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规律/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何小风来说,中午午休时间是他一整个白天最放松的时刻……假如没有案子的话。

此时他把办公椅上靠背上放了下来,躺在那里,脚翘起放在了桌面上,啃着手里的一个苹果的同时,有些无聊的看着一封叫做“情书”的玩意儿。

作为一个偶像跟实力很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的刑警,一直以来何小风在局里都是很受那些女性警员的欢迎的,他的办公桌上从来都不缺乏那些别有用心的女警准备的午后甜点以及那一封封里头满满的都是相思之苦的情书。

就在刚刚,他吃完午饭回来的时候,他发现桌面上又多了一个苹果了,苹果旁边还有一张上面写满纤秀字体的信,于是他就边啃着苹果边看起那信来了,反正也没什么事不是?

“亲爱的风,我是沙,我的对你的爱意如同滔滔江水绵绵不绝……”何小风看着嘴角扯了扯,心想这个娘们的语文一定是数学老师教的。

想着何小风站起身来,直接把那情书扔入碎纸机里,他怕自己在继续看下去的话,到最后会连苹果都吃不下的。

“砰砰!”敲门声响起。

“又有案子了?”何小风在心里嘀咕道,然后喊道,“进来。”说完之后,又大口的咬了一口苹果的。

门被推开,何小风那嚼苹果的动作瞬间停滞了,就这样眼睛睁得大大嘴巴也睁得大大的看着进来的那个人,看着他走进来了,看着他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径直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他在对他露出了很贱的笑容……

这个贱人,一个月没见的何小风以为他已经挂了,但是现在,他怎么又冒出来了?

“何队长,虽然我很帅,但是你这样看我我也会不好意思的。”李泽道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咳……”何小风赶紧把嘴里的苹果给吐出来,他怕被那苹果给噎死,当下擦了擦嘴冷冷的说道,“什么风把李少给吹到我这来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实在不想看到这个把他的妹妹的心给偷走了的无耻的家伙。

“你是小雨姐的哥哥,我理应过来坐坐……”李泽道笑呵呵的说道,努力的把自己朝着何小风的身上靠过去。

“李少太客气了,认真算起来,你可是我的上司啊……”何小风冷笑,“有什么事吗?”

“原本想去孙局的办公室坐坐的,但是孙局不在局里,只好到你这边来了。”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

“……”何小风脸上的肌肉抽啊抽啊,差点就用手里的那咬了几口的苹果狠狠的朝这个家伙砸了过去。这个混蛋,当自己的办公室是什么?备胎?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还请出去,我要午休了。”何小风下了逐客令,“下午还有案子需要我去处理,现在我得好好休息。”

“我有事。”李泽道不好意思一笑说道。

“……”

“那也跟我没关系。”何小风很是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过去一拳把这张笑得很贱的脸给打扁,态度恶劣的说道,“去找梦辰吧,下午我放她假,你们逛街去吧。”

“哦,她的假已经请好了,我给孙局电话,孙局亲自批的……不信你去问孙局。”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她现在在找她的同事交接下午的工作,还得换一下衣服,我闲着没事干的,所以就到你这来了。”

“……”何小风差点喷出几口鲜血的,他很想冲上去抓李泽道几把,咬一口也行。当下眼神不善的盯了李泽道一眼,然后一屁股在那办公椅上坐了下来,抓起桌面上的茶杯,大口的喝起水来了。

他需要大量的水来浇灭那满腔怒火。

大口的喝了几口茶水之后,何小风寒着一张脸摆了摆手说道:“你可以走了。”

李泽道没走,而是问道:“何队长,还有苹果吗?给我一颗垫垫肚子,午饭还没吃呢。”本来午饭是想在那小吃部里吃的,谁想李梦辰的反应竟然如此之大的,以至于饭没能吃上,现在李泽道还真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何小风恨恨的抓起那半个苹果,朝着李泽道猛砸了过去。他觉得心里是如此不痛快的,就像是压着一块大石。眼睛也不舒服,干涩僵硬,恨不得把那小子从自己的瞳孔里面扣出来。

“他以为他是谁?凭啥自己要给他苹果吃?”何小风很是郁闷的想道。

李泽道伸手一接的,看到上面被咬了一口,眉头皱了皱,很是嫌弃的将那苹果放在桌上了,然后又从桌上抽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这才说道:“之前我拜托你帮调查的那十二年前的那……”

“李少,什么事情都没调查出来。”何小风阻止李泽道在继续往下说下去,“所以你可以走了。”心说着,里却是有了一种报复般的快感,心想我就不告诉你我就不告诉你我急死你我就急死你求我啊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李泽道却是像是没听到何小风的话似的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那个……哦,名叫许猛,外号狗剩的在逃人员我已经查到一点线索了……”

“呃……什么?”何小风脸色大变的同时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了,声音沙哑的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李泽道点了点头一脸肯定的说道,在进入这办公室之前,他给了师姐孟静一个电话,孟静把调查结果传给了他。

“他……在哪里?”何小风的声音已然有些颤抖了,那个许猛已然成为了他的一个噩梦,成为他心里的一颗想拔却是拔不出来的钉子。

他恨他,恨不得一枪接着一枪把他的身体给打烂了,恨不得把他给碎尸万段!

“那个十二年前的那场车祸……”

“……”何小风黑着一张脸看了李泽道一眼,这才弯下腰去,打开最下面的那抽屉,找出了一个牛皮纸做的资料袋,朝李泽道扔了过去恶声恶气的说道:“你要的东西就在里头,里头有当年那肇事司机的一些情况,当年这案子的调查人员的一些情况,以及那案子最后的处理结果。”

李泽道点了点头,却是没有急着打开那文件袋,而是说道:“何队长,你刚刚喝的那茶好像挺不错的……啊,你坐着就行了,我自己泡去……”

“……”何小风的眉毛就跳啊跳的,脸上的肌肉都差点儿开始抽筋。

“茶叶呢?”

看着李泽道伸过来的那手,何小风差点破口大骂的,却是不得不打开第一个抽屉,从里头拿出一个茶叶罐,扔了过去。

李泽道拿着茶叶罐在饮水机旁帮自己倒泡了一杯茶之后,这才从新回到那椅子跟前坐了下来说道:“我找人调查过了,自从几年前的一次行动中,一个年轻的警察误杀了人质导致许猛逃离之后,从此他就消失匿迹了……”

“……”何小风就觉得自己的呼吸不顺畅了,那张脸都快跟他脚上穿的那黑皮鞋一样黑了,那个年轻的警察不就是他吗?那个被误杀的人质不就是他的父亲吗?

“根据调查分析,那个许猛当年应该没有逃离凤凰市才对,所以如果他没有被毁尸灭迹的话,应该还在凤凰市。”李泽道无视何小风那杀人般的眼神,继续说道。

“还在凤凰市?”何小风的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当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他就想是疯了似的,带人搜遍了凤凰市的每一个角落,但是终究没能见到许猛的踪迹,他就好像在凤凰市蒸发掉了似的,所以基本可以断定,他已经逃离凤凰市了。

“怎么不可能?”李泽道反问,然后喝了一口帮自己泡的那杯茶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在那次行动之前,许猛犯了几条人命案了?”

没等何小风回答的李泽道继续说道:“八条,这被他杀死的八个人中,有老人有孩子有男人有女人的,有企业的白领同时也有在路边游荡的乞丐,而且杀人手法也不尽相同,有的是被捅死的,有的是被勒死的,有的是被活生生的按在水里溺水而亡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何小风皱着眉头问道。李泽道这样一副笃定的我什么都了解的架势让他觉得很是憋屈,这不显得自己比他笨而且还笨不少吗?

“我想说……许猛的资料你看了那么多遍了,就没看出什么规律来?”李泽道看着何小风问道。

“规律?”何小风眉头一皱的。

“是的,规律。”李泽道说道,然后又低头喝起茶水来了,虽然这茶跟师父泡的那茶比起来,压根就毫无可比性。

“……”何小风嘴角抽了抽,他知道李泽道这根本就是故意吊他的胃口的,可是脑子里把那份他看了无数遍都快能背下来的资料认真的从头到尾在脑力过了一遍的,仍旧没发现有什么规律可言。

何小风心里有些悲哀的,难道自己的智商以及分析能力跟他相比,当真有那么大的差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