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准备大礼/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对不起,对不起……高少,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不小心被呛到了,所以……”李泽道一脸歉意的连连道歉,更是拿起桌面上那擦拭茶盘上的水渍用的茶巾就要帮高胜寒擦脸。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高胜寒身体往后仰赶紧说道。他本来就有洁癖,现在却是被喷了一脸的茶水,那茶水虽说不烫的,但是却是从这混蛋的嘴里出来的,那就等于被他往脸上吐口水了,甚至,还有那么一些喷进了他的嘴里……

高胜寒的肚子里开始扭曲起来了,有了一种想吐的冲动。

不过虽然心里愤怒异常的,更是差一点怒吼着让保镖进来把这个狗日的拖下去剁碎了做成肉丸子喂狗,但是高胜寒还是很好的克制住了,然后接过一旁的旗袍美女递过来的纸巾擦拭起自己的脸来了。

当然了,愤怒归愤怒的,心里还是有点得意的,他当然知道李泽道是故意的,而他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因为嫉妒罢了。

能让李泽道对他产生嫉妒心里,高胜寒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高少,实在抱歉。”李泽道很是诚恳的再次说道。

“没事的,李少,谁没有喝水呛到的时候?”高胜寒很好的表现出了自己的大度,心里却是恶心得不行了。

当然了,他的这种刻意装出来的从容大度却惹得一旁的旗袍美女芳心暗颤的,这才是翩翩浊世佳公子啊,不像那个家伙,压根就是个又野蛮又无理的土鳖。

“哦,对了,高少刚刚说啥了?”李泽道问道。

见李泽道没有喝茶的动作,高胜寒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刚刚说,我已经取得了苏萱的放心了。”说完之后,高胜寒只觉得心里无比的舒爽,就好像大夏天里吃一根冰淇淋似的。

“真的?”李泽道一愣。

“真的,李少。”高胜寒很是肯定的说道,他才不介意一刀子又刀子的往李泽道的胸口上捅呢,“五天后,在燕京饭店,我跟苏萱将在那里举行订婚仪式,如果李少有时间的话,可以到燕京饭店见证我们的爱情。”

李泽道将一块糕点塞进了嘴里吞下去之后,这才微微一笑说道:“恭喜高少终抱美人归了,五天后我有时间的。”

“这是喜帖。”高胜寒微微一笑说道,然后将一份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喜帖放在桌面上,推到了李泽道面前。

李泽道拿起那烫金显得极为高档的喜帖,打开简单的翻阅了下,然后收了起来,笑眯眯的着高胜寒说道:“高少,到时我一定会准时到的,并且还会准备一份大礼过去的。”

“大礼?”高胜寒脸上肌肉细不可闻的抽搐,心里莫名的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了,不过一想起这订婚已然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了,而且燕京饭店是什么地方?别说你是肖蔷薇的儿子了,就算你是一号首长的儿子,那地方也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于是心里的那种不好的感觉这才少了点。

然后微微一笑说道:“那我跟苏萱就等着李少的祝福。”

“哈哈,放心,一定是一份让你大开眼界的大礼。”李泽道的嘴角微微翘起。

于是高胜寒脸上的肌肉再次细不可闻的抽搐起来了,心想邀请他去燕京饭店会不会是一个很傻逼的行为?万一他真的不怕死大闹订婚现场,到时他自己找死也就算了,不得害得苏家跟高家脸面丢尽?

到时他到了的时候,让多一点的人看着他也就是了。

有了应对之策之后,高胜寒的心里大定,然后笑道:“那就先谢谢李少了。”

……

李泽道回到入住的那如家酒店的房间跟前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吴馨,在见到李泽道之后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泽道,你回来了?”说完之后,脸却是莫名的有些红了,这种感觉怎么跟妻子迎自己的丈夫回来的那张场景那么像呢?

“吴姐,你没事吧?”见吴馨脸色有异的,李泽道问道。

“哦,没事。”吴馨赶紧摆手说道,侧开身子让他进来,她又怎么好意思对李泽道说出她心里的那种幻想的。

“亲爱的。”爱丽丝将手里的书放了下来妩媚一笑的,然后站起身来迎了过去。

“在看什么书?”李泽道有些好奇的问道,照理说这酒店里即便有刊物,也应该是中文的,爱丽丝是看不懂的。

“这酒店对面不是有书店吗?”爱丽丝说道,“下午回来的时候,吴馨帮我挑选了一本学习华夏语的书籍,等你的回来的这时间里,吴馨教我学中文了。”

“我的普通话平可不是太好。”吴馨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笑道。她这倒不是谦虚,毕竟她是南方人,说普通话的时候都不是太标准。

“哈哈,咱们一样。”李泽道笑道,“走吧,吃饭去,就去王府井吧,吃完之后逛逛。”

对于李泽道这提议,爱丽丝跟吴馨自然不会反对的,当下两人穿上鞋之后便和李泽道下楼走出了酒店。

“两位美女,请上车。”李泽道拉开了那路车的车门,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吴馨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当下说道:“泽道,这车……”

“老炮儿那边作为补偿给的。”李泽道说了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后,心虚的要死要活的,赶紧转换话题,“你来开?”

“好啊。”吴馨有些兴奋的说道,虽然家境算是优越的,可还没到开得起这样的豪车的地步的,然后表情又有些奇怪的,“那个……还是你来开吧……”

“放心吧,吴姐,那样的事情不会在发生了。”李泽道笑道然后将手里的钥匙递了过去。

吴馨抿嘴一笑的,接过李泽道手里的钥匙,然后钻进了驾驶位置上,而李泽道跟爱丽丝则坐在后座。

三人在王府井那边简单的吃了下饭,然后开始逛起街来了,爱丽丝对周围的一切表现出极高的兴趣,至于吴馨则是一个很好的导游,跟在爱丽丝身边帮她解惑,至于李泽道则走在两人身后,眉头微微皱着的,心思涌动。

他不知道该送高胜寒一份怎样的大礼才能最好的表现出自己对他的那种讨厌,头疼啊!

直到后半夜,三人才回入住的那如家酒店,然后第二天一早,便来到长城跟前,游玩起长城来了。

第三天,按照吴馨的计划,把故宫以及故宫周边的景点都走一遍,李泽道却是没有跟着她们一起去游玩,而是换上了一套特意买的黑色的显得很是**肃穆的衣服,又买了一束鲜花,打的来到燕京八宝山参加林子森的追悼会。

当李泽道达到殡仪馆门口的时候,已然有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不少人聚集在这里了,想必是林子森的朋友,学生以及同事,或者拿着鲜花,或是拿着花圈的,表情沉重悲伤的,气氛很是压抑。

李泽道还看到了燕京大学的校长北堂玉站在那里,深情悲痛的跟几个人聊些啥,当然了,北堂玉并没有注意到他,李泽道也没想过去跟他打一下招呼,毕竟这里不是一个很好的聊天的地方,再者,他出现在这种地方对北堂玉来说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到时免不了还得解释一番。

“哦,李,是你吗?”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李泽道回头,发现一身黑色西装的范佩西正表情有些惊喜的看着他,在他身后还有李泽道熟悉的那个法国人米勒思?莫特,当然了李泽道已然知道,这个米勒思?莫特是师父的人,另外还有几个李泽道不认识,都是外国人,而且年纪不小,一副学者的样子,看来都是联合国考古协会的人。

“你好,范佩西先生。”李泽道手伸了过去跟他握了握问候道。然后又跟米勒思?莫特打了个招呼。

“你好,李。”米勒思?莫特回应并且发出邀请,“李,一会儿林的追悼会结束之后,要不要跟我们去一个地方?”

李泽道一愣:“去什么地方?”心想这几个老家伙不会来到华夏之后火气大了所以想找个地方泄泄火吧?

“辉煌文物展览馆。”范佩西说道,“那个文物展览馆可是华夏最大的文物展览馆之一,里头收藏着华夏从古到今的诸多文物。”

“辉煌文物展览管?不会是辉煌国际旗下的吧?换句话说,那展览馆根本就是师父开的?”李泽道在心里嘀咕道。

想了想,参加完追悼会后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而且自己一个人待着这种地方莫名的有了一种毛毛的感觉,如果此时还戴着师父给的那枚戒指,说不定还能看到鬼呢……于是李泽道的心里更是发毛了,觉得在这种地方跟他们待在一起也是可以的。于是点了点头说道,“范佩西先生,打扰了。”

范佩西很是客气的表示很高兴李泽道能跟他们一同过去,至于米勒思?莫特对李泽道更是客气了,毕竟李泽道非但是他的救命恩人,更是那个人的徒弟,也就等于他的半个主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