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死亡的味道/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范佩西抬头看去,却见不远处是一处不算太高的沙丘,又看了一眼那即将落下的太阳,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只有等到明天早上,才能出发爬上那沙丘进入那遗迹了。”

“是的,范佩西先生。”迪尔点了点头然后看了大伙一眼说道,“今晚就请范佩西先生还有各位来自联合国考古协会的尊贵的先生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我跟我的兄弟们将会带大家前往遗迹进行考察。”

“迪尔先生,除了之前你利用无人机拍摄并且发回去的那些照片之外,这两天还有拍摄到其他一些比较特别的东西吗?”范佩西问道。

“范佩西先生,这问题由迈德来回答您吧。”迪尔说道,“他比我更了解。”说着迪尔的目光落在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子身上。

他是迈德,也是埃及有名的考古专家,当然了,名气没有西玛那么大就是了。

迈德朝迪尔点了点头然后目光落在范佩西身上说道:“尊敬的范佩西先生,之后我们利用无人机拍摄的照片跟之前拍摄的都大同小异,并没有得到特别有用的信息,当然了,我想您也已经知道了,我们在也拍不到之前拍摄到的那把青铜剑了。而且还有一件很不幸的事情是,由于这里的天气太不稳定了,刚刚还一丝风都没有的,突然间却是刮起大风了,又或者是突然间出现沙尘暴,所以我们带过来的十架无人机现在都依然全部损坏了,没办法在进行拍摄了。”

“那的确是不幸的消息。”范佩西点了点头说道,“原本我还想呢,等我们进入那遗迹以后,你们就在外头利用无人机进行拍摄,看能不能拍摄到我们是如何被诅咒的。”

说完之后,咧嘴笑了起来。

其他人像是被范佩西这话给逗乐了似的也笑了起来,只不过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僵硬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心情颇为沉重,在来之前,他们各个野心勃勃的,都觉得自己能揭开那遗迹神秘的面纱,但是现在真到了要进入遗迹的时候,却是莫名的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不安的感觉了。

不少人觉得那个来自华夏的胆小鬼实在是太聪明了,竟然在这种时候逃走了。

迪尔笑了笑,却是很聪明的没在这件事情上继续谈论,而是说道:“各位先生,在你们到达之前,我们就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想必大家已经闻到饭菜的那种香味了,并且我们还为大伙准备了点饮料,当然了,没有酒,在沙漠这种地方,酒是很难保存的,希望大家能有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

“最后的晚餐?”不少人的脑子里已然浮起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那个大画家达.芬奇的那幅著名的作品了。

而当那轮血红色的月亮出现在沙漠上空的时候,这些士兵还有考古学家早就躲进了他们各自的帐篷里,钻进他们的睡袋里,蜷缩起来了,虽然不见得有睡意,但是这样躲在睡袋里也比待在外头暖和多了。

当然了,谁也没注意到的是,在停在那里的某辆越野车的车底下,一道黑影就这样躺在那冷若冰霜一样的沙子上面,轻轻的嚼着手里抓着的一块都快跟铁一样硬的牛肉干……

……

“穆罕默德,咱们该起来了。”迪尔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军用手表后说道,然后直起身来,钻出了睡袋。

“是该起来了。”穆罕默德直起身来说道,“还有一个小时不到的,太阳可就升起来了,而等太阳出来之后,不用等太久,这个地方可就要变成一个烤箱了。”

“哈哈,穆罕默德,你这个形容还真贴切。”迪尔哈哈一笑说道,“咱们要赶在这该死的沙漠变成蒸笼之前,越过那片沙丘,否则天气太热的话,我可不觉得范佩西先生有那体力爬上去。”

穆罕默德边穿鞋边看了迪尔一眼,然后表情有些凝重的说道:“迪尔,你有听到那声音吧?那并非是沙漠的风声,而更像是某个女人的哭泣的声音。”

迪尔那穿鞋的动作一滞的,然后苦笑了下说道:“我想,范佩西先生他们肯定也听到那该死的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了,正如之前告诉你的那样,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听到的那声音正是昨天晚上你听到的那声音,而且声音是从沙丘那一面飘过来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来自那遗迹才对。”

穆罕默德点了点头,莫名的头皮有些发麻了,当下说道:“看来遗迹里头有生命的存在?”

“不知道。”迪尔摇了摇头说道,“说不定是那些没办法进入天堂的灵魂,谁知道呢?现在只能祈祷范佩西先生他们能解开这谜团了。”

穆罕默德苦笑了下摇了摇头,却是没在说什么了。

两人穿戴完毕之后,便钻出了帐篷,并且一一的把那些还处于梦中的士兵已经范佩西一行人给叫醒。

而当大伙吃着简单的早饭的时候,停在那里其中一辆越野车的车门却是突然间被打开了,紧接着,一个三十来岁上下的岛国男子下了车,他的手里还抓着一把武术刀,当发现众人正一脸愕然的盯着他看的时候,却是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的,然后嘴角已然有着一抹残忍的笑容了。

迪尔以及穆罕默德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了,当下摸了下腰间的手枪的同时,迪尔眼神警惕的看着突然间出现的那男子大声说道:“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要么乖乖的听我的话,要么死!”伊藤甚吾舔了下那有些干裂的嘴唇轻声说道。

穆罕默德的眉头顿时一皱的,将腰间上的手枪掏出来的同时,给了他的手下一个眼神的,那五个士兵会意,手里拿着枪把突然间从车里下来的岛国男子给围住了,枪口更是对准了他的脑袋。

就好像不知道有五把枪正对准着他的脑袋似的,伊藤甚吾的嘴角脸上没有任何的恐慌的表情,甚至,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我不喜欢别人拿枪对准我的脑袋。”

“哦,先生,那真是太遗憾了。”穆罕默德眼神警惕的看着他说道,“在不知道你的来历的情况下,你只能接受这样的安排了。”

“是吗?”伊藤甚吾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了,却显得很是诡异。

“这很好笑?”穆罕默德的眉头一皱的,对方那样的笑容让他觉得很不舒服,甚至,有了一种毛毛的感觉。

下一秒,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的,然后他们听到了一连串不太和谐的声音。

在下一秒,穆罕默德只觉得眼前一闪的,然后,他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就好像有一块冰敷在那里似的,冰冷异常。

然后他的眼睛一点一点睁大了,眼里有着一丝恐慌的,却又不可思议的神色在里头。

那个突然间从车里下来的男子不知道什么已然出现在他面前了,更要命的是,有一把冰冷带着血迹的武士刀顶在了他的咽喉上。

“我说过,我不喜欢被拿枪顶着脑袋。”伊藤甚吾舔了舔那有些发干的嘴唇说道,声音冰冷,放入带着浓郁的杀气似的。

“别乱来!”站在穆罕默德旁边的迪尔脸色一变的,已然掏出了腰间的手枪,枪口对着伊藤甚吾的脑袋了,“放下刀子,否则我……”

一句话没说完的,迪尔突然间睁大了眼睛,把没有说完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了,脸上更是冒出了一层浓密的汗珠,眼里的神色就如同见到了厉鬼似的,有着一丝恐惧在里头,而那拿着手枪的手,更是轻轻的颤抖起来了。

只见之前拿枪顶在这个突然间出现男子的脑袋上的那五名士兵的喉咙处突然间出现了一道血痕,就好像医生给病人开刀的时候在那里割了一刀似的,血液正慢慢的溢出来,然后很快的,裂痕变大了,血液开始喷射,地上那金黄色的沙子已然被染红了。

“砰砰……”一连串闷响的,这五个士兵一个接一个的身体直挺挺的向后倒去,最后挺挺的躺在那沙地上,身体剧烈的抽了下,已然悄无声息了,只是他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里的那种恐惧的神色都没有消失。

时间好像静止了似的,其他人看着这一幕,也都脑子一片空白的,已然失去思考能力了。

迪尔握枪的手微微的在颤抖,手心里全都是汗水,眼睛瞳孔急剧收缩,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在拿枪对准着他的脑袋的时候,那么下一秒被割喉的将会是他,甚至,他根本就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的,就会被对方一刀给收拾了。

“让他们把枪放下来,否则我不介意把你们都杀了。”伊藤甚吾脸上有着一丝诡异的笑容说道,那武术刀的刀刃更是抵在了穆罕默德的脖子上了,瞬间,穆罕默德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细微的血迹。

穆罕默德的心微微一抽的,脸上更是毫无血色了,他非但嗅到了血腥味,也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