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我说的是下辈子/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小宝,你太吵了,会打扰到别人休息的。”坐在那破旧沙发上的男子站起身来,一脸厌恶的扫了魏小宝一眼,淡淡的说道,声音里有着一丝磁性在里头。

“哼!”魏小宝冷笑一声的,没在说啥了,只是看着地上躺着的那李泽道,眼神散发出冰冷的气息,就好像在想一会儿怎么把他往死里折磨似的。

“辛苦了。”男子看着苏珊说道,“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苏珊眼神柔和的看了对方一眼,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没有,就是又被这个王八蛋羞辱了一顿,所以在用你给我的那香水把他给迷晕之后,我就动手打了他一顿……你不会怪我吧?”

“傻丫头,我怎么会怪你呢?”男子走到跟前手伸了过去摸了摸苏珊的脑袋说道,“等这这事情彻底平息下来之后,我就去你家提亲。”

“我等你,胜寒。”苏珊那张小脸上已然满满的都是激动了,眼里都是对未来的那种憧憬。

“可能时间会长一点。”高胜寒温和一笑说道。

“没关系的,不管多久,我都等你。”苏珊柔声说道。

“你可能等不起。”高胜寒说道。

“不,多久我都会等你的。”苏珊保证式的柔声说道,“从小到大我就喜欢你,我早就跟自己说了,非你不嫁的。”

高胜寒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道:“你真的等不起,因为我说的是……下辈子……下辈子如果有机会的话,那时候,我会娶你的,就当作是对你的一种弥补。”

“你……你说什么?”苏珊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我想很多人都看到,李泽道是被你带走的,所以,你也得死,并且承担所有的事情。”高胜寒温和一笑很是耐心的解释道,“这样我跟魏少才能安全一点。”

魏小宝听着,那满满的都是横肉的脸上有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苏珊脸色大变的,胸口有种被人**一刀的感觉。她来不及防备,也不知道躲闪,就那么**裸地承受了这一刀,让那冰凉地刀刃刺进自己的皮肉里,骨头的最深处。

“所……所以……你特地让我先带他去飚车的,就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他跟我在一起……”苏珊只觉得自己的声音发颤得极为厉害,脸色更是煞白无比。

剧情不应该是这样发展的不是吗?不应该是,她成功的复仇了,她把李泽道这个王八蛋的脸给抓花了打肿了甚至把他的皮给扒了把他的小鸡鸡给割了最后把他给活埋了……然后她还收获了爱情,她最后嫁给了她从小就喜欢的并且为他很好的保留着自己的处子之身的高胜寒,最后美满幸福的生活了一辈子……

但是现在高胜寒却是说要杀死她让她来承担这一切罪责。

“你真聪明。”高胜寒笑道。

“你……你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胜寒……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一定是的……”苏珊不愿意放弃,死死的抓着高胜寒的手臂,一脸希冀的看着他。

“我很认真的。”高胜寒笑道,然后摆了摆手。

那两个把李泽道搬上楼的其中一个男子会意,大步上前的一个手刀狠狠的狠狠的看砍在了苏珊的脖子上,于是苏珊眼前一黑的,已然失去知觉了。

“真狠。”魏小宝那大肥脸满满的都是嘲讽之色,“看得出来,苏大小姐很喜欢你的。”

“你一个太监,知道什么是爱吗?”高胜寒冷笑。

“高胜寒……”魏小宝低声吼道,眼神有着一丝冰冷。

“哈哈,开个玩笑。”高胜寒笑道,“走吧,好戏这才要开始呢。”说着朝里头的房间走去。

魏小宝眼神冰冷的看了高胜寒那背影,挪动着他那圆滚滚的身体,跟了上去,至于那两个黑衣人,一个拖着李泽道,另外一个则拖着已然昏迷过去了的苏珊,进入了里屋,于是那原本就不大的已然放有一张双人床的房间在多了这么几个人之后,显得有些拥挤了。

当下那两个黑衣人把李泽道以及苏珊都放在了床上,与此同时,床上已然躺着一个盖着薄薄的被子露出一个脑袋以及小半截白皙的腿,只不过女人的那张脸被那长长的头发覆盖着,所以看不清她那张脸。

高胜寒摆了摆手,那两个黑衣人便出去了,然后高胜寒从兜里掏出一个装有几个红色药丸的玻璃瓶子,那张俊俏的脸已然满满的都是狰狞的笑容了:“这可是好东西啊,魏少,你说他们三人吃了之后,会有着怎样的一个激情的场面?想想都让人觉得热血沸腾啊……哦,对不起,我忘记了,你已经体会不到男人原始的那种**……”

“高胜寒,你想死吗?”魏小宝那小眼睛里有着极为恶毒的幽光。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高胜寒笑得有些神经质说道,“好了,让这出充满激情的大戏开始上演吧。”

说着高胜寒打开瓶盖,从瓶子里头取出一颗红得刺眼的药丸,然后眼里有着诡异的笑容的看着李泽道那张猪头脸,手伸了过去,就要掐住他的脸好让他把嘴巴给张开。

下一秒,高胜寒突然间觉得自己的手腕被一只冷冰冰的手给掐住了,在也没办法往前移动一点了,然后脸色已然狂变了。

他看到了一双眼睛,一双很是熟悉的充满玩味的眼睛。

“如果我没诬陷你的话,这是你第二次让我吃下那种药吧?”眼睛的主人声音很是玩味的说道,“当然了,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诬陷你呢?”

“你……你不是已经晕过去了?”高胜寒只觉得自己声音都在颤抖,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李泽道,这个原本应该已经晕死过去然后乖乖的成为刀俎上的鱼肉的王八现在非但把眼睛给睁开了,而且还笑眯眯的盯着他看……虽然因为脸肿了外加都是凝固的血痕的所以笑起来给人一种慎得慌的感觉。

“我没有晕过去,我就是困了,所以睡了一小觉。”李泽道很是耐心的帮他解惑,然后坐起身来,手却仍旧抓着高胜寒的手腕。

“……”高胜寒有了一种脑子不够用的感觉。

李泽道脸上的笑意更甚了,那掐着对方手腕的手猛地用力的。

“李泽道……放手……”高胜寒吃痛,惨叫出声,身体更是因为疼痛而难以动弹的。但是这惨叫声却也惊动了外头的那两个黑衣男子,当下两人快速的进了屋,看到眼神这一幕的,眉头皆微微一挑的。

“放开他。”其中一个四十来岁上下的男子眼神冰冷的盯着李泽道看吼道,手里更是多了一把手枪了,枪口直对准李泽道的脑袋,“不然我开枪了。”

另外一个黑衣男子掏出手枪,枪口对准李泽道。

李泽道跟这个保镖也算是有数面之缘了,每次跟李泽道见面的时候,总是能看到他的身影,知道他是高胜寒的贴身保镖。

“你没机会开枪的。”李泽道咧嘴一笑说道。

然后那保镖打心底一寒的,莫名的有了一种很危险的感觉,然后只觉得眼前一闪的,耳旁而是传来了那种让他头皮有些发麻的“咔嚓!”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旋即一股锥心的疼痛席卷了全身。

他那只拿着手枪的手已然被对方不知道用什么诡异的手法给打断了,另外一个保镖同样如此。

李泽道脚尖一挑的,一把刚要落地的黑色的手枪已然离地而起,重新回到了半空中,手一抄的,已然将那手枪握在手里了,枪口对准那中年保镖的脑袋上笑道:“我说过,你没机会开枪的,不过……我有机会!”

“砰!”枪响。

中年男子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一声的,脑子里有着瞬间的空白。

“自己的脑子开花了?”中年男子心想,然后很快的他就否定了这一点,因为还有思考能力,另外他还听到了他的同伴的哀号声了……他的那个同伴的膝盖中弹了!

“砰!”又是一声枪响的,中年男子脸色一变的,身体站立不稳,狼狈倒地……他的膝盖也中枪了。

“好了,接下来轮到你了……”说着李泽道的枪口对准脸上的肥肉直跳的魏小宝,笑了笑,又将枪口放在了脸色难看到极点的高胜寒身上,冷笑道,“还是你?要不……你们两个剪刀石头布?谁输了我先请谁吃花生米?”

“你想怎样?”高胜寒声音低沉的说道。

“我想怎样?高大少爷,你三番两次的想伤害了我,总要给我一些补偿吧?”李泽道被高胜寒这话给逗乐了,整得他们欺负人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而自己欺负人则是一件天理不容的事情似的。

“我不仅不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李泽道说道,“我还是一个脾气很大的人!”

“你想要什么赔偿?”高胜寒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然完全脱离他的控制了,就算李泽道什么都不干的就这样转身走开,后面他以及高家也得承受来自诸多势力的打击报复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