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基督山伯爵/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顶,李泽道正凝神躲避一颗呼啸而至的子弹的,并且打算把自己从坂田房间里偷来的手枪掏出来的时候,却是因为车子骤然剧烈一停滞的,一个重心不稳的,整个人更是差点向后飞了出去。

下一秒,李泽道只觉得大腿一疼的,那颗子弹终究来不及躲避的,很是干脆的射进他的左脚大腿上,然后李泽道整个人已然从车顶上滚下来了,重重的跌落在地面上,并且在地上面翻滚了几圈,这才停下。

车里,苏珊通过后视镜看到李泽道重重的跌落在那里,又看到那辆原本近最不舍的车已然停止追赶了,然后像是疯了似的“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了,那张猪头脸上满满的都是狰狞之色。

“哈哈……王八蛋,这下你死定了……哈哈……你终于去死了,哈哈……”犹如陷入疯狂似的,苏珊大声喊叫道,然后猛地踩死了油门,车子犹如疯了似的,疯狂的朝前行驶而去,很快的失去了踪迹。

李泽道很是艰难的抬头,看着那车逃离的方面,嘴角渗出一丝鲜血的同时,脸上更是满满的都是苦涩的笑容,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苏珊压根就是故意踩刹车害得他中弹摔下车去的?

只是李泽道怎么也没想到,苏珊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自己到最后竟然会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下一秒,李泽道感觉到有一样坚硬的异物抵在他那脑袋上,脸上苦涩的笑容更甚了,不用想也知道,那是手枪。

拿枪的是韦德,他手里那手枪的枪口重重的抵在李泽道的脑袋上同时,用英语喊道:“不许动,把双手举起来,否则我就开枪了。”

说着同时,对着耳麦说了几句话之后,然后眼神冷漠的盯着李泽道看。

而在男子身后,同样站着两个一身西装革履的黑衣男子,手里也都拿着手枪,便警惕着周围的动静的同时,枪口同样对准着李泽道。

李泽道趴在那里,很是听话的双手放在脑门上,他多少还是有点了解这个比坂田还有卡特他们冷酷的家伙的,他说会开枪,那就真的会开枪!

当然了,李泽道现在也知道了他们想从他嘴里知道一些事情,多半是不会要了自己的命的,否则以韦德的实力,刚刚应该能打中轮胎才对。

但是谁愿意身上在多一个弹孔呢?大腿上的那个血流不止的弹孔已然让李泽道疼得倒抽了好几口凉气了。

当下暗暗的运起体内的气息,这才觉得自己的胸口那翻涌的气血稍微平息一点,然后眼珠子转了下,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座桥上面,而桥的下面却是湍急的河流,河流上还能看到一些大大小小的船。

李泽道这几天也普及了一下知识了,知道这是阿姆斯特丹运河,换句话说,自己要是跳进这河里的话,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命。

心思涌动之际,韦德眼睛微微一眯的,就好像知道李泽道的意图似的,再次扣下扳机,然后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了起来了,额头上的冷汗更像是不要钱似的,拼命的流了下来。

他的右腿很是悲剧的跟左腿一样,多出了一个血洞了!

紧接着,韦德又是一脚踹出的,重重的揣在了李泽道的肚子上。

李泽道脸色一惨白的,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在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砸在了桥上的那护栏上,然后跌落在桥面上,嘴巴一张的,已然吐出一口鲜血出来了。

“带走。”保镖给了另外两个保镖一个眼神后说道。

另外两个保镖会意,大步朝李泽道走了过去,其中一个一脚踩在李泽道的脑袋上,然后双手猛抓住他的双手往身手拽的,另外一个则掏出一条绳子,动作很是熟练的把李泽道手给捆绑起来了,这才像拎垃圾似的把李泽道给提了起来,走到车子跟前,拉来后座的车门扔了进去,并且上车,手里的枪更是抵在了他的脑袋上。

至始至终的,无论是大腿中弹或者是被重重的一脚给踹飞了,在到后面双手像是要被拉扯断了似的往后拽的并且死死的绑着然后被提起来扔进车里,李泽道始终死死的咬着牙关,不让惨叫出声的,就如同是一个视死如归的斗士似的。

这一刻,李泽道的脑子里涌现起了无数英勇就义的前辈的身影,他觉得他们实在是太伟大了,自己就跟他们一样伟大,然后……他突然间很想念师父。

韦德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钻了进去,回头眼神冰冷的看着一脸平静的李泽道一眼,然后冷冷的说道:“毛利,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泽道想了想,咧嘴笑了笑说道:“有……看在咱们也认识一场的份上,要不你把我给放了?”

“开车。”韦德回头对一旁的黑衣男子说道。

“我就知道,你是不会答应的。”李泽道笑笑,一脸的遗憾,心却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沉,难道,自己就要这么挂了?

那个黑衣男子点了点头的,然后迅速的将车掉头,很快的就消失在夜幕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在一栋建筑物跟前停了下来,韦德率先跳下了车,然后拉开后座的车门,将车里的李泽道拉了下来,然后就这样一手提着走进了那显得有些阴森的建筑物里头,来头楼梯跟下,往下走,来到了位于地下室的一个冷冰冰的像是用来审讯用的屋子里,随手将李泽道仍在一张焊死在地板上的铁椅上,然后拿出绳子,把李泽道牢牢的绑在椅子上,却是不多说一句话的,转身就走,重重的把厚实的铁门关上了。

李泽道环顾了这房间一圈的,感受着两条大腿那枪眼上传来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那张煞白的脸已然满满都是苦涩的笑容了,看来自己这次这要交代在这里了。

师父,或者是南极跟影子他们会来救自己吗?还有苏珊怎么样了?顺利逃走了?不知道为什么李泽道现在却是一点都不怨恨她,反而希望她能顺利逃脱,否则,自己不是白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的那厚重的铁门被推开,李泽道那有些无神的眼睛缓缓的睁开,眼睛立即跟一双浑浊的阴沉的散发出腐朽气息却又在对着他微笑的眼睛相对。

眼睛的主人是一个拄着拐杖的小老头,老头身体矮小,却穿着一套非常合身的燕尾服,白色衬衣,领口系着一条蝴蝶结,黑色的小礼帽,看起来就像是欧洲的那种贵族绅士一般。

紧跟在小老头身后的还有一个身材火辣的大洋马以及两个一身黑色西装冷酷打扮的保镖,其中一个正是韦德。

小老头走到李泽道跟前的那张椅子跟前,坐了下来,然后将脑袋上的那小礼帽摘了下来,露出了那一头稀疏发白的卷发,然后将礼帽交给了一旁的韦德,用浓郁的英国腔口音说道:“早上好,来自岛国的毛利小五郎先生……假如,这个出自《名侦探柯南》里的名字是你真实名字的话。”

李泽道那张苍白的脸上已然浮起了一丝笑容说道:“你不用怀疑,毛利小五郎的确是我的名字。”

现在既然不清楚是什么状况,那就继续把戏往下演下去吧。

而且虽然两条大腿都中枪了,子弹更是直到现在还没取出来,但是自己身体的那种近乎变态的自愈能力他是知道的,这会儿那枪伤已然没有起先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了,甚至还有一丝痒的感觉,这李泽道着实有些郁闷的,这子弹可还没取出来啊,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愈合了呢?

小老头脸上的那种笑容更甚了,看着李泽道的那种眼神像是一个苍老的色老头贪婪的看着一个绝世美女似的,这种眼神让李泽道莫名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的,毛利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基督山,你可以叫我基督山伯爵,因为我曾经的确是一个伯爵。”基督山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我是黑鹰安保公司的行政总裁。”

“你好,基督山伯爵。”李泽道笑了,然后说道,“你这是过来……把我给放了?”

“哦,不,毛利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是过来把你给放走的。”基督山说道,“我是来给你阐述一些情况的。”

“哦?愿闻其详。”李泽道说道。

“昨天晚上,你的主人拉巴先生的别墅爆炸了。”基督山表情有些惋惜的说道,“哦,那真是一场不幸的灾难,在那灾难中,拉巴先生去见上帝了,同时,还确定了巴桑先生,露西小姐,还有位于别墅里头包括坂田以及卡特在内的五名来自黑鹰安保公司的保镖,来自卢西安诺家族的三个工作人员,以及拉巴先生的其他四名助手全部葬身在那场爆炸里……”

李泽道脸上没有什么特殊表情的,心里却是大定,拉巴死了就意味着自己的任务结束了,因为着自己这卧底没白当,那手枪没白打,甚至还顺便干掉了那么多的恐-怖分子……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自己好像要倒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