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 我看不过去/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这时,李泽道感觉到好像有人正盯着他看的,当下装作无意的回头一扫的,却是没有注意到在这狼窝里的哪个美女新生正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他看的,于是回过头来,从那大盆里夹起一块烤鱼,品尝起来了。

外皮香脆,肉质软嫩,色泽金黄,味道鲜美,的确很是美味。

“来,老三,给。”马仁杰打开了一瓶啤酒递给了李泽道然后说道,“咱们就用瓶子吹好了……那杯子太脏了,据说洗的时候都是直接用脚踩的。”

“……”李泽道突然觉得嘴里的鱼肉已然变了味道了,因为筷子跟那杯子还有那吃饭用的碗是一套的,如果杯子清洗的时候是用脚踩的,那么筷子呢?碗呢?这个家伙,到底让不让人好好吃烤鱼?他不会是故意说出一些恶心的话出来让他们不敢吃了然后他独吞这条鱼了?

马仁杰嘿嘿笑着,又打开了三瓶啤酒了,将其中的两瓶放在杨柏树以及赵小希面前,然后抓起那瓶子豪情万丈的说道:“来,哥几个,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我吹瓶,你们随意!”

说着马仁杰仰头咕隆几下的就把那瓶啤酒干掉了,然后重重的打了个饱嗝的。

赵小希一脸佩服的看着马仁杰,喝了一小口的,那张小脸瞬间皱成一个包子了,很是努力的把那给咽下去了,却再也没有勇气喝第二口,可想而知,他平时很少喝啤酒甚至从来都没喝过啤酒。

杨柏树冷冷的看了马仁杰一眼,喝了一口之后,随手把瓶子放下,没有继续喝的意思了。

李泽道同样的只喝了一小口的,既然马仁杰都说你们随意了,李泽道这样如此善良的人自然不好拂他的好意了。

虽然酒精对他的身体算是一点影响都没有,喝白酒就跟喝开水似的,但是李泽道终究不是太喜欢酒的味道。

马仁杰看了看李泽道,又看了看赵小希以及杨柏树,那张脸已然满满的都是委屈了:“我说哥几个,我都已经干掉一瓶了你们就一口?”

“我……实在……喝不了……”赵小希那张包子脸满满的都是不好意思,刚刚那一口他很是努力的才吞咽下去,在喝的话他觉得自己肯定会吐出来,到时只会扫大家的兴。

杨柏树阴着一张脸,夹起一块鱼肉挑着鱼刺,看都不看马仁杰一眼。

李泽道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大,你不是让我们随意吗?”

“我靠……这也太随意了吧?”马仁杰一脸的无语。

“傻逼才喝那么多酒。”杨柏树吐出了一根鱼刺后之后冷冷的说道。

“……”杨柏树胸口中刀,然后很快的那张脸再次堆满了笑容了,“来来,多吃一点,听说凤凰市的炭烤活鱼是一绝,早就想吃了。”

就在这时,只听到只听“哗啦”一声椅子被撞开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邻桌的一个喝得醉醺醺的年轻男子已然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了,一把拽过一个送啤酒过来的男子,极其强横的瞪着一双狗眼骂道:“卧槽尼玛个屁的,你眼睛长屁股上了是吧?让你送个啤酒过来的你丫的竟然把老子的啤酒给撞倒了害得老子现在裤裆都是湿的就跟尿裤子似的……”

潘枫叶现在很不爽,他正吹嘘着早上他帮拎包的那个学妹是如何羞答答的想要他的联系放方式的时候,那个送啤酒过来的服务员却是如此不长眼的竟然在将啤酒放在桌子上的时候碰到了他面前那还有半杯啤酒的杯子,以至于杯子里的啤酒都倾倒在他的裤裆上了,就跟尿裤子了似的。

潘枫叶注意到了,在他高声吹嘘的时候,有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了,甚至还有几个妹子正用炙热的目光看着他的,一副恨不得上前表白的架势,但是现在他的裤裆却是湿了……有哪个学妹喜欢尿裤子的学长?

还有周围那些目光是什么意思?他们在笑话自己?

“对不起,对不起……”中年男子表情惶恐拘谨的赶紧道歉。

“草泥马的,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么?”潘枫叶睁大那原本醉眼朦胧的小眼睛怒骂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擦拭一下……我帮你……”中年男子唯唯诺诺的继续道歉,然后赶紧抽出纸巾伸到潘枫叶的胯下打算帮他擦拭。

感觉到有一只邪恶的手触碰到自己的弟弟了,潘枫叶激灵了下,那张原本通红的脸更红了,气得身体微微的发颤起来了,他的弟弟除了自己外还有哪个男人碰了?而且还是这么丑这么脏这么下贱的一个男人……

这是侮辱!往死里侮辱的那种侮辱!

“我……我草泥马的,竟然想摸我的小鸡鸡……你以为你是学妹……你是我女朋友吗?”潘枫叶骂到然后一脚过去,狠狠的踹在了中年男子的肚子上。

“砰!”的一声闷响的,紧接着中年男子哀嚎了医生,倒地捂着肚子,那张脸已然满满的都是痛苦之色了。

“兄弟们,干死他,妈的,敢摸老子的小鸡鸡!”潘枫叶双手一挥的大声吼道。

而随着他这一吼的,周围两桌的人就全部哗啦啦的站了起来了,足足有十几个人,脸上都带着嘲讽的笑容盯着地上的那个中年男子看的,甚至还有那么几个人手里还抓着一个酒瓶子,在手里掂量起来了。

而潘枫叶的辱骂声以及中年男子的哀号声也把这大厅里的其他那些喧闹的声音给压下去了,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力。

就连那些一起聚餐的女生,也是一个个睁大水汪汪的眼睛,纷纷朝这边看来,有些女生纯粹是看热闹,一个个兴致盎然的模样。

而另外也有一部分女生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小嘴巴,小脸满满的都是担忧的看着地上捂着肚子躺着的那个中年男子,这十几个人就算一人一脚的,也能把那个可怜的人活活给踢死吧?

凤大饭店的老板张笑天见到这样的场景后有点无奈的,却是没有出面,开饭店的这么些年来,学生在这里打架的场面他见多了,而且这十来个学生的是这里的常客,他们的底细他多少还是知道的,特别是现在牛逼轰轰的发飙着的潘枫叶,招惹不起啊。

再说了,这个叫贾明的服务员是因为这两天新生开学因为忙不过来了所以临时招进来的,据说原本在工地里搬运砖头的,并且他还笨手笨脚的,所以张笑天早就决定了等这一段时间忙完之后就把他给踢走得了。

换句话说,为了这个一个刚招进来的笨手笨脚的员工去得罪这些学生特别是潘枫叶,犯不上。

“希望酒瓶子少打碎两个吧。”张笑天在心里嘀咕道,“回收的话一个瓶子也值一毛钱啊。”

李泽道回头看着地上捂着肚子低声哀嚎的,那张黝黑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岁月的痕迹的贾明,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莫名的想起李大海来了。

他不是李大海,但是却是跟李大海有着诸多的相同之处,他们穿的都是那种破衣烂衫,他们的脸上都是被岁月摧残的痕迹,他们的脊梁都被这个社会的现实给压弯了,他们遇到事情之后他们只会唯唯诺诺的委曲求全从来都不知道挥出自己的拳头,他们的骨子里有着自然生长的卑贱……

“兄弟们,一人送他一个酒瓶子。”潘枫叶的叫嚣声打断了李泽道的思绪,此时他晃晃悠悠的一脚踩在了贾明的身上,手更是从那桌面上抓起了一个酒瓶子,作势的就要往贾明的身上招呼的。

于是那些恨不得事情在闹大一点的学生脸上满满的都是炙热了,特别是潘枫叶的那十来个兄弟,这样一个酒瓶子往人的身上一定很刺激吧?

富有同情心并且胆小的女孩子则小手捂着自己的脸了,不敢看眼前即将发生的如此血腥的一幕。的那一幕看起来一定很刺激吧?

李泽道的眉头皱了皱,就要站起身来。

“老三,你干么?”马仁杰赶紧制止了他,压低着声音说道,“好好的吃你的炭烤活鱼,啃你的鸡爪,喝你的啤酒,喝完之后回去睡觉在做个春梦多好啊……你说呢?”

“不好。”李泽道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过去。”

“你……要不我帮你把眼睛堵上,这样你不就看不到了?”马仁杰有些着急的说道,“他们可是有十几个人啊,个个看起来人高马大的,还喝得有点高了,你过去的不得被排队开瓢……呃……”

马仁杰的嘴角抽了抽,因为李泽道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已然站起身来了,然后无奈的摇了了下头的,低头小心翼翼的吃起炭烤活鱼来了,尽可能地不要和任何人的眼神对视……他实在不想脑袋被开瓢啊。

杨柏树阴着脸扫了李泽道一眼的,用自己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傻逼!”然后继续吃起鱼来了。

至于赵小希看着站起身来的李泽道,表情慌乱,嘴巴张了张的,终究没有多说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