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送请帖/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那倒是不用了,我可享受不起。”高胜寒打了个哈哈说道。当然了,他也在心里证实了一件事情,以前他看电视的时候,以为那些太监声音之所以如此尖锐的那是有意而为之,现在看来,还真不是有意的。

感谢魏小宝,帮自己解惑,让自己很好的增长了见识!

魏小宝冷哼了一声然后说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你想多了。”高胜寒摇了摇头说道,“我是来给你送请帖的。’

“请帖?”

高胜寒摸出一张烫金的请帖出来,放在面那大理石茶几上然后说道:“我跟苏萱在五天后于燕京饭店举办订婚宴,我是来邀请你过去参加的……当然了,你要是身体不太舒服的话,让人送去祝福的话就行了。”

“哼!”魏小宝冷哼了一声,眼睛已然眯成一条线了,眼里有着恶毒的气息流出,他又怎么不知道高胜寒这压根就是用心险恶的,如果自己不去的话,只怕外面很快的会传得沸沸扬扬的说那条曾经的疯狗魏小宝已经废掉了,现在都不敢出来见人了。

如果过去的话,却要遭受众人那种怪异的目光,毕竟他的小鸡鸡已然被割掉了这件事情其他人早就知道了。

“我会过去的。”魏小宝缓缓的将眼睛睁开,声音恶毒尖锐的说道。

高胜寒嘴角微微翘起,由衷的说道:“你的确值得我放在眼里。”

对自己都这么狠,对别人就会更狠,现在的魏小宝才是真正可怕的魏小宝,才是真正可怕的一条疯狗,这样的人,在不能跟他成为朋友的情况下,千万别成为敌人。

魏小宝冷哼了一声,没在说啥了。

“魏少,知道是谁伤了你吗?”高胜寒问道。

“高少,难道不是你?”魏小宝冷笑反问。

“是我的话,我还能在这里跟你说话?”高胜寒笑笑,也不墨迹了主动说道,“那天你离开之后,一个女人走进了包厢里,试图勾引我,你知道的,我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

“我不知道。”魏小宝冷笑道。

“……”

高胜寒知道太监的脾气多少是有点奇怪的,当下也没跟魏小宝计较而是继续说道:“之后,我喝了一杯她倒过来的红酒,我便迷失自我了,等我醒来之后,我手腕上这块能表明我的身份的腕表消失了。”

“你说的这些,我早就知道了。”魏小宝说道,那满是肥肉的脸上有着一丝狰狞。

高胜寒的嘴角微微翘起,伸手摸了摸手腕上的那块腕表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说一些你不知道的吧。”

魏小宝冷笑,并没有说啥,在他被暗算这件事情上面,他不认为有什么事情是他高胜寒知道而他却不知道的。

“那天晚上,咱们喝酒的那辉煌会所是辉煌国际旗下的一间会所,辉煌国际背后的那个女人则是被誉为华夏商场的第一女强人肖蔷薇。”高胜寒说道。

“然后呢?”魏小宝皱着眉头说道,高胜寒说的这话他已然知道了。

“然后李泽道是肖蔷薇的儿子。”高胜寒缓缓的说道。

魏小宝那原本微眯的眼睛已然睁大了,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之色,尖声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听说她始终单身的,但是竟然有儿子?”

高胜寒苦笑了下点了点头说道:“千真万确,他的确是肖蔷薇的儿子。”

当然了,这也解开了之前高胜寒心里的一些疑惑,比如为什么李泽道他把那病重的女人给上了,但是百里长河却是没有对李泽道下死手的反正当他是女婿了,想必是因为肖蔷薇出面了,以她的那种实力,百里长河自然是不敢乱来的。

“那个盗取我的腕表的婊-子是辉煌会所的员工,之后腕表跟你一起出现了,这不难猜出有人绑了你却是想把脏水往我身上泼。”高胜寒继续说道,“也不难猜出,这事情跟辉煌会所有关。”

魏小宝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了,言语里杀气涌动的:“你想说对我动手的人是他?”他不相信高胜寒会愚蠢到去做这样的事情,毕竟自己受到这样的受害对他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他们虽然不是朋友,但是却也不是敌人。

所以他心里怀疑的人正是李泽道,只是没有证据罢了,当然了,对魏小宝来说,有证据跟没证据并没有什么分别。

“为什么不能是他呢?”高胜寒反问,“他有动机,也有那能力。”

“是吗?”魏小宝沉默了下冷笑,“你不是说他已经被香居给控制起来了吗?”

“是啊,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高胜寒摇了摇头说道。那天在香居的时候,李泽道不知道被谁耍了,最后跟香居的人起了争执,最后保镖回报说,李泽道是被抬出去的,身上都是血迹,那张脸更是被揍得连他老妈都不认得了。

照理说,香居即便当天就把他给放了,他也没那时间跟精力立即去辉煌会所设计坑魏小宝还有他才对啊。

但是,这件事情很明显的跟辉煌会所有关,而辉煌会所又属于辉煌国际,李泽道则是辉煌国际的董事长的儿子,那么这事情他肯定是逃脱不了干系的。

“不过,他现在就在燕京。”高胜寒说道,“中午的时候,还在聚得全烤鸭店里头风骚了一把,硬生生的把苏珊给整哭了。”

魏小宝的燕京微微眯了下:“苏家知道他的来历?”

“可能除了百里长河外,他们是最早知道的。”高胜寒说道。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苏家的态度如此起伏不定的,想必是怕得罪肖蔷薇吧。

不过高胜寒却又不理解了,因为这次的婚约是苏家主动提出的,并且要求尽快订婚……难道他们不怕得罪肖蔷薇了?还是说苏家已经得罪肖蔷薇了?

魏小宝扫了他一眼冷笑道:“的确,苏萱跟他的关系挺暧昧的。”

“魏小宝……”高胜寒的表情一阴的,魏小宝这话让他很想吐血。属于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有着暧昧不清的关系,这是任何男人都接受不了的一件事情。

魏小宝冷冷一笑阴森森的说道:“虽然他是肖蔷薇的儿子,但是到燕京来了,这里可是咱们的地盘啊,怎么也得好好招待他一番吧?”

高胜寒淡淡一笑说道:“魏少,招待不招待他,那是你的事情,我现在忙订婚的事情,可没时间去理会他。”

魏小宝冷笑一声说道:“是吗?我怎么觉得你已经想好如此招待他了?”

高胜寒笑了笑说道:“魏少,你想多了。”

魏小宝冷哼了一声,不再说啥了,而是缓缓的把眼睛给闭上了。

高胜寒见状,站起身来说道:“魏少,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了。”说着站起身来,离开了病房。

等高胜寒离开之后,魏小宝燕京才缓缓的睁开,看着那滴落的点滴,那张满是横肉的脸已然扭曲起来了。

“我会让你死的!我会让你死的!”他用无比尖锐,无比恶毒的声音吼道,然后像是疯了似的哈哈的大笑起来了。

……

苏朝泽的书房里,苏朝泽坐在椅子上,表情凝重,他两个儿子苏国庆跟苏国立坐在他的对面,其中苏国庆的脸色跟苏朝泽一样,很是凝重,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至于苏国立的脸色则很是难看,直到现在他才真正明白了为什么父亲态度如此强硬的要跟高家联姻,那是因为李泽道那个已然死在国外了!

而这消息是苏珊透露给老爷子的,按照苏珊的说法,李泽道跟她一样被那伙人给绑架了,而她亲眼看到李泽道被那些人杀死了,而她则侥幸得以逃脱。

一得到这消息,老爷子知道跟辉煌国际拉近关心这事情就算是泡汤了,甚至还怕肖蔷薇在知道自己的儿子死后迁怒苏家的,凭啥同样被歹徒抓走了,你家苏珊逃脱了我儿子却是死了?女人发怒起来是不会跟你讲道理的,而且也会变得很可怕。

因此苏老爷子立马着手跟高家联姻的事,这样一来,即便是肖蔷薇到时知道事情之后发难所谓,高家也能帮下忙不是?

但是现在事情的真相却是,李泽道非但活得好好的,甚至现在人就在燕京,而且中午的时候在烤鸭店里还把苏姗给羞辱哭了。

“姗姗误我啊!”沉默良久,苏朝泽摇了摇头说道,心情很是糟糕。

“爸,现在怎么办?”苏国立强忍着心里的怒火问道,他怪父亲,也怪自己的大哥,这种重要的事情竟然将他蒙在鼓里,“悔婚?”

“老二,你开什么玩笑,这能悔婚吗?”苏国庆扫了他一眼说道,“现在跟高家联姻的事情已然公布出去了,如果悔婚的话竟会使得咱们苏家处于风口浪尖上,之后更是没有任何信誉可言了,而是还会跟高家交恶的。”

“的确,不能悔婚。”苏老爷子皱着眉头说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努力的跟高家维护好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