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牛头马面跟判官/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的确已经是个死人了。”那个男子继续说道,然后就好像变戏法似的,身形已然消失在原地了,等再次看到他的身影的时候,人已然站在李泽道面前了,手往前伸,就要一把扣住李泽道的喉咙。

下一秒,男子的眼睛微微一眯的,心脏更是猛地一缩的。

面前,这个原本连站立的时候身体都在发抖的已然成为刀俎下的鱼肉的小子竟然突然一拳的,狠狠的砸向了他的肚子。

来不及细想的,男子那原本伸出去的手猛地握拳,迎向了对方那拳头。

“砰!”的一个闷响的,两人的拳头狠狠的再次撞击在了一起。

这次,李泽道身体仅仅只是一晃的,但是男子却是连退三步的,这才止住了身体,然后看着李泽道眼里的那种愕然之色一闪而过的。

他不懂,这个被他跟马面联击之后已然身受重伤以至于快被他打成猪头脸的家伙,为什么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头身体就好像发生变异了似的,劲道突然间又加强了,还让他倒退了三步,难道……

“你服用鬼丸了?”男子看着李泽道问道。他能想到的也只有这种可能了,只有那种诡异的药丸才能带来这样的效果,而且对方吃的只怕还是鬼丸二号,否则,以这小子之前所展示出来的那实力,就算吃了鬼丸一号,也没办法让他后退三步的。

“牛头,小心了,他服用的很有可能是鬼丸二号。”站在不远处的另外一个男子说道,声音沙哑,就好像喉咙里有着一把沙子似的。

“马面,同感……不过不需要你出手……”

牛头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因为对方已然一个拳头过来了,让他无暇顾及其他的,包括说话。

李泽道知道鬼丸的时间是有限的,如果不趁这段时间里赶紧把这两个家伙灭了,到时药效过去之后,死的只会是自己!所以他就好像不要命似的,压根就没有防守,出手全都是杀招,在跟对方搏命。

“砰砰砰……”两人化作了两道残影,斗在一起,荡起了阵阵的黄沙,牛头节节败退,李泽道却是步步紧逼。

马面纵身一跃的,跳到了其中一个球状体建筑物的盯上,看着正在打斗的两个人,并没有出手帮忙。

的确,一旦他出手的话,对方只有死一条路可以选,但是牛头让他别出手,他自然而然的就没有出手的必要了,因为牛头既然那样说,那就证明他有办法全身而退,他那样的人是不会拿自己的命去装逼的。

“砰!”两拳相撞,发出犹如金石交接的声音。

李泽道的身体震动了下,没有倒退,但是喉咙却是一甜的……他受伤还是太重了,虽然鬼丸二号让他的实力倍增,但是却治疗不了他受的那伤,而且随着打斗的持续,他的伤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不过李泽道知道一旦这口鲜血喷出来了,他的精血势必会减少,但是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将会减弱的,当下忍着伤势加重的危险,硬生生的把那股甜意压了下去,然后就好像不要命了似的继续朝对方欺了过去。

另一边,身体连续倒退了几步的牛头,见对方像是杀红了眼似的又朝他欺过来了,一副恨不得从他的身上咬下一块肉似的,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的同时,快速的躲开了他踹过来的那一脚。

然后牛头压根就不再跟李泽道硬碰硬了,不停的闪躲着对方的攻击,他在等,等他鬼丸失效的那一刻,更何况,听他的呼吸,越来越粗的,很明显的,他的伤势在加重,估计没等鬼丸的药效消失的,他就要自己乖乖的趴下去了。

见对方根本就不想跟自己硬碰硬的,而是像一只瘦不拉几的猴子似的在那边跳来跳去的,李泽道郁闷得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甜意再次翻涌到喉咙里,更是差点喷了出来。

大哥,我很忙啊,我赶时间啊,我是来跟你生死决战的,而不是来看你在那边像猴子一样跳来跳去的,要看猴子跳来跳去,我不会去动物园吗?

几分钟之后,李泽道只觉得身体上的力气像是被抽掉了似的,然后那原本就蹦起来的脚瞬间一软的,下一秒,更是“砰!”的一声闷响的,身体已然重重的坐在地上了,大口的喘着气,脸上满满的写着不甘……他终究没能在鬼丸发挥作用的时候打趴这其中一个,更别说是打趴两个了,而且鬼丸的后遗症也要来了吧?

下一秒,那原本一直蹦跳着的牛头突然间窜到了他的面前,脚猛地抬了起来,一脚踹了李泽道的胸口上。

李泽道倒飞出去的同时,隐约的听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头传来了“咔嚓!”的声音,已然知道自己的肋骨断了。

最后身体重重的撞在了那围墙上,发出了一声闷响的,整个人这才趴在沙面上,嘴巴再次一张的,又喷出了一口鲜血,那张脸已然苍白得毫无血色了,却是在也动弹不得了。

“看来这次真要交代在这里了……”李泽道在心里惨笑了下,身体异常疼痛不说,脑袋更是昏昏沉沉的,眼皮愈发的沉重,犹如挂着重石似的。

犹如鬼魅似的,牛头已然出现在李泽道跟前了,就如同在抽射一颗足球似的,猛地朝李泽道的肚子踹了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的,牛头已然重重的一脚踹在李泽道的肚子上了。

于是李泽道很是干脆的再次被一脚踹飞了,整个人重重的再次砸在了那堵围墙上,然后再次掉落在那地面上,身体在无动静。

“死了?”马面从那球体建筑物上跳了下来。

“没有,晕过去而已,还有呼吸。”牛头轻轻的喘了下气息说道,刚刚被对方一顿追赶的,虽然没有受伤,却也狼狈异常的,这让他心里着实很是不爽,因此选择如此折磨对方。

马面走到跟前,从兜里摸出一颗药物出来,眼神冰冷的看着李泽道,阴森森的说道:“既然你那么喜欢吃鬼丸的,我就免费的在送给你一颗吧。”

说着,手探了下去,一把把已然昏迷过去的李泽道给提了起来,就要把手里的那鬼丸零号往他嘴里塞。

就在这时,身后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住手!”

牛头跟马面闻言,回头一看,赶紧问候道:“判官。”

这是一个同样身穿一件医生穿的那种白大褂的男子,约莫四十左右的年纪,而且跟牛头以及马面不一样的是,他的身材匀称,皮肤健康红润的,活脱脱的是一个帅气的大叔。

此时他的眼神冰冷的看着牛头跟马面,就如同在看两个死人似的。

“马面,把他放下。”判官说道。

虽然不知道判官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要求的,但是马面还是依言松手,然后他只觉得眼前一闪的,判官已然出现在他跟前了,一把扶住那个已然半死不活的小子。

接下来判官的举动让牛头跟马面皆有些愕然的,只见判官轻轻的把那小子放在地上,却是打开他身穿上的那衣服的扣子,露出了藏在里面的一块四四方方的大拇指长短的白玉,白玉上面还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

判官手伸了过去,手指轻轻的抚摸了会儿李泽道胸口处的那块玉的,然后站起身来,回头眼神冰冷的看着站在那里的牛头跟马面,然后说道:“你们不该打他。”

“……”牛头跟马面像是见鬼一样的看着判官……他撞邪了?不然的话,怎么会说出如此荒谬的话出来呢?什么叫做你们不该打他?不打他的话怎么让他乖乖的吃下鬼丸零号然后变成老头,最后又变成一条疯狗死去,然后将他的鬼魂收集起来呢?这可是一个高手啊,而不是那种随便吓唬一下就可以把对方吓傻了的普通人啊。

“判官……”牛头张了张嘴。

“砰!”的一声闷响的,牛头那还没说完的话已然被他重新吞咽回去了,整个人更是弯下腰去,眼里满满的都是痛苦的表情。

判官已然重重的一拳头砸在他的肚子上了。

“判官……”马面脸色大变。

然后又是“砰!”的一声闷响的,马面那还没说完的话也已然吞回肚子里去了,整个人跟牛头一样,捂着自己的肚子弯腰,一副极为痛苦的表情。

同样的,判官也往他的肚子上砸了一拳。

当下判官没在理会牛头跟马面了,而是回头看着陷入昏迷的李泽道,就这样愣愣的看着他。

“判官,我不理解……”牛头捂着肚子咬着牙,硬着头皮说道,“我需要一个……”

“砰!”判官很是干脆的一脚出去,狠狠的踹在牛头的肚子上,直接把他踹飞了出去,然后眯着眼睛看着马面说道:“你也需要一个解释?”

“不……不用……”马面赶紧摆手,声音沙哑的说道。

“我可以给你。”判官说道,然后回头,眼神柔和的看着李泽道,“他是我的儿子。”

“……”马面傻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