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出发/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泽道,有什么奇怪的?说来听听。”林子森说道,他当然知道那遗迹很是奇怪,首先造型奇怪,就如同华夏那种常见的坟冢似的,纵观整个埃及的历史,从来都没出现过这样的建筑物。

第二,竟然出现了两千多年前的青铜剑……以林子森的眼力,即便没看到真物,只看到那图片,便大概可以肯定那的确是两千多年前的青铜剑无疑。

最后,那个地方竟然出现了类是诅咒的怪事,凡是进去那个遗迹的人,无一例外的竟然都瞬间变老了然后身体机能迅速消失最后死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死因。

林子森知道李泽道所说的怪异应该跟他所想到的这三点不一样才对,因此来了兴趣。

黑暗中李泽道眉头皱着头说道,“林教授,您说,那所谓的遗迹会不会压根不是什么古代人留下的遗迹的,而是有人刻意建造出来的所谓的基地,其目的就是为了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林子森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了,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那些进入考察的专家以那种怪异的方式死去,很有可能压根就不是什么诅咒,而是中毒而死。”想了想李泽道再次说道。

“中毒?”林子森的那张脸依然有着一丝愕然之色了,“可是,泽道,西玛可是说过了,经过尸检,那些尸体的死因并非是中毒的……”

“林教授,有些毒药进入人体之后是检查不出任何成分的。”李泽道苦笑了下说道。他知道的就有鬼丸,当然了,鬼丸也不能算作是真正意义上的毒药,更准确的说,它应该可以算作一种邪恶的药物。

林子森一阵沉默的,这才苦笑着说道:“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有人正在那里秘密做着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而之前那些前往那遗迹的人也是被人下毒害死的,那么,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就这样进入了,无非也就是多增加几具尸体罢了。”

“林教授,那就是我的一个猜想罢了。”李泽道笑道,“说不定那的确是遗迹,而那些人会死也不是因为中毒,而是遭遇了某种诅咒,只是这一切谜团也只有进入那个地方方能解开,不过,林教授,您放心,我会保护好您的。”

“哈哈,那就多谢了。”林子森笑道,“不过泽道,我倒是希望,有机会的话你能逃就逃,你还年轻不说,国家也需要你这样的优秀的人才。”

李泽道笑笑,换了个话题:“对了,林教授,那个金中基是怎么回事?”

“一个脸皮厚的无聊的家伙罢了。”林子森笑了笑说道,“之前我跟他就因为一些事情互相喷了对方不少口水,主要是因为他太无耻了,就比如咱们伟大的先人孔子是其实韩国人这件事情,据说就是他的一个友人推论出来的,并且得到他的大力支持。”

“原来是这样啊。”李泽道说道。

“当然了,那些韩国的学着的推论,也不是没有半点依据的。”林子森微微一感慨说道,“毕竟,朝鲜半岛最早建立政权的是商朝贵族箕子,西周封建的宋国的第一个国君就是箕子的亲戚微子,孔子是宋国贵族后代,也就是韩国祖宗箕子的后代了。”

李泽道并不太懂这些,却也是津津有味的听着。

“但是,即便是这样,就说孔子是韩国人,却是大错特错的。”林子森继续说道,“箕子移居朝鲜成了朝鲜人,但不能因此说并未移居韩国的箕子的后辈也成了朝鲜人。不要说孔子跟箕子隔着好多辈,即使他们只是上下辈之别,比如说,孔子是箕子的侄子,孔子本人也不会因为叔叔箕子移居朝鲜就变成了朝鲜人……”

林子森很显然的对这方面很有研究,当下侃侃而谈:“虽然孔子说过‘道之不行,乘桴浮于海’的话,他所说的海,指的是‘九夷’,也就是今天的朝鲜半岛,但是,孔子显然并未乘桴浮于海,就是说,孔子并未坐着船东渡朝鲜!”

“也就是说,韩国的那些学者这是间接是到咱们华夏寻根问祖来了,并且发现他们的祖先其实就是华夏人?”李泽道有些好笑的问道。

“哈哈,你这么理解也是对的。”林森哈哈一笑说道,“只不过,他们是不会承认的罢了了。”

“的确,论无耻,咱们不只能甘拜下风。”李泽道一笑说道。

两人直到聊到了大半夜,这才入睡,而第二天便早早的起来了,洗簌完毕之后,在佣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饭厅,跟范佩西以及其他几个考古学家一同吃了精致可口的早饭,然后上了一辆房车,来到了阿姆斯特丹的机场。

而无论是吃早饭的时候还是在去机场的路上,金中基不时的用阴森的眼神扫过的林子森以及李泽道,只不过不管林子森或者李泽道,就好像不知道有金中基这号人的存在似的,却是跟范佩西,西玛或者那个法国人米勒思?莫特交流着一些有趣的事情,于是车里不时的传出了一阵阵笑声。

而听到林子森在那边大笑的时候,眼里的那种阴冷的表情更甚了。

到了阿姆斯特丹机场之后,几个人通过贵宾通道过了案件,上了飞机之后,飞机很快的也就起飞了,五个小时不到的功夫,已然缓缓的在埃及的开罗机场停了下来。

取了姓李之后,五个联合国考古协会会员以及他们的五个助手,总共十个人一起向出口走去,远远的,就看到几个皮肤黝黑,一身笔挺西装的男子站在那里,然后西玛一笑朝着其中一个男子挥了挥手之后,这几个人便快速的朝西玛这边快速的走了过来。

“西玛,你总算回来了。”领头的那个男子笑道。

“哦,穆罕默德,好久不见。”西玛说道,“我来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就是联合国考古协会的副会长范佩西先生,这老头是米勒思?莫特,这位是金中基,韩国人,这位是林子森,来自华夏……”

“欢迎来到埃及开罗,我是穆罕默德,负责你们这几天的行程,先在开罗逗留一天,好好好休息一下,之后在送你们进入沙漠前往那个遗迹跟前。”穆罕默德一一的朝他们我了握手笑道,并且简单的介绍了下行程。

当然了,对于这样的安排,范佩西这一行人自然早就知道了,毕竟那个地方如此凶险的,按照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来看,进入差不多就等于送命了,因此好好游玩两天基本上也算作是临死前的所谓的留恋吧。

“哦,对了,特别要向你介绍一下这位小伙子,林的助手,李。”西玛指着李泽道介绍到,“遗迹上出现的那些建筑类似坟冢这想法就是他提出来的,照片上的那把青铜剑也是他发现的。”

“哦,你好,李。”穆罕默德看着李泽道有些吃惊的说道,“很难想像,如此年轻的你竟然有着如此的想象力以及注意力,太了不起了。”

“谢谢。”李泽道伸手跟他握了握,很是客气的说道。

在穆罕默德的带领下,一行人离开了机场,来到了停在外头的五辆车跟前,每个考古学者以及他的助手都有属于自己的一辆车,等都上了车之后,车队这才缓缓的向前行驶,最后在某个五星级大酒店跟前停了下来。

“这里就是有那传说中的金字塔的埃及?”李泽道看着窗户外头的那跟华夏以及阿姆斯特丹的风景完全不一样的景致问道。他对于埃及的了解,也仅仅只是知道这里有金字塔罢了,其他的全部都是小白。

林子森点了点头说道:“这里是埃及的首都开罗,古埃及人称开罗为‘城市之母’,阿拉伯人把开罗叫做‘卡海勒’,意为征服者或胜利者,开罗有五千年连续不断的历史﹐也是非洲和中东地区最大的城市。”

“而从开罗郊区孟菲斯古城遗址西行约二十公里,即世界八大奇观之一的金字塔。”林子森继续介绍到,“在遍地黄沙的平野上,这些埃及古帝王的石砌陵墓气势宏伟,向游人展示着墓主昔日的威仪。其中最有名的是胡夫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就是经常出现在咱们华夏某些历史教材上的那照片……”

“看来林教授对这城市很是熟悉啊。”李泽道笑道。

“的确如此,我曾经不止一次来开罗,有纯粹的带家人过来旅游,也有以考古学者的身份参与金字塔的研究。”林子森点了点头笑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林教授,听说这里的沙漠中有曾经在千年前被一个叫做阿卜杜拉的沙盗王统治着,您可曾听说过?”

林子森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有听过在千年前有个叫阿卜杜拉的沙盗王传说,据说他一生杀人无数,敛财也无数,最后却是自首了,并且在临死前透露他将大批的宝藏埋藏在沙漠里的某个位置,还留下线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