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这是威胁/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泥马的,敢摸老子的小鸡鸡……去死吧你,垃圾……我呸……”潘枫叶骂骂咧咧的说道,朝被他一脚踩着的贾明吐了口口水的,然后脑袋晃了下,睁大眼睛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啤酒瓶子,握紧。

“去死……”他喊道,然后手起酒瓶落的,眼见啤酒瓶子就要跟那个中年男子的脑袋来个亲密接触了。

“啊……”有些胆小的女孩子已然闭上眼睛了,不敢看眼前这一幕。

但是,一秒过去了,两秒过去了,三秒过去了……十秒过去了,原来应该有的那种清脆的“开瓢”的声音始终没有响起。

潘枫叶愣了愣,然后瞪大他那醉眼朦胧的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仍旧被他踩着的贾明一眼嘀咕道:“妈的,我的酒瓶子呢?我的酒瓶子呢?”

然后脸红了……虽然他的那张脸已然因为酒精的刺激以及激动的缘故早就红透了!

难道因为喝多了以至于手抖了然后酒瓶一个没拿稳了飞了?潘枫叶觉得这很丢人!

潘枫叶不知道他手里的酒瓶子哪去了,但是他的那十几个弟兄却是知道,其他的那些或是看热闹或是小脸满满的都是同情……还是看热闹的那些学生却是看清楚潘枫叶的酒瓶子哪去了!

他们清楚的看到,就在潘枫叶晃晃悠悠的就要把酒瓶子砸向地上的那个服务员的时候,一只手出现了,然后那原本应该落在那倒霉鬼的脑袋上的酒瓶子落在那只手上了,然后潘枫叶松手了,然后那只手缩了过去了……

这一幕是如此和谐的,就好像潘枫叶意识到自己即将要做的是事情是多么天打雷劈似的,所以主动把手里的酒瓶子给了对方,也就是那手的主人,那是一个脸上还带着少许稚嫩的学生,应该是这一届的新生才对。

“这是一个即将要倒大霉的愣头青。”饭店的老板张笑天一脸无语的嘀咕道,“可惜了,刚来报道的就要回家了。”

“枫叶哥,你的酒瓶子被夺走了。”站在潘枫叶旁边的一个戴着耳钉的小弟看不下去了,眼神敌意的看了李泽道一眼,小声提醒道。

潘枫叶闻言努力的瞪大了眼睛,这才发现在他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多了一个脸蛋还带着少许稚嫩的男生了,正一脸平静的盯着他看的,而且他的手里还抓着一个酒瓶子,然后他的那张脸渐渐的阴了下来了。

酒瓶子被夺走了可比脱手了更来得丢人啊!

“你已经踹他一脚了,他也被你骂了,这事是不是可以就这样算了?”李泽道看着这个因为喝多了所以站的时候身体还在微微晃动着的潘枫叶问道。

“就这样算了?”潘枫叶不想笑的,但还是被对方这显得很是幼稚的话给逗乐了,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有这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看的,事情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呢?

“你觉得可能吗?”潘枫叶问道。现在他不仅仅想把这个该死的服务员往死里揍的,更是想把这个欠揍的小子往死里揍。

“你把脚放开就行了,很简单的。”李泽道一脸认真的说道,“也不用你说什么对不起……我想你从来都没说过这句话吧?”

潘枫叶再次被逗乐了,嚣张的他见过不少,但是这样的愣头青,他却是第一次见到。

马仁杰把脑袋低得更低了,都恨不得装进裤腰带里了,心里这个纳闷啊,老三啊,你是上天派来搞笑的逗逼吗?这么天真幼稚的话你也说得出来?

“确实从来都没说过。”潘枫叶说道,更是对李泽道起了“挑逗”之心了,然后一脸怕怕的嘲讽道,“我要是不把脚拿开呢?”

李泽道看着潘枫叶,声音平静地说道:“你如果不把脚拿开,我会让你更清楚的认识我这个人的。”

“这是……威胁?”

“不是,是警告。”李泽道说道。

“哈哈……”潘枫叶很是狂妄的大笑了起来了,声音传遍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指着李泽道骂道,“你知不知道你说这话的时候很搞笑?是有人能威胁到我,也有人有那资格警告我,但是很可惜的是,那个人不是你这样的菜鸟啊。”

“这个家伙是傻逼吗?竟然敢威胁咱们枫叶哥?”戴耳钉的年轻男子哈哈大笑起来了。

“蚂蚁觉得自己很强壮,总是想去挑战一下大象,真是找死啊?”身边的大块头男人跟着补刀。

“你说他一会儿被咱们揍一顿之后会不会哭着回家找妈妈说妈妈妈妈我在校门口的饭店里因为犯贱所以被几个帅哥给欺负了……”

“你不相信?”李泽道看着潘枫叶问道。

“相信你妈的。”潘枫叶红着脸骂道,要不是觉得这小子好玩的,于是让他多说出让人想笑掉大牙的话出来,否则他早就让人把他往死里揍了。

李泽道轻轻一声叹息的,他都已经说得这么诚恳了为什么对方却是不相信呢?于是他伸手轻轻的在潘枫叶的身上一推的,潘枫叶一个站不稳的,身体不由自主往后一退的,后腰很是干脆的撞在桌子上了,虽然不至于多疼的,但是却是将桌子撞得剧烈的颤抖了下,桌面上的酒瓶子轰隆的跌倒了。

“我草泥马的……”潘枫叶瞬间酒醒,那张脸更是因为羞辱而变得扭曲起来了,这个愣头青敢夺走他的酒瓶子那虽然不能算了但是好歹还有一条活路走啊,但是现在竟然敢推他?竟然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推他?他竟然被推出去了而且后腰还撞在桌子上了?他这是不想活了?

而那十几个刚刚站起身来助威的男子的脸色同样的很难看,人手抓着一个酒瓶子就欺上来了,把李泽道团团的围住,平时都是他们欺负人的,啥时候被人欺负过了?

李泽道像是没没到他们似的,而是伸手把地上的贾明扶了起来说道:“大叔,你没事吧?”

贾明的表情有些痛苦:“谢谢你小伙子……我没事……小伙子,这不关你的事,你赶紧走吧……”

“走?”潘枫叶一脸扭曲的看着李泽道骂道,“今天要是让你走出这个饭店,老子的名字让你倒着写!”

“你……你们别为难他……”贾明一脸慌乱的,挣脱了李泽道的手臂就要跪下赔礼道歉,“我给你跪下……磕头了……这小伙子就是为了扶起我才这样的……你们要打要骂的冲我来……”

李泽道的手死死的抓着贾明的手臂,不让他跪下去,而是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年轻男子说道:“怎么?还想继续更深入的认识我?”

“……”潘枫叶那张脸更是扭曲了,然后扭着了扭脖子对耳钉男子说道,“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放点血先。”

耳钉男看着李泽道,一脸的炙热,眼里有着恶毒跟戾气的,然后掂量了下手里的酒瓶冷笑道:“好的,枫叶哥……小子,脑袋过来让老子帮你放点血……”

话音刚落的,“哐当!”一声的,酒瓶爆裂的声音响起。

耳钉男有些奇怪,他都还没进动手呢他手里的酒瓶还好好的呢但是怎就听到酒瓶爆裂的声音了?难道枫叶哥或者其他弟兄实在不想看到这个贱人了所以比他早一步动手了?

但是……也不对啊,因为这个楞头的脑袋一点事都没有啊,没有酒瓶渣子,没有血,也没有半点晕过去的迹象,哦对了,他还正用看傻逼一样看着他。

等等,他手里的酒瓶子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剩下那尖锐的瓶口?

在等等,为什么自己的脑袋有点晕?好像有什么热热的粘稠的液体模糊了自己的双眼了?

难道……被开瓢的是我?

然后耳钉男只觉得眼前突然间一片发黑的,身体一个踉跄的,转了个身的,最后重重扑倒在那桌面上,更是把那桌子给压塌了,瞬间,桌面上那吃剩的饭菜骨头酒瓶子啥的掉了一地的,也有不少落在了已然晕倒在那里的耳钉男身上,显得异常的狼狈。

整个大厅瞬间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死寂的,大伙的目光来回在地上的那个耳钉男以及李泽道身上来回交替的,那张脸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好的,枫叶哥……小子,脑袋过来让老子帮你放点血……”

这句话犹在耳边,说话的人的脑袋已然被放血然后晕死过去了!谁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学生竟然动手如此狠辣的,一个酒瓶子就这样重重的砸过去把人给开瓢了。

没人去管趴在那里的耳钉男的死活,他的那些兄弟还没从惊愕中反应过来,至于那些看热闹的人即便反应过来了也不可能觉得他可怜的所以赶紧过来查看他的情况。

赵小希长大嘴巴眼神发直的看着李泽道,然后脸一红的,赶紧把脑袋埋了下去。

杨柏树看着李泽道眼睛微微一眯的,继续吃起自己的鱼来了。

马仁杰则看了李泽道一眼,眼里的那种诧异一闪而过的,然后赶紧又把脑袋低了下去,很好的把自己扮成了一个无辜者……更大的危险即将来临,老三顶住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