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哭晕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灵车从东门缓缓的驶入,最后停在了殡仪馆门前,灵车的后门被打开,灵柩被小心翼翼的抬了出来往殡仪馆里走,当然了,灵柩里并没有林子森的遗体,而且放入了林子森生前穿的衣服以及他喜欢的一些物品,毕竟他的遗体已然被那流沙漩涡给吞没了,在也找不回来了,

李泽道看到了林素素,她脑袋低低的跟在灵柩后面走着,脸上没有泪痕,也没有那种悲痛欲绝的表情,那张脸煞白僵硬的没有任何的表情,是大悲无泪还是早就把眼泪给哭干了?

不多时,告别仪式开始,大厅里播放着哀乐,人们一个接着一个走上前去向那灵柩鞠躬的,而林子森的亲属就站在一旁,与众人一一握手,哭声响成了一片。

李泽道跟范佩西一行人一起,给林子森那棺柩鞠躬之后,一一跟他的那些亲属握了握手,最后握住了林素素那举着的任凭大伙握的僵硬的手,却是觉得自己好像握着一块冰似的,冰冷异常,就如同一具没有生命的敢从冰柜里拉出来的尸体似的。

“你没事吧?”李泽道轻声问道,虽然觉得自己说的那话压根就是屁话。发生这种事情,能没事吗?

对于这个女孩子,李泽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在阿姆斯特丹的时候,她是被爱丽丝指使人给绑架走的,她的父亲同样的于是受到了爱丽丝的威胁这才做出那些事情的,甚至,后面林子森是喝了他递过去那水壶里的水,这才中毒而亡的。

说到底,林子森虽然不是死于爱丽丝他的手,但是归根究底起来,他跟爱丽丝是逃脱不了干系的。

林素素那始终低着的脑袋缓缓的抬了起来,那已然麻木掉的眼神看着李泽道,渐渐的出现了一丝神采,喉咙蠕动着,声音极度沙哑的说道:“你……来了……”

李泽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当林素素张开嘴巴的时候,他很是清楚的看到了她整个口腔泛白的,有着极大的火气。

下一秒,林素素突然扑在他的胸口上,“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她哭的撕心裂肺,哭的歇斯底里,哭的快要断了气,哭的杜鹃啼血,哭得李泽道也想哭了,哭得大伙的目光都落她身上随便打量了好几眼李泽道的然后跟着抹眼泪。

然后不知道哭了多久,林素素的声音终于停歇了,整个人已然瘫倒在李泽道的怀里,失去意识了。

……

林素素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位于病房里,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让她很不喜欢的那种双氧水的味道,然后她的眼神跟一双深邃的眼睛相对。

“你醒了?”李泽道问道,然后手伸了过去用手背试了试她的额头,说道:“这里是医院,你发烧并且晕倒了,还好,现在烧已经退下来了。”

林素素没有开口,只是安静的看着李泽道,看着他那眼睛,看着他用手背探试着自己的额头。

她原本以为她的眼泪已经哭干了,但是在看到李泽道的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的,又哭了,而是是趴在他的怀里哭的。

“你……没事吧?”李泽道见林素素表情呆滞的,有些担心的补充说道。

“没事。”林素素摇了摇头说道,声音依旧沙哑,因为体内的火气太大了,按照医生的形容,她的喉咙肿得就跟个桃子似的。

“谢谢……”

“你已经谢过很多次了。”李泽道说道,“喝点水?”

林素素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对不起……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李泽道一愣,已然明白她所指,然后微微摇了摇头笑道:“倒是没脏……因为没有鼻涕。”

“……”林素素那苍白的脸上已然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笑容,然后问道,“为什么是你?我妈怎么会放心让你留下来照看我?”

李泽道笑笑说道:“或许,她以为我是你的男朋友吧。”在那样场合里,林素素扑在他的怀里失声痛哭的,别人不会想歪才怪。

“……”林素素那苍白的脸上已然有着一抹红晕了。

……

回到酒店之后,已然深夜了,爱丽丝并没有入睡,在李泽道回来的时候,她正坐在那里看着那本在书店里买来的学习华夏语的书籍,努力的学习着华夏语。

“亲爱的,她还好吧?”爱丽丝双手搂着李泽道的脖子问道。

“还好。”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他知道爱丽丝所说的那人是林素素,毕竟她知道自己今天一早的就去八宝山参加林子森的追悼会,中途他也给她电话说林素素病了,他送她去了医院,要晚点回来。

“那就好。”爱丽丝点了点头,然后嘴唇在李泽道的脸上亲了下,“好好洗个澡吧,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一起吧。”李泽道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原本搂着爱丽丝的腰部的手,已然滑进爱丽丝那光滑性感的睡衣里,开始不老实起来了。

爱丽丝的眼神已然有些迷离了,嘴里发出让人血脉愤张的娇-吟声,然后搂着李泽道的脖子疯狂的索起吻来了。

很快的,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充斥了整个房间。

原本已然回房间却是毫无睡意的吴馨,想再次去爱丽丝那房间教她华夏语的同时顺便等李泽道回来,或者说,等李泽道回来的时候顺便教她华夏语,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隐约的听到有奇怪的声音从里头传了出来。

当下心里嘀咕了下,然后有些好奇的把耳朵贴在门板上想听听里头的动静,然后她听到了一种似痛苦又似痛快的古怪声音传了出来,声音像被极端的压抑,所以听起来有些扭曲变形。

然后,吴馨的那张脸瞬间红透了,赶紧把耳朵从那门板上移开,作为一个还没彻底的走出校园真正的进入医院但是却是年轻有为的小护士,吴馨当然知道这种声音的来源了,也知道里头正在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明天还要去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游玩呢,这么累的明天有体力吗?”吴馨在心里嘀咕到,然后像是做贼心虚似的飞一般的回自己的房间里用棉被把自己的脑袋严严实实的盖住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耳旁却是始终充斥着那种柔媚入骨的呻-吟声,以至于吴馨翻来覆去的压根就睡不着,而且脑子里莫名的响起之前因为好奇所以偷偷观看的那种小电影,于是更是睡不着了,甚至内裤都湿了,直到天快亮了,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李泽道睁开眼睛看见爱丽丝趴在他身上睡的正香,咧嘴一笑的,然后双手很不老实的开始侵犯着爱丽丝那光滑白皙的娇躯,爱丽丝感觉到了李泽道的侵犯,长长的眼睫毛一阵抖动了,慢慢的睁开那碧绿的眼睛,看着李泽道妩媚一笑的,手伸了过去,着迷的抚摸着他的脸,然后抬起头吻在了他的双唇上,之后是他的脖子,胸膛,肚子在一路往下……

然后,李泽道很是舒服的喘起气息来了……

等两人穿戴好衣服,已然是两个小时以后了,当走出房间想去敲吴馨的门的时候,却见吴馨的房门得开了,紧接着吴馨边打着哈欠边走了出来,一副快要睡着了的样子。

“早啊,泽道,爱丽丝……哈……”吴馨揉了揉眼睛打招呼道。

“没睡好?”李泽道问道。

“你……”吴馨本来想说“你还好意思说”,但是没好意思,于是改口说道,“那个……做噩梦了,所以没睡好……哦,对了,今天就去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

吴馨赶紧换了个话题,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小觉了,却又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竟然跟李泽道搂抱在一起……现在,她心里已然羞涩得不行不行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笑道:“先去吃下早饭,在过去。”对于去动物园,李泽道多少还是很期待的,毕竟虽然凤凰市也有动物园,但是他从来都没去过,早就想看看那些动物到底长啥样了。

在酒店对面的一家天津骨髓包子店吃了下早餐之后,吴馨的精神已然好不少了,不在像之前那样强打着精神,不过去动物园的时候李泽道却也没让她开车,毕竟虽然精神好不少了,但是终究不是太好。

燕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是一家依山而建的大型自然生态公园,占地面积6000亩,拥有百余种近万头野生动物,是集动物观赏,救助繁育,休闲度假科普教育,公益环保险期限一体的生态旅游公园……当然了,这些都是经过吴馨介绍李泽道才知道的。

“你的意思是,可以开车进去?那些动物就在车子周围晃荡。”李泽道瞪大眼睛问道,他还以为这些动物都被关在聋子里呢。

吴馨抿嘴笑了起来说道:“那可是野生动物园……不过别下车,你长得那么帅的,小心被母老虎给吃了。”

“唉,帅得连禽兽都喜欢,这是我的错。”李泽道微微一声叹息说道,惹得爱丽丝遗迹吴馨大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