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是过来道歉的/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啧啧……咱们的这个辅导员真的是……太美了。”马仁杰一脸花痴的看着那门赞叹道,“她这样一离开的把我的心也带走了……”

“傻逼!”李泽道在心里骂道。

“傻逼。”杨柏树没有在心里骂,很是干脆的骂出声了,而且声音是如此不友善的。

马仁杰的眉头一挑的,目光落在恶狠狠的看着杨柏树说道:“棺材脸,你骂谁呢?奶奶的,早上的事情还没跟你算账呢!如果不是你装逼顶撞教官的话老子能多蛙跳两圈以至于现在走路都瘸了吗?”

“傻逼,要不是早上叫你叫不醒的最后还迟到了我会挨罚吗?”杨柏树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着马仁杰冷冷的说道。

“这……”马仁杰脸色僵了僵已然换了另外一张脸,一脸关心的说道,“棺材脸,你那样顶撞教官的,还骂他是傻逼,不会被学校开除吧?还是什么记大过处分的?没什么事吧?”

杨柏树没有回答马仁杰这假惺惺的问题,而是冷哼了一声的,然后绕过李泽道的身子大步的离开了宿舍。

“呸,不知好歹的家伙,亏我这么关心你的。”马仁杰看着他的背影一脸不爽的说道。

李泽道懒得理会这两个家伙,扶赵小希坐在床上后,便拿出一套放在床上换洗的衣服,走进了浴室洗起澡来了,洗完之后跟赵小希以及马仁杰简单的打了个招呼的表示自己有点事先离开了,然后离开了宿舍往校门口走去。

一路上不断的有身穿迷彩服的男生或者女生对他指指点点的,小声的嘀咕些啥,甚至还有个女生突然间蹿到李泽道面前着实吓了李泽道一大跳的,然后羞涩的看了李泽道一眼,把手里的一张塞给了他然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李泽道不知道的是,上午他在操场上蛙跳的时候,昨天晚上同样在凤大饭店吃饭的一些眼尖的新生已然将他认出来了,这个青蛙王子不就是昨天晚上暴揍学长的那个暴力男吗?于是一传十十传百的,所以现在的李泽道风头更盛了。

李泽道看着手里的纸条,想起刚刚那女生对他妩媚一笑的,只觉得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的,然后赶紧把那张吓人的面容抛出了脑外,并且把手里的纸条揉了揉的,扔进了垃圾桶里,大步的走出了校园的大门。

走出瞬间,一道的声音在耳旁想起:“恩人……等等……”

李泽道回头一看,却见昨天晚上在凤大饭店里被潘少文的儿子潘枫叶欺负的那个叫作贾明的大叔正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站在那里看着他,那张满是沧桑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感激之色。

“大叔,是你啊。”李泽道微微一笑说道,“肚子没有什么大碍吧?”

“没什么事了,没什么事了。”贾明搓了搓手很是感激的说道。想上前和李泽道握握手,又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太合适,怕自己那粗糙的手弄伤了对方那手。

“昨天多亏了你帮忙呢,我才没被那个恶学生欺负,真是太谢谢你了……昨天晚上那个警察跟我说你很快的就会没事了,让我先回去……不过我不太相信警察说的话啊所以早上又去了一趟警局,那个警察说你已经没事回学校了,我这才放心下来……还没当面谢谢你,所以我就在校门口等着……”

李泽道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他能够看到他言语间的拘束以及骨子里的自卑,这种事情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让他别把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叔,你不用在意的……其实我跟那个家伙有点矛盾,所以才会下那么重的手的……”

“恩人,你是个好人,你是个好人啊……”贾明说道,虽然卑微的却也知道李泽道是故意这么说的,“等我找到工作发了工资的,我在请你吃顿饭的表示我的谢意……”

“大叔,不用这么客气的。”李泽道赶紧说道,心里莫名的有些难受,“还有别叫我恩人,叫我泽道就行了。”

“要的,要的,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贾明说道,“昨天要不是你出手阻止了,我说不定就被打死了……”

“大叔,你言重了……”李泽道说道,心想潘少文的那个儿子再嚣张的,也不敢当着那么人的面前将他给活活打死吧?

“不言重的。”大叔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这样的人最怕的就是生病以及受伤,他要是把我给打伤了,那我这条老命可能就这样没咯。”

李泽道一愣,是啊,像这样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命如草芥的,是没有资格生病的跟受伤的。

“恩人,那你忙你的,我这就先回去了……”贾明摆了摆手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大叔再见。”看着那道消瘦略显弯曲的背影,心里莫名的沉重。

……

白小毛虽然被拿酒瓶子开瓢了,但是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更潘枫叶的伤比起来,更是小巫见大巫了。

此时,白小毛的整个脑袋都用白色纱布包起来,看起来就好像木乃伊似的。

“爸,事情真的有些棘手吗?”白小毛半躺在病床上小心翼翼的看着脸色很是难看的父亲白涛,出声问道,手里却是拿着手机正在看一部名叫《终极学生在都市》的小说,他觉得小说里的那个主人公的原形不就是他吗?

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叫嚣着要用什么恶毒的手段去报复那个敢拿酒瓶子往他的脑袋上开瓢的家伙,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父亲重重的两个巴掌,很是干脆的在他的那张脸上留下了两个大手印了,于是医生不得不对他的形象进行二次加工,变成了现在的木乃伊。

被父亲抽了两个巴掌以后,白小毛也醒悟过来了,这回很有可能是踢到铁板了,不然父亲为什么不像之前那样去帮自己擦屁股的而是给自己两个巴掌呢?

“你说呢?”白涛看着自己儿子的那张脸,差点又是一巴掌过去的狠狠的抽在他那张脸上,没好气的说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惹事别惹事的,这次老子都要被你害死了!”

原本白涛也是想报仇的,但是看到潘少文杀气腾腾的过去了最后却是夹着尾巴回来了,已然意识到情况不对了,后面潘少文才声音很是苦涩的告诉他那个打人凶手的身份,那个打人凶手竟然会是百里长河的女婿,甚至按照潘少文的说法,他还是来自一个很是神秘但是权利又是很大的部门,就连他都的配合他工作的。

于是白涛心若死灰的,报仇你是别想了,还得防着人家会不会二次上门找麻烦的,甚至还觉得等自己的儿子形象好一点之后,赶紧带着他去好好道歉认个错的。

“爸,他的来头……很大?”白小毛脑袋一缩的小心翼翼的问道。

“连潘少文在他面前都像个孙子似的,你说呢?”白涛骂道。

“你说的‘他’是指我吧?”李泽道站在病房门口,笑呵呵地看着白涛以及白小毛说道。

白涛回头看了过去,却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小子,但是白小毛却是一脸惊吓的想要从床上跳起来,手机没抓稳砸在眼睛上,疼得他啊啊直叫。

而见自己的儿子如此的一种反应的,白涛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更是明白了这个小子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眼前突然间出现的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就是那个打人凶手啊。

于是脸色快速变幻了几下的已然露出了一张赔笑的脸了然后站起来迎了过去:“原来是……李少啊。”

“你认识我?”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

“认识……认识……”白涛忙不佚赶紧陪笑到,“我的儿子白小毛竟然敢冒犯李少的,我刚刚已经打了他一顿了,并且还想找个时间登门拜访李少好好道个歉呢……”

说着回头瞪了白小毛一眼大声喊道:“小毛,还不赶紧滚过来好好跟李少道个歉的?”

“呃……白叔叔,其实我今天是过来道歉的……”李泽道有些歉意的说道。

“呃……”白涛的眼角跳了下,有些不太明白李泽道所说这话的意思。

而原本要滚下床乖乖过去道歉的白小毛更是把自己的脚给缩回去了,心想这个王八蛋是过来道歉的?真的是过来道歉的?那……要不要原谅他?

“哼,敢拿酒瓶子砸我的脑袋?我是不会原谅你的!”白小毛在心里很是气愤的说道,平时都是他砸人的,啥时候被砸过了。

当下说道:“你是过来……”

白涛回头看了自己那草包儿子白小毛一眼,白小毛吓了一大跳的,很是干脆的把正要说的话给吞咽下去了,父亲的眼神太可怕了。

“李少这话真的是让我太惭愧了。”白涛回头很是诚恳的说道,“事情的始末我也已经了解到了,错在于我儿子,他喝酒就喝酒的却不该耍酒疯要去殴打那个服务员甚至还挑衅李少的,所以都是我儿子的错,我这就让他道歉,并且我会找到那个服务员的,好好的跟他道一下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