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蛇/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伊藤先生,你觉得你杀得了我?”爱丽丝媚眼如丝的看着他问道。

伊藤甚吾避开她那充满挑逗般的眼神,摇了摇头说道:“我杀不了你……不过你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最后咱们只会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罢了。”

“是啊,最后咱们只会两败俱伤,那种该死的事情我才不愿意去做呢,我最害怕的就是死了。”爱丽丝妩媚一笑,舔了舔性感的红唇,犹如在舔血似的说道,“所以真到了那时候,要不……你乖乖让我杀死得了?”

“……爱丽丝小姐,你真风趣。”伊藤甚吾笑道,眼里有着一丝警惕。

“我是认真的。”爱丽丝笑眯眯的说道,“作为代价,我现在可以陪你玩一场车震,如何?伊藤先生。”说着,手一扯的,一点一点的就要将那皮衣的拉链拉开。

“……”伊藤甚吾瞪大眼睛,只觉得呼吸有些不顺畅了,当下赶紧把眼睛移开,这样的女人他可没命去享受,谁知道在自己爽的时候,这个女人会不会一刀子把自己的命根子给切了?

爱丽丝则很是狂妄的大笑起来了骂道:“真是软蛋!”

她并没有要拉开拉链,就是做做样子罢了,然后又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出来,吞吐起云雾来了。

……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外头的风果然减弱了,太阳又又露出来,而且天气却是如此闷热的,热得你都恨不得把皮给剥下来似的。

一行人走出那屋子之后,顶着那跟平时看起来有些不太一样的骄阳,然后分别上了停在那里的五辆看起来威风凛凛的越野车,感受着越野车里吹出来的那冷气,这才觉得身上的那股闷热少了点。

李泽道跟林子森上了这辆越野车的司机正是穆罕默德,在他旁边副驾驶上的还坐着一个荷枪实弹的男子,正是之前带李泽道去二十二楼的拉马丹,至于其他几辆车上,同样的配备两个军人,既可以换着开车,又可以保护着这些在他们看来无比娇贵的考古学家的安全。

当然了,进入遗迹之后,这些考古学者的安全,就不归他们管了,到时候是生是死,那就得看他们的命了。

而每辆越野车的车顶上或者后备箱里都有帐篷,睡袋,水以及食物,另外还有照明灯等各种必备的东西,毕竟到达遗迹跟前得行走两天时间,换句话说,他们至少得在沙漠中睡一夜。

很快的,车子启动了,然后穆罕默德回头看了李泽道还有林子森一眼笑道:“两位尊敬的先生,虽然这样做会给你们带来不好的体验,但是我还是想说,我需要把冷风给关了,甚至一会儿,我还得开一下暖气,这样一来,会让车里显得更是闷热。”

“为什么要这样做?”李泽道有些好奇的问道。

“因为这个该死的地方温度太高了,太热了。”穆罕默德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道,“沙尘暴才停这么一会功夫,温度已然达到四十度了,在进入沙漠之后会更热,在这种情况下汽车长时间行驶,发动机会受不了的,所以要打开暖气,这样可以增加冷却水的体积,给发动机降温。”

“原来是这样啊。”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说道,看来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换做自己原先那想法,估计进入沙漠没多久的,车子肯定就要报废了。

“晚上睡在车里?”李泽道问道。

“不,会找个能挡住风的地方,搭帐篷,然后睡在睡袋里。”穆罕默德解释道。

李泽道很想问,为什么不直接睡在车里得了,还要准备睡袋多麻烦了,但是这样一来又要暴露自己的无知了,于是不再说话了,而是看了满头大汗的正在擦拭他鼻梁上那金丝框眼镜的林子森一眼,笑了笑,闭目养神起来了。

古人云,心静自然凉,李泽道想验证一下有没有这回事,然后……他睡着了!当然了,他并没有睡得很死,毕竟随时都有可能发生预想不到的危险不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泽道突然觉得好像没有那么热了,与此同时,耳旁传来了林子森的惊叹声:“太美了。”

李泽道睁开眼睛一看,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然不在像之前那样明亮的,也不在像之前那般燥热了,太阳已然快落山了。

而此时,远处的沙漠在夕阳的照耀下露出一层耀眼的橙红,放眼望去,沙山座座的,犹如血染一般。

而另外一边,夕阳已经变红,被它照耀的沙漠仍像安静之火,只是这火不会再有灼热之感,难以形容的安静随着夕阳降临。

“的确很美。”李泽道看着那夕阳轻声说道,那颗要进入那遗迹之前的那躁动不堪的心更是彻底的平静下来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沙漠里,在这夕阳的照耀下是如此的渺小。

然后他那颗原本已然平静的心却又莫名的开始震跳起来了,甚至,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的,正是他太渺小了,所以才要变强,最后跟师父一样,突破返璞归真的瓶颈,跟自然融为一体,成为半神的存在不是吗?

真到那个时候,自己再来看这夕阳,还会不会觉得自己渺小?

“一定会的。”李泽道想了想在心里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半神毕竟不是神,不是吗?”

而此时,穆罕默德已然将车子停了下来,然后回头看着林子森以及李泽道说道:“林先生,李先生,咱们这就下车搭帐篷,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哦,对了,下车之后记得把棉袄带上,现在虽然还有点热的,但是等太阳彻底落下山之后,会很冷的。”

林子森跟李泽道拿着棉袄下了车,这才发现跟在他们后面的四辆车也停了下来了,从车里下来的范佩西一行人也跟他们一样,手里拿着棉袄。

至于穆罕默德以及拉马丹这些政-府官员以及军人,则纷纷的从车上取下帐篷,开始搭建起来了,李泽道想过去帮忙,却是被穆罕默德笑着拒绝了。

“谢谢你,李先生,我跟拉马丹来就行了。”穆罕默德说道,“这种事情对我跟拉马丹来说,是小事情,毕竟曾经我们在沙漠里训练过一段时间。”

“原来如此。”李泽道点了点头,却也没在坚持要帮忙搭建帐篷了,而是一屁股在那留有余热的沙子上坐了下来,静静的盯着那夕阳看,其他的几个人同样如此,甚至,金中基还在那边摆了一个自认为很是帅气的姿势,让他的助手帮忙把站在夕阳下的他给拍摄起来。

突然间,李泽道眉头微微皱了下,隐约的,他看到金中基身后的好像沙子在那边蠕动着,因为风吹所以沙子动了?

然后李泽道眼睛微微一眯的,脸色已然一变,那压根就不是什么沙子,那是在沙子上爬行着的一条蛇!一条好像长着角的,颜色跟那沙子差不多的蛇。

“不好!”李泽道心里一个咯噔的,已然意识到这条突然间出现的不知道名但是看起来很厉害的蛇这是打算对金中基发动攻击了,虽然很讨厌这个臭不要脸的家伙,但是毕竟还没到那种不死不休的程度不是?

况且,李泽道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善良,他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以做出那种见死不救的事情出来呢?

当下整个人直接从沙地上蹦跳了起来,然后朝还在那边不停的摆姿势让助手帮拍照片的金中基猛扑了过去,速度极快,在夕阳下仿佛已然化作一道残影似的。

金中基正想在摆出一个帅气一点的姿势派个照片然后回去往微博上发的,一定能引起他的那些女粉丝的尖叫,没想到眼前却是突然间出现了一道黑影。

来不及细想的,金中基只觉得自己的肚子好像被高速行驶的汽车猛地撞了下似的,惨叫了一声之后,整个人很是干脆的倒飞了出去,最后直挺挺的趴在沙子里,更是嘴巴一张的,一口鲜血已然吐出来了。

其他人都傻眼了,愕然的看着金中基趴在那里表情惨白如纸吐着血的那一幕,他们或是在搭帐篷,或是在看那美丽的夕阳,对着那夕阳拍照,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至于金中基的助手同样傻眼,他正拍照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闪的,然后自己的老师金中基先生就飞出去了,而金中基先生很是讨厌的那个年轻人却是站在他的老师原先站的那位置上。

这个该死的华夏人对他的老师金中基先生动手了?

“怎么回事?”穆罕默德率先反应过来,当下小跑了过来说道。

“他……”助手表情有些惶恐了指了指李泽道,身体更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的,害怕李泽道也对他动手。

“李先生,发生什么事了?”穆罕默德问道,然后给了拉马丹一个眼神的,后者会意,赶紧小跑过去把趴在那里的金中基给扶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