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黑鹰群里的福尔摩斯/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错就是这张年轻得很不像话的脸!基督山曾经在家族里头见过他,他虽然来自华夏,却是欧洲甚至是整个世界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之一,其地位不亚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族长。

“是我,基督山伯爵,咱们又见面了。”王梓点了点头笑眯眯的指了指李泽道说道,“哦,对了,那个现在很逊的家伙是我的徒弟。”然后手一甩的,几十根银针飞出,直接插在了李泽道的身上。

“……”基督山吓得差点腿一软的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亲爱的基督山伯爵,你没事吧?”王梓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

此时,李泽道的身上已然插满了银针,而且银针上用肉眼可以看到有着一丝雾气正在一点一点的散发出来,而李泽道也平静下来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在床上拼命的蠕动着,嘴里咿咿呀呀的乱喊着的,一副动物发-情的样子。

“尊贵的先生,我没……没事,谢谢您的关心。”基督山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陪着一张笑脸说道,不用照镜子他也能知道,自己现在的这张脸此时有多难看,多恐慌。

这个小子怎么可以是上帝之手的徒弟呢?既然他是上帝之手的徒弟,那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如果他说出来了,自己虽然会怀疑的,但是也不敢贸然的就喂下他那种号称整个世界最强悍的催情药然后打算爆他的菊啊。

哦,该死的上帝,为什么要让我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出来呢。

“虽说你曾经是个伯爵,现在是黑鹰安保公司的执行官,更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在欧洲甚至是整个世界的上流社会都有着颇为珍贵的身份,但是你要知道,我想让你死,那就是动动手指头而已。”王梓笑眯眯的看着基督山说道,“基督山伯爵,你觉得呢?”

基督山擦了擦冷汗,然后说道:“尊贵的先生,您说的是对的。”基督山很是明白,虽然他是上帝之后,但是却也不愿意明目张胆的招惹罗斯柴尔德家族,毕竟一旦招惹了,到时双方只会开战,对谁都是没有好处的。

但是他更是明白,上帝之手是敢杀死他的,而且在杀死他之后,是没人会知道这事情是他上帝之手干的,这也是基督山为什么这么紧张的原因。

“不过看在老罗斯柴尔德的面子上,我愿意在给你一个机会。”王梓笑眯眯的继续说道。

“谢谢你,上帝之后,你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基督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后说道,以对方的身份跟地位的,压根就不需要说出这样的话来忽悠他,换句话说,他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不过,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王梓说道,嘴角有着一丝无比邪异的幅度。

“尊贵的先生,您说。”基督山赶紧表态。这个年轻人身上那不经意散发出来的气势就跟家族里头的老族长一样,给人带来了极大的压迫感,如果不是已经做好十足的心里准备了,你很难在他们面前保持镇定。

“我那个徒弟已经说了,别墅的那爆炸案不是他做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想基督山伯爵你是愿意相信的吧?”

“是的,尊贵的先生,这件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糊涂了。”基督山脑袋低怂着一脸僵硬的笑容说道,心想你都这样说了,我怎么还敢说那事情就是他做的呢?

虽然那事情十有八九的确就是这小子干出来的,对于自己的推断,基督山伯爵还是很有信心的,要知道,他可是被誉为黑鹰群里的福尔摩斯。

王梓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带他走了,至于这件事情如何跟老罗斯柴尔德回复,那就是你的事情了,不过,我可不希望伯爵你提到我的徒弟,他还太弱小了,我还不想然他暴露得太彻底。”

“尊贵的先生,您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基督山赶紧说道,“绝对会把您的徒弟的痕迹都抹掉的。”

虽然这样做,严格意义上来说,就等于背叛了罗斯柴尔德家族,但是相比于自己的小命来,基督山觉得还是很划算的,况且,他可是黑影群里的福尔摩斯,他又怎可能让罗斯柴尔德家族看出什么端倪来呢?

“那就……辛苦你了,基督山先生。”王梓的嘴角微微翘起,有着一丝极为邪异的幅度,“不过对于这件事情,我倒是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尊贵的先生,您说。”基督山表情恭敬的说道,心里却是暗暗发苦的,对方这是在蹬鼻子上脸啊,偏偏他还得受着。

“有一群东tu****现在也在阿姆斯特丹,并且跟拉巴有过接触在密谈一些什么事情,我想,肯定是两家的谈论有分歧了,所以那些东tu分子对可怜的拉巴下手了……”

“……”基督山很是悲哀的发现,他正被当傻逼开刷。

“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一些看法,你听听也就可以了。”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

“不,不,最贵的先生,我也有那样的怀疑,并且,我也一定会调查清楚的。”基督山快哭了,却是不得不表态道。

“哈哈,基督山伯爵,你真不愧被誉为黑鹰群里的福尔摩斯。”

“……”基督山再次有了一种被侮辱的感觉了。

……

李泽道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不是变态老头的那双猥琐的眼睛,而是师父那双温和的却又显得懒散,一副不把天下事放在眼里的眼睛,然后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更是一个激灵的从床上蹦跳了起来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失声喊道:“师……师父?”

“怎么?在梦里见到师父,让你如此的惊讶?”王梓笑眯眯的问道。

“梦里……”李泽道愣了愣,是啊,出发之前,师父就说过了,他这次出来是生是死的,得看他自己的实力以及天意了,师父是不会像在凤凰市一样,在他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总是牛逼哄哄的出现了。

所以现在肯定在做梦无疑……但是,现在自己怎么可以做梦呢?现在应该赶紧醒过来才可以啊,不然自己的菊花说不定的就要被那个变态的老头给爆了……但是,万一醒过来发现自己的菊花已经失守了……李泽道觉得自己是绝对没办法面对那样的事情的。

见李泽道的脸色变幻不定的,王梓嘴角扯了扯,已然被李泽道给打败了,心想自己的这个徒弟的智商虽然被改造了一番,但是遗传就是遗传啊。

当下手轻轻的在李泽道的大腿拍了下。

“嘶……”李泽道疼得咧嘴呲牙的倒抽了一口凉气的,低头一看,却见自己左大腿那中弹的部位已然渗出血迹出来了。

然后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脸上已然一脸狂喜的表情了:“师父,不是在做梦,不是在做梦……”

“废话!”王梓没好气的打断了李泽道的言语说道,“腿上的子弹我已经帮你取出来了,以你那种近乎变态的自愈能力,两三天的,也就没事了。”

“谢谢师父。”李泽道赶紧说道,然后感受了一番,菊花却是没有半点不适的感觉,这才放心下来,想必是自己就要遭殃的时候,师父再次牛逼轰轰的出现了,然后解救自己于为难之中。

“不过你也太丢我的脸了吧?”王梓一脸无语的看着李泽道说道,“前面的表现还算是有勇有谋的,该演戏就演戏,该打手枪就打手枪……”

李泽道脸色大变的,瞪大眼睛问道:“师父,这……你都知道?”

“废话,虽然说不打算出手的,但是怕你这小子一个不小心挂了你妈找我拼命的,于是我早就在周围注意着动静了,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了。”王梓撇了撇嘴说道。

“……”李泽道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了起来了,心想让我还是让我死吧。

“但是怎么在紧要关头的时候竟然被一个女人给坑了呢?”王梓没好气的说道,“太丢你师父的脸了。”

李泽道讪讪一笑说道:“师父……”

“不过这也不能怪你。”王梓说道,“要怪只能怪你遗传的基因不好,长得不够帅,不够有魅力,换做是我,那个女人非但不会坑我,甚至还会想方设法的要跟我分担这一切,甚至愿意用她的命去换我的命……”

“……”看着在那边如此不要脸的往自己脸上贴金的王梓,李泽道果断的傻眼了,心想单论不要脸,师父足以甩众人好几条街了。

“唉,徒弟,你想要达到师父这样如此有哦男人魅力的,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好好努力吧。”最后,在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自夸之后,王梓拍了拍李泽道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师父……我会的。”李泽道很是艰难的说道。

“不过,这一次,你小子倒是因祸得福啊。”王梓笑眯眯的说道,“基督山那个老头给你下了春-药,结果跟在凤凰市一样,带来的效果是,你的内力修为又往前行走了一大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