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进入遗迹/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即将照射在这片金黄色的大地上的时候,李泽道出现在了那遗迹围墙跟前,那显得有些复杂深邃的目光落在围墙上的那个洞上。

爱丽丝站在李泽道跟前,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我进去了。”李泽道眼神收了回来,看着爱丽丝笑道。

“好的,亲爱的,我等你。”爱丽丝轻声说道,然后嘴唇凑了过去,吮吸了下李泽道的嘴唇几下的,然后说道,“到晚上太阳下山的时候,如果你还没出来,我就进去。如果你出来,但是……”

说着爱丽丝的眼睛有些红了:“我就在这里陪你。”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李泽道咧嘴一笑,有些洒脱的说道,“走了。”

“注意安全,我在这里为你祈祷……虽然我不是基督教徒。”爱丽丝说道。

李泽道一笑的,伸手捏了捏她那鼻子的,然后转身,迈着不算太轻快的步伐,往前走去了,很快的来到围墙处那仅能容一个人转进去的洞跟前。

想了想,却是没有钻洞,而是脚微微弯着然后猛地往上一挑的,瞬间身体犹如弹簧似的一下子就原地蹦跳起来了,然后手一伸的,一把抓住了围墙顶部,然后整个人已然稳稳的站在那足有五十公分厚度的围墙上了。

围墙很硬,表面却全部都是沙子,似乎是往沙子里添加某种特殊的粘合剂之类的东西使得沙子聚集起来变成现在这种围墙。

不过李泽道却是没有多想的,而是回头看了站在那里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的爱丽丝,朝着她咧嘴一笑的,这才回头打量了围墙下的那些建筑。

正如之前在图片上所见到的那样,这些建筑都是半球体状,长得很想坟冢,而且光看表面的,很容易判断出建造这些建筑物所用的材料跟围墙的材料一样,应该是沙子经过某种特殊的加工使之粘聚在一起形成的,至于其他具体的情况不走进去看是观察不出来的。

于是李泽道扫了一下周围的动静,又感受了一番,确定周围没有人以及那种不干净的东西之后,这才暗暗的呼出一口气的,然后纵身一跃的,已然从围墙上跳了下来,然后警惕的感受了一番周围的情况。

这里头的地面跟外头的那沙地一模一样,没有特别之处。

当下,李泽道目光落在离他最近的那个半球体建筑上,再次手微微一晃的,那把花了一万埃及镑买来的刀子已然出现在他的手里,要知道,这里头应该有那种绝对的高手才对,在这种情况下,刀子可比枪来得实用多了。

然后眼睛看着那建筑,耳朵倾听着周围动静的同时,又暗暗的呼出一口气的,这才往前走一步。

下一秒,李泽道的身体猛地一僵的,额头上的冷汗也一下子下来了,然后犹如机械般的,脑袋很是僵硬的往下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干枯的发黑的手竟然从沙子里钻出来了,更恐怖的是,那只手正紧紧的抓着他那正要往前迈的左脚。

当然了,惊恐也仅仅只是在一瞬之间,李泽道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了,手里的刀子猛地朝突然间从沙子里冒出来的那犹如死人的手猛地挥了下去。

眼见刀子的那利刃就要狠狠的划过那手了,那手就好像感觉到了危险似的,“嗖!”的一下子直接缩回沙子里头了,于是李泽道手里那刀子很是干脆的砍了空。

来不及细想的,李泽道猛地后退了一大步的同时,手一抖的,左手已然出现了那把沙漠之鹰,想都没想的直接朝那手出现的位置连开了两枪。

“砰!砰!”

子弹很是干脆的射进那沙子里头,瞬间消失了踪迹,但是也仅仅只是在那沙面上留下了两个小坑,却并不知道打中那藏匿在沙子里头的人没有。

李泽道警惕着周围动静的同时,更是用眼角的余光落在脚上,轻轻的喘着气息,说到底,刚刚突然从沙子里冒出来的手着实吓了他一大跳的,他怕那只手再次出现抓住他的脚。而且可想而知,换做其他人,比如之前被伊藤甚吾逼迫进来的金中基他们三人,在遇到这种情况,胆子只怕都要吓破了吧。

下一秒,突然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紧接着李泽道很是清楚的感觉到后背有一阵凌厉的劲风突袭而来,当下脸色大变的同时脚猛地一用力的,直接往前逃窜,谁知道,脚步却是一踉跄的,差点扑倒在地上。

“不好!”李泽道在心里暗道,他知道刚刚他一迈开步伐的时候,那只隐藏在沙子里的手再次出现了,并且绊了他一下,以至于他差点摔倒,已然失去逃跑先机了。换句话说,藏匿在这里的高手至少有两个,一个就藏匿在沙子里,另外一个则在他后面。

瞬息之间,他感觉到后背那似乎可以侵入他骨髓里的拳风,心里暗暗发苦的,想转身反抗却是来不及了。

下一秒,“轰!”的一声闷响,李泽道身后的一只拳头已然重重的击打在李泽道的后背上了。

瞬间,李泽道像是断线的风筝似的,快速的朝前飞了过去了,半空中,他只觉得全身气血翻滚的,后背火辣辣的疼痛,他觉得自己的骨头不出意外应该是断了。

“啪!”的一声闷响的,李泽道已然重重的跌落在那沙地上了,嘴角更是渗出血迹出来了,手里原本抓着的刀子以及手枪更是跌落在一旁了。

来不及细想的,李泽道就要从沙面上蹦跳起来,虽然很是悲哀的发现对方揍他跟玩似的,但是就算是死也得看清到底是谁让他差点摔倒,又到底是谁给了他一拳头的不是?

可是身体还没来得及做出发反应的,一只脚已然过来了,一脚重重的踹在他的肚子上,于是李泽道很是干脆的在沙地上滑行起来了,足足滑行了十来米,这才停下,然后那只脚再次出现了,这次没有在踹他,却是重重的重重的踩在他的脑袋上了,并且碾了碾。

于是李泽道的脑袋很是干脆的陷入了那松软的沙子里头,瞬间李泽道只觉得呼吸困难,嘴巴一张的,更是吃了一大口黄沙的,只能身体拼命的挣扎着试图反抗。

然后李泽道又感觉到有另外一只脚重重的踩在了他的后腰上了,于是他疼得身体微微抽搐的同时,在也无力抵抗了。

“轻一点,可别让他死了。”一道极为冰冷的声音响起。

“放心吧,这个小子虽然年纪轻轻的,但是内力修为可不低,不会就这么挂的。”另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然后李泽道只觉得那踩在自己脑袋上的脚已然移开了。

紧接着,李泽道感觉到有一只脚在他的腰部上挑了一下的,那疼痛异常的躯体不由自主的翻了个身,脸朝上,然后嘴巴一张的,一口鲜血已然喷出来了,自然而然的,鲜血里头还参杂着诸多的沙子。

当下,李泽道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晕晕沉沉的,身体疼痛异常,眼前却是有些模糊的,依稀的能看到两个身穿白色衣服的人站在那里,自然而然的是刚刚伏击他的那两个人,努力的睁大眼睛,这才看轻那两个人。

两人皆身材干瘦,那手黝黑干枯的就好像只有一张老皮贴在骨头上似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类似医生穿的那种白大褂,脚上穿的是跟李泽道脚上穿的那种长筒靴子差不多的鞋子,脸上还包着白布,看不清长相,不过这样的一副打扮在大半夜的时候往那血红色的月亮下这么一站的,活脱脱的就是一副僵尸夜行的样子。

而且他们说的是华夏语,所以李泽道断定,他们应该是华夏人才对。

“你们是谁?”李泽道喉咙蠕动了下很是艰难的问道,然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在我眼里,你已经是个死人了,我们不会回答死人任何问题的。”其中一个男子说道。

此时,李泽道已然很是艰难的站起身来了,然后微微抬头,那有着有着触目惊心血痕的嘴角处有着一丝冷笑,然后缓缓的说道:“说死人……还为时尚早吧?”

他觉得有一股暖流从丹田之处瞬间游遍到了全身,然后在那边拼命的冲撞,让他有了一种想狠狠的发泄的冲动……这就是鬼丸二号带来的效果?

是的,李泽道在刚刚被一脚死死的踩在脑袋上的时候已然把师父给他的其中一颗鬼丸二号给吃了下去了。

在从开罗出发之前,他早就把鬼丸二号事先用蜡包好,而刚刚进来之前,他取出其中一颗,塞进了嘴里,只待有危险解决不了的时候咬破外头的那层蜡直接吞进肚子,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厉害到这种程度,或者说他竟然逊到这种程度的,一个回合之后,他不得不吞下那颗鬼丸二号。

至于他带来的那种后遗症……现在都已经要死了,还管什么后遗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