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炸鸡的香味/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小风不喜欢潘少文这个上司,他觉得这样的人当上局长是对警察这个神圣职业的侮辱,甚至对凤凰市的老百姓来说,这压根就是头顶上的一朵随时一道雷劈下来的乌云,而不是扫除人间罪恶的利器。

身在其位,必谋其职!但是潘少文干的都是些什么事情?何小风永远都忘不了那天在医院十一楼,当百里长河让他手下把李泽道从窗户扔出去的时候,潘少文这个局长就好像石化了似的一声不吭的,他可是局长啊,他可是人民的保护伞啊,但是怎么却成了践踏法律的凶手的帮凶了呢?

所以一想到一会儿潘少文在了解到那个他现在恨不得就让对方去死的暴打他儿子的凶手是李泽道之后,那张脸会有多精彩的,光是想想心里就异常的期待啊。

“潘局长,张校长,打人的凶手就在里头。”来到审讯室的门口后,何小风说道。

潘少文表情阴沉却又严肃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倒想看看这个手段残忍令人发指的罪犯到底长啥样的。”

“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何小风在心里嘀咕道,并没有讲这话说出来。

“我要整死你,我要整死你……”潘少文的妻子一脸杀气的在心里吼道,身体更是因为愤怒过度的而微微的发颤着。

当下何小风将门推开,一股炸鸡的香味瞬间扑鼻而来,然后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起来了。

潘少文脸上的肌肉也在剧烈的抽搐着,潘少文的妻子李红脸上的肌肉也在抽着,凤凰大学的校长张国强脸上的肌肉也在抽着。

他们看到的只是一个略显消瘦的男子的背影,并没有看到那张脸,但是他们都闻到了炸鸡的那种香味,香味来自那个男子面前的那一桶肯德基全家桶,也来着于那男子手里抓着的那已然啃一半的炸鸡翅!

没有人再说话,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所有人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正坐在那里大口吃着炸鸡翅的男子。

这……就是打人凶手?为什么没有戴手铐脚铐的?为什么……还有肯德基全家桶吃?嫌疑犯的福利啥时候这么好了?

潘少文觉得自己的那张脸已然抽搐得都快麻掉了,然后他的目光很是艰难的从那男子的身上移开落在何小风身上,声音有些沙哑却又不确定的说道:“他是……打人凶手?”

“是的,潘局,他就是打人凶手。”何小风反应过来后赶紧说道。他看到这一幕的瞬间先是傻眼,然后是恼怒,这个混蛋竟然敢在这里吃全家桶的,把这里当作是什么地方了?饭店?

然后又是想笑,但是偏偏却又不能笑,你能想象得到他现在憋得有多辛苦吗?

“何小风……”潘少文终于爆发了,他声音沙哑的指着何小风低声吼道,“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不相干就给我卷铺盖走人!他可是罪大恶极的凶犯,为什么不戴手铐呢?为什么……还有炸鸡翅吃呢?你别告诉我他是你老子……”

“潘局,他不是我的老子。”何小风说道。这不是在侮辱他吗?

“那你是什么意思?”潘少文指着何小风大声吼道,那张脸还在抽搐着的脸都憋红了,身体颤抖得极为厉害,“还是说他是你儿子?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待遇……”

“潘局长,你这是在侮辱我。”李泽道回过头去,一脸认真的看着潘少文说道。刚刚潘少文说他是何小风的老子,他虽然排斥的,但是因为也没有什么损失的外加还没啃完手里的鸡翅呢所以并没有反驳。

但是现在不反驳不行啊,潘少文竟然敢说他是何小风的儿子……这不是在把人往死里侮辱吗?所以李泽道果断的受不了了,即便鸡翅还没啃完的,他也忍不住回过头来说道。

“你……”当看清李泽道的脸的那一瞬间,潘少文身体就好像有电流流过似的,身体猛地一颤抖的,那张脸更是煞白无比的,整个人已然完全呆傻掉了。

张国强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压根就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怎么?那个开学的第一天就把人往死里揍的而且手段残忍的新生竟然是这个他非常看好认为他以后前途无量并且一起吃过几次饭的两人俨然更像朋友关系的高考状元李泽道?

潘少文的妻子并没有注意到潘少文那张已然出现死灰的脸,她那通红的弥漫着杀气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李泽道那张略显稚嫩的脸,身体更是轻轻的发颤起来了,心里气愤异常的,她那宝贝儿子的宝贝都快熟了,而这个打人凶手却是如此欢快的在这边吃着全家桶?

这是什么世道?还有没有王法?

“还不过去把这个王八蛋给我抓起来?”李红声音尖锐的喊道。

跟着潘少文过来的那两个警察没动,先不说眼前发生的这幕如此诡异的以至于他们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毕竟这个人就算是何小风的儿子甚至是父亲,何小风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让他在这边吃全家桶啊。

再说了,他们只听命于局长,而不是听命于局长夫人。

“老潘,你还不让人赶紧把他给我抓起来?”李红见两个刑警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的却是没有多余的动作的,于是扯了潘少文的手一下的。

潘少文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动作有些僵硬的甩开了李红的手,然后走了进去,硬生生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看着李泽道说道:“原来是李少。”

说着功夫,更是心思涌动起来了,他之所以对自己的儿子动手是针对自己来了?

此话一出,除了何小风,包括李红以及张国强在内的人再次傻眼,特别是李红,像是大白天见到鬼一般,铜铃瞪得老圆,嘴巴张得足以塞进一个椰子!

自己丈夫,堂堂的凤凰市警局的局长竟然如此亲切甚至是恭敬的称呼这个都快让潘家绝后的凶手为“李少”的?难道……他的来头很大?大得自己的丈夫都招惹不起?若真如此的话,那她的儿子不是白挨了?

李泽道看了潘少文一眼,随手把手里的鸡翅的骨头扔了在桌面上然后冷笑道:“潘局长,你刚刚说的那话可是在侮辱我跟何队长啊。“

“一句戏言罢了。”潘少文努力的让自己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正常一点。

李泽道也没在这事情上继续纠缠了,而是问道:“在凤大饭店里被我暴揍的那个人渣是你儿子?”

潘少文眼角微不可闻的震跳了下然后说道:“的确是我的儿子枫叶,枫叶他现在行动不是太方便,所以我这个当父亲的代替他过来先给李少道个歉。”

除了何小风以外所以人再次傻眼,已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要知道潘少文这回杀气腾腾的过来,就是想让对方好看的啊,没想到结果却是来了个翻天大逆转的,变成代替自己的儿子道歉了。

“这小子到底有什么样的身份的竟然让潘少文如此忌惮的?就因为他是百里长河的晚辈?”张国强心里着实很是纳闷,更让他纳闷的是,这个小子像是没看到他似的,完全不看他一眼的。

“子不教父之过,所以我接受潘局长你的道歉。”李泽道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说道。

“……”潘少文的拳头微微捏了下,有了一种想杀人的冲动了。

“放心吧,我不会在找你儿子的麻烦了。”李泽道笑道。

潘少文看着李泽道脸上那种莫名的笑容的,一点都不放心,心想等那小子好一点以后,赶紧送到国外得了,免得被这个混蛋给玩死。

当下不得不笑道:“李少请放心,回去之后我会好好管教我那不成器的儿子的,绝对不会让他在外头胡作非为了。”

李泽道看着潘少文,嘴角微微翘起说道:“我相信……潘局长一直都是一个好父亲的。”

潘少文的心微微一凜的,他这是话中有话啊!只是这个混蛋所指的是自己帮自己的儿子擦了不少屁股还是自己的儿子被他废了自己一定会想法设法复仇的?还是两方面都有吧?

当下说道:“惭愧,惭愧,因为工作忙的原因,所以我那儿子缺少了管教……改天我找个地方摆上一桌的,带我儿子过来亲自向李少赔罪,还希望李少能够赏脸。”

“你就不怕我一见到你儿子再次揍他一顿?”李泽道笑眯眯的问道。

“……”潘少文差点就让人把这个这混蛋拖下去一枪崩了!

“开个玩笑。”李泽道站起身来一笑说道,“潘局长别在意。”

“哈哈,我明白。”潘少文微微一笑说道,“那我这就先回去了,不打扰李少了。”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潘局长……回去开车小心一点。”

“……谢谢李少的关心,我会的。”潘少文微微一笑说道,心里的杀气涌动着,这个混这话是什么意思?诅咒自己出车祸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