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死里逃生/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伊藤甚吾以及爱丽丝没看到的是,李泽道在直挺挺的趴下的时候,由于脸是正面着地的,嘴巴也是大张的,因此在趴倒在沙面上的时候,自然而然的直接吃了一大口黄沙,而且黄沙中还掺杂着李泽道在开罗那酒店的二十二楼购买沙盗王阿卜杜拉的藏宝图的时候,送的那一刻拇指大的小指头。

而此时,那颗小石头在李泽道的嘴里,竟然还发出一丝柔和的黄光,然后黄光一点一点消失不见了,而随着黄色光芒的消失,那块黄色的小石头也失去踪迹了,就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似的。

而此时,爱丽丝已然将林子森给放了下来了,看着在那边揉着自己的脖子大口的呼吸着的林子森,笑道:“亲爱的林先生,你没事吧?”

“爱丽丝小姐,我差点被你给杀死。”林子森一脸无奈的说道。

“很是抱歉,为了杀死他,只好辛苦你了。”爱丽丝一脸歉意的说道,“你要知道,他是一个让人觉得害怕的很是狡猾的对手。”

“我知道。”林子森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说道,目光却是落在李泽道身上,眼里却是有着一丝复杂的神色,他没想到,那个华夏派来当他助理的人,那个在他看来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竟然会是她想抹杀掉的那个人。

于是他不得不装作肚子疼,让李泽道陪他出来,并且上演了一出苦肉计,兵不刃血的就让他去死了。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他发现了李泽道身上有着一个很显著的弱点,那就是心太软了对自己的人太好了。

“他死了?”林子森问道。

“还没,不过离死不远了。”爱丽丝解释道,“给他吃下的是一种能让人体的水分快速流失的毒药,到时,即便他的尸体被发现了,最后也只能判断他是在沙漠中迷路,缺水,最后脱水而死,咱们可不能留下什么证据,让他的师父发现什么什么,最后招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他师父?”林子森一愣,看来这个小子真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不仅仅只是一个天才学生那么简单,他还有特殊的身份,不然上头为什么会派人他来保护自己,然后还会被这样的人追杀呢?

爱丽丝却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走到李泽道跟前,脚在李泽道的身体上用力一挑的,然后李泽道就好像是一个弹簧似的,整个人已然从沙地上蹦跳起来了,等再次重重的跌落在沙地上的时候,已然在几十米以外了。

“今晚的风这么大,很快的,他的身躯就会被沙子覆盖掉的。”爱丽丝说道。

而一旁的伊藤甚吾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林子森忍不住说道:“爱丽丝小姐,这个华夏人竟然是你们的人?我还是以为你们的人应该是那个法国佬才对。”

“那么,伊藤先生,你的人又是谁?”爱丽丝问道。

“那个埃及佬,西玛。”对于此,伊藤甚吾倒是没有什么隐瞒,毕竟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进入那遗迹“他就是一个怕死而又贪财之徒,我们花了不少钱,才将其收买,为我们所用。”

“他是?”林子森的目光落在伊藤甚吾身上问道,然后身子缩了缩,他觉得自己的手脚冻得都有些麻木了。

“林先生,暂时的伙伴。”爱丽丝解释道,“目的跟咱们一样,那个西玛是他的人。”

“原来是这样啊。”林子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好了,林先生,你先回帐篷吧,明天早上该如何做,相信你比我清楚。”爱丽丝说道。

“放心吧,爱丽丝小姐,我会处理好的。”林子森点了点头说道,然后身体蜷缩在一起,匆忙的回到了帐篷里,这才觉得那种放入侵入骨髓的冷意少了点。当下将鞋子脱掉后,努力的搓了搓那已然冻僵了脚跟手。

拿起水壶想喝口水的,却是发现那水壶冷得更冰一样,里头的水好像也已经冻成冰块了,当下只能作罢了,又看了李泽道留在那里的背包一眼,眼里的那种复杂神色一闪而过的,想了想,找来笔跟纸,接着手电筒的光,写了个纸条。

收拾了一番之后,便钻进那睡袋里,又把李泽道的那睡袋盖在自己身上,这才觉得暖和点,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在距离帐篷几百米远的那沙面上,李泽道的身体静静的躺在那里,身体俨然的被风沙掩盖大半了。

突然间,李泽道的身体猛地抽了下,然后整个人缓缓的从那沙堆里爬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那沙子,又连“呸!”的好几口的,这才把满嘴的沙子给吐干净了。

抬起头来,在那血红色月色的照耀下,李泽道那张脸有些阴森,也有些不理解。

是的,虽然在吃了那种药之后,身体就好像被架在火上烤似的,身体的水分很是快速的流失不说的,更是让他头昏眼花的,最后重重的扑倒在沙面上了。

但是他并没有晕死过去,更是没有死去,而且那仅存的一丝意识让他听到了他们林子森那个外国女子的对话,更是让他的心凉了半截了,他觉得太讽刺了,他冒死吃了下那种药想解救的那个人竟然是想害死他的那个人。

那一刻,李泽道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傻逼!

“只是,不是应该脱水而死才对吗?”李泽道看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想,然后感受了身体一翻,舔了一下那干裂的嘴唇,的确身体却有缺水的症状,却也不是太严重。

“难道在这种如此紧急的情况,师父又牛逼轰轰的出现了,解救自己于危难之中?”

想着李泽道环顾了周围一圈的,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身影,那两个把扔在这里等死的高手早就不知踪迹了,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那七个在寒风中微微颤着的帐篷。

想了想,李泽道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属于他以及林子森的那顶帐篷跟前,凝神倾听了会儿里头传来的那种均匀的呼吸声,知道林子森已然睡熟了,这才轻手轻脚的拉开了帐篷的拉链,瞬间,一股冷风吹进了帐篷里头。

然后李泽道清楚的看到林子森缩了缩脑袋的,不过却是没有清醒过来。

“垃圾!”李泽道看着林子森,眼睛微微眯了下,想手伸过去把他掐死得了,想了想,却是没有动手,不过手还是伸了进去,轻轻的拿起放在那里的背包还有水壶,想了想,把另外一个水壶属于林子森的水壶也拿走了,然后重新把帐篷的拉链给拉好,这才走到停在不远处的车子跟前,从包里摸出一根回形针,把车子的后备箱给打开了。

李泽道知道,这车的后备厢里头有罐头以及牛肉干。

当下,李泽道将包打开,装了点牛肉干以及罐头,然后又进入车里,躺在那冷冰冰的座椅上,眼睛微微闭上,休息起来了。

第二天,当太阳的第一缕眼光就要照射在这沙漠上,似的这篇荒凉的大地犹如披上一层金砂似的的之前,一声声充满惶恐的呼喊声打破了清晨的那种宁静。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啊……”

林子森惊呼着整个人坐了起来,这才发现他刚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将手从睡袋里掏出来摸了一把额头一把额头,沾了一手湿淋淋的黏稠汗渍。

在梦中,李泽道竟然变成一具被风干的干尸,正一步一步的靠近他,嘴里还不停用惨厉的声音喊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与此同时,外头传了穆罕默德的声音:“哦,林先生,是你的声音吗?你没事吧?”

“哦,我没事,穆罕默德先生,我就是做了个噩梦,现在没事了。”林子森赶紧说道。

“好的,林先生。”穆罕默德说道,“收拾一下,然后吃点东西,趁天气还不是那炎热的时候,咱们就出发,傍晚十分,咱们就能跟我的那些在遗迹前呆着的那几个同事汇合了。”

“好的,穆罕默德先生,我收拾一下,这就出去。”林子森回应到,然后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然后眼神无意中从那帐篷里的角落里扫过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呵,太累了。”林子森自嘲了下说道,然后揉了揉眼睛之后再次睁开眼睛一看,脸色顿时大变的,整个人更是一激灵的,直接从睡袋里蹦跳出来了。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昨晚明明是放在这里的?哪去了?”林子森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然后又环顾了整个帐篷里头的,却是没发现李泽道的那个背包以及他的那个水壶,就连自己的水壶也不见踪影了。

“这是怎么了?难道那个李泽道没死?回来把那东西给带走了?”林子森很是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这样又不对,这东西要是他拿走的,那他为什么不叫醒自己……或者是把自己给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