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不用吸毒/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晚亏大了,非但被那个神经病吃豆腐了,更是还得送她回去,这是什么世道啊,以后还是离她远一点比较好,但是……她的那种威胁着实让人很头疼啊!”

李泽道抬头看着天上那挂在树梢上的那轮弯月,很是郁闷在心里嘀咕道,更是再次万分的后悔当初在阿姆斯特丹的时候为什么要一时心软去救她呢?让东tu那些牲口好好招待她多好啊。

想着的同时,李泽道很是努力的强迫自己不去听那种莫名的有着一种异样的刺激让他心跳莫名加快的水流的声音。

在他身后五米处有一颗大树,那种水流的声音正是来自那大树后面。

“你说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喝那么多酒干么?”李泽道很是无语,在那酒吧里的时候,苏珊那种喝啤酒的方式还真吓到他了。

“啊……”那大树后面传来了苏珊那种惊恐的惨叫声。

“这神经病是想吸引自己过去好干什么坏事?她当自己是白痴吗?我才不上当呢!”李泽道瞥了那颗大树一眼,一脸的冷笑。

“啊……有蛇……救命啊……李泽道……”苏珊那极度惶恐虚弱的声音再次传了过去,声音里还还带着一丝哭腔。

“有蛇……真出事了?”李泽道一愣然后赶紧冲了过去,来到那颗大树后面,然后……眼睛微微的有些发直了。

虽然大树下如此昏暗的,但是李泽道早就有了那种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了,所以他很是清楚的看到了此时苏珊的那姿势是有多么的不雅,此时她正双脚超前的躺在那满是枯叶的地面上,更不雅的是,她的裙子是往上提的,露出了那那腿根部,而里头穿的那条黑色的蕾丝小裤裤则被她褪到了膝盖处,然后因为李泽道的眼神实在是太过毒了,所以他很是干脆的把不该看到的也看到了。

李泽道想了想觉得这个姿势就像是……就像是准备打野战的女方已经准备妥当,随时等候着队友持枪挺入。

“她这是想勾引自己?开什么玩笑?自己是那种随便就能勾引到的人吗?”李泽道很是郁闷的嘀咕道,这才将目光移开落在她的那张脸上,只见她的那张精致的小脸已然满满的都是痛苦之色了,眼角处都有泪珠了,正一脸痛苦的看着他。

“苏老师,你……没事吧?你说有蛇?蛇在哪里?”李泽道问道,不得不骂自己是禽兽,她貌似真的伤到哪里了,但是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赶紧把人给扶起来,而是像是看热闹似的把不该看的地方先看了个遍的,然后心里还幸灾乐祸了下。

“谁让她以前做了那么多脑残的事情呢?”李泽道觉得这好像也不能全部怪他。

“我……好像……被蛇咬到屁股了……好痛……”苏珊一脸痛苦的说道。刚刚她要站起身来提骨子的时候,突然间觉得有一样滑溜冰冷的东西触碰了一下自己那光溜溜的臀部的,旋即锥心的疼痛感席卷了全身,已然一屁股坐在那湿漉漉的地上了,然后酒醒的同时她很是清楚的看到一条细细的黑乎乎的类似蛇的玩意儿快速的爬走了。

“呃……”李泽道脸色微微一变的,他原本还以为苏珊在排水的时候骤然间看到蛇了或者说是因为喝多了眼前出现什么幻觉了,这才吓得以这么一种如此不雅的姿势坐在地上的,更是被吓得小脸煞白哭鼻子的,没想到,她竟然被蛇咬了。

当下李泽道赶紧将苏珊抱了起来,却是感觉她大腿那里一片湿漉漉的,还有一股怪异的味道,已然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了,当下也顾不得嫌弃了,快速的往车那里跑。

而苏珊脑袋深埋在李泽道的怀里,突然间觉得屁股好像也不疼了,心里更是有着瞬间的平静。

“让他这样抱着跑一辈子……感觉好像挺好的。”苏珊在心里想道。

来到车子跟前,李泽道将苏珊的身体趴在了座椅上,然后……李泽道偷偷的咽了咽了几口口水的,这样的姿势太让人想入非非了吧?

“苏老师,我现在是想检查你的伤口,不是为了占你便宜。”李泽道说道。看着苏珊那翘起的被那连衣裙稍微遮挡了下的臀部,又看了看那被褪到膝盖处的小裤裤,只觉得呼吸有些不顺畅了,当下赶紧定了定神的。

“赶紧,都疼死了。”苏珊小声说道,心里却是大羞的,这个混蛋,自己的屁股都被蛇咬了,他竟然还有心情在那边欣赏边装柳下惠的,等你处理完之后在慢慢欣赏也不迟啊!

当然了,苏珊现在一点都不担心被蛇咬这件事情了,她知道有李泽道在,她一定会没事的。

然后苏珊的心莫名的快速的跳动起来了,一会儿他不会要吸出毒血吧?毕竟电视里不都有这样的经典桥段吗?

李泽道又暗暗的呼出了一口气的,这才手伸了过去,将盖在屁股上的裙子网上提的,瞬间,苏珊那雪白潮湿的翘臀的展露无遗的暴露在他面前,不过因为李泽道脑子里想的却是之前苏珊如何像神经病一样在那边威胁他的,所以李泽道在面对这样的诱惑的时候,并没有那种不健康的想法。

而且因为苏珊的屁股还是很白的,它像一盏明灯般,让李泽道一下子就找到了伤口,那是四个细小的带着血珠的齿印,果然,她被蛇给咬了了。

不过让李泽道稍微松口气的是,那蛇显然不是什么毒蛇,否则伤口周围早就发黑了,苏珊说不定也早就陷入昏迷状态了。

当下李泽道将裙摆往下拉盖住了她那屁股上然后说道:“放心吧,苏老师,虽然你的确被蛇咬了,但是那蛇并没有毒,一会儿带你去医院消毒一下就好了。

“不用吸出毒血?”苏珊问道,然后小脸刷一下子红了,她心里很是娇羞的在想着这件事情,所以就下意识的问出来了,可是等问出来之后,才发现这话是多么的让人难为情。

“……”李泽道嘴角剧烈的抽了下很是无语的说道,“你想多了……就算有毒,我也不会……”

李泽道觉得自己有病,干么跟她说这些如此暧昧的话呢?当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好了,你可以起来了,把自己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医院。”

“哦。”苏珊小声说道,很是听话的在座椅上爬了起来下了车,然后伸手从车里拿出了纸巾,就这样当着李泽道的面伸进裙子里擦拭起身上的那尿渍来了,虽然那是自己的尿,但是苏珊却也觉得挺恶心的。

不过一想起李泽道的手也沾上了,而且好像没有嫌弃的意思……苏珊就觉得他没有嫌弃,这样一想的,好像也没有那么恶心了。

李泽道见苏珊竟然当他的面干这样的事情的,心想难道她觉得自己长得很安全?还是她认为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她也太看得起自己的了吧?自己压根就受不了太多的引诱好不好?

当下脸一烫的赶紧将脑袋转到另外一边去然后说道:“那个苏老师……我上车等你。”说着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真可爱,难怪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你。”苏珊嘴一咧,笑了,很是甜蜜的表情,“我也爱上你了,别想无视我!”

……

早晨六点,当李泽道用钥匙打开307宿舍的门轻轻的推开门进去的时候,已然听到了那犹如雷鸣般的打鼾的声音了,一股浓郁的酒味扑鼻而来。

睡在李泽道下铺的赵小希坐起身来,看到是李泽道,那睡眼朦胧的眼睛已然睁大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怎么也没想到昨天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把人的手指活生生的一根又一根的掰断了的李泽道在消失了一整夜之后竟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这种事情他应该待在警察局里才对的不是吗?

李泽道悄然的走了进去看着他笑了笑点了点头致意的,并没有多说啥,毕竟另外一张床上的马仁杰以及杨柏树还在睡觉,李泽道不想吵醒他们的美梦。

特别是马仁杰,鼾声阵阵的,那股酒味正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桌位上还横七竖八的放着七八个酒瓶子,另外还有一些烧烤的东西的残渣的,可想而知昨天晚上他的这三个舍友离开凤大饭店之后,还打包不少好的东西回到舍里大吃大喝了一顿的。

“他们知道自己很牛逼所以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李泽道在心里很是愉快的想道。

赵小希看到李泽道对他笑了笑的,表情微微的有些尴尬的,脑袋缓缓的低下了。

李泽道笑笑,悄然的把宿舍的门给关好,然后走到床边拿起那套昨天领取的军训服,走进了洗手间里洗起澡来了。

昨天大半夜的在那酒吧待了那么长时间的,身上早就有一种让李泽道很是反感的味道了,外加他将苏珊抱起来之后,衣服上更是沾上了了尿渍,那可是尿啊,苏珊的尿……于是李泽道恶心得不行了,赶紧把身上的衣服给扒光,打开喷头,让那急促的水流冲帅起自己的身体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