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小偷/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道的灯光是幽暗的,周围更是悄无声息的,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一个帅哥以及一个美女,那个帅哥还一手拉住那个美女的手,嘴巴更是在美女的耳旁耳语着,接下来,他们会做什么事情?

肯定会先来一个昏天暗地的激吻吧?不激吻都对不起这昏暗的灯光,对不起这悄无声息的却又充满暧昧的环境,更对不起那帅哥以及美女了。

吴馨就是这么想的,所以虽然她异常紧张的,却又觉得很刺激,很甜蜜,所以她把眼睛给闭上了,更是在心里很是动情的说道:“来吧!”

但是李泽道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好像是一盆冷水似的重重的往她的脑袋上浇淋上去了……有贼?

什么有贼?什么有贼?等等……有贼?

吴馨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就要惊呼出声:“有贼?”

但是来不及惊呼的,她的嘴巴已然被李泽道用手跟捂住了,下一秒李泽道那低沉的声音更是在耳旁小声响起:“别出太大的动静……你不是说你爸今晚在医院加班,你妈去你姥姥家了吗?但是我听到里头传来细微的动静了,所以恐怕遭贼了。”

刚刚吴馨手里的钥匙就要插进钥匙孔之前,李泽道已然听到了屋子里头传来了异样的声响,类是翻东西的声音,又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仍在地上一样。

说着李泽道松开了捂着吴馨那嘴巴的手。

吴馨的脸色已然微微一变了,当下小声说道:“那……现在怎么办?”虽然她倾听了下压根就没听到李泽道所指的那动静的,但是却也知道李泽道没那么无聊跟她开这样的玩笑。

“抓贼。”李泽道小声说道。

“小心一点……要不报警算了?”吴馨有些担心的说道。

“等警察来了,那个贼说不定就跑了。”李泽道小声说道,“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的,把钥匙给我。”

吴馨闻言赶紧将自己手里的钥匙递了过去。

李泽道接了过去,就好像回到自己的家似的,随手将钥匙从钥匙孔插了进去,然后扭动起来了,弄出一些动静的同时更是注意着里头的情况。

果然,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里头原本那类是翻东西的声音已然消失不见了,换句话说,里头的人在听到开锁的声音之后,已然停下手上的活了。

当下李泽道嘴角有着一抹冷笑的同时,用钥匙将锁给打开那里,然后推开门进去,里头漆黑一片的,但是对于李泽道来说,在这种环境下仍旧能清晰的看到里头的情况,毕竟他曾经在比这还黑的集装箱里待了一个多礼拜,外加内力的缘故,早就有了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了。

吴馨却是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小手有些无助的死死的抓着李泽道的腰上的衣服,甚至要不是怕影响到李泽道的行动的,都想紧紧的抱住他的腰了。

李泽道大步的走了进去,虽然没看到那个贼现在躲在哪里的,但是却感觉到了一股略显急促的呼吸声,可想而知那个小偷见有人开门进来后,开始紧张了以至于呼吸变粗变急了。

而那呼吸声来自左侧那落地窗帘那里,换句话说,那个小偷正躲在那厚厚的窗帘后面。

“灯的开关在哪里?”李泽道回头对吴馨笑道,语气很是平常,没有可以压低声音,一点都不把那贼放在眼里,以他现在的能力,这样的贼他一巴掌最少可以拍死两个。

吴馨见李泽道如此轻松笃定的,心里已然放松了点,一手伸到墙壁上按了一下墙壁上的那灯座的开关,瞬间,大厅正中间的那水晶吊灯被点亮,整个大厅犹如白昼似的。

而她的另外一只手仍旧抓着李泽道腰上的衣服……不是因为害怕,只是好不容有了这么好的一个借口抓着他的衣服靠近他的,怎么可以不一次性抓个够呢?

下一秒,那张俏脸满满的都是愤怒之色了,只见电视柜那里的抽屉柜子之类的都被打开了,里头的东西更是翻得连七八糟的,地上也有不少被翻出来的杂物,和显然的,这些杂物进不了那小偷的法眼,所以被随意扔在那里了。

李泽道回头看了看还抓着自己的衣服不放的吴馨,有些无奈的笑道:“那个……放心吧,没事的。”

“……我怕……”吴馨说道,顺势的搂住李泽道的手臂的,大眼睛却是左右乱转的,想看看那该死的小偷到底躲在哪里。

李泽道一脸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了,然后指了指窗帘那里说道:“躲在那里。”

吴馨的目光落在那窗帘上,然后有些恼怒的冷声喝道:“喂,小偷,我们已经发现你躲在窗帘后面了,还不赶紧出来?”

窗帘被掀开,一个身材高瘦,脸色蜡黄显得有些营养不良的男生走了出来,男生的身上穿着一套已经看不清颜色的运动服,脚上是一双土黄色的帆包球鞋,鞋子洗得很干净,但是上面却打满了补钉。

此时他的右手抓着一把在灯光下显得明晃晃水果刀,正用那种有些空洞的眼神盯着李泽道以及吴馨看。

吴馨见对方竟然有武器的,而且眼神很不友好,心一紧的,更是用力的抓着李泽道的手臂了,身体紧紧的贴在他的手臂上。

李泽道感受到手臂上触碰到的那种柔软,已然有些尴尬了,却是任凭吴馨吃他的豆腐,然后看着那男生说道:“给我一个偷盗的理由。”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男生,李泽道就想起以前的自己,以前他的脸色也是蜡黄的,他身上穿的也是破衣烂衫,他脚上穿的鞋也都是补丁,他的眼神同样的经常性空洞麻木的,就好像看不到未来或者说不知道有未来这么一个东西似的。

“让……我走,我不想伤人。”男生表情有些木讷的说道。

“看来你很需要钱。”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浑然不把对方的那种威胁放在心上。

他也扫了地上一圈的,却是发现地上有手机,还有一串玉石项链,这都可以算作是比较值钱的东西,但是对方却是没将其装起来而是扔在那里的,但是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小猪储蓄罐肚子的盖子却是被打开了,因此李泽道断定,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钱来的,哪怕是钢镚也不放过。

男生沉默,仍旧是那句话:“让我走,我不想伤人。”

“你需要多少钱?想需要那些钱去做上什么事情?”李泽道问道。

“让我走,我不想伤人。”

“理由让我满意,我可以给你钱,并且不追究你的责任。”李泽道说道,然后看着吴馨,“吴馨,这……没问题吧?”毕竟对方盗窃的是吴馨的家,李泽道自然而然的得询问一下她的意见以及想法了。

“……我听你的。”吴馨点了点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什么都听你的。”说完之后,俏脸已然微红了。

“……”李泽道觉得吴馨最后这句有些暧昧的话有些多余。

“让我走,我不想伤人。”男生还是这句干瘪瘪的话,眼神木讷冰冷的看着李泽道,在他心里,压根就不相信对方所说的那话。

“如果我不想让你走的话,你走不了的。”李泽道淡淡的说道。

吴馨心想,这两个人说话总算在一个频道上了。

男生不说话了,李泽道刀子一步一步的朝着李泽道以及吴馨走了过去。

李泽道却是发现了,他那拿刀子的手正在轻轻的发颤着,他那往前迈的两条腿也在轻轻的抖动着,当下微微一声叹气的说道:“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或许真能帮到你呢?还有,刀子要握紧了,都快从你手上滑落掉地上了。”

“……”男生止步,那木讷的眼神里有着一丝复杂。

“你和我说说你要钱干什么,如果真的有用,那我就给你。”李泽道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气说道。

男生沉默了下,然后说道:“透析……”

“透析?”李泽道的脸色微微一变的,“尿毒症?”

“是的,尿毒症。”男生脑袋微微低着说道,“我爸得尿毒症了,需要五百块钱去做透析,我没地方筹集钱,只好出来偷了。”

李泽道脸色有些煞白的点了点头,他又想起李大海来了,当初不就是因为李大海得了尿毒症,那昂贵的手术费彻底了压垮了他那家庭,以至于后来他不得不去天桥跪着要钱的,但是最后终究没要到钱的,李大海更是为了不拖累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静静的死去了。

这个男生的处境跟那时候的自己一模一样,那时候也想到要不去偷得了,当然了,得挑那些有钱人偷,毕竟千百来块钱对他们来说,也许就是一顿饭钱而已。

但是终究没那个勇气去偷……是的,不是因为什么偷是可耻的什么的之类的,而是没有勇气,没有胆子,没有那身手罢了。

这个男生比起那个时候的自己,有勇气多了。

紧紧的搂着李泽道的手臂的吴馨眼眶也已然的有些红了,心里已然对这个小偷改变了看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