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夜袭/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冷吗?”林子森问道,这小子进入帐篷之后就在那里坐着,压根就没像他这样一进来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进入那睡袋里,甚至连鞋子都没脱的。

“不进入睡袋里头?能暖和一点。”

“林叔,我还好,倒不是太冷。”李泽道笑道。

“年轻就是好啊,不像我这样的老骨头,压根就扛不起折腾,抵御不了这种冷意。”林子森自嘲般的说道。

李泽道笑笑说道:“林叔,你还是很年轻的。”

其实他之所以还不进入睡袋里头把自己包裹起来,除了因为不是太冷之外,还因为不知道为什么的,心里莫名的怪怪的,就是觉得好像有什么倒霉的事情即将发生似的。

因此李泽道选择了待在睡袋外头,这样一来,就算真发生什么状况了,他也能第一时间的反应过来。

“这风声,太可怕了,跟鬼哭狼嚎似的。”林子森倾听着帐篷外传来的那风声,抽了口凉气说道,然后脸色微微一变的,失声说道,“哎呦……”

“林叔,您怎么了?”李泽道一愣,有些着急的问道。

“没事,就是肚子突然间疼起来了,得出去排泄下。”林子森有些皱着眉头有些尴尬的说道,“也不知道那些家伙做的那些肉汤用的肉是不是过期了……赶紧的,帮我把睡袋拉开。”

李泽道赶紧帮林子森把睡袋给打开了,林子森钻出来之后,倒抽了好几口凉气的同时,快速的穿上了鞋袜。

“林叔,我陪你去吧。”李泽道此时已经把帐篷的拉链拉开了,瞬间,一股仿佛来自九幽地狱的冷气席卷了进来。

“好,麻烦你了。”林子森缩了缩身子,一脸赶紧的说道。

当下,李泽道搀扶着捂着肚子表情有些痛苦的林子森走出了帐篷,此时外面出了那鬼哭狼嚎的风声外,再无其他声音,天空中更是挂着一轮圆月,只不过,那月色好像是红色了,犹如染上了血一般,给人一种十分恐怖的感觉。

李泽道警惕着四周的动静的同时,搀扶着林子森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说道:“林叔,别太远,就这里吧。”

“好,麻烦你了。”林子森到抽着凉气的同时,就要拉下自己的裤子,“你退后一点吧,毕竟……”

“没事的。”李泽道打断了他的言语笑道,更是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了,虽然周围好像没人,甚至连活着的气息都没有,但是李泽道却感觉到有一双跟那月色一样闪烁着血红色冰冷的气息的眼睛正盯着他看,随时都有可能给他致命的一击。

当下手放在腰上,那里有一把穆罕默德发给他的用来防身用的匕首。

下一秒,月色下一道冰冷的银光闪烁!

那是一把刀,一把释放着寒冷的杀气的刀,而此时,这把刀的刀刃直袭李泽道的后背,刀气四溢,杀意纵横。

刀刃未至,那强烈的劲风已经割破人的衣服让人的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就像是被烧烫的火给灼烧似的。

李泽道感觉到有这么一双眼睛正偷窥着他,但是没想到对方二话不说的直接出手了,更没想到他出手会这么快的,来不及细想的,顺手就拔出腰间上的那把匕首,连身子都没转的,直接一刀子往后,朝着那股劲风猛砍了过去。

“哐当!”一声脆响的,对方的刀子跟李泽道手里的匕首已然狠狠的砍在了一起了,绽放出了一丝火花出来。

“咔嚓!”的一声闷响的,李泽道手里的匕首竟然被对方一刀很是干脆的砍断了,然后刀子继续向前,划向了李泽道的后背。

李泽道的脸色微微一遍的,脚猛地抬起来,一脚踹在还在那边有些费劲的解着裤子浑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林子森的屁股上,直接把他踹飞出去,这里毕竟是沙地,摔一跤是不会受多大的伤的,至于自己的这一脚会不会让林子森很是干脆的拉在裤子上,就不是李泽道现在能去关心的问题了。

在一脚踹飞林子森之后,李泽道顺势趴在了地上,然后身体奋力的往旁边一滚的,与此同时,手里剩下的那刀柄奋力的往身后猛砸了过去。

当然了,李泽道没注意的是,当他在地上滚的时候,买阿卜杜拉藏宝图的时候卖家送的那颗黄色的拇指大的石头从口袋里滑落了出来,掉进了那沙里,跟那满地的沙子混合在了一起。

“嗖!”一声脆响的,混进了那凌厉的风声里……那刀子没能砍在李泽道的后背上,却是砍在了那沙地上,瞬间,沙尘四散的,很是干脆的在那沙面上划出了一条小沟。

与此同时,李泽道身体一打挺的,已然从地上蹦跳起来了,冷眼看去,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黑衣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在那里了,在那血红色的月色的照耀下,他手里的那把武术刀闪烁着骇然的幽光。

“岛国人?”李泽道眼睛微微一眯的,心思涌动着。要知道,这个家伙此时脸上的那种阴险的笑容跟那个被他一刀子捅死的坂田几乎一模一样,而且李泽道也知道,只有岛国人,才会用这种武术刀。

而警惕的看着这个冷眼看着他却是不继续发动攻击的岛国人,李泽道同时也在注意着林子森的动静,也不知道自己那一脚有没有把他踹晕了或者是把他的屎给踹出来了……好吧,李泽道莫名的有些恶心了。

“你好,来自华夏的帅哥,我觉得你还是乖乖别抵抗投降吧,否则我不介意把这个老帅哥的脖子给扭断。”一道充满魅惑的声音传了过来,在这样的夜色里,在这样的寒风中,却是给人一种诡异阴森的感觉。

而当听到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并且这话是用英语说出来的,李泽道的心里猛地一咯噔的,果然,自己刚刚心里头的那种不对劲是对的,要发生倒霉的事情了。

李泽道警惕着岛国男子突然间对他发动袭击的同时,斜着眼睛扫了一眼,脸色已然微微一变的,却见一个一身金发碧眼的女子站在夜色下,手却是抓着林子森的脖子,伸直举了起来,林子森的双腿在空中晃荡着,就好像吊在树枝上的尸体似的。

“你们是针对我来的?”李泽道看了看岛国男子,又看了看那个女子冷声说道,“既然如此,就把他给放了吧,别伤及无辜。”

“伤及无辜?”爱丽丝冷冷的笑了起来了,“我跟伊藤先生真想杀的话,这里的人,除了你以外,其他的早就去见上帝了。”

“你想怎样?”李泽道冷眼看着她问道。他知道这个女人说的是对的,他们真要打开杀戒的话,那么除了他,其他人必死无疑,要知道,真动起手来,这两个人论单挑或许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也差不多,要是两人联手,李泽道觉得自己只有逃一条路可走了。

“伊藤先生。”爱丽丝说道,看着李泽道,脸上有着恶魔般的笑容。

伊藤甚吾会意,手更猛一甩的,月色下,一样异物直袭李泽道。

李泽道眼睛眯了下伸手接了下来,却是发现抓在手里的是一个药瓶子,当下心里忍不住呻-吟了下,奶奶的,怎么又是药瓶子?这是又想让他吃下什么药的?

“把瓶子里头的药吃了吧。”爱丽丝说道,“等你吃了之后,我自然会松开手,把这个来自华夏考古界的精英给放了,你要快一点,他可坚持不了多久了,呵呵……”

“这是什么药?”李泽道问道,“吃了会死?还有,我怎么知道我吃了之后你们会不会把他给放了?”

“哦,小帅哥,你的废话真多!就不怕我一个忍不住的把他给掐死?”爱丽丝舔了舔舌头,笑得跟恶魔似的说道,手更是微微加了点力气,“吃了吧,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否则我这就杀死他,并且杀死帐篷里的其他人。”

月色下,林子森的那张脸显得煞白无比,眼睛更是瞪得大大的,满满的都是惶恐之色,喉咙拼命的蠕动着,想说些啥,却是一个声音都发不出来。

“看来,我的确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李泽道面无表情的说道,“希望你能遵守诺言。”

说着,只听见一声“咔嚓!”的脆响的,李泽道已然把手里的药瓶子跟捏碎了,一颗圆滚滚的药丸落入他的手心里,然后李泽道将那药丸拿起来,看了看,心想,师父,你要是在不赶紧像之前那样出现,你要失去爱徒了。

想着,李泽道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将药丸塞进了嘴里,“咕噜”的一下子就吞咽下去了。

下一秒,李泽道的脸色骤然一变的,他突然间发现,自己的身体就好像火烤似的,面红耳赤的,身体的身体骤然间升高,难受异常。

然后只觉得头昏眼花,嘴唇更是骤然间干裂的,身体的水分好像突然间被抽干了似的,然后“噗通!”的一下子,整个人已然直挺挺的趴在在那冷冰冰的沙地上了,已然动弹不得了,犹如一具死尸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