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好好享受/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的来头的确很大。”高胜寒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她跟华夏那些顶级的红色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因为她的爷爷曾经是战斗英雄,死在战场,她的父亲也是一名军人,在她小的时候外出执行某项任务的时候牺牲了,但是却也完成了任务……所以军中的那些大佬们都很照顾她。”

李泽道点了点头,难怪百里冰说不能动她,一旦动她了,就等于跟无数的军人做对,到时还真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也就是说,你想让我吃下那种药,然后碰她,就跟上次在凤凰市第一医院一样,最后让这件事情曝光,然后她身后的那些势力就会把我五花大绑起来的先抽一顿的然后扔进那个什么魔窟里?”李泽道说道,心里却是异常的气愤,为什么好人总是要被欺负呢?

“是。”

“孙晴晴是你的女人?”李泽道再次问道。

“是……”

“苏珊也喜欢你?”

“喜欢……”

“好吧,你不配当人了。”李泽道声音冰冷的说道,“她们一个是你的女人,一个是喜欢你的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利用她们呢?”

“……”高胜寒很想说因为我想毁掉你啊,也很想反问为什么不能这样利用她们呢?但是看在李泽道手里那两把枪的份上,很是果断的把这两句话给吞了回去。

“她……死了?”李泽道目光落在孙晴晴身上问道,他没办法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气息。

换句话说,这个有着千万脑残粉,华夏娱乐圈天后级别的女神,战斗英雄的后代,有着诸多军中大佬罩着的孙晴晴就这样死了,死在他心爱的男人的手里,而他心爱的男人之所以要杀死他就是为了让她当一个工具,一个所谓的复仇的工具。

“死了。”高胜寒脑袋微微低下,点了点头说道,“我选择在她跟我做ai的时达到巅峰的时候杀了她,也算是对得起她了……她知道我计划,很支持我。”

“……”李泽道的心里已然涌起了一股极为浓郁的悲哀,手微微的颤抖着,有了一种想一枪把高胜寒的脑袋给打爆了的冲动。

“看来有很多女人喜欢你……这张脸吧?”李泽道笑得很冷的说道,“所以你很不要脸的给自己取了一个什么燕京的大众情人的?”

“……”高胜寒很是委屈,拜托,自己从来没有帮自己取这么一个如此俗气的外号好不好?

“我很不喜欢你这张脸,更不喜欢你的作案工具。”李泽道说道。

看到李泽道嘴角的笑意以及那种无比邪恶的眼神的,高胜寒已然满满的都是警惕了,当下喝到:“李泽道,你想干么?”

“毁了你。”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

“砰!”枪响。

高胜寒的瞳孔骤然间张大了,就好像见到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厉鬼似的,那张脸更是刷的一下子毫无血色了,扭曲成一团了,然后脑袋犹如机械般的,很是僵硬的一点一点的低头,却发现他的胯下已然血红一片了。

“啊……”他的嘴里猛地迸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然后两眼一翻的,身体已然重重的往后仰,晕死过去了。

“哈哈……哈哈……你也是太监……哈哈……”魏小宝声音无比恶毒的狞笑道。

“傻逼!”李泽道看了魏小宝一眼,一脸厌恶的说道,然后目光落在那两个保镖身上,那两个保镖见李泽道看着他们的,眼里的那种惊恐一闪而过的,这个杀神连魏小宝以及高胜寒都敢下死手的,更别说是他们两个了。

“有刀子吗?”李泽道问道。

“……有。”高胜寒的那个贴身保镖脸上的肌肉抽了抽的,很是艰难的说道,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把瑞士军刀,递了过去。

李泽道却是没有伸手去接,却是扣下了扳机,“砰!”枪响,另外一个保镖的脑袋出现了一个血洞……不,应该说是半边脑袋都被打爆了,血花和**混成一团,溅了高胜寒那贴身保镖一脸的。

那个保镖的手剧烈一颤的,手里的瑞士军刀已然掉落在地上了。

“给你两分钟,把刀子捡起来,过去高胜寒的脸划花了。”李泽道语气冰冷的说道,“不然你的下场就跟他一样。”

男子眼神惊恐的看了李泽道一眼,然后捡起那把刀子,挪动着一条腿爬到了已然变成一个血人的高胜寒面前,咬了咬牙的,然后像是疯了似的,刀子疯狂的在高胜寒的脸上划起来了,很快的,高胜寒那张脸血肉模糊的,已然不能称为一张脸了。

鼻子掉了,嘴巴裂,脸上有着无数道的划痕的,有的深见骨头,左耳朵也没了半个了。

保镖停止他那疯狂的砍划之后,愣愣的看了高胜寒一会儿而,瑞士军刀从他的手上滑落,嘴巴更是“哇……”的一张的,狂吐起来了。

李泽道冷眼看着他在那边狂吐不止的,然后目光落在掉落在那里的一个药瓶子上,里头装的是高胜寒之前打算塞进他嘴里的那种催情药,于是他弯下要去,将其捡了起来,从里头倒出了两颗。

等保镖停止呕吐之后,李泽道走到跟前,也不嫌脏的,一把掐住了他的脸颊,然后把手里的那颗药塞了进去,并且把他身体上的穴道给封住了,让他动弹不得,让他在也没办法把药给吐出来了。

做完这事情之后,李泽道这才站起身来,走进洗手间里,将手洗干净,然后回头房间里,将床上昏迷着的苏珊给横抱了起来,走出了房间来到客厅,然后把苏珊放在了沙发上。

“你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李泽道冷冷的说道,然后手伸了过去把苏珊身上的穴位给封住了,免得她醒过来之后大呼小叫的。

做完这事情之后,再次转身回到了房间里,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正用无比恶毒的眼神盯着他看来的魏小宝说道:“你一定从来没有被爆菊吧?没关系的,临死之前,我会让你好好享受一番的。”

“李泽道……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魏小宝声音尖锐嘶哑的吼道。

就好像瞬间被掐住了脖子似的,魏小宝那张大肥脸憋红了,喉咙蠕动着,却是在也喊不出半个字出来了。

李泽道笑笑:“好好享受吧。”说着点开那保镖身上的穴道。

与此同时,那保镖就好像很渴似的,大口的穿着出气的,眼里有着犹如野兽发情般的那种幽光,那张脸已然全身上下的皮肤都好像被开水给烫到了似的,通红无比。

在恢复自由之后,更是低吼一声的,然后朝李泽道猛扑了过来,李泽道脚一抬,很是干脆的把他踹飞了,最后重重的撞在了魏小宝身上。

然后就好像饿昏了的猫见到老鼠似的,就好像饿昏了狗见到骨头似的,就好像好长时间没泄火的老色狼见到小美女似的,那保镖已然一把搂住魏小宝那满肥肉的身体了,然后拼命的撕扯起他身上的衣服来了,嘴更是不停的在他的身上乱啃的。

“太恶心了。”李泽道身体浑身上下起了鸡皮疙瘩的,转身离开,并且没有忘记把房间的门关好。

……

深夜,翻云山脚下那大酒店外头的停车场。

人妖表情妩媚的看着李泽道,竖着兰花指说道:“李泽道,我还以为这辆兰博基尼你不要了呢。”

原本他是在酒店里头休息的,但是酒店的工作人员却是过来汇报说,有人要开走他停在那里的兰博基尼。

人妖知道李泽道来了,于是便从酒店里出来,对于李泽道,他还是很感兴趣的,也很想验证一下他是不是真的能坚持四十分钟,当然了,他也知道,验证基本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跟苏大小姐去办了点事,耽误了点时间。”李泽道指了指停在那里的红色的法拉利说道,透过车窗,隐约的能看到苏珊看在后座上,就好像睡着了似的。

人妖看了那法拉利一眼,表情更是暧昧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开走吧。”

“开走吧。”李泽道回头对孙俊东说道,“我还有事,改天我找你取。”

孙俊东是被李泽道一个电话叫过来的,虽然大半夜的,但是孙俊东却很是高兴,毕竟李泽道肯给他电话让他帮忙,就等于不把他得罪他的那些事情放在心上了。

“好的,李少。”孙俊东赶紧点头哈腰的说道。

看着孙俊东把兰博基尼开走之后,李泽道这才对人妖说道:“那我也走了,苏大小姐还在等我呢。”

“姐妹通吃?”人妖的表情有些暧昧,然后对李泽道竖起了大拇指,“牛。”

李泽道有了想把他的大拇指给掰断了的冲动,心想这个死变态还是摆出兰花指看起来正常一点啊。

当下笑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转身回到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跟前,拉开车门钻了进去,眼神已然跟苏珊那睁得大大的有着极为惊愕的眼神相对,然后嘴角已然翘起了一丝无比邪异的幅度了,淡淡的说道:“你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