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自负的老头/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对我们黑鹰安保公司来说,更是一场灾难。”说着基督山的表情已然有些严肃了,“我们黑鹰安保公司已经几十年的历史了,我们想保护的人就算是死神也带不走,我们想保护的东西就算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小偷,也没办法将其偷走,但是……昨晚晚上,我们想保护的拉巴,却是被死神带走了……毛利先生,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说着基督山眼里又流露出那种让李泽道起鸡皮疙瘩的笑容了。

“哦,这真是灾难。”李泽道一脸遗憾的说道,“基督山伯爵,对于此事,我个人表示很是遗憾。”

“谢谢。”基督山一副很是绅士的样子说道,“发生的这样的事情之后,我们黑鹰安保公司以往的辉煌跟神话就将崩塌了,因此公司的高层极为震怒,让我连夜到阿姆斯特丹来调查这件事情,我想,毛利先生你一定知道一些事情吧?”

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哦,很是抱歉,基督山先生,对于这事情我一无所知,我也不知道那别墅为什么会爆炸。”

“那么,毛利先生,请告诉我,为什么昨天晚上你要逃走呢?”基督山伯爵并不生气,而是笑眯眯的问道,“若非韦德先生奋力追赶,恐怕你早就逃之夭夭了吧?”

“基督山先生,我之所以逃走,是因为我跟那个女人达成协议了。”李泽道沉默了下说道。

“就是那个被你从东tu那里解救下来的女人?”基督山笑眯眯的问道。

“基督山先生,我解救她就是为了把精-子射进她的身体里,这事情韦德先生是知道的。”说着李泽道看了韦德一眼,后者却像是一个雕塑似的,恋情冷漠的站在那里,甚者,就好像连呼吸都停止了似的。

“那件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基督山说道,“被炸弹波及到的可怜的詹姆斯也证实了,你抱着奄奄一息的那个女孩子到那车里是为了玩车震。”

“的确是那样,基督山先生。”李泽道说道,“但是后面我把那个婊-子扔进那车里后,那个婊-子却是跟我说,如果我放她一条性命的话,她就给我一个亿……基督山先生,那个女人来自华夏一个很有权势的家族,一个亿她是拿得出来的,所以我就答应了,并且偷偷的启动车子,打算带她逃离拉巴先生的别墅,没想到,拉巴先生的别墅却是突然间发生爆炸了。”

“哦,毛利先生,你真不是一个忠诚的家伙。”基督山皱了皱眉头说道。

李泽道表情微微有些尴尬的,当下说道:“基督山先生,你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况且我假如拉巴先生的团队这才短短的几天,拉巴先生还没完全让我信服。”

“的确如此。”基督山笑道,“那么……事情真如你所说的那样,你对别墅发生爆炸事件一无所知?”

“的确如此。”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我愿意用我‘毛利’的这个神圣的姓氏发誓。”反正忽悠又不用钱,干么不继续忽悠呢?而且谁知道经过自己这一番忽悠的这个看起来好像有些傻逼的基督山伯爵会不会就这样把自己给放了?

基督山伯爵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当下说道:“毛利先生,有没有曾经哪个导演告诉你说,你是一个足以拿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的演员?”

“基督山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李泽道表情有些疑惑的说道,心里却是满满的都是遗憾,他就知道,他是忽悠不了这个傻逼的。

“我都差点相信你的话了。”

“难道我说的是错的?”李泽道反问。

“为什么事情不是这样的呢?”基督山笑眯眯的说道,“你并非是岛国人,而是华夏人,精通岛国语的华夏人,至于那天晚上追杀你的同伴,你们同时都是华夏的特工,到阿姆斯特丹来就是为了抹杀掉拉巴。”

李泽道脸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的,心里却是微微的苦笑起来了,这个基督山伯爵不太笨嘛。

“但是拉巴被我们黑鹰出来的精英保护着,你们没办法下手,于是就想出了‘苦肉计’出来……哦,对了,其实我很喜欢华夏的那本《三十六计》的,并且颇有研究。”基督山伯爵笑眯眯的说道,“你故意差点被你的同伴杀死,然后被拉巴解救。”

李泽道简直气坏了,他觉得这个基督山有病,你好好的一个欧洲人的,研究什么三十六计?

“拉巴多疑,却又自负。”基督山继续说道,“你被他关了两天,他也监视你两天,很明显的,你受过训练,知道人性,知道如何取得拉巴的信任,所以你可以表现出种种,最后拉巴信任你了,而且你还带可怜的坂田以及卡特去炸死那个女特工,发现的那具尸体不是女特工的吧?

李泽道暗暗苦笑,警察在那爆炸现场发现的那尸体,自然而然的不是南极,是一个从叛逃到拉姆斯特丹的高官的情妇,被早就到阿姆斯特丹来的南极无意中看到并且控制住了。

“之后遇见被东tu控制住的那个来自华夏的女人,则出乎你的意料了。”基督山看着表情平静的李泽道笑道,心里对于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还是很有好感的,很少人在他面前能够保持镇定的,他倒好,非但如此镇定的,还撒起谎来了压根就不打草稿。

“你害怕那个女人受到侵犯,也怕夜长梦多,因此昨天晚上你选择动手。”基督山眼睛微微一眯说道,“我想你把那个女孩子抱下去玩车震之前,已经先把可怜的坂田,卡特,巴桑,以及那个被拉巴干的女人给事先杀死了,经过调查,他们在被烧死之前,就已经死了!我说得没错吧,来自华夏的小伙子。”

李泽道笑了笑说道:“基督山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可以不承认,不过我相信我的推断是正切的。”基督山伯爵笑眯眯的说道。

“……”李泽道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超级自负的老头啊,只是他都已经相信自己的判断了,为什么还要跟他在这里唧唧歪歪这么久呢?他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哦,对了,有一件对我们黑鹰来说是耻辱的事情,想必你有兴趣了解一下。”基督山说道,“我们的精英没能追杀那个在你的帮助下逃走的华夏女子,因为,她逃进华夏驻阿姆斯特丹大使馆了。”

李泽道莫名的松了口气的,心想那个女人归恶毒的,倒也不太傻,知道躲进那地方,毕竟以苏家的能量,他们要是知道苏珊被绑架了,一定会通知大使馆配合寻找的,苏珊躲进那里就等于进入安全区域了。

黑鹰安保公司虽然嚣张的,却也不敢去那种地方放肆,因为他们承担不起一国之怒。

就是不知道苏珊会不会告诉他们说自己被抓走了,然后,李泽道觉得自己想多了,那样的女人说不定都不会说自己是被东tu抓走的,更不会说她是被自己给救出来的。她只会说她也不知道被谁跟绑架了,然后趁绑匪一个不注意的,便疯狂的逃了出来了。

当下,基督山已然站起身来,从韦德手里结果那个小礼帽,在脑袋上面戴好之后,这才说道:“我想,你一定在疑惑,既然我已经认定那事情是你干的,却不杀掉你,为什么还要过来跟你说这些话对吧?”

李泽道一脸平静的,懒得回答他这样的问题。

“那是因为,我想看看你是不是聪明的人。”基督山看着李泽道已然一脸猥琐的笑容了,“我喜欢聪明的人,不管那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李泽道愣了愣,然后突然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睛瞪大的,身体更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了,这个家伙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这是在说,他不仅喜欢女人,还喜欢男人?他……喜欢上自己了?

于是李泽道突然觉得菊花一紧的,心里已然有了一种对他来说很可怕的想法了。

“再说了,如何处理你,得高层决定。”基督山说道,“ 而且死的那些人中有几个是卢西安诺家族的成员,如何处理你,他们也有一定的话语权,不过……这整个上午,你是我的。”

说着基督山眯眯的打量着李泽道的那张脸,就好像在欣赏着一件珍贵的玉器似的。

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大洋马眼神炙热的看着李泽道,然后在低头在基督山的耳旁笑道:“亲爱的伯爵现身个,如果是他的话,我不介意玩一次三个人的游戏,这一定会很有趣的。”

“……”李泽道脸色剧烈一变,看来自己心里的那种猜想是对的。

“就怕他拒绝了。”大洋马妩媚的舔了舔嘴唇说道,“不好好配合。”

“废话,我当然拒绝了。”李泽道在心里恨恨的骂道。当然了,如果基督山不加入的话,就他跟大洋马两个人,李泽道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