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挖坑/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家庭条件不错外加外表长得还算可以的缘故,白小毛换女朋友就跟换衣服似的,很是频繁,而那些他追不到的而进行意-淫的女人也不在少数,比如上高中的时候的生物老师,比如现在的校花百里冰,还比如学校晚会上经常上台主持的那个学姐季月莫,这些都是他经常意-淫的对象,甚至在跟他的女朋友做那种事的时候都会大声呼喊她们的名字。

但是现在这个王八蛋却是说他意-淫他的女人了?他的女人是谁?他的那个高中生物老师?还是校花百里冰又或者是主持女神季月莫?

开什么玩笑?白小毛才不相信这几个一等一的大美女跟这个王八蛋有什么交集呢,毕竟她们的眼睛才没那么瞎呢,更别说是他的女人了。

“我……有些不明白李少的意思。”白涛看着李泽道陪着一张笑脸说道。心里却是有着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刚刚自己的儿子大呼大叫的,很想然是因为他又想对自己的儿子动手动脚的了所以自己的儿子才呼救的。

他当着以为他的来头大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就可以光天化日……好吧,大晚上的也不行啊,就可以在这种公共场合无缘无故打人了?白涛觉得自己要不报警得了。

“你不需要明白,你儿子明白就行了。”李泽道指了指白小毛冷冷一笑说道。

白小毛依旧一脸的懵圈,他明白?他明白什么?他什么都不明白好不好?

“我意识到自己的错了并且带着水果以及诚意的过来道歉了,但是你儿子这个大色狼却是当着我的面说他意-淫了我的女人,这不是欺人太甚吗?”李泽道冷冷一笑说道,“今天如果没给我一个交代,不仅仅我会跟你们没完,就连我的女人的家人也会跟你们没完!”

白涛的脸色阴了阴的看向自己的儿子,后者却是一脸傻乎乎的表情的,已然知道眼前这个家伙这是在故意找茬了,真是欺人太甚啊,老虎不发威的还当自己是病猫了?于是脸上的笑容稍微收敛了一点说道:“李少,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的儿子虽然缺少管教,但是断然不会当着李少您的面去说出那种混帐话的……”

“白先生的意思是……当着我的面不会,但是背着我就会是吧?”李泽道冷冷一笑问道,称呼也由原本的“白叔叔”变成“白先生”了,既然已经决定坑人了,在假情假意的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李少误会了,我儿子不会做那种事情的。”白涛不卑不亢的说道。

“真的?”李泽道冷笑然后目光落在白小毛身上说道,“白学长,刚刚你可是亲口告诉我的,你意-淫过咱们学校的校花百里冰……”

“是又怎样?意-淫她难道还犯法?”白小毛硬着头皮眼神跟李泽道相对说道,因为父亲在场的缘故,所以他的底气足了一点,“我就不相信你看到她之后不意-淫的。”

白涛听着却是眼皮剧烈一跳的,百里冰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啊,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等等,百里……百里长河?

然后他的脸色骤然间大变的,脸上的肌肉更是剧烈的抽了起来了。

“我看到她才不意-淫呢。”李泽道冷笑着看了白涛一眼撇了撇嘴说道。他跟她可是互相给了对方那如此珍贵的第一次的,还用得着意-淫什么的吗?

白小毛很是郁闷,所有的男生看到百里冰这样的女神之后都会情不自禁的意-淫的,凭啥你不会?你这是在高估你自己还是在贬低大伙心目中的女神?无论哪一种,都是白小毛所不能接受的,于是硬着头皮辩解道:“那是因为你没见过……”

“啪!”一声脆响的,白涛回头重重的一巴掌的狠狠的抽在了白小毛那还包裹着绷带的脸上,脸色阴沉,身体颤抖个不停,怒声喝道:“混账东西,闭嘴……”

白涛心里有着一抹悲哀更多的是惊恐,他已然知道李泽道这是挖了一个大坑,可笑的是自己的儿子竟然还傻乎乎的往里头跳的,真的是坑爹啊!

白小毛早些时候就被白涛抽了两巴掌的,以至于他的那张脸还肿着的,现在挨了这么重的一巴掌,那张脸更肿了,就好像发酵的面团似的。

“爸……”白小毛捂脸一脸的发懵,自己的老子为什么打他了?自己说错啥了?于是脑子里回忆了下自己刚刚说的话……完美,没有任何问题啊!很好的表现出自己的勇敢……在这样的暴力狂面前反驳他的话还不叫勇敢吗?

但是……怎么被打了?勇敢过头了?

“闭嘴!”白涛气得牙痒痒的,手举起来又想一巴掌过去的,但是看到自己的儿子那张连他自己差点都快认不出来的猪头脸,又看到自己手一举起来的他的脑袋一缩的,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这一巴掌无论如何在也扇不下去了。

回头看着一脸冷笑的李泽道,很是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声音满满的都是苦涩:“李少……”

“我可以不追究,也不会让我那老丈人知道你儿子脑子里的那种龌蹉的想法。”李泽道摆了摆手阻止白涛继续往下说些没啥营养的言语,说完之后,李泽道莫名的有些心虚了,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卑鄙!

“唉,受师父的影响越来越重了。”李泽道在心里感慨,“不过自己是好人。”

在这世界上,坏人想坑你的时候,压根就不需要什么理由的,但是好人不一样,他得需要一个理由,所以李泽道随便挖了一个坑的让白小毛这个草包往下跳,于是这变成了李泽道坑他的一个很好的理由。

“真的?”白涛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被人挖坑了,但是心里却是满满的都是无力感,毕竟自己的儿子的确亲口承认他意-淫百里长河的那个宝贝女儿百里冰了,也不能说不能意-淫,但是你别如此傻乎乎的说出来啊!

白涛知道他们要是抓着这一点不放的话,那么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儿子,都将会遭遇极为严重的报复。

以百里长河在凤凰市的那种影响力,他说弄死你就弄死你了,他说让你消失你就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他只需要一句话的命令,甚至一个眼神的提醒,他的儿子就会遭遇一场严重的车祸,或者其它的什么意外,而他则会因为某些罪名之类的被调查,毕竟当官的哪有几个彻底的干净的?反正他们的人生就此结束,再也没机会出现在公众的面前。

这就是金钱的力量,是权势的力量。

白涛也用过手里的那点权利去压过别人,而他现在则被那种更大的权利死死的压着却又不得不死死的承受着。

“你只能选择相信了。”李泽道淡淡的说道。

“是是……”白涛赶紧点头哈腰的说道,他自然知道对方这是看上他们还有这么一点利用价值,但是这利用价值到底是什么?

想着,心里微微一咯噔的,难道是为了潘少文?要知道,他的儿子跟潘少文的儿子同时被打,但是他的儿子仅仅只是脑袋被开瓢了,但是潘少文的儿子潘枫叶却是断了两根手指头,身上脸上更是被玻璃渣子割破了以至于血肉模糊的,最最严重的是,他的下体差点熟了……这小子跟潘少文有仇?

“有一件事情想请教一下白学长……”

“他想问些什么?”白涛在心里嘀咕道然后陪着一张笑脸说道,“李少,您放心,我儿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说着回头目光落在他儿子身上大声呵斥:“听到了没有?好好回答李少的问题,让李少不满意的话,以后你就不是我的儿子了。”

“……”白小毛那张猪头脸上已然出现了一丝惶恐了,虽然还是不明白自己的老子为什么那么怕对方的,但是从小到大他还是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抽自己的脸的,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呵斥自己的,更是说出如此绝情的话,可想而知,的确出大事了。

当下胆怯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李少,您问吧。”白涛对李泽道陪笑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的看着白小毛问道:“白学长,你说潘枫叶是不是一个混蛋?”

“……”白小毛看了自己的老子一眼,这才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是……”

“既然他是混蛋,那他一定干过什么坏事吧?”李泽道脸上有着一丝冷冰冰的笑容问道,“比如把人家的小女生给祸害了这种事情有没有干过?”

“……”白小毛快哭了,别问我这种问题行不行?当下目光依旧落在自己的老子身上,然后挤眉弄眼的,意思是这种问题该怎么回答。

而感受到白小毛的那求助的目光后,白涛更是心思涌动着的,果然他跟潘少文有过节啊,这是想先整死他的儿子后整死他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