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高胜寒疯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是……那个……我就是怕你脚还没完全好的,万一又伤到什么的……”李泽道有些不甘心,吱吱唔唔的,“所以……”

“没有所以。”苏萱很是干脆的断了李泽道的念头,“我的脚已经好了。”说完之后,径直上了楼。

李泽道尴尬一笑的,然后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眼睛微微眯着看着天花板上挂着的那巨大的水晶吊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后他听到了楼上传来了苏萱的声音:“我需要有人帮我拉开礼服后面的拉链……”

我不就是人吗?李泽道一脸大喜的,然后又是一脸羞涩的,又扭捏了两下,然后像是一阵风似的,往那楼梯冲了过去,瞬间来到二楼,然后看到苏萱站在一个房间门口跟前。

“那个……我是人……”李泽道走到跟前说道。

“白痴!”苏萱说道,没有半点扭捏的转身,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李泽道,“帮我把拉链打开……我试了下,没够着。”

“呃……其实不用解释的,我明白。”李泽道咽了咽口水。

“……”苏萱觉得李泽道一点都不明白。

当下李泽道手伸了过去,然后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的同时,一点一点的帮苏萱把拉链给拉开了,然后很快的,苏萱那美背上大片的肌肤都已经一览无余的暴露在他面前了。

“咕咚!”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李泽道却是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在饭店的时候饮料喝多了。”

“拉链拉好了?”苏萱声音极为平淡的问道,就好像没有发现有一只色狼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那光滑的后背看似的。

“好了……”

苏萱没在说啥了,径直走进了房间里头,然后顺手把门关上了。

“……其实我也没想进去。”李泽道一脸尴尬的自言自语道。

几分钟后,房间门被打开,苏萱缓缓的走了出来,跟之前高贵华丽的订婚礼服相比,身上的穿着已然换了另外一种风格了。

简单的天蓝色的紧身的牛仔裤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白色衬衣稍显宽松,却给人时尚可爱的感觉,白皙的脚上没有半点束缚的,连拖鞋也没穿,就这样迎着李泽道的目光走到他跟前。

“看够了?”苏萱看着李泽道问道。她并不讨厌李泽道那眼神,但是……有些接受不了。很平和的看着你,不灼热,也没有那种污的感觉,就好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

“没有……不是……够了……也不是……”李泽道尴尬一笑的,“你真好看……”

“跟你其她那些女人比呢?比如说……那个大洋马……是叫爱丽丝是吧?”苏萱一脸平静的问道。

“哈哈……你不像是会问这种问题的人……”李泽道有些心虚了。

“我现在问了。”

“……”

没等李泽道回答的,苏萱说道:“我饿了。”

李泽道瞬间绝倒,当下有些无语的说道:“那个……就不能说点别的?”

“哦,跟你其她那些女人比呢?比如说……那个大洋马……”

“……”李泽道掩面,泪水狂流。太欺负人了但是却又……太可爱了,可爱到李泽道都忍不住想过去狠狠的搂住她然后在狠狠的亲上几口的。

“赶紧吃饭去吧。”李泽道觉得,现在说吃饭也不是太难让人接受的一件事情,说着手伸了过去。

苏萱看了看李泽道那手,然后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手心上说道:“把爱丽丝也叫出来吧,毕竟……早晚都得在……生活在一起的不是?”

说完之后,苏萱的那张平静的脸已然有着一丝红晕了。

……

在某个极为豪华的病房里,高胜寒那张脸极度扭曲的,眼神弥漫着冷冰冰的杀气盯着那天花板上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的左右两边的脸颊都有着两个清晰的红中带紫手掌印,那是他的父亲高山左右开弓抽了他两巴掌之后留下的痕迹,而且,这两个巴掌非但没打醒他,反而让他变成了一个疯子,是的,是疯子!

是的,短短的半天不到的功夫,整个燕京已然传开了,高家的高胜寒,这个被诸多老一辈人的称赞加冕,被诸多名流贵妇抛媚眼自荐枕席的最闪耀的那颗星,竟然脑子出问题了,以至于在订婚宴上口不择言的,现在在医院里接受最权威的精神方面的医生进行治疗。

当然了,有些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冷笑,大骂高老爷子就是一条老狐狸,竟然让自己的孙子变成神经病好把影响降到最低,毕竟谁会去在意一个神经病说的话呢?

也有不少人在听到这消息之后松了口气,特别是一些正在医院接受身体检查的女人,在得到检查结果之后更是彻底的将悬着的那颗心给放下来了,高胜寒的确有病,不过并不是艾滋病,而是脑子有病!

不过大多数人选择不相信,毕竟这只是高家的一套说辞罢了,他们更愿意相信,高胜寒得的其实是艾滋病,而不是精神病。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魏小宝脸带阴冷的笑容走了进来,整个人就如同一颗在地上滚动着的肉球似的,而且他的左手还拿着一瓶红酒,右手则拿着两个高脚杯。

高胜寒像是没见到他似的,仍旧盯着那天花板看。

魏小宝则“滚”到沙发跟前,将手上的红酒以及高脚杯放在桌面上然后身体重重的压在那沙发上,以至于沙发发出了颤抖般的呻-吟,就好像随时都会被压垮似的。

“听说你脑子有病?而且得了艾滋病?”魏小宝开口说道,声音尖锐,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呦,脑袋上还有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高胜寒抬头看了他一眼冷冷一笑说道:“真羡慕你,即便被诅咒精-尽人亡而死,却是一点都不用怕的……”

“高胜寒……”魏小宝眼睛一眯的,尖声怒吼。原本声音低沉的他现在声音变得无比的尖锐,而且他下巴是有胡渣的,现在也光溜溜的了,这让魏小宝异常的愤怒,他觉得……自己的颜值受到影响了。

“魏小宝……”高胜寒坐起身来,同样低声怒吼道。

然后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高胜寒的大眼跟魏小宝的眯眯眼互相瞪来瞪去的,最后两人都笑了,发出了狰狞无比恶毒的笑声。

笑完之后,高胜寒下了床,在魏小宝对面那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桌面上的那瓶红酒说道:“找我喝酒来了?”

“之前我说过,隔壁还有一间病房,我帮你留着,现在你果然住进来了,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自然得好好喝一杯。”魏小宝有些神经质的笑了起来说道。

“哈哈……”高胜寒同样的有些神经质的大笑,然后说道,“什么酒?”

“你喝一下不就知道了?”魏小宝冷笑。

高胜寒一笑的,往那两只高脚杯上分别倒了点红酒,拿起来,将其中一杯递给了魏小宝,然后轻轻的摇晃了起自己手里的那杯红酒来了,晃动了会儿,这才才将鼻子深深置入杯中深吸几秒,下一秒轻轻抿了一小口,眼睛微眯,嘴巴动了几下,旋即脸上浮现起一抹笑意,轻轻的将高脚杯放回了桌面上。

“怎么样?”魏小宝是笑非笑的问道。

高胜寒像是回味无穷似的这才说道:“好酒!法国柏图斯干红,年份的话……不下二十年了!”

魏小宝阴森森的笑了起来说道:“高少果然是酒中的高手啊,而且……不是神经病!”

高胜寒的眼睛微微一眯的,有些神经质的笑了起来说道:“不,魏少错了,我是神经病,因为接下来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出来,不过光是想想,就连自己都怕啊!”

“那真是太好了。”魏小宝大笑,拍了拍手由衷的说道,然后拿起那杯红酒一饮而尽。

“你看到他了?”高胜寒问道。

“看到了。”魏小宝说道,“他可是这出大戏的主角啊,最后,他压轴出场,牵着苏公主的手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给那订婚宴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高胜寒脸色一阴的,只觉得胸口就好像有一块大石头压着似的,都快喘不气来了。

“婊-子……婊-子……”他在心里怒吼。

然后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道:“他果然没有食言,真给我送这么一份大礼过来了。”

“咱们得回礼啊。”魏小宝说道,“上次他也送了一份大礼给我,我还没来得及还呢。”

“你有什么想法?”高胜寒眯着燕京看了魏小宝一眼问道。

魏小宝帮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了起来,然后说道:“高少,你是疯子,你会做出那种连你自己都害怕的事情出来,那么这事情由你来做更适合不过了,当然了,需要用到我的话,我没有二话。”

高胜寒冷笑没有说话,这个家伙当自己是傻逼吗?好听的场面话谁不会说,他也可以说你魏少号称燕京第一疯狗,你疯起来连你都害怕的,所以这件事由你来做在适合不过了,当然了,需要用到我的话,我没有二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