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不是普通人/终极学生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到包厢的门跟前,李泽道脚一伸的,重重的踹在了那门上,很是干脆的把门给踹开了,然后走了进去,扫了坐在那里吃火锅的那几个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一个男子身上笑眯眯的说道:“学长,我好像对你有点印象。”

李泽道对这个所谓的学长的确有点印象,到凤凰大学报道的第一天的时候他就曾经见过,那时候这个学长正跟另外一个学长就如同两只大灰狼似的站在林素素这只小绵羊跟前争夺帮林素素拎包的权利,两人还差点动手打了起来。

李泽道不怕他们打起来,但是怕他们打起来的时候吓到甚至是伤害到林素素了,于是屁颠屁颠的过去,把林素素给带走了。

李泽道觉得,那两个学长可能觉得他们太傻逼了一点,毕竟两人狭路相逢针锋相对脸红脖子粗挽起袖子来就要干仗的,没想到自己这个程咬金杀出来了把林素素给劫走了,所以这学长恨上林素素更是恨上自己了?不然为什么要找麻烦呢?

韩志斌看着李泽道那张显得很是不善的笑脸,眼睛微微眯了下,心里已然有着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了,他如此气焰嚣张的一脚把门给踹开了并且好端端的站在这里,那不就代表自己的父亲手底下的那三个兵都被打趴了?这可能吗?

韩志斌更愿意相信他们是喝多了所以才没能将人给拦下,早知道刚刚就不让他们三人喝那么多酒了。

作为凤凰大学跆拳道协会的会长,韩志斌的身手的确不赖,至少揍这些祖国未来的花朵就跟玩似的,也就那些人高马大的家伙,比如打篮球的那些四肢发达脑子简单的家伙才能让他多少产生一些忌惮。

但是虽然身手不赖的,跟父亲手底下的那些兵比起来,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而这回过来给新生军训的那些兵,都是父亲手底下的兵,并且带队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所以在知道开学报道的那天他跟篮球队队长龙傲天同时惦记上最后却是被第三个人杀出来带走的那只小绵羊在江龙所训练的那个方队里的时候,他便让江龙好好“关照”一下她,实在不听话的,让她吃点苦头也行。

而刚刚他请江龙喝酒吃饭的时候,无意中看到那只小绵羊竟然过来了,而且那天半路杀出来的那个小子也在,于是便让江龙等三人埋伏着伺机露面找茬,好好修理那个敢虎口夺食的小子。

“你是谁?找死是吧?”

“奶奶的,你竟然敢踹门?不知道死怎么写是吧?”

“吆喝,门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还敢这么嚣张的……”

韩志斌没说话的,他的那几个刚来不久却是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的同样是跆拳道协会会员的小弟脸红脖子粗的指着李泽道叫嚣起来了,甚至还有这么几个抓起酒瓶子作势就要给李泽道好看的。

“我想起来你是谁了。”李泽道无视那些叫嚣的人,而是笑眯眯的看着韩志斌说道,“就因为那点破事,你就让那个什么江教官为难那如此柔弱的女孩子?并且还让他们在那里堵着试图找麻烦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你是谁。”韩志斌冷冷的说道。

“如果我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那我跟林素素今天是不是要被你们给坑死了?”李泽道笑眯眯的说道,“我跟她会被狠狠的羞辱一顿,甚至会被狠狠的揍一顿,之后军训的时候我们更是会被百般的刁难然后到最后军训的成绩却是零分,除非我们特别是林素素愿意付出更多……我说得没错吧?”

韩志斌的眼睛再次一眯的,冷冷的说道:“还是那句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知道,你在唧唧歪歪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不会在唧唧歪歪的了,但是我会揍你一顿。”李泽道说道。

听对方竟然说要把自己揍一顿,韩志斌就好像把踩到尾巴的兔子似的,也忍不住了,低声吼道:“是吗?你动我一根头发试试。”

有一句他自认为很是牛逼的话他没说,而这话他小时候经常说,那就是:你要是敢对我动手的话我让我爸带人用枪把你打成筛子!

话音刚落的,韩志斌只觉得眼前一闪的,刚刚还站在门口那里的那家伙竟然像是会变戏法似的已然出现在他面前了,然后重重的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他的眼眶上。

“砰!”的一声闷响的,韩志斌的眼眶中拳不说,身体更是向后仰的,连人带椅的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了。

“砰!”又是一声闷响的,李泽道顺势一脚踢出,于是韩志斌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落地葫芦似的,狼狈不堪的向后翻滚而去,直到他的身体撞在结实的包厢墙壁上,这才艰难的停了下来。

一记突兀而至的重击已经让他气急败坏头脑发胀,等他在地上那么一翻,脑袋再往墙上那么一撞,他都变傻了。

他整个人傻乎乎的趴在那儿,都不知道应该是逃跑还是应该做出正当的防卫又或者让他这几个同样已然傻眼了的小弟别再傻眼了赶紧抄起酒瓶子砸死对方!

他可是凤凰大学跆拳道协会的会长啊,他可是凤凰大学的风云人物啊,他老子可是军区的一个排长啊……他从小到大从来都是他打别人的,就连他那个极为严厉的父亲也没舍得打过他一巴掌或者踢上一脚……没办法,谁让他各方面都表现得如此优秀呢?

可是,此时此刻,一个他连名字都没记住的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王八蛋不仅仅一拳打在他的眼眶还一脚把他踢飞……如果自己能够打赢他的话,他一定会把他杀人灭口剥衣鞭尸再找一百个大汉把他给爆菊了。

李泽道扭了扭脖子回头,目光落在一个手里拿着就瓶子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的学生身上冷冷的问道:“你想用就瓶子砸我?”

“……”男生手一抖的,手里的酒瓶子从手上滑落掉在地上瞬间摔碎了,更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大步的。

其他几个男生也一脸惶恐的,他们压根就没想到这个家伙下手如此快速狠辣的,几秒钟之前他还站在门口装逼,但是几秒之后他们的会长韩志斌已然被打成傻逼了。

就在这时,整个火锅店突然间震动起来。

先是一楼的骚乱,夹杂着女人的尖叫声,接着,楼梯上传来哐哐的响声。

当一群出现迷彩服的军人出现在包厢的门口的时候,这些学生更是吓了一大跳的,而趴在地上还起不来的韩志斌的那张因为疼痛以及愤怒以至于扭曲的脸总算露出了一丝笑容了,一丝得意却又残忍的笑容。

“爸……”韩志斌努力的站起身来朝着为首的那个身穿迷彩服一脸刚毅的男子喊道。

韩卫国看到自己的儿子的惨状,那张本来就很阴沉的脸变成更是阴沉了,刚刚他接到电话说,他手底下的三个这次到凤凰大学为入学的新生进行军训的兵竟然在火锅店里被打了,他是一个极为护短的人,于是赶紧带人杀气腾腾的过来了。

当到火锅店上了二楼的时候,看到地上趴着的那三个手下,那张脸瞬间冷下来了,丢人现眼啊有没有?

而当那三个兵说他的儿子就在那个包厢里,那个暴揍他们的人也进入那包厢了应该是要揍他的儿子,更是吓了一大跳的,赶紧带人往那包厢赶的,而最后看到的却是自己儿子这样一副惨状的,于是心里的怒火一下子燃烧起来了。

当下虎眼扫了包厢里的那几个人一眼,声音犹如洪钟的吼道:“谁干的?”

“我。”李泽道笑眯眯的看着韩卫国说道,更是用小指头掏了掏自己的耳朵,韩卫国的声音太大了,让他有点不适应。

当然了,韩卫国这个人他见过,在军训开始前的那动员大会上,他就是部队上来的那个首长,最后在校长发表完讲话之后,他也上台一副很是威严的样子说了几句,只不过那时候李泽道压根就没在听,所以也不知道他说啥了。

“你?”韩卫国皱着眉头看着李泽道,“我的那三个兵是你打的?我的儿子也是你打的?”

“门口趴着的那三个傻逼是你的兵?”李泽道问道,然后指了指韩志斌,“这个傻逼你的儿子?如果是的话,那的确是我干的。”

“傻逼?”韩志斌很想抓个酒瓶子过去狠狠的抽死这个王八蛋,不过想了想,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交给自己的老子就行了。

韩卫国的眉头更皱的,看着李泽道眼里就好像要喷出火来似的,拳头更是死死的捏了起来了,他身后跟着的那些兵也眼神不善的盯着李泽道看的,随时都有动手的打算。

“你是谁?”韩卫国问道。一个人就把他手底下的三个兵给打趴了,而且下手还如此狠辣的,一个断手,一个断脚,另外一个则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很显然的内脏已然受伤了,这样的人又岂能是普通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