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校花是谁/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不不,应该道歉的是我。”李泽道赶紧说道,“回去之后我意识到自己错了,我不应该下手如此重的,毕竟白小毛学长其实没有动手殴打那个服务员的,他就是受潘学长的蛊惑出来装逼一下的。”

“……”白涛的眼睛微微一眯的,他这是在……挑拨离间?

“谁知道装逼不成的变成傻逼了……”

“……”白涛的眼睛再次一眯的,他这是在挑拨离间的同时顺便……欺负人?

“所以,我今天的确是过来道歉的,你看我都带水果来了。”李泽道将手里的那一袋子水果提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所以,还请白叔叔以及白学长能接受我的道歉。”

“……”白涛有点看不懂李泽道的意图了。

他之前曾经想过对方不会善罢甘休的会继续对他的儿子下死手,也想过对方压根就看不上他儿子这样的小货色所以不会在过来找麻烦了,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来道歉,甚至连水果也带来了。

“白叔叔不接受我的道歉?”李泽道问道。

“哦……不不……”白涛斟酌了一下言语赶紧说道,“我就是觉得……不管怎么说,错都在于我儿子,怎么敢劳烦李少亲自过来道歉呢?实在是承受不起啊,惭愧,惭愧……李少,请坐……请坐……”

李泽道走了进去,将水果放在桌子上,并且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白涛赶紧送上了一杯茶,至于白小毛则老老实实的待在床上,不敢随便说话,他怕自己哪一句又说不对了然后被父亲大耳光伺候的,也不敢随便用眼神去瞪李泽道的,万一对方一个不爽的再次暴揍他一顿怎么办?

当然了,他也不相信李泽道竟然带水果过来道歉,一定在策划什么阴谋,一定是的,也不知道老爸有没有发现这个王八蛋根本就是在假惺惺的演戏的,要不要提醒他一下?

李泽道接过白涛递过来的那用一次性杯子倒的茶水,却是没有喝而是说道:“白叔叔,今天来除了看望一下白学长表达一下我的歉意还有一些事情想咨询一下白学长的,不知道白叔叔方不方便让我跟白学长单独聊会儿?”

“这……”白涛的脸色微变了,这当然不方便啊,天知道让小毛跟他独处的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白小毛更是吓了一大跳的,这个混蛋想干么?想趁自己的老子没在在狠狠的修理他一顿?于是他拼命的给自己的老子眨眼睛的,示意他千万别出去。

“不方便吗?”李泽道微微一笑问道,“就是想请教一些学校里的事情,毕竟我刚上大学嘛,还有诸多事情不太懂,有点迷茫,所以才想请教下白学长的。”

“哈……”白涛干笑,“原来是这样……那小毛,你好好陪李少聊聊……”

“爸……”白小毛一脸着急。

“我在就在门口……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喊我一声,我会立即叫医生过来的。”白涛说道,给了自己一个放心的眼神的。

白小毛心里稍定,是啊,这里可是在医院啊,这个家伙应该不敢乱来吧?再说,自己老子就在外头,万一他又想对自己施暴了惨叫声大一点也就是了。

白涛又对李泽道点了点头的,这才离开了病房,并且将门关好,却是没有离开,而是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努力的倾听着里头的动静,只要一发现又什么不对的动静又或者是他那个草包儿子乱说些什么屁话的,他就撞门而入。

李泽道站起身来,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白小毛。

“你……你想干么?”白小毛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的,心想要不现在就惨叫一声?可是他还没有对自己动手啊就惨叫的会不会太……傻逼了?

李泽道身体微躬的,一脸歉意的说道:“白学长,我不是说了吗?我就是来道歉的啊,我反思了一晚,我年轻气盛不懂事儿,我怎么可以对学长动手呢?越想心里越觉得愧疚。今天特意赶过来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当时的粗暴的行为。”

“你真的是……过来道歉的?”看到李泽道如此低三下四的样子,白小毛心里的那种惧意稍减。

“是的,白学长,你会原谅我吧?”李泽道一脸诚恳的说道。

“我当然不原谅你啊我怎么可能原谅你呢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人敢拿酒瓶子砸我的脑袋的想要我原谅你也行除非你的脑袋也被我用酒瓶子砸一下……”这是白小毛的心理活动,也仅仅只是心理活动,他可没那胆子说你让我脑袋砸一下的我就原谅你之类的话,万一对方再次发狠直接拿椅子砸他那怎么办?

但是不砸他一下心里却又如此不爽的,头疼啊。

“我明白了。”李泽道说道。

“你……明白什么?”白小毛一愣。

“是不是你也找个酒瓶子之类的往我的脑袋砸一下你就原谅我了?”李泽道一脸诚恳的问道。

“呃……没有……没有……”白小毛赶紧否认,虽然他的确有那样的想法,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手里有酒瓶子并且李泽道把脑袋凑过来让他砸了,他也没有勇气砸下去啊,万一这个家伙根本就是在跟他闹着玩的那怎么办?

“我……已经原谅你了。”

“那就好,那就好。”李泽道一脸高兴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咱们以后就是……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了。”

“呃……”白小毛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貌似被打的只有他吧?有本事你让我拿酒瓶子往脑袋砸两下在来说这话啊。

“既然咱们都已经是好朋友了,那么我想请教白学长几个问题的,白学长一定不会对自己的好朋友有什么隐瞒吧?”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就好像灰太狼在看着一只小绵羊似的。

白小毛看着李泽道的眼神有些警惕了:“你……想知道什么?”

“咱们凤凰大学的校花是谁?”李泽道眼巴巴的问道。

“……”白小毛瞪大眼睛,嘴角微抽的,他怎么也没醒到对方问出的竟然是这么一个问题,而且他的表情还如此的猥琐的。

“白学长不知道?”

“这怎么可能不知道呢。”白小毛否认,“除了那些刚入学的新生,所有凤凰大学的学生都知道凤凰大学的校花是考古专业的百里冰。”

“百里冰……这个名字不错……”李泽道一脸所谓的笑容,“学长,你意-淫过她?”

“这……”白小毛已然一脸害羞的的表情了,怎么可以问得这么直白呢?让人怎么好意思回答呢?百里冰可是所有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啊,谁不意-淫她呢?

“看来学长意-淫过她……”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

“嗯。”白小毛脑袋微低的,一副羞答答的表情,就好像是一个纯青的小处男似的,“意-淫过……”

“潘枫叶是不是一个混蛋?”李泽道再次问道。

“嗯……什么?”白小毛抬头,一脸愕然的看着李泽道,这意-淫校花百里冰意-淫得好好的他怎么就突然间换了话题了呢?

“白学长,潘枫叶是不是混蛋?有没有干过什么坏事?比如把人家的小女生给祸害了这种事情有没有干过?”李泽道笑眯眯的看着白小毛问道。

“……”白小毛看着李泽道的眼神已然充满警惕了,这个混蛋原来是过来收集情报的啊。

当下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白学长,你不把我当朋友看。”李泽道脸上的笑容已然消失了,眼神已然有些冰冷。

“朋友?”白小毛再次觉得被侮辱了,谁愿意跟你这样的王八蛋做朋友的?当下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枫叶哥是一个很好的男人,怎么可能做过那种把人家女生给祸害了的事情……”

“真没有?”李泽道一脸的不相信,冷冷的打断了,更是扭了扭自己的脖子。

“真……”白小毛又被他杀人般的眼神盯着,都快要吓哭了,很是干脆的把接下来要说的话给咽回去了。大哥,我胆子小,别这样的眼神看我行吗?

“爸……爸,我脑袋疼……赶紧叫医生过来……”白小毛灵机一动的大声向自己的老子求救。

“……”李泽道嘴角微微抽了抽,被白小毛这种自救的做法很是干脆的雷到了。

门一下子被推开了,白涛快步的走了进来一脸关切的看着白小毛说道:“脑袋又疼了……我这就去叫医生……”

说着目光落在李泽道身上:“李少,您看……”

李泽道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之后笑眯眯的说道:“别急着叫医生,我还有一笔帐还没有跟你儿子算清楚呢,等算清楚了在叫医生也不迟……”

说着李泽道一脸冷冰冰的表情了骂道:“白涛,你的儿子胆子不小啊,竟然敢意-淫我的女人。”

“……”白涛一点都不明白李泽道的意思,然后看向了自己的儿子白小毛,后者也是一脸懵圈的表情,他什么时候意-淫他的女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