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发泄/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迪尔,把枪放下……拉马丹,你们也是……”穆罕默德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的同时大声喊道,他有理由相信,他的这些兄弟在不赶紧把枪放下的话,一定会被这个人干掉的。

至于范佩西他们,就更不用说了,此时没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就不错了,更别说掏出之前穆罕默德发给他们的手枪吓唬对方了。

迪尔,拉马丹以及其他那些士兵脸色变幻了下,最后还是按照穆罕默德所说的那样,将手里那原本顶着伊藤甚吾的脑袋的枪缓缓的放了下来。

下一秒却是“砰!”的一声枪响的,着实让大部分的心脏猛地一缩的。

其中一个士兵哀嚎着左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右手,他的右手手腕已然多了个血淋淋的枪眼了,而他之前抓着的那把枪则掉在地上了。

然后一道妩媚的声音想起:“你好,男孩,偷偷的把放下去的枪举起来,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然后他们看到一个一身白色皮衣皮裤,很好的衬托出她那魔鬼般的身材的碧眼金发的女子笑眯眯的从另外一辆越野车上下来,手里还拿着一把闪烁着银光的手枪,手枪还有着一缕青烟,很显然的,刚刚开枪的就是她。

“该死……”迪尔的眼睛一下子一片血红了,觉得愤怒耻辱却又有着深深的无力感,虽然枪还在手里,却是没有任何开枪的勇气!拉马丹以及其他剩下的几个士兵同样如此,他们只能低着头,用那颤抖的手死死的握紧手里的那把手枪。

范佩西他们这几个考古学者更是吓得脸色都发白了,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当然了,林子森还有西玛除外,甚至,他们两个的脸上还有着一丝莫名的笑容。

“爱丽丝小姐,我不用你帮忙,在他开枪之前,我就可以杀了他。”伊藤甚吾回头看了爱丽丝一眼,淡淡的说道。

爱丽丝边扭着腰肢缓缓的往前走边笑咯咯的说道:“伊藤先生,我并非是帮你,我只是不喜欢那个丑八怪罢了。”

说着的功夫,人已然走到了伊藤甚吾跟前了,然后一脸妩媚的笑容看着脸色很是难看的穆罕默德说道:“啧啧,真是一个帅哥……哦,伊藤先生,把你那把臭刀子拿开,你要是这样把他给杀了,我会伤心的。”

伊藤甚吾冷哼了一声,却也依言把刀子从穆罕默德的脖子上移开了。

穆罕默德只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已然湿透了,他还是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的,当下深呼出了一口气说道:“你们是谁?你们这样杀了我们的士兵,难道不怕埃及政-府对你们实施抓捕?”

爱丽丝伸出了那纤纤细手,轻轻的抚摸了下穆罕默德的那张脸,然后像是很饥渴似的舔了舔她那猩红的红唇说道:“你们的政-府不会知道你们是被我杀死的。”

“……”如果可以的话,穆罕默德都想跟对方拼命了,他觉得这个女人一定不懂士可杀不可辱这个道理。

“好了,帅哥,你不一定不会拒绝像我这样的美女提出的要求对不对?”爱丽丝笑咯咯的说道,“既然如此,那麻烦你到我刚刚下来的那辆车上,在那座位上有几个手铐,你去把它们取来,把你的那些兄弟的手脚给铐起来吧,否则,我会忍不住想对他们开枪的。”

“……”穆罕默德看了爱丽丝一眼,然后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后,往那辆车走去,他没有多余的选择,只能按照这个在他看来压根就是魔鬼的女人的话去做,不是因为对方是个美女,而是因为,他不想在看到他的兄弟,他的部下被那个女人一枪杀了,或者是被一刀割断了喉咙。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然完全失去他的控制了。

果然,他在那辆越野车的副驾驶的位置上看到了几十幅手铐,它们被用一个纸箱子装着,当然了,这辆车里原本是没有这手铐的,可想而知,这些手铐是这两个人带过来的,并且还大摇大摆的在他们的车里过夜了,讽刺的是,他们压根就没听到什么动静,唯一听到的就是那种夹杂在风中类似女人哭泣的声音。

很快的,穆罕默德抱着那箱手铐过来了,然后走到迪尔跟前,脸色煞白,声音沙哑的说道:“抱歉了,迪尔。”

“不,穆罕默德,你是对的。”迪尔把手里的手枪扔在地上,声音沙哑低沉的说道,然后很是主动的把双手放在身后,任凭穆罕默德用手铐烤住他的双手。

拉马丹还有其他几个士兵以及那考古学家还有技术人员,同样的双手放到身后,等着穆罕默德过来用手铐把他们铐起来。

“我来帮忙吧。”林子森微微一笑说道,然后朝穆罕默德走了过去。

“哦,林,原来你跟我一样,是卧底……”西玛耸了耸肩帮笑道,“我也来帮忙。”

而其他人见林子森以及西玛如此举动的,已然知道他们跟那两个突然间出现的魔鬼是一伙的,脸色更是难看到极点了,这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金中基见状更是吓了一大跳的,那张脸已然没有丝毫的血色了,虽然气温仍旧很低的,但是他的整个后背却是湿透了,额头上也冒出了豆大的冷汗。

金中基有理由相信,以他跟林子森之间那种几乎不可调节的矛盾的,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不得把他往死里整?

当看到林子森拿着几幅手铐,边一脸诡异的笑容看着他的同时便朝他走过来的时候,金中基差点腿一软的,整个人直接跪倒在地上了。

很快的,林子森已然走到金中基跟前,却是咧嘴一笑的,露出了阴森森的牙齿然后说道:“早上好,金先生。”

“早……好……林先生……”金中基都快哭了,说话的声音在颤抖。

“砰!”的一声闷响的,林子森手里的手铐已然毫无征兆的砸在了金中基的脑袋上了,直接在脑袋上砸出了个大洞,鲜血顺着金中基的脸那张惶恐僵硬的脸流了下来。

“啊!”金中基惨叫一声的,捂着自己的脑袋,身体缓缓的蹲了下去。

林子森却是一脚接着一脚狠狠的往他的身上踹去,边踹边恶狠狠的骂道:“尼玛的,你不是很嚣张吗?你不是总诽谤我吗?你在诽谤啊……你妈的……孔子是韩国人?我去你大爷的!端午节是韩国的?我去你大爷的!李白是韩国人?你怎么不说我是你爹?”

就好像发泄似的,林子森足足在金中基的身上踩了五分钟,这才气喘吁吁的把脚给收了回来,而此时金中基已然变成一个血人了,趴在那里低声呻-吟着。

当下林子森把手里的手铐扔给了一旁已然傻眼了身体剧烈发颤着的朴右熙身上,然后冷冷的说道:“把他给铐起来。”说完之后,心满意足的转身走开了。

“林先生,你太暴力了。”爱丽丝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

“爱丽丝小姐,我早就看他不爽了。”林子森恶狠狠的说道,“我大概知道的你的计划,一会儿就让他先进入那遗迹吧。”

爱丽丝拿出一个精致的烟盒,从里头拿出一根香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轻轻的吐出了烟雾之后笑道:“这个自然没问题。”

很快的,除了穆罕默德,其他人的手跟脚都给拷上手铐了,当然了,他们身上的东西也被搜出来了。

当下,西玛笑嘻嘻的拿着两幅手铐走到穆罕默德跟前,然后说道:“哦,穆罕默德,虽然咱们是朋友,但是我却不得不帮你戴上手铐,你可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穆罕默德眼神冰冷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却是双手放在背后,任凭西玛用手铐跟把他的双手跟双脚给拷了起来。

而这时,伊藤甚吾看了爱丽丝一眼之后,对方朝他点了点头之后,便身形一闪的,犹如狡兔似的,在沙漠里蹦跑起来了,很快的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范围内。

而穆罕默德跟迪尔以及他们的那些手底下的士兵看着伊藤甚吾竟然有着如此诡异的身手的,皆暗暗心惊,难怪那五个人在一瞬间都被割喉了。

不多时,一辆越野车呼啸而至,在爱丽丝跟前停了下来,车门被打开,伊藤甚吾从车上跳了下来。

穆罕默德看了迪尔一眼,然后目光落在那车上,心里轻轻一声叹息的,看来,这两个人早就开车在后面跟着了,只不过他并没有发现罢了。

只见伊藤甚吾右手提着一个金属箱子,左手却是拿着一放风筝用的线轮,线轮上缠满了线,而且在那初升的阳光的照耀下,还闪烁着耀眼的银光,就好像是金属做成的似的,可想而知,那并非是那种普通的风筝线才对。

当下伊藤甚吾指了指还趴在那里**的金中基以及他的助手朴右熙,另外就是之前就到这边进行考察的那个埃及有名的考古专家迈德,声音冷冽的说道:“除了他们三个,其他人都到那辆车跟前去。”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那辆越野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