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我是来救你们的/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快的,除了伊藤甚吾所说的那三人,其他人都满心忐忑,脸色或是恐慌无助或是故作镇定两条腿实则在发抖的走到了那辆车子跟前,一副即将接受死亡审判的架势。

最后让他们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是,对方并没有像他们当中某些人所想象的那样拿起机关枪对着他们扫射,然后就地挖一个大坑把他们埋了,只不过是在一次拿起手铐,然后把这个人的手跟那个人的脚铐在了一起,在那那个人的脚跟另外一个人的手铐在一起,最后十几人全部以诡异的姿势叠在一起,趴在那里,在也动弹不得了。

“走吧。”爱丽丝看着那沙丘,吐出了一口烟雾之后说道,然后迈开步伐,缓缓的朝那沙丘走了过去。

林子森跟西玛紧随其后,跟在林子森跟西玛后面的则是金中基以及他的助手朴右熙,还有埃及那考古学家迈德,当然了,为了方便这三人攀爬那沙丘,伊藤甚吾很是大方的把他们三个手上跟脚上的那手铐都给打开了。

只是金中基因为被林子森狠狠的揍了一顿,虽然不至于丢了性命,却也受了不小的伤,现在走路都有些踉跄了,但是看在跟在他后面那个杀神伊藤甚吾的份上,他还是咬着牙很卖力的往前走,偶尔目光落在他前面那林子森身上的时候,却是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怨恨之色。

金中基知道自己想要报仇基本上算是无望了,于是边很是费劲的攀爬的时候,便在心里暗暗的问候着林子森的祖宗十八代,幻想着林子森像一条死狗似的趴在那里祈求他的谅解,这才觉得心情好点。

爬上山丘后,爱丽丝又掏出了她的那烟盒,点了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这才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那大大的眼睛微微眯着向前看去,只见前方的那片沙地上有着几十个半球体状的建筑矗立在那里,建筑的颜色几乎跟那遍地的黄沙一样,看起来极为荒凉诡异,而这几十个半球的建筑四周被一道土黄色的围墙包围着,远远看去,整个遗迹呈现圆柱体的形状。

“真的很像坟场。”林子森瞪大眼睛看着那些形状大小几乎都一样的建筑,在心里嘀咕道,“说不定李泽道的想法是对的。”

然后他又想起昨天晚上听到的那像是女人哭泣的声音来了,心想这里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就是那里?”爱丽丝的目光落在迈德身上,笑眯眯的问道,“那就是突然间出现的那个遗迹?”

“是……”迈德脸上有着一抹惶恐的说道,“就是那里……”

爱丽丝指了指沙丘下的一个帐篷,然后说道:“你们就是在那帐篷里操作无人机对那遗迹进行拍摄的?”

“是的。”迈德再次说道,压根就不敢有任何的隐瞒。

“只看到围墙并没有看到门……门在另外一个方面?”爱丽丝问道。

“我们观察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门那种东西。”迈德说道,“想进入到那遗迹里头的话只能爬上那高大两米左右的围墙,或者是从那边的一个小洞爬进去。”

爱丽丝点了点头,然后把手里的香烟弹掉然后说道:“下去吧。”

“金先生,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这样走下去不太方便吧?”林子森回头笑眯眯的看着金中基说道。

金中基莫名的打了个冷颤了,林子森这样的笑容让他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下一秒,金中基只觉得自己的屁股被狠狠的踹了一脚,惨叫了一声的同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下滚去。

一行人到了下面之后,金中基早就趴在那里,头昏眼花的,好半天都爬不起来,最后林子森狠狠的踹了一下他的肚子之后,他才咬着牙很是努力的站起身来。而他的助手朴右熙见他如此,觉得自己的老师很可怜的同时,却也不敢过去搀扶他一下的,万一可怕的华夏人一个不爽的揍他一顿,那怎么办?

而此时,距离遗迹那围墙大概也就两百米不到的距离,并且隐约的还看到了迈德所说的那个小洞。

此时太阳已然完全升起来了,空气中的那种冷气一点一点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种极度的闷热,此时除了爱丽丝以及伊藤甚吾之外,其他人个个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甚至,嘴唇因为缺少水分的,都有些干裂了。

伊藤甚吾把手里的那个金属箱子放在那已然有些烫手的沙面上,打开,里头装的却是一架无人飞机以及一台负责接收无人机拍摄画面的笔记本。

检查了下确定没问题之后,伊藤甚吾便对金中基,朴右熙以及迈德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去。

至于林子森还有西玛,则小心翼翼的走到那足有两米高的围墙跟前,观察起那堵围墙来了,而爱丽丝,则拿出一支烟大口的抽着,目光落在那围墙上,也不知道在想些啥。

三人虽然知道伊藤甚吾叫他们过去肯定没什么好事的,却是不得不头低低的,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跟前。

“这是最新研制出来的一种线。”伊藤甚吾晃了晃他手里的那缠满线的线轮,语气冰冷的解释道,“其优点是又软又轻而且即便是用那种极为锋利的刀子,你也别想将其割断,除非,你在线上涂抹上一种特殊的药水……”

三人听着皆有些发懵的,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如此详细的介绍这种线,不会是想让他们掏钱买这种线吧?

“我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些,是想让你们知道,如果你们想逃走的话,割断绳子是不可能的,想解开,你们就更别想了,你们只能砍断你们的手!”伊藤甚吾说道,嘴角有着一丝冷冰冰的翘痕。

金中基等三人仍旧有些发懵的,不过他们很快的就明白伊藤甚吾说这话的意思了,因为伊藤甚吾用他所介绍的这种线一个连一个的分别紧紧的绑了他们的一只手,甚至,线都勒破他们的皮肤,渗出血迹来了。

绑好之后,扫了他们三个人一眼说道:“好了,现在你们可以从那边的那个小洞爬进那遗迹里头了,然后我会出动无人机对你们进行拍摄的。”

三人听着脸色皆是一变的,他们总算明白对方的意思了,用这种特殊的线把他们绑在一起,然后让他们进入那遗迹,这样一来,既可以保证他们三个没办法趁机逃跑,除非如他所说的那样,把自己的手给砍断,否则就如同风筝似的,被人操控着。

至于出动无人机,无非是想看能不能拍摄到他们三个在里头是如何被诅咒而死的吧?

“当然了,你们也可以不去。”伊藤甚吾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那阴晴不定的三人说道,然后从腰间拔出他的那把武术刀来,“我换别人也就是了,反正山丘的那一边还有那么多人。”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谁也没说话,却是动作一致转身,然后脚步沉重的一个接着一个的往那遗迹走去。

……

范佩西觉得自己现在就好像被放在平底锅里进行煎煮的一块牛排,当然了,跟他同样心思的还有其他那些跟他处于同样处境的穆罕默德等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头顶上的那太阳愈发的恶毒,他们身子地下的那沙子愈发的炙热,以至于他们各个身体狂冒虚汗,头昏眼花的,难受异常。

“哦,该死上帝。”范佩西眼睛无力的闭上,轻轻的舔了下他那已然干裂的嘴唇的,在心里埋怨道,“我可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为什么要遭受这种罪呢?”

范佩西突然间觉得原本无情的照射在他那张老脸上的阳光已然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上帝听到了他的埋怨之后,然后让一朵乌云过来把那太阳给遮挡住似的。

当下缓缓的睁开眼睛一看,看到的却是一张脸,一张极为年轻的带着淡淡笑容的却又很是熟悉的脸。

“李?”范佩西愣了愣喉咙蠕动了下,一脸的不敢相信。毕竟按照林子森的说法,李泽道因为太过害怕遗迹那所谓的诅咒了,所以连夜离开了,以至于他还在心里暗暗的祈祷,上帝保佑这个孩子,引导他安全的离开沙漠,而不是死在这沙漠里。

“是我。”李泽道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范佩西先生。”

其他人听到声音,也纷纷的把那不得不闭上的眼睛给睁开了,见是李泽道之后,脸色微微一变的,都想说啥,但是李泽道的一句话让他们很果断的闭嘴了。

“都别说话,被沙丘后面的那两个人听到就麻烦了,我是来救你们的。”

“你是来救我们的?”范佩西看着李泽道小声说道,“但是你的老师……”

“我知道。”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他跟那两个人是一伙的,但是我不是。”说着指了指其中一个男子说道,“就跟他一样,他的老师西玛不也是跟那两个人是一伙的……当然了,这些事情有时间在说,我还是先把你们的手铐给打开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