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喝酒没带钱/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嗖!”苏珊只觉得眼神一闪的,然后一只手就通过车窗伸进了车里然后死死的捂着她的嘴巴。

“你有病啊!”李泽道一脸黑线的盯着苏珊低声怒道。

苏珊没说话,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因为她的嘴巴被李泽道死死的捂住了所以压根就说不了话,但是她那犹如墨玉似的的眼睛里却是满满的都是笑容,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跟李泽道对视着,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恐惧之色的。

李泽道心里满满的都是无力感,面对这个打她的左脸她就把她的右脸凑过来让你继续抽,骂她她却又一脸的笑意坦然接受的比师父还不要脸的精神方面出了点问题的女人,他有另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感觉,更是后悔了,当初在阿姆斯特丹的时候为什么要救她呢?让她成为性-奴的话她肯定不敢像现在这么嚣张吧?

“我没有无视你,我现在看到你了……嗯,那我走了。”李泽道冷冷的说道,松开捂着她那嘴的手,转身就要离开。

苏珊笑眯眯的看着他的背影说道:“你要是走了,那么明天,今年的高考状元李泽道把他的辅导员的肚子搞大了这件事情……”

“你有病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李泽道回头一脸杀气的说道。

“不相信。”苏珊笑眯眯的说道,“而且,我现在可是你的辅导员老师,你开口闭口都是你有病啊……会不会太不尊重老师了?”

“……”李泽道胸口一窒息的,就好像被人捅了一刀似的,这什么狗屁老师?但是他却又偏偏反驳不了苏珊,因为苏珊的确是他的辅导员老师。

当下一脸郁闷的绕到车子一旁,拉开副驾驶位置的车门钻了进去,然后恶声恶气的说道:“苏老师,你到底想怎样?”

“没想怎样啊,我的学生打架……哦,不对,是把人给打了然后被警察带到警局里来了,我这个当辅导员的自然得过来了解了解情况了,有问题吗?”苏珊笑眯眯的看着李泽道说道,她觉得李泽道现在一脸憋屈的样子看起来挺可爱的。

“这自然没问题。”李泽道冷冷的说道,“正如你所看到的这样,我已经离开警局了,被无罪释放了……谢谢苏老师的关心……这样可以了吧?”

“不可以。”

“那你还想怎样?”李泽道真的有想把她掐死的冲动了,你说好好的一个女孩子,要长相有长相的,要钱有钱的,为什么偏偏脑子有病呢?

“为了庆祝我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个伟大的人民教师……”

“是处心积虑吧?”李泽道冷笑,他知道苏珊之所以来凤凰大学当考古系的辅导员,压根就是为了过来恶心他的!这是一个阴魂不散很讨人厌的小鬼。

“你这么说也是对的。”苏珊拍手轻笑,“为了庆祝我处心积虑的终于成了一个伟大的人民教师,我决定喝酒……”

“那你去喝啊,记得多喝一点哈……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早上还得集合然后参加军训呢……”李泽道敷衍道,心想最好喝死然后自己也就解脱了,说着推开车门就要下车。

苏珊一把扯住李泽道的手臂说道:“我没带钱,请我喝酒。”

“……”

李泽道回头,看到的是苏珊那张一本正经的脸,换句话说,她是很认真的说出“我没带钱,请我喝酒。”这句话的……李泽道觉得,这个神经病压根就把自己当作白痴在看,看这样一辆如何拉风的跑车的人会没钱喝酒?

“我也没带钱!”李泽道说道,“所以……”

“那没事,我请你喝酒。”苏珊笑眯眯的说道。

“……你不是没带钱吗?”

苏珊笑咯咯的说道:“我喝酒需要花钱吗?”

“……”

“我要是不乖乖的跟你去喝酒的话是不是明天凤凰大学所有的师生都会知道……不是不是,都会误解我说我把辅导员的肚子给搞大了?”李泽道一脸郁闷的问道。

苏珊已然一脸羞答答的表情了说道:“是的……不过,我是不介意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的。”

“靠,我们之间压根就没有什么事情好不好?”李泽道差点喷出一口鲜血。

“你把我初吻夺走了,你打我的屁屁,你把我身体看光了……”苏珊轻咬嘴唇的,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李泽道说道。

“……”李泽道瞪大眼睛,无言以对,因为这些事情他的确做过,只是……没有只是,因为你跟脑子有病的人讲道理的话,到头来自己的脑子也会生病。

当下冷冷一笑说道:“苏老师,你不会像上回那样,想耍什么阴谋诡计吧?”

“被你发现了。”苏珊露出了一个在李泽道看来很是神经质的笑容。

李泽道撇了撇嘴,靠在座椅的后背上,闭目养神起来了,不再理会苏珊。

苏珊嘴角微微翘起,然后启动了车子,一脚油门下去,快速的朝前急驰而去。

鱼塘酒吧,这是苏珊带李泽道来的地方。

苏珊将车停好,两人下车之后,苏珊就主动上前搂住了李泽道的胳膊。

瞬间,那股刚刚在车里闻了一路上的香味更是扑鼻了,那是苏珊用的一种仿佛带着魅惑性的香水,当然了,不是之前那种有毒的香水,两种味道虽然都很浓郁的,但是还是有区别的。

只是现在这种香水是不是有毒的,李泽道也不太确定,虽然他没有中毒的感觉。

但是李泽道还是可以确定一件事情的,那就是现在的苏珊本身就是毒药,对他来说是那种让他极度郁闷憋屈想吐血的毒药,而对其他男人来说,比如考古专业那些牲口,则是那种可以荷尔蒙剧增瞬间变成禽兽的毒药。

而且现在苏珊穿的不是下午穿的那一套大方得体的衣服,而是一条露出了两条洁白手臂以及那大长腿的连衣裙,她搂着李泽道的时候,那没有任何遮挡的手臂就跟李泽道的身体进行了亲密的接触,只要李泽道愿意并且稍微以用力的,他就能够吃到她的豆腐。

李泽道不愿意吃她的豆腐,更不愿她吃自己的豆腐,所以他的身体边向一旁躲避边说道:“苏老师,注意影响。”

“嘻嘻,你抽我的屁股的时候怎么不说要注意影响呢?”苏珊一脸妩媚的笑容说道,然后死死的挽着李泽道的手臂径直向酒吧里面走去,丝毫不顾忌李泽道的感受。

“又来……”李泽道心里一阵无力的吐槽的,却也由着她来了,他有理由相信,他要是不好好配合的话,苏珊一定会做出那种十分博人眼球的事情出来的,反正……她已经没脸了,也不怕丢脸。

但是李泽道怕呀!

李泽道虽然是小白,但是酒吧他曾经还是进去过的,当日李梦辰因为吃醋所以去一家叫做“夜色星空”的酒吧喝酒,李泽道偷偷的跟了进去最后把那个试图吃李梦辰豆腐的赵无极给狠狠的痛扁了一顿。

不过很显然的,这鱼塘酒吧的规模比那夜色星空酒吧大多了,不过格局大同小异,一楼的大厅是歌舞厅,有吧台也有卡座,二楼则是包厢。

大厅的正中间是一个看起来颇为沧桑的大哥在那边用那略显沙哑的声音在唱着那首传唱度很广的《春天里》,看来,这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没有故事的人是唱不出这首歌里的那种沧桑的味道的。

李泽道以为苏珊会带着他找一个人少一点的光线暗一点的角落待着的,毕竟这样以来也方便她做出一些她想做的却又见不得光的事情不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苏珊却是摸出了一张金色的卡给了那迎过来的服务员看了下。

而那服务员在看到那张卡之后,更是一脸恭敬的表情了,然后带着苏珊以及李泽道进入了侧面的一个通道来到了通道尽头的一部电梯跟前,电梯口有两个黑衣男子守着。

服务员对他们点了点头的,又朝李泽道以及苏珊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黑衣男子则按了下身后的电梯按钮,电梯门很快的就开了,然后两人对李泽道以及苏珊深深鞠躬了下,并且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尊敬的客人,里面请。”黑衣人语气恭敬的说道。

李泽道还在纳闷这电梯会将他带到什么地方去的时候,苏珊已然拽着他的手臂进入电梯了。

“等等……去哪里?”李泽道皱着眉头问道。他的手被苏珊拽进去了,但是身体还在外头,以至于电梯没法合上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苏珊看着李泽道,嘴角有着一抹阴森森的笑容说道:“怎么?害怕了?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你想多了,我很怕死的。”李泽道很是老实的说道,他可不觉得怕死是一件多丢人的事情。

苏珊咯咯的笑了起来了,脸上又有了那种在李泽道看来很是神经质的笑容:“放心吧,死不了的,你可是我未来孩子的父亲,我怎么会让你死呢?”

“……”李泽道觉得自己又被侮辱了,身体却也进入了电梯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