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师出无名/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帮你?”吴馨睁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就是……钱上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其他的那些事情就得麻烦你了。”李泽道解释道。

对于成立这种爱心机构,李泽道算是两眼一抹黑的,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但是吴馨就不一样了,她怎么也算是凤凰大学爱心协会的副会长,本身又是一个极具爱心的人,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轻车熟路了,也肯定极为热衷。

“在我看来,你是一个很好的人选。”李泽道解释道。

幽暗中,吴馨那眼里就好像盛着水似的,脸上已然娇红得仿若开出一朵桃花了,心里更是甜蜜异常,心想他竟然把这样的事情交给自己,那是不是说他还是在意自己的?

然后小声说道:“这……我……当然能做好啊,但是你不觉得这……师出无名吗?”

“师出无名?”李泽道一愣,又不是要打仗的,什么师出无名不无名的?

“什么意思?”李泽道问道。

“就是……那个……爱丽丝不是你的女人吗?那个气场很强大的苏萱也是你的女人,听说你还有其他女人呢……你可以去找她们来管理你要成立的那个爱心机构啊……你让来我帮你管理那机构,那算什么呢?”吴馨小脸微红着小声的嘀咕道。

“呃……”李泽道愣了愣,他还真没想那么多,他就是觉得吴馨适合,所以就提出来了。至于他的其他那些女人,要么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比如任天堂要管理那集团公司,何小雨则是教师,李梦辰则是刑警……就算没什么事的,你让苏萱这种性子清冷的人来管理这样的爱心机构,显然是想多了,她是心地善良,但是骨子里有着高傲以及清冷,往那边一站的,别人不会觉得你在帮他,而是会觉得你这是在施舍。

“那……我先将机构成立,然后聘请你来管理?”李泽道微微一笑调侃道,现在他总算是明白吴馨的意思了?

“……”吴馨脸上的笑容一僵硬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哀怨的,更是差点把一脚过去把李泽道给踹下床了,心想自己都已经暗示得如此明显了,为什么他还像一块木头似的呢?

“睡觉!”她很是郁闷的说道,然后手一用力的,把自己的脑袋上也蒙住了。

“呃……睡着了?”李泽道问道。

吴馨不吭声,甚至还故意打鼾起来了。

李泽道笑笑,然后缓缓的把眼睛给闭上了。

打了一会儿鼾之后,吴馨口干舌燥的,在被窝里实在憋得不行了,然后悄悄的把脑袋给伸出来,轻轻的呼了一大口口气的,听到了一旁的李泽道发出的那淡淡的却又均匀的呼吸声。

“睡着了?”吴馨心想,然后嘴角微微翘起已然无声的笑了起来了。

“混蛋,才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呢,敢吊我的胃口。”吴馨在心里嘀咕道,然后就好像做贼似的,轻轻的把被子从自己的身上拿开,然后安抚了下自己那颗躁动不已的心,然后一点一点身体往李泽道跟前挪动着。

“哈……”她打了一个哈欠,装作睡梦中一个无意的转身的,手臂放在李泽道的肚子上,像是小猫咪似的身子在他身上蹭了蹭的,然后,眼睛微微闭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何顶村,这是凤凰市的城中村,包围着这城中村周围的那些用作商业楼用的高楼大厦原本是属于这个村的耕地,后来被征用了,原本居住在这村的村民拿到赔偿款后,大多都已然离开这脏乱不堪的村子,到外头买房子去了,而原本的房子则租出去。

所以住在这里的人更多的是那些那些灰头灰面带着一身的疲倦和加班过度的黑眼圈乘地铁坐公车的被称作“蜗居”或者是“蚁族”一类的人,直到回到那租的小屋里,原本在外头低三下四的他们才会露出肆无忌惮的笑容,在这狭小温馨的屋子里,他们就是天。

杨程回到他跟父亲杨猛所租的那个小屋之后,看着坐在那里喝着啤酒嚼着花生豆看着那台早以淘汰的大屁股电视机的父亲,那木讷的眼神已然多出了一丝神采。

杨猛的身材干瘦,面容黝黑,脸上满满的都是岁月的痕迹,那乱糟糟的头发满满的都是肉眼可见的灰尘以及头屑,可想而知已然很久没有打理了。

就好像没看到自己的儿子进来似的,杨猛拿起桌面上的啤酒,仰头喝了一口的,然后拿起一颗花生豆扔进了嘴里,嘎巴嘎巴的嚼了起来了。

“爸,少……喝点酒,我去了解了下,喝酒对你身体不好。”杨程站在那里,小声的说道。

杨猛猛地抬起头来,眼神凶狠的瞪了杨程一眼骂道:“尼玛的,老子的事情你少管。”

杨猛有些胆怯的看了杨猛一眼,把脑袋给低了下来,在也不敢吭声了。

“妈的,龟儿子,龟儿子,老子怎么会生出你这种没有半点气势的龟儿子呢?”杨猛骂道,然后手一伸的,“偷了多少。”

“没偷……”

“什么?”杨猛的那张脸已然有些阴森了,当下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三无下就冲到杨程跟前,那干瘪的大手猛地抬了起来就狠狠的往杨程的那张蜡黄的脸上招呼。

“啪!”的一声闷响,杨程已然重重的挨了一巴掌了,那瘦弱的身体更是很是干脆的跌倒在地上。

“尼玛的,老子得了尿毒症在不去做透析的话就要死了,你竟然没偷到钱?”杨猛恶狠狠的骂道,“你希望老子赶紧去死是吧?”

怒骂着的时候,杨猛更是狠狠的在杨程的身材踩了一脚的,这才回到那张破旧的桌子跟前,抓起那啤酒仰头狠狠的喝了一大口的,然后回头恶声恶气的说道:“还不赶紧给老子起来然后继续偷去?要是没偷到钱的话,你也别给老子回来了。”

杨程身体有些发颤的站起身来,表情却是有些木讷的,就好像被他父亲这么抽一顿是很天经地义的一件事情似的,当下缓缓的从兜里掏出李泽道给的那一千块钱,递了过去。

“没偷……但是有人给钱。”

“……”

“谁给的?”杨猛看着那钱眼睛微微一亮的,伸手接了过去。心想龟儿子就是龟儿子啊,早把钱拿出来不就好了?害得自己白白挨了顿揍的,更是害得自己白白浪费了点力气,真是龟儿子!

“偷的那一家的主人。”杨程抬头看了杨猛一眼说道。

“他怎么会给你钱?”杨猛有些纳闷,心想对方是傻逼吗?进小偷了不报警也就算了竟然还给钱了?为什么自己偷东西的时候从来没遇到那种傻逼呢?

“我去偷的时候被他发现了……”说着杨程又想起对方那张帅气的脸来了,“他说只要我说出偷钱的原因就帮助我,我说我爸病了急需用钱,他就给我这钱了……我明天陪你做透析去?”

“呃……陪什么陪?老子还没死还走得动呢用得着你这龟儿子陪?”杨猛骂道,然后眼珠子一转的,“看来那家伙是傻逼啊,这样,等老子用完这钱之后,你在去跟他要点。”

杨程沉默,然后抬起头来,眼里有着一丝痛苦的看着杨猛说道:“爸,这几天我会去赚钱的……还得还钱……”

“赚你妈的,还你大爷的。”杨猛气坏了,差点又是一巴掌往他的脸上招呼的,当下骂道,“就你这样的还赚钱?你去当鸭都没有点你!”

“可是……”杨程的表情有些痛苦。

“可是你妈的,老子都要死了还可是……”杨猛恶狠狠的骂道,然后又是一巴掌过去……

……

吴馨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周围依旧一片昏暗的,然后下意识的,手伸了过去,打开了床头灯,由于还不适应那样的亮度,于是眼睛微微眯着的,脑袋依旧有些昏昏涨。

她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很是大胆的去勾引李泽道……总之那是一个让她一场羞涩的梦。

“讨厌死了,竟然做那样的梦。”吴馨一脸羞涩的说道。

“做什么梦了?”李泽道问道。

“……”吴馨的身体瞬间僵硬,微微抬起头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的看着躺在那里的李泽道,后者正对她眨巴着眼睛微笑着。

他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自己的房间吗?对啊,这里是自己的房间……好吧,第一次跟男生睡一张床上的吴馨的脑子这才稍微恢复了一点思考能力,她想起来了,她是昨天晚上以害怕小偷为借口把李泽道留在这个房间了,最后还看似无意的实则有意的翻了个身体的然后搂住了李泽道的身体,然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只是做了一个羞人的梦的……但是这时候李泽道却是躺在那里,那不是……他什么都看到了?

“啊,让我死吧,早知道就不开床头灯了。”吴馨在心里哀嚎道,脸色变成了诱人的玫瑰色,赶紧缩进了棉被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