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逃跑/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耳旁却是传来了范佩西的声音了:“林,你醒了没有?出来看日出了。”

“好的,范佩西先生,我在穿鞋子呢,这就出去。”林子森赶紧回复道。然后脸色变幻了几下的,始终想不明白东西哪去了,却也不愿意相信李泽道并没有死,毕竟他可是清楚等得看到李泽道吃了那药,还被爱丽丝一脚踢飞了,最后被那个岛国人带去更远的地方扔下。

就算最后没脱水而死,经过一晚上之后,早就冷死了吧?

想不明白,林子森索性也不去多想了,当下快速的穿上鞋子,拉开帐篷的拉链,然后装作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走了出去,并且还伸了伸懒腰。

“早,范佩西先生。”林子森问候到。

“林,快看,太阳快出来了,这真的是太壮观了。”范佩西指着那即将升起的太阳赞叹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沙漠日出。”

“的确很壮观。”林子森笑道,然后一阵冷风吹过的,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哦,对了,林,你的那个助手呢?那个神奇勇敢的小伙子。”范佩西见只有林子森一个人出来,当下有些奇怪的问道,“还在帐篷里头睡觉?哈哈,小伙子就是小伙子,不像我这样的老年人,睡眠一天比一天少。”

“亲爱的范佩西先生,在我看来,你还很年轻呢。”林子森哈哈一笑说道。

“华夏人就是华夏人,贱骨头,马屁精!”离林子森不远的地方,金中基眼神不善的扫了林子森一眼,暗暗的在心里诽谤道。

诽谤着的同时,眼神扫了那帐篷一眼,嘴角已然翘起了一丝冰冷的幅度了,他知道,在那帐篷里头有两个大水壶,而大水壶里被他的助手朴右熙偷偷的放入了点叫做“毒药”的东西……他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这该死的华夏人在喝下那水壶里的水之后,是怎样的一副场景了。

一定很精彩的。

当听到林子森这样说的时候,范佩西脸上浮起了一丝笑容,当下说道:“的确,很多时候,我还是有年轻人的那种冲劲的。”

西方人就是这样,当你夸他的时候,他们会全盘照收,但是华夏人就不太一样了,当你夸他的时候,他会多多少少的谦虚一下的。

林子森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范佩西先生,我的那个助手泽道在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不再帐篷里了……”

说着眉头微微一皱的:“怎么,你没见到他?”

“没有。”范佩西一愣摇了摇头说道,然后对着其他人大喊,“各位先生,你们有谁见过那个来自华夏的小伙子李没有?”

其他人闻言,面面相觑了下,然后皆摇了摇头,看到他们的回应之后,林子森的眉头已然死死的皱了起来了,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然后转身钻进了那帐篷里头。

正在将帐篷收起来的穆罕默德见状,赶紧快步的走了过来,看着范佩西问道:“亲爱的范佩西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范佩西脸上出现了一丝紧张说道:“穆罕默德先生,林的那个年轻助手李不见了。”

“不见了?”穆罕默德脸色微微一变的,“怎么会不见了?”

“也许是一时贪玩的,一早起来就跑哪里玩去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金中基怪声怪气的说道,“我想,他一会儿就能回来了,只是这个年轻人也太没礼貌了吧?出去竟然不打个招呼的。”

虽然金中基所说的话有着几分冷嘲热讽的味道,但是多少还是有点道理的,当下心里的那种担心已然少了点。

而此时,林子森再次钻出了帐篷,脸色很是难看,就好像受到啥刺激了似的。

“他离开了。”林子森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哦,林,你这是什么意思?”范佩西问道。

“我的那个助手离开了。”林子森扬了扬手里的一张纸有些黯然的说道,“他还留下了这张纸张给我,他在纸条里说,他不想死在那恐怖未知的遗迹里,所以想了大半晚上的,决定离开了,另外他的背包,他的水壶以及我的水壶也全都不见了,没在帐篷里,我想,那些东西被他带走了。”

林子森努力的在脸上表现出黯然无奈的表情的同时,心里也实在很是纳闷,那背包还有那两水壶到底是谁拿走了,要知道,李泽道可是已经去阎王爷那里报告了啊,那么取走那背包还水壶的自然而然的不会是他了。

其他人听着,脸上的表情皆闪烁不定的,他们是打心底看不起李泽道的,既然怕死,你一开始不来不就好了,为什么要等到这时候才走呢?

但是心里莫名的又有些惶恐不安了,毕竟那个遗迹的确是太诡异了,前面去的人就好像被诅咒了似的,他们接下来的光阴都被上帝给拿走了,都变成了老头然后死去。

“哦,这真是太遗憾了。”范佩西一脸遗憾的说道。他是很看好李泽道的,甚至,他觉得有李泽道在,那个遗迹的神秘面纱一定会被掀开的。

虽然把解开遗迹之谜交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刚入行考古这一行的小子,显得很是滑稽,但是范佩西却是相信自己的那种感觉是没有错的。

想不到的是,李泽道竟然因为太过害怕,所以连夜逃走了。

“是啊,太遗憾了。”林子森苦笑。

“愿主保佑他,顺利的离开沙漠,别在沙漠里迷路了才好。”范佩西说道,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架,然后祈祷了一番。

金中基眼里闪烁着幽光的同时,却是觉得有些遗憾,听林子森的说法,那就是说两个水壶都被那胆小鬼给拿走了,那就意味着林子森喝不到那水壶里的水了,也就意味着他看不到林子森在喝下那水之后的惨状了。

不过那小子一定会喝下那水壶里的水的,到时他的下场只能是惨死在沙漠里,最后变成干尸或者是被那些秃鹰给吃了,被毒蛇给吃了。

一想到这里,金中基的心情莫名的又好一点了,至于林子森,后面在找机会收拾他也就是了。

范佩西都帮李泽道祈祷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在说啥了,只不过看得出来,心情都有点压抑,李泽道这一逃的已然勾起了他们心里的那种惶恐,虽然那种惶恐被他们很好的收起来了。

很快的,穆罕默德以及其他士兵把帐篷之类的都收起来了,放回了车上,而这时候,大伙也简单的把早饭给吃完了,然后上了车,五辆经过改装的能很好的在沙漠上行驶的越野车继续向前行驶,朝着遗迹的方向急驰而去。

这期间,穆罕默德又给了装作心情很是低落的林子森一个装满水的水壶,毕竟到时发生什么意外走散了之类的,这水可是救命稻草啊。

车子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停留了下,大伙在车里满头大汗的简单的吃了下饭喝了点水,也让车子休息了下,降降温,然后继续往前行驶,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远远的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两个帐篷。

车子继续往前行驶,隐约的能看到几个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在那边朝着他们挥手。

穆罕默德回头看了目光落在窗户外,表情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林子森一眼说道:“林先生,咱们已经成功的跟我的那几个前来遗迹跟前勘探的同事汇合了,遗迹就在前方不到两千米远的地方。”

林子森回过头来看了前方一眼,眼里闪烁过一丝奇异的色彩,然后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

很快的,车子停下来了,穆罕默德以及其他几个士兵跳下了车朝着那几个之前招手的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快步的走了过去,然后一一的抱在了一起。

“穆罕默德,你总算来了。”其中一个长相粗狂的男子紧紧的跟穆罕默德搂抱了一会儿笑道,“听说你要来,我很开心。”

“是啊,迪尔,这样一来,咱们又可以并肩作战了。”穆罕默德笑道。

“哦,兄弟,这可不是战争。”迪尔说道。

“我倒是觉得,这也算得上是战争。”穆罕默德说道,然后帮迪尔一一的介绍起范佩西一行人来了,也帮范佩西一行人介绍起迪尔以及其他人来了。

迪尔是埃及某部队的一名官员,这次他带着五个士兵负责保护两个埃及考古学家以及两个技术人员事先到这地方来,负责收集有关遗迹的信息,并且将信息传给西玛以及穆罕默德,那些有关遗迹的照片就是迪尔他们用无人飞机进行拍摄的。

一行人寒暄了一番之后,迪尔说道:“各位尊敬的先生们,对于你们能来这个突然间出现的遗迹考察,我们埃及方面表示衷心的感谢,也对我们下命令说,保护大伙的安全第一,解开遗迹的面纱第二。”

“迪尔先生,遗迹就在前方?”范佩西问道。

“是的,范佩西先生。”迪尔回答道,“爬上那座沙丘就能看到那遗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