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上帝之手/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不会拒绝的。”基督山笑眯眯的看着李泽道说道。

“不,我拒绝。”李泽道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基督山说道,他怎么可能不会拒绝呢?

“哦,实在抱歉,毛利先生,你拒绝的权利已经被我剥夺了。”基督山眉头一挑,一脸傲气的说道,然后给了一旁的韦德一个眼神的。

韦德会意,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将瓶盖打开,倒出里头的一个红得刺眼的药丸,大步上前,看着李泽道,眼里的那种同情一闪而过的同时,作势就要掐住李泽道的脖子,然后把药丸塞进他的嘴里。

“等等,基督山先生,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情。”李泽道脸色大变的大声喊道。这个老头想爆他的菊……开什么玩笑?李泽道宁愿对方把自己的给杀了然后拿尸体去喂狗了。

“哦,不,不,毛利先生,你不需要说什么了,你只需要好好享受就行了。”基督山笑道。

“我……”李泽道刚想说出“我师父是上帝之手”这几个字之出来吓唬吓唬这个该死的变态老头的,毕竟师父在华夏是如此牛逼的存在,那么在外头应该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吧?把他搬出来的话,或许能吓唬住这个变态。

但就在这时,韦德已然死死的掐住他的喉咙,以至于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下一秒,韦德另外一只手手指一弹的,手里的那颗药已然弹进了李泽道的嘴里。

李泽道喉咙很是艰难的蠕动了下,然后那颗药已然通过他的咽喉滑进他的肚子里了。

“呕……呕……”李泽道脸色大骇的同时,拼命的呕吐起来了,想把那颗药丸给呕吐出去。

“打晕,带去我的房间。”基督山笑眯眯的说道,然后手搂住那大洋马的大腿,离开了屋子。当然了,之所以搂住的是大洋马的腿而不是腰,那是因为基督山跟大洋马存在一定的海拔差距。

韦德看着拼命想把那药丸呕吐出来的李泽道,眼里的那种怜悯再次一闪而过的,却是一巴掌过去的,狠狠的拍在了李泽道的脑袋上,很是干脆的把李泽道给拍晕过去了,然后摸出一把匕首,手起刀落的,把李泽道身上的绳索砍断,这才像是提着一袋垃圾似的,跟在基督山的身后,往外走了出去。

……

南极跟影子彻夜未眠,她们已经等了一晚上了,却仍旧没有收到李泽道反馈回来的任何信息。

其中南极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就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的心起涟漪似的,而影子则跟以往一样,嘴里嚼着口香糖吐泡泡的同时,手指很是轻快的敲击着键盘。

“大姐姐,那个大傻瓜不会真的被抓了吧?”影子吐出一个泡泡之后手停止了敲击键盘说道,“又或者……死翘翘了?”

“不知道。”南极面无表情的说道,心情却是莫名的烦躁,心想就算他还没死是被活捉了,那么基本上也就跟死没啥区别了。南极清楚的知道,黑鹰有着自己的骄傲,他们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雇主发生被抹杀掉那样的事情的。

再者,拉巴跟卢西安诺家族是有接触的,现在李泽道把拉巴给炸死了,甚至那些被炸死的人中还有卢西安诺家族的成员,在这种情况下,那个以心狠手辣著称的家族自然而然的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要不,你给你师父一个电话,让她告诉上帝之手这件事?”南极再次说道,现在唯一的能救他的,估计只有上帝之手了。

影子大眼睛咕噜着,上下的打量起南极来了,然后说道:“大姐姐,你不会喜欢上那个大白痴了吧?不然怎么这么关心他呢?”

“……他是咱们的同胞!”南极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希望他有事,我想上帝之手也一定不希望他有事的。”

影子一想也是,那个大傻瓜固然讨厌的,但是好歹也是师父的老公的徒弟,是不能让他出事的,于是从她的那个小背包里摸出了一把精致的小手机,然后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说了几句话之后,将电话放了下来。

“说什么了?”南极问道。

影子嘻嘻一笑说道:“大姐姐,不用担心,那个大傻瓜死不了的,我师父说了,她老公也就是上帝之手掐指一算,知道他的徒弟要遭殃了,于是便到阿姆斯特丹来了,他会救那大傻瓜出来的。”

南极脸上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的,心里确实重重的舒了一口气,早就没有之前的那种担心了,既然上帝之手出手了,那他一定会没事的。

……

“扔在床上吧,然后你先出去。”基督山笑眯眯的看着被韦德提在手里的李泽道说道。

韦德随手把李泽道仍在床上,脸上虽一如既往的冷酷,心里却如释重负似的,快步的离开了房间了,并且将门关好,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那冷汗。

说到底,对于基督山的那种嗜好,韦德仍旧接受不了,幸亏他没对自己提出那种要求,否则韦德觉得自己死了得了。

下一秒,韦德却是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后背一阵冰凉的,就好像有一双冰冷异常的眼睛正盯着他看似的。

当下猛地一转身的,眼前却是空空如也,一个鬼影都没有。

“感觉错了?”韦德眉头微微一皱的,更是警惕的扫视起周围来了,心跳更是猛地加速起来了,“不,没错,有人正盯着自己看……躲在哪里呢?”

韦德很是强烈的感应到,在他周围,有着一道极为强烈的充满危险的气息,而这道气息给他的感觉是,如果他敢轻易妄动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死得很惨的。

当下韦德咽了咽口水,感受着周围的动静的同时,很是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然后,突然间背后有一股寒意袭来。

身为一名从黑鹰出来的顶级的保镖,韦德的第一反应就是……跑!用他那自认为很快的很少人可以匹敌的速度向前逃窜!

可是,身体刚像猎豹似的往前蹦跳了一大步的时候,他那逃窜的动作停止,身体有动态变成了静态!

他的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手,死死的掐住了。

“哦哦……”韦德喉咙蠕动着,试图挣扎的,但是对方的手却如同还焊死的铁钳子似的,压根就挣脱不了。

眼睛更是睁得大大的,满满的都是骇然之色的看着这手的主人的那张脸,那是一张年轻帅气得让人嫉妒,嘴角微微上扬的,充满了自信,却又有着几分邪异。

然后脑子里头一道电光闪过的,韦德已然想起一个人来了,当下,眼里的那种骇然之色更甚了。

屋里,李泽道已然醒过来,不过却是眼睛通红的就如同野兽似的,眼神狂乱而迷乱,声音沙哑,脸上的红润越来越炽烈,并且脖颈、肌肤上也开始出现一粒粒的粉红色疙瘩,但是因为他的手被从后面牢牢的绑着,所以只能在床上拼命的蠕动着,嘴里咿咿呀呀的喊着些啥。

“药效发作了。”基督山看着李泽道,脸上有着一丝极为兴奋的笑容,然后拍了拍身边那个一脸淫-荡的大洋马说道,“宝贝,你觉得我先干他还是干你呢?”

“亲爱的基督山伯爵,为什么不可以是他干我,然后你干他呢?”大洋马舔了舔嘴唇说道,更是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抚摸起自己的身体来了。

“哈哈,这个法子好……”基督山笑道,然后示意那个大洋马帮自己脱衣服。

可是,就连衬衫都还来不及脱掉的,一道略显调侃的声音却是凭空似的在房间里回荡:“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好的法子,因为我不太喜欢喜欢男人的男人。”

“谁?”基督山眉头微微一挑大声喊道,既然敢有人在他们黑鹰安保公司在阿姆斯特丹的这据点里头装逼,那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然后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的,他身边的那个大洋马竟然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基督山的看着那大洋马,眼睛微微一眯的,那道声音却是再次响起:“我建议你先看看你想上的那个男人的手上的那枚戒指。”

基督山眼神警惕的扫了周围一圈的,却是连个鬼影都见不着的,脸色已然微变,他知道,这回只怕是遇到高手了,却也下意识的目光落在那小子的那手上,然后,一下子被他左手的中指上佩戴的那枚戒指给吸引了过去,然后脸色已然大变。

“上帝之手?”基督山惊呼出声,他曾经见过这枚戒指,见过这枚可以算作是上帝之手的信物的戒指。

“你说对了。”那道声音在身后响起。

基督山回头一看,一个年轻帅气的年轻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坐在那沙发上,正笑眯眯的盯着他看。

然后基督山的眼睛瞬间睁大的,喉咙蠕动着,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你是上……上帝之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