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中毒身亡/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一会儿才,李泽道那复杂幽深的眼神才从那堵围墙上移开,看了呆若木鸡的西玛一眼,后者在接触到李泽道的眼神之后,吓了一大跳的,身体一抖,胯下又是一热的,然后就好像水龙头没关紧似的,液体再一次从裤裆那里滴落下来了,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泽道摇了摇头,然后目光落林子森身上,后者正愣愣的盯着他看,呆若木鸡。

“林教授,我没想到你竟然跟这个家伙是一伙的,还想致我于死地。”李泽道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是他的笑容却是很冷。

林子森的越来越苍白,脸上肌肉一阵颤动,各种表情不断变换,无奈、愧疚、后悔,谁也不知道他这个时候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看来你有你的苦衷。”李泽道心里轻轻一声叹息的,却是没有将这话说出来。

“说什么都晚咯。”林子森已然一脸苦涩的表情了,然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看着李泽道说道,“我这条命你可以随时拿走,不过……我还是想求你去把我的女儿给救出来,我的女儿被这些人给抓走了……”说着指了指地上那伊藤甚吾的尸体。

“这个地方极为怪异,先离开再说吧。”李泽道摆了摆手说道。

林子森愣了下,然后表情一喜的,低声说道:“谢谢。”

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手里的手枪对准这西玛说道:“西玛先生,你是想在这里陪着这几个死人,还是跟我走?”

“哦,尊敬的李,别开枪……别开枪……”西玛见状连连摆手的,赶紧从那滚烫的沙地上爬了起来,“我跟你走……”

“爬上沙丘,回到原来那地方。”李泽道面无表情的说道。

看着林子森还有西玛很是费劲的一点一点顶着那仿佛变得极为恶毒的太阳往那沙丘上爬的,李泽道回头看了那被圆柱形的围墙包围着的遗迹一眼,眼神闪烁着幽光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回头爬上那沙丘。

李泽道没注意到的是,在围墙上那小洞里,一双看起来极为诡异的眼睛出现在了那里,正静静的盯着他们的后背看……

林子森以及西玛越过那沙丘回到原来搭建的那帐篷跟前的时候,已然都气喘吁吁,双腿发软了,脸上更是有着浓密的汗珠,嘴唇却是发白干裂的,而且原本停在那里的越野车只剩下一辆了,那原本被一个接一个铐在一起的范佩西以及穆罕默德等人,却也不见踪迹了。

“我已经让他们先开车离开沙漠了。”李泽道淡淡的说道。虽然天气极热,但是因为身体素质极佳的缘故,所以你在他脸上压根就找不到一颗汗珠的,更没有那种所谓的气喘吁吁。

“先喝点水吧。”李泽道把身上的水壶递了过去,正是前天晚上他从那帐篷里取走的两个水壶中的一个,里头还有大半水壶的水,至于另外一个水壶,里头的水已然被李泽道喝光了。

“谢谢。”林子森眼神复杂的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伸手接过那水壶,打开盖子,喝了两口的,然后递给了一旁正舔着干裂的嘴唇的西玛,后者赶紧接了过去,大口的喝了起来了。

“我……”林子森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却是脸色巨变的,更是瞪大眼睛看着李泽道,那张脸已然扭曲起来了。

“你怎么了?”李泽道一愣,赶紧出声说道,林子森突然出现这种情况在他看来很不对劲。

话音刚落,原本喝着水的西玛手里的水壶却是重重的掉在地上了,水壶里的水流了出来,洒了一地,然后他伸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脖子,一副痛苦难耐的表情。

然后,两人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那里,还轻轻的抽了几下的,那张脸一点一点的变黑,嘴唇则发紫。

李泽道脸色大变的:“喂,你们怎么了?”说着赶紧一把抓起林子森那变得冰凉僵硬无比的手,脸色更是难看了。

然后李泽道的眼睛一点一点的睁大了,他看到了两道人形虚影分别从林子森以及西玛的身上钻了出来,就如同刚刚他在沙丘上的时候看到有着同样的三道人形虚影分别从金中基,朴右熙以及迈德的身体里头钻出来一样,也如同他一枪把伊藤甚吾给毙了之后,有一道人形虚影从伊藤甚吾的身体里钻出来一样。

李泽道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附着在肉体上支配着人的一切行动想法的鬼魂了,正是因为他戴上了师父给的那枚戒指,所以他有幸……见鬼了。

唯一不同的是,林子森以及西玛的鬼魂很快的就一点一点的变淡了,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金中基等三人以及后面被李泽道一枪干掉的伊藤甚吾,他们的鬼魂在离开肉体之后,却是没有变淡消失,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看到,他们从围墙上的那个小洞飘进去了,换句话说,围墙的那一边有如师父所说的那样,有着某种能吸附鬼魂让鬼魂长久停留的载体才对。

在加上金中基那三人如此死法的,那遗迹里头,果然有猫腻!

林子森已然死得不能再死了,西玛同样如此。而且两人的那张脸都扭曲着,眼睛瞪得大大的,有着惊悚,也有着对世间的那种依恋,可想而知,在临死之前,他们的经历了一番极大的痛苦。

“怎么就……死了?”李泽道喃喃自语的,脑袋有着瞬间的空白的,而且见他们这种死法的应该是中了剧毒才对啊。

然后李泽道的目光落在跌落在那里的水壶上,伸手拿了起来,摇晃了下,里头却是还有一点水。

“林子森以及西玛都是在喝下这水之后才中毒死亡的,也就是说这水有毒?”想着,李泽道的眼睛瞪大了,额头上更是冒出冷汗了。

自己也喝了不少这水壶里的水了,为什么一点事情都没有?还是说自己之前喝的时候水还没有毒?这毒是刚刚才被下的?可是……到底是谁下的毒?要知道,这个水壶可是随身带着啊……

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李泽道索性也不去多想了,却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觉得后背发凉的,自己要是喝了这水,只不是也会跟林子森以及西玛一样,转眼之间变成尸体了?

想了想,李泽道把水壶里的那有着巨毒的水全部倒掉了,然后把水壶仍在地上,脚踩了过去,直接将其踩扁了。

看了死相很惨烈的林子森一眼之后,转身朝着其中一个帐篷走去。

钻进那不算太大的帐篷之后,李泽道无视用一种怪异的姿势趴在那里,手跟脚给用手铐铐起来的爱丽丝的那种杀人般的眼神,而是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伸手点开了爱丽丝的那穴位。

“该死,你对我做什么了?”爱丽丝发现自己能发出声音了之后,语气冰冷的大声说道。

“你的那个同伙已经被我杀死了。”李泽道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如果你也想死的话,我可以马上送你去陪他。”

然后爱丽丝发现自己的脑门上被那黑乎乎的枪口给顶住了。

“我不想死。”爱丽丝脸上没有太多的惧意,她不怕死,但是却不代表她想死,所以她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至于伊藤甚吾的死,早就在她的意料之内的,连她都在他手底下吃亏,更别说伊藤甚吾那个弱者了。

“既然如此,那就回答我的几个问题。”李泽道淡淡的说道。

“可以。”爱丽丝瞪大她那碧绿色的大眼睛看着李泽道,很是痛快的说道,“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答应我的一个条件。”

李泽道的嘴角扯了扯,差点被这个大洋马这话给逗乐了,拜托,你现在可是俘虏,你的命掌握在我的手里,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的?

于是李泽道枪口顶了顶爱丽丝的脑袋,然后酷酷的说道:“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是吗?可爱的男人,既然如此,那你杀了吧。”爱丽丝轻轻的舔了下她那极为性感的嘴唇。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李泽道很生气,他觉得自己被小看了。

“你敢杀我。”见李泽道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爱丽丝觉得很有趣,然后她笑了,“但是很可惜的是,我不怕死。”

“你应该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比死还难受的……”

“你说的是……你想强女干我?”爱丽丝打断了李泽道的言语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从来都不知道做那种事情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呢,早就想试一下了,可惜的是,还没有找到那个我看得顺眼的男人……”

“闭嘴,我会把你扔在外头让太阳暴晒你的。”李泽道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当下大声说道,心想这个大洋马的想法怎么可以那么污呢?

“哦,可爱的小男人,你不会这么做的。”爱丽丝大眼睛盯着李泽道看,声音魅惑的说道,“否则,你之前在制服我的时候,就不会把我送到这帐篷里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