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白菜被猪拱了/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学长,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李泽道冷冷一笑问道,“还是有些事情你已经忘记了所以需要我来帮你回忆回忆的?”

“小毛,我让你好好回答李少的问题,你没听到是吧?”白涛知道李泽道这是想使用暴力了,当下赶紧骂道。

虽然他跟潘少文非但是高中多学,更是多年的好友,即便是潘少文的权利比他大的,但是两家仍保持着很是亲密的来往,但是现在可是处在生死关头之处啊,哪里还管得上潘少文一家子的死活的?

“这……该如何回答?”白小毛硬着头皮小声问道。

“……”白涛差点喷出一口鲜血出来的,本来觉得抽他几个巴掌的心疼内疚的,现在却是觉得那几个巴掌还是打轻了,他白涛怎么会生出这么草包的儿子呢?难道随他妈了?

“实话实说,老实回答!”白涛怒声说道。

白小毛脑袋一缩的小心翼翼的看着李泽道,咽了咽口口水说道:“有……有吧?”

“混账,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你说的那是什么屁话?”没等李泽道开口的,白涛已然狠狠的臭骂了自己的儿子一顿了。

“因为……我也不确定他有没有干过那种事情啊……”白小毛很是委屈的小声说道。

“……”白涛只觉得心里有一百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的,更是确定了这个草包儿子的智商随他妈了,于是手扬了起来,又想给自己的儿子一个巴掌了。

李泽道却是一脸淡淡的笑容看着白小毛说道:“白先生,不用着急,白学长或许还有话没说完呢。”

白小毛突然间很是荒谬的觉得,这个王八蛋其实还是很善良的,当心赶紧小声说道:“是的,是的,我的确不确定枫叶哥……白枫叶是不是真的干过那种事情,因为那是有一天我们喝酒的时候他随口说出来的……”

“说详细一点。”李泽道点了点头说道。

白小毛看了李泽道一眼咽了咽口水的小声说道:“几个月前经管系大二的系花江茗发生交通事故了,最后变成植物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呢……后来喝酒的时候枫叶哥说这事情是他让人干的,因为那个江茗不知好歹的竟然不接受他的求爱的所以他就把她给毁了……”

李泽道的眼神已然变得冰冷无比了,身上更是散发出一丝慎人的气息。

白涛感受到李泽道身上的那种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的气息,再次认定这个小子远比自己所想象的还不简单,更是被潘枫叶的那手段给吓了一跳的。

要知道虽然包括他儿子在内的这几个常在一起玩的所谓的公子哥平时算是趾高气昂的,但是最多就是欺负欺负一下弱小的同学,调戏一下美女之类的,但是竟然还做出那种伤及人命的事情出来,着实超出了他的意料了。

心里更是“砰!砰!”的狂跳起来了,他儿子不会也参与进去了吧?

“不过因为那时都喝多了,所以大伙也就觉得那是潘枫叶在吹牛,谁也没当真。”白小毛小心翼翼的看了李泽道一眼说道,“所以我也不知道那事情是不是真的是他干的……”

“你是混蛋吗?”李泽道眼神冰冷的看着白小毛问道。

“……”白小毛嘴巴张了张,却是终究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更是赶紧把脑袋低下,在也不敢跟李泽道的眼神相对了,对方的那种眼神太可怕了,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李少,他是个混蛋,但是最多就是一个小混蛋,是我这个当父亲的没教好,我有责任,今后我一定会严格管教的……”白涛接过李泽道的话,声音里满满的都是苦涩跟自责,“不过我也可以像李少保证的是,我儿子的胆子其实是很小的,平时最多也就是动动一下歪脑筋,是不敢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的……”

“我相信。”李泽道面无表情的说道,“因为他没有那样的智商。”

“……”白涛觉得,对方这是在将人往死里侮辱。

李泽道脸上没有什么特殊表情的,径直站起身来,往门那走去。

白涛看着李泽道那略显消瘦却让人不得不重视的背影,嘴巴张了张的,却是不知道该说些啥。

李泽道止步,回头,面无表情的说道:“哦,对了,看在你儿子承认潘枫叶是混蛋的份上,友情提醒你一下。”

“李少,您说。”白涛点头哈腰的赶紧说道。

“我来找你儿子的事情,潘少文肯定会知道的,到时……”

白涛脸色瞬间狂变,是啊,潘少文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说出那样如此重要的事情,还会放过他儿子吗?

李泽道嘴角微微翘起一丝无比邪异的幅度说道:“我就是觉得在饭店里的时候,只拿酒瓶子敲了一下你的儿子的脑袋,下手太轻了,所以这会儿过来揍你儿子一顿的……”说完之后,李泽道转身大步的离开了病房。

白涛愣了几秒之后,旋即一脸的喜色了,然后左顾右盼起来了。

“爸……你这是在找什么?”白小毛见自己老子如此的,当下问道。随着李泽道的离开,那股无形的压力以及心里的那种恐惧已然消失了,这会儿白小毛说话利索一点了。

“找棍子……有酒瓶子就更好了。”白涛看都没看自己的儿子一眼,继续左顾右盼的寻找着。

“呃……找那些东西干么?”白小毛问道。

白涛回头,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打你!”

“……”白小毛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老子竟然还说冷笑话。

白涛寻找了一番,最后咬了咬牙一把抓起了李泽道刚刚坐的那把椅子,然后看着白小毛说道:“小毛,你忍受一下,让我砸两下挂点彩就行了。”

白小毛瞪大眼珠子,已然一脸愕然的表情了:“爸……你真的想打我?”

“小毛,我这不是在打你,我这是在救你。”白涛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记住了,无论是谁说起,你一定要说你是被李泽道个打的,听到了没有?”

白小毛一愣,旋即明白过来了,当下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哦,知道了,爸,你这是想诬陷他所以才打我的?”

“……”白涛那拿着椅子的手在轻轻的抽搐。

“对,诬陷死他,谁让他诬陷我的?”白小毛很是不爽的说道,“我明明没有意-淫他的女人的。”

“……”白涛的手抽得更是厉害了。

白小毛闭上眼睛,咬了咬牙,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说道:“爸,你打吧……轻一点……”

白涛气得不行了直接下重手,这样的草包儿子打死算了。

另外一个病房里,潘少文看了躺在床上一脸极为痛苦的样子的儿子潘枫叶,脸色阴沉无比却又心如刀割的,在怎么不好也是他的儿子啊,如今却是变成这样的,甚至对以后传宗接代说不定有影响的,心里更是怒火滔天的。

“我出去打个电话。”潘少文看了一旁正在默默的抹着眼泪的妻子一眼说道,没等妻子回应的,站起身来,离开病房走到了外头找个电话号码拨打了出去。

很快的,电话就被接起来了,已然传来了一个男子那满满的都是苦涩的声音:“老潘,我刚想给你电话呢,当真动不了那小子?”

“动不了,至少我动不了。”潘少文苦笑了下说道,“他去找你麻烦了?”

“是啊,真的是欺人太甚啊!”白涛声音了有着一丝怨恨,“刚刚找上门之后竟然说昨天晚上没打够的,所以操起了一把椅子就往我儿子身上砸,把我儿子打得头破血流的,都脑震荡了,手也差点被打断了……我去阻拦他,也被他踹了一脚,总之无论如何,我是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也得咽啊。”潘少文表情阴沉的说道,“谁让咱们的拳头没人家硬呢……好了,你好好照顾你儿子吧。”

“行,老潘,有什么事情再说。”白涛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白涛回头看着被医生进行第三次包扎以至于只剩下两个眼睛的儿子,心里一阵抽痛的,他本来没想那么用力的,但是自己儿子的那种如此天真的智商严重的刺激到他了,于是直接下重手了。

“疼吗?”白涛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白小毛轻声问道。

“疼……”白小毛眼泪汪汪了,很是委屈的说道,“不过为了诬陷那个王八蛋,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白涛又想把此时坐在屁股下的椅子拿起来砸过去了。

“竟然敢诬陷我,我也坑死他!”白小毛恨得牙痒痒的说道。

“他没有诬陷你,你的确意-淫他的女人了。”白涛很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真是一个草包啊,都这种时候了怎么还这么天真呢?

白小毛的眼睛一下瞪大了,当下极为不可思议的说道:“爸,真的?那他的女人是?”

“百里冰。”

“……”白小毛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嘴巴张大得都足以塞进去一颗椰子了,良久才微微晃了晃脑袋说道:“白菜被猪拱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