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下毒/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什么,我一脚把金先生给踹飞了。”李泽道随意说道。

“呃……”其他人差点被李泽道这话给噎死了,他们知道这小子挺有才的,比如提出了那些建筑可能是坟冢这说法,更是发现了那把差点被忽略的青铜剑。但是他们还真不知道这小子如此嚣张的,竟然在没有争吵的情况下对金中基出手……至少他们没有听到任何的争吵的声音不是?

林子森苦笑,看不出来,这小子的脾气如此暴躁的。

金中基有些艰难的擦拭了下嘴角上那血迹,用恶毒的眼神盯着李泽道看,甚至如果不是肚子他他奶奶的疼的以至于他都说不出话了,他都想用罪恶的言语骂死这个王八蛋了。

穆罕默德则一脸的黑线,发生这样的事情更是让他觉得脑袋有点大,有些尴尬难堪的,总不能把李泽道被痛扁一顿吧?

“李先生……”

“穆罕默德先生,为什么不先看看我脚底下呢?”李泽道说道。

“刷!”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李泽道的脚上,然后他们看到李泽道的脚旁有东西正在那边蠕动着,然后穆罕默德已然脸色大变了,失声说道:“沙漠角蝰……这是沙漠角蝰……”

穆罕默德曾经在沙漠里训练过一段时间,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种生活在沙漠里的毒蛇呢?要知道,这种毒蛇毒牙很大,装满了毒液,毒性也很厉害,能在数秒间杀死猎物。

而此时,这条沙漠角蝰的脑袋被李泽道狠狠的踩在了沙地上面,露出了身体那半截,拼命的蠕动着。

当下穆罕默德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已然有些变了,要知道,刚刚在搭帐篷的时候,他有注意到李泽道所处的地方离他现在所站立的地方至少有三十米远,但是他却是在这种夕阳西下阳光不是太足的情况下看到这条毒蛇的,并且还有时间冲过来把人给踹飞,把毒蛇踩在脚底下。

穆罕默德很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压根就做不到,他的那几个同伴同样如此,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注意力跟速度。

看来,这个年轻人不仅仅只是一个助手那么简单,他的身手可比他们这些负责保护他安全的人强多了。

“沙漠角蝰?”其他人听着,脸色也微微一变的,很显然的,这种蛇的厉害之处,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

李泽道虽然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蛇,但是见穆罕默德表情如此凝重的,就知道这蛇压根就不是什么善类,当下说道:“我发现这条蛇就要攻击金先生了,提醒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好一脚把他给踹飞了,然后控制住这条毒蛇。”

当然了,李泽道其实不用那么粗暴的把金中基给踹飞的,但是虽然不想让他被毒蛇咬死,却也给金中基一点教训,好不容有了这么一个机会踹他一脚的,怎么可能放弃呢?

“不过金中基先生,你不用感谢我。”李泽道看着金中基笑道,“毕竟你也是考古学者中的一员,我是不愿意看到你被毒蛇咬的。”

“……”金中基差点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甚至他觉得,他宁愿被毒蛇咬死,也不愿让这个王八蛋救他然后如此羞辱自己。

李泽道却是摸出了穆罕默德给的那把匕首,手起刀落的,朝着那蠕动着的蛇身猛划了过去。

刀光一闪,那条蛇已然被李泽道砍成两半了,但是躯体却还在很是恶心得扭动着,生命力异常的顽强,而随着李泽道的脚的移开的,那被踩在沙子地下的头部也露出来了,同样的在蠕动着。

李泽道却是没在管它了,而是回到了林子森跟前,穆罕默德则给了一个士兵一个眼神的,那个士兵很快的就把那还在蠕动着的蛇的尸体给拿走了。

“你其实不用踹他那一脚的。”林子森看着那夕阳笑道。不过见金中基如此惨烈的,他心里还是很爽的,看李泽道简直是越看越顺眼啊。

“哈哈,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正好有这么好的机会,所以就踹了。”李泽道哈哈一笑说道,“总让他摔倒,也没什么意思,再说了,在沙漠里摔倒压根就没事。”

林子森哈哈一笑说道:“可惜了,还是踹到太轻了。”

“在用力的话,他就死了。”李泽道耸了耸肩膀说道。

“如果这次能顺利的解开遗迹之谜,并且活着回去,我把我女儿介绍给你认识做你的女朋友如何?”林子森看了李泽道一眼笑道,“哈哈,你别看我长这样,我女儿可是很漂亮的,随他母亲了。”

“好啊。”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他知道林子森半开玩笑的跟他说出这话,于是他也半开玩笑的回答,这样一来,气氛也不会显得太过沉闷。

而范佩西,西玛以及米勒思?莫特还有他们的助理们却是不敢在像先前那样如此放松的欣赏那景致了,毕竟要是在出现一条沙漠角蝰那怎么办?甚至,他们还朝李泽道走了过去,然后有一句每一句的跟他闲聊起来了,有了这样厉害的小伙子在这里,就不用怕什么沙漠角蝰了。

至于金中基则在不远的地方坐着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肚子的同时,看着在那边有说有笑的那几个人,脸上的表情扭曲的,眼里都快喷出火来了,而站在他旁边的助手则一脸紧张的打量着周围,生怕在出现一条蛇出来。

穆罕默德跟他的那些同时继续搭帐篷,准备睡袋,并且从车里取下了锅跟火种,升起火来,准备做点热呼呼的吃的。

很快的,天边的那最后一抹火红已然消失不见了,跟随着不见的还有白天的那种燥热,取而代之的是那种那种仿佛血液都快凝固似的了的冰冷,以及耳旁缭绕着的那种发出怪异的声音的冷风。

林子森还有范佩西这些考古学着此时已然把发放的那件棉袄给穿在身上了,身体更是紧缩成一团的,但是李泽道还是能听到他们牙齿在轻轻碰撞着的声音,最后他们实在冷得受不了,纷纷的钻进了已然搭建好的帐篷里。

李泽道同样的把棉袄也穿上了,不过因为内力的缘故,倒也不觉得太冷,进了那属于他跟林子森的帐篷里看了看,把那挂在脖子上装满水的水壶放了下,然后又出来了,坐在火堆旁,看着穆罕默德以及那些士兵在那边做饭,看着那跳跃着的火苗,静静的想着一些事情。

等穆罕默德做好香喷喷的肉汤之后,大伙围在火堆旁喝了一大碗之后,这才觉得身体暖和了点,而吃饭的时候,金中基不时的用恶毒的眼神打量着李泽道,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泽道感受着对方的那种不时投射过来的目光,却也不在意,这个家伙要是收敛一点,乖乖的闭嘴别动什么歪脑筋,那还好说,否则,李泽道还真不介意偷偷的把他抹杀掉,让他在这片沙漠中长眠。

等吃完饭之后,大伙便回到各自的帐篷里,钻进了睡袋里。

帐篷总共有七个,中间是五个小的,两边是两个大的,那些考古学家每两人一个小的,而穆罕默德等十人则分别住在两边那大的帐篷,以便于已有动静的,他们能立即发觉并且最好的保护这些考古学者。

金中基身体紧紧的蜷缩在睡袋里,这才觉得那种冷意了少了一点,然后压低着声音对一旁的助手朴右熙说道:“怎样?交代给你的事情办好了没有?”

“放心吧,老师,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刚刚在吃饭的时候偷偷的潜进那该死的华夏人的帐篷里,把你让我去找来的那东西放进他们的那水壶里。”朴右熙点了点头说道,脸上有着一丝怪异的笑容。

老师被那两个华夏男子如此欺负的,特别是那个年轻的,让他也觉得很没面子,所以在金中基让他干这种事情的时候,他想都没想的,更没有去考虑那后果,直接同意了。

“那真是太好了。”金中基的脸上有着一丝极为阴森的狰狞说道,“真希望那个两个混蛋赶紧去死!”

“他们一旦喝下那水,就活不了了。”朴右熙附和道,“老师,今晚你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的确如此。”金中基点了点头笑道,一瞬间,只觉得心里无比的轻松。

……

“您还好吧?林教授?”李泽道看着恨不得把脑袋都蜷缩进睡袋里的林子森问道。

林子森苦笑了下说道:“放心吧,我还好,这睡袋还算暖和,就是要睡着有点费劲,我本来就有失眠的症状了,这种时候就更别想睡着了,早知道带点安眠药过来好了……哦,对了,你也别叫我林教授了,叫我一声林叔不委屈你吧?况且,我可是已经决定把我的女儿介绍给你认识了。”

说着林子森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有着一些意味深长的笑容。

“林叔。”李泽道一笑说道,称呼他什么倒无所谓,至于林子森说要把他的女儿介绍给他认识,李泽道压根就当作是一个笑话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