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青铜剑/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亚历山离开之后,西玛迫不及待的又打开了那张图片,然后一点一点的放大,图片被亚历山进行一番处理之后,这次图片没在失真了。

而其他人眼睛也睁得大大的,盯着墙壁上那大屏幕看。

然后很快的,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大屏幕上很是清晰的把之前看到的那条“黑线”给显示出来了,那不是木棍,也不像是之前进入的那些考古人员留下的某个东西。

而林子森,盯着那东西越久的,嘴巴却是越张越大,脸上的那种愕然之色更甚了,他怎么也不理解,在埃及那沙漠里出现了那样的建筑物,已然是一件足以惊爆所有人眼球的事情了,而这会儿却又出现这样的东西,会不会太诡异了点?

“那是……剑?”范佩西声音愕然的说道。

“是的,范佩西先生,那的确是一把剑。”林子森眼神死死的盯着那把剑看,然后用难以置信的声音说道,“而且看上头的铜锈,那些花纹以及剑的长短构造,这应该是一把来自华夏古代的青铜剑,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

“什么?”此话一处,所有人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要知道,那里可是位于埃及境内的大沙漠里头的遗迹啊,怎么会出现来自华夏的剑呢?而且还是两千多年前便已然被制造出来的青铜剑。

“两千多年的青铜剑啊。”李泽道瞪大着眼睛看着屏幕上的那把剑心想,“那样的文物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种地方呢?跟那些如同坟墓的建筑物是不是有着什么联系?”

然后李泽道突然又想起师父跟自己说的那些话来了,按照师父的说法,某些载体,能让那些鬼魂栖息依附,不至于魂飞魄散,比如招魂幡,还比如古剑……换句话说,这把古剑里头住着厉鬼?而那些前去考察的考古人员就是因为碰到那厉鬼所以都那样的一种诡异的方式死去了?

毕竟用鬼魂做成的鬼丸所带来的后遗症也是变老然后身体机能消失死去的不是?

看来想知道真相,还真的得进去好好考察一番才能得出结论。

而且……这跟沙盗王阿卜杜拉留下的那宝藏有没有什么关联?

“为什么华夏两千多年以前的青铜剑会出现在那样的地方?”范佩西难以置信的问道,“难道这些建筑是两千多年以前,曾经有华夏人到那里去,最后留下的那样的类是坟墓的建筑以及那青铜剑,真是那样的话,那真的是太神奇了,那出遗迹有着很重要的考察意义。”

“不知道。”林子森苦笑了下摇了摇头说道,“范特西先生,我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泽道,你有什么想法吗?”林子森看着李泽道问道。

李泽道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说道:“想了解真相,估计的进入那遗迹里好好考察一番,才能知道。”

虽然心里有着一些猜想,但是毕竟太匪夷所思了,加上又没有半点有力的证据,所以李泽道没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我倒是有一些想法。”金中基指着那大屏幕上的那把青铜剑冷哼道,“虽然从表面上看,这的确是一把青铜剑,但是又没有见到真正的实物,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是青铜剑呢,说不定就是一把假冒的破铜烂铁。”

“在说了,就算这是一把货真价实的青铜剑,也不代表留下的这些建筑物跟华夏有什么关系不是?”金中基眼神略带挑衅的扫了林子森还有李泽道一眼继续说道,他才不愿意听到任何有关这些奇怪的建筑物跟华夏有关系的言语呢,那不是涨华夏的嚣张气焰吗?

“或许曾经有个华夏人带着这么一把青铜剑进入那个遗迹里,打算盗取东西,结果死在那里了……谁知道有没有这种可能呢?”金中基耸了耸肩膀说道。

“金先生,你什么意思?”林子森眉头一挑,冷冷的说道,心里已然有着一丝怒气了。

“我就是在发表我的一些看法罢了。”金中基冷冷一笑说道,“难道我没有发表看法的权利?”

林子森脸色一阴的正想反击的时候,范佩西怕两人就这样大吵起来赶紧站起身来说道:“各位先生,今天就先这样吧,大家今晚早点睡,养足精神,要知道,明天咱们可就要出发去开罗了,去接触那恐怖的却又未知的遗迹……一会儿管家会带你们去各自的房间,好了,先生们,晚安。”

说着,吩咐管家一一的把这些人带到已然帮他们收拾好的房间之后,这才对大伙点了点头,离开座位往外走去。

范佩西都这么说了,林子森自然不太好继续说啥了,只是眯着眼睛看了金中基一眼,金中基则冷笑回应。

李泽道压低着声音小声说道:“放心吧,林教授,那个贱人会遭遇报应的。”说着,嘴角已然有着一抹无比邪异的笑容了。

“报应?”林子森一愣,却也看到了李泽道脸上的那坏笑,然后小声叮嘱道,“泽道,你可别乱来,他毕竟是国际知名的考古学家,如果你对他动手的话,说不定会引起很大的舆论的。”

李泽道小声说道:“放心吧,林教授,我不会乱来的。”嘴巴这么说的,手指却是一弹,一颗从衬衫上撕扯下来的扣子径直飞出,最后击打在了站起身来的就要超外走的金中基那正迈起来的右腿的某个穴位上。

经过研究了基本医术,李泽道多少对穴位还是认识一点了,知道人体腿上那穴位被碰到的话,整条腿会瞬间酥软无力的。

也正如李泽道所料想的那样,当金中基那迈起来的右脚踩在地上的那一瞬间,突然间酸软无力的,脸色大变的同时,整个人“哎呦!”的一声怪叫的,然后重重的扑倒在地上,来了一个狗吃屎。

“呃……真遭报应了。”林森愣了愣,然后哈哈的大笑起来了,他可不管金中基在听到这样如此肆无忌惮的笑声之后,会不会气到吐血的。

而李泽道同样咧嘴大笑了起来,看到自己的讨厌的人遭殃,果然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至于米勒思?莫特以及西玛还有他们的助理,碍于面子的,苦苦的撑着,没敢笑出声来了,虽然他们也很想笑。

摔得七荤八素然后被他的助手赶紧扶起来的金中基在听到身后传来的那肆无忌惮的笑声之后,那张脸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了,却也没转过身去,毕竟出了这种的丑事,他暂时没脸见人,而且发现右腿好像并没有出什么毛病。

于是重重的把自己的助理推到一边去,然后大步的走了出去。

“不会是你做的吧?”林子森看着金中基那离去的背影,止住了笑容小声说道。他才不相信所谓的报应呢,要真有报应的话,以金中基的那种犯贱程度,说不定早就死了。

李泽道笑了笑没有回答。

林子森也就没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了,而是跟米勒思?莫特以及西玛互道了下晚安的,这才同李泽道跟着管家回到了范佩西帮他们两个安排的房间。

虽然两人同住在一个房间里,不过房间里头却是有两张床,却到也省去在那边纠结于要“尊老”或者是“爱幼”这种谁今晚睡地板的难题,至于两人共岁一张床,李泽道觉得……他还是发挥“尊老”这种美好的品德好了。

分别简单的洗漱了下躺在床上之后,林子森却是没有半点睡意,脑子里想的都是有关那个遗迹的事情。

坟冢?两千多年前的青铜剑?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其实是一片墓地,而那青铜剑则是陪葬品?换句话说墓的主人是华夏人?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这一发现一定会震惊整个世界的。

可是,那些前去考察的人却是诡异的死去了……因为那所谓的诅咒?

“睡了?”林子森朝李泽道那床看了一眼小声问道,不过因为幽暗的缘故,所以只能大概的看到一个人影躺在那里。

“没有呢,林教授,”李泽道笑道,“睡不着。”

“在想有关那遗迹的事?”林子森问道。在林子森看来,李泽道今晚的表现已然足以用“惊艳”来形容了,是他提出了那些建筑很有可能就是坟冢这个说法,也是他发现了那把被他们所有人都忽略掉了的青铜剑。

林子森觉得,这样如此心细的人,不进入燕京大学,不当他的学生,实在是一大损失啊,也是考古界的一大损失。

“呃……”李泽道的表情微微的有些尴尬的,总不能说,林教授,其实我并没有在想那有关遗迹的事情,我是在想我那三个远在华夏凤凰市的女朋友……而且想着想着,李泽道还很可耻的有反应了。

“是的,林教授,我总觉得那遗迹有点奇怪。”李泽道想了想说道。

“奇怪?”黑暗中,林子森的眼睛微微一亮的说道,已然来来兴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