢做的事情不就是共享吗?”坂田笑得很是猥琐的说道,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就像我给你的那台笔记本电脑里的那些影片那样,我觉得我兄弟两个可以一起合力干这个婊-子,那样一定会很有趣的,毛利君,你觉得呢?”

“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李泽道沉吟了下,然后一脸猥琐的笑容说道,却是恶心得差点把之前吃的那烤全羊以及各种美食全部吐出来。

苏珊好歹也是苏家的大公主,这就意味着她有大把的时间跟金钱出去旅游,她也曾经去过岛国,去看那在她看来也就那样的富士山,所以对于岛国语,虽然不像英语那样精通的,但是勉强还是听得懂的,所以这会儿听到这两人的对话之后,更是一脸的惶恐之色了,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

“毛利君,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坂田拍了拍李泽道的肩膀,脸上那种猥琐的笑容更甚了,“那一会儿我去你的房间找你,并且给你带去一个好东西。”

说着,坂田朝李泽道炸了眨眼的,然后伸手轻轻的在苏珊的那张正剧烈颤抖着脸上捏了捏,这才嘿嘿笑着,往里头走去。

李泽道看着他那离去的背影,眸子深处有这一丝极为冰冷的气息,感觉到被他扛在肩膀上的苏珊的娇躯正剧烈的抽搐着,却是伸手狠狠的在她的翘臀上抽了一巴掌的,然后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走别墅里头走去。

感受着臀部传达过来的那种火辣辣的疼痛感,苏珊的眼里的泪水更多了,更是在心里暗暗发誓的,总有一天,她一定要把这个混蛋给分尸了然后把尸体拿去煮了最后喂狗!

李泽道扛着苏珊回到巴桑给他安排的那房间后,像是扔垃圾似的很是随便的把苏珊仍在了床上。

“呜呜……”苏珊喉咙蠕动着,那红肿的犹如两个桃子似的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

李泽道嘿嘿笑着,手伸了过去,用力的把黏在苏珊嘴上的那胶带给撕扯了下。

“王八蛋……我会让你死的……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嘴巴得到自己自由之后,苏珊盯着李泽道声音嘶哑的怒吼道,眼泪却是很不争气的,又流出来了。她堂堂的苏家大小姐,虽然总是被苏萱压制着,但是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罪了?

“骂吧,越大声越好,越恶毒越好。”李泽道坏坏的笑着说道,“你越是这样,我干你的时候就有快感。”说着,李泽道还脱起自己的衣服来了,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你……”见对方竟然要动真格的了,苏珊身体奋力的想蠕动着,却是因为被绑得跟粽子似的,压根就动弹不得的,脸色已然煞白的毫无半点血色了,内心更是一点一点的迈向崩溃绝望的边缘。

李泽道脸上的那种淫欲之色更甚了,扭了扭脖子的同时,已然脱掉那衬衫了,露出了里头那不算太健硕的胸膛。

“我……求求你……放过我……我在也不敢骂你了……在也不敢得罪你了……”苏珊终于忍不住了,很是凄惨的求饶起来了,泪水花落满脸,原本极为好听的声音,这会儿也变得沙哑无比的,就好像声带已然被撕裂开了似的。

“求求你放过我……”

“臭-婊-子,你可以求我干你,那样一来,我考虑考虑还是会答应你的。”李泽道阴森森的笑着说道,然后慢里斯条的解自己的皮带来了。

“……”苏珊眼神惶恐的看着李泽道,死死的咬着自己那干裂毫无血色的嘴唇,已然咬出血来了。

与此同时,房间的门却是被敲响。

李泽道那解开皮带的动作微微一停滞的,然后转身走到房门跟前,打开门,却见已然换了一件浴袍的坂田站在那里,左手拿着一个装药用的玻璃瓶子,右手则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毛利君,我猜你正头疼怎么解开那个婊-子身上的绳索。”坂田晃了晃手里的匕首,一脸猥琐的笑容说道,嘴里还在嚼着口香糖。

李泽道侧过身体让他进来,随手将房门放好之后,嘿嘿一笑说道:“坂田君,你还真说对了,而且你也不看看我有多长时间没碰女人了,前两天看你还给我的那些女神的片子的时候,我不得不拿手招待我的兄弟,现在身体跟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那是?”李泽道的目光落在坂田手里的那药瓶子上。

“好东西。”坂田瞥了苏珊一眼将匕首扔给李泽道然后介绍起他的药来了,“吃了这个之后,就算她是贞洁烈女,也会变成荡-妇的,我保证你会有一个很美好的夜晚……前提是,你的身体得扛得住。”

说着坂田的目光落在李泽道的胯下,脸上的那种玩味之色显露无余。

“坂田君,我很强悍的好不好?”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不过……这里应该没有检控吧?”

说着李泽道环顾了房间一圈的:“我可不习惯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被人在那边围观着。”

“这里的每个房间都是有监控的。”坂田嘿嘿笑着说道,“不过刚刚我过来的时候路过监控室,已经让负责今晚值班的卡特把这个房间的监控给关了,我也不习惯干那种事情的时候被看到。”

“那就好。”李泽道笑道。眸子深处更是有着一丝冷意,果然,以拉巴那种多疑的性格,没在这房间里安装上摄像头或者窃听器之类的,实在说不过去。李泽道虽然可以很快的寻找出那摄像头的具体位置,但是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找,因为那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

所以当坂田提议说要跟他一起玩苏珊的时候,李泽道假装考虑了下也就同意了,毕竟坂田有那能力去把那摄像头给关掉的,而摄像头关掉之后,他就可以开始行动了。

夜长梦多,现在连苏珊都被牵扯进来了,加上李泽道心里已然有着大概的计划了,所以李泽道决定今晚就行动,对拉巴进行抹杀。

“不过卡特那个家伙就是个变态,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偷偷看别人做-爱了,所以他虽然答应我会关掉摄像头的,但是还是会偷偷打开的。”坂田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